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腿长的男人有优势,不管她跑得有多快,宁星泽跨个两步就跟进了浴室,抓住江暮晴解衣扣的手,将她摁在浴室的墙壁上亲吻,大舌吸吮她粉唇,轻舔贝齿撬开她闭紧的牙关,在繁忙的舌吻中抽空道:“以后不许自己脱衣服。”
    “为什么?”
    江暮晴被亲的迷迷糊糊的不理解这句话,他说她太会撩人,可她觉得是他太会了才对,仅仅是一个吻就让她意乱情迷,让这间浴室的气氛升温,色气惑人。
    宁星泽咬着她下唇,看她蒙蒙的眼睛,那么不争气,他轻声笑:“晴晴的衣服只能由我脱。”
    江暮晴被咬酥了,嘤咛道:“星泽也会霸道呀……”
    但是她喜欢这样,她全情投入的去回吻他,把身体交给他掌管,宁星泽解了她的扣子,大掌在衣内随性爱抚着,他现在已经有了单手脱x罩的本事,轻轻松松就将江暮晴上身剥得一丝不挂,自己的衣物也丢到了浴室门外,没有半点妨碍,在掌中捏玩她饱胀的奶子。
    男人对女人的这个地方似乎天生就有迷恋,不管怎么玩都不会腻烦,像宁星泽此时这样,垂涎地含住粉n尖,在舌头上下足了功夫逗玩她的小r果,一边捏着一个爱不释手,吸两口奶儿手掌还随着次数收紧放松,把软糯地娇乳吃得充血发硬。
    “嗯哦……啊……”
    江暮晴动情的厉害,下体也因她的生理反应哗哗流血,所以当他拉开她牛仔k拉链时江暮晴羞赧了,她还有几分理智,小手捂着裤子嗫嚅道:“在流血……嗯……会很脏的……”
    宁星泽这个变态一想她小嫩穴流血的样子就兽血沸腾,不由分说地扒下她的小k,两腿白雪似的美腿闭得很紧,yinqiu上的耻毛浓密了些许,上面还沾着点血液,是她的血,血腥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一点都不脏,他的晴晴怎么会脏呢,这种嗜血的味道只会让宁星泽更疯狂。
    “我帮晴晴洗澡好不好?”
    江暮晴羞红脸点点头,宁星泽脱光了两人的衣服,经期不适合泡澡,两人赤身裸体的站在浴室里,他取下花洒,水刚开始还没有很热,温温的感觉浇在身上,宁星泽的手掌就跟着这些水珠滑流,温热的水和他粗粝的手指都让江暮晴升起舒爽的j皮疙瘩。
    冲完水后涂上沐浴露,宁星泽的手游走着她的娇躯,在那对玉乳上多留恋了几把,粉粉嫩嫩的小奶头上各点缀了一团泡泡,煞是可爱娇俏,看得他dy,女人在经期阴道是很脆弱的,如果真做了,她很可能会生病,即使他想要的快疯了,也不会拿她的身体冒险。
    可他站在她身前,那根粗粗的大鸡8就算他不是有意的勾引,没有想真g一场,也会在江暮晴眼前晃来晃去,晃得她心痒x骚,那血流得又多又快,江暮晴一把握住肉棒,嘟了下小嘴道:“我也要帮星泽洗……”
    两人互相给对方涂着沐浴露,白色的泡泡在身边飘着,四肢以很奇怪的方式缠在彼此的身上,用肌肤去感受爱人的存在,不知何时,唇齿又g缠在一起了,津液轮转着发出暧昧声来。
    江暮晴一手在他精壮的身躯上抚摸,一手只握着大肉棒撸动,有沐浴露的润滑,她套弄起这个大东西来愈发得心应手了,在龟头上肉摸,时而把玩着肉蛋轻柔地捏,很神奇的发现它又长大了,b之前还要坚挺粗大。
    宁星泽和她耳鬓厮磨着,低喘道:“晴晴真好……再握紧点,把大鸡8抓紧了快一点撸……”
    异x相吸是不能阻挡的自然规律,江暮晴在这种爱抚中就已经受不了了,她握得紧紧的,上下快速地撸着鸡8棒子,小肉穴自己在收缩着,除了鲜血还有一些透明的淫液流出,她用奶子贴着宁星泽手臂撒娇抱怨道:“嗯……人家想星泽用肉棒c小穴了……小骚穴痒……大姨妈讨厌死了,呜……”
    小洞洞流着血还要跟他发骚呢,根本就是想g死他,宁星泽深吸了口气,先冲干净他们身体上的泡沫,然后将花洒对着小穴冲洗,道:“给乖崽崽揉穴行不行?”
    江暮晴乖乖的分开双腿,她完全相信她的星泽会妥帖的照顾她的身体,温暖的水珠打在花穴上也是有力的,那种感觉对小骚穴来说是莫大的舒适,宁星泽掰开厚厚的花瓣,仔细地冲洗大阴唇,看着粉yanyan的小嫩穴流出鲜红的血液,又被水冲淡成水红,滴落在地板上,溅落的水像一朵朵绽开的红花。
    “嗯啊……这样也好舒服……啊……唔……星泽……最喜欢星泽玩人家小骚穴了……”少女娇娇的呻吟。
    嫩红的穴口在翕动着,像在开口说想要大鸡8凶凶地c进穴里g她,宁星泽咽了咽口水,终是没舍得真插,拇指和食指捻住小阴蒂搓动,引得江暮晴大叫了下,淫水和血水渗出来,小穴儿轻颤,抖如寒风中枝头零落的娇花,美艳绝l的让人赏玩。
    宁星泽将她抱到洗漱台上,大鸡8挤入她腿心,紧挨着小媚x抽动插送,肉贴着肉摩擦,没有真实的插入进去,却好像真的在操她一样。
    “大鸡8在c晴晴了……好棒……嗯啊呀……啊……小骚穴又有肉棒吃了……哦嗯……哈唔……星泽哥哥……操得好快呀……”江暮晴伸着腰肢配合他,虽然没有大c大g,但也别有一番滋味,当大龟头抽插时顶到骚豆豆上,她爽得犹如过电。
    这小逼豆儿最敏感了,宁星泽动的速度快,每一次都很准的狠狠地擦过阴核,让凶悍的大龟头与之亲密接触,在小骚豆上磨来刮去,刺激得她在他臂膀上又抓了几道印子。
    花洒还对着两人的下体,热热的水珠冲在性器上也增加了他们的快感,宁星泽死盯着那小骚穴,喘息越来越大声,他加快速度道:“小骚货,看你的lan穴1,像不像被大鸡8c出血了?经期还那么骚,晴晴真是太欠操了。”
    经血被淡化,流到他肉棒上就像淡淡的血水,仿佛小嫩穴被大鸡8日出血了还在受着c。
    那种视觉上的刺激让宁星泽不肯挪眼,越插越快,在那穴儿上反复的磨,而江暮晴看了看,就羞得想把自己躲起来,但小柳腰还挺着和他抽动呢,嘴里头嘤嘤哼道:“啊啊……b豆豆都磨肿了……嗯……啊哈……星泽太厉害了……嗯呀……啊……把晴晴c流血了……啊……”
    她越这样说就越像是真的,他把他的晴晴操坏c流血了!宁星泽极度亢奋地插动,加大力度刮c这让她舒服的小y豆,两人产生的快感都非常强烈。
    在阳具一阵极快的耸动后江暮晴就舒舒服服的泄了高潮,马上一股浓精s在了她腿间,稠白的精液糊满了小骚逼,红红白白的液体混合着。
    宁星泽怜爱地亲了亲一做爱就身娇体软的小色女,道:“宝贝冷不冷?”
    “有星泽抱才不会冷呢……”江暮晴声音还有点喘,听来很是悦耳。
    宁星泽把液体冲掉,再擦g两人身上的水迹,将她抱出浴室,江暮晴只穿了条带卫生巾的小内裤就和他一块儿躺进了被子里,以往宁星泽不会裸睡,可自从和她在一起,他就爱上了肌肤相亲,没有什么b抱着全裸的软绵绵的晴晴睡觉更快乐的事了。
    天不亮就上山顶看日出,这会儿江暮晴是困了,但身体还有意识,小手偷偷摸摸钻到宁星泽胯下,还没碰着肉棒就被逮住了,她卖萌道:“晴晴想握着星泽的肉棒睡觉……别人的男朋友都给握的……”
    宁星泽无奈道:“是不是真的觉得我收拾不了你?”
    江暮晴打着商量道:“星泽就给人家握嘛,等大姨妈走了,想怎么收拾晴晴都可以的,绝不反抗,保证把小星泽伺候好的!”
    “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姿势?”宁某人打起了主意。
    “嗯!”
    宁星泽就笑了,把她小手放在自己上胯下:“乖,握吧。”
    人在犯困的时候就会犯迷糊,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卖了,但也无所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江暮晴美滋滋的缩进他怀里握着肉棒闭上了眼睛。
    ————————
    甜甜:有点想弄一个面对大家的微博,在上面发发小剧场,写写小东西什么的,突然很想念喵言和狗子夫妇了,虽然完结了不会再更新,可脑子里还是时常飘过他们的一点日常故事,就想写出来,星晴完结之后可能也会想星晴,呜呜呜,我真的太想他们了,尤其想喵言了,在纠结要不要弄个专高po的微博
    --

章节目录

双向暗恋的正确打开姿势【1V1甜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吃甜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甜少女并收藏双向暗恋的正确打开姿势【1V1甜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