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婚礼当天,女方这边要挑选一些女客一早赶去帮新娘子梳洗,等新娘穿好婚服,梳妆完毕,新郎迎亲的车队就要来接新娘。
    四点多钟,天泛着灰灰淡淡的鱼肚白,苗婧起床准备去接女客,直到五点,日出从东方渐起,天空呈现出浅浅的鹅黄色,苗婧带着伴娘等人浩浩荡荡的上了楼。
    心疼女儿劳累,婚礼可得办上一整天,苗婧敲门时都轻得很,“宝贝,醒了没有?”
    房间里没人回应,苗婧才重拍了几下门板,放大音量道:“妙妙,今天婚礼,可不能睡懒觉,该起了啊。”
    卧室里静悄悄的,半点动静都没传出来,苗婧以为妙妙还在睡懒觉,她闺女多犯懒她自己知道,这别墅是她的,她拿备用钥匙打开门。
    结果,房门一开……
    暖色调的卧室里摆着一瓶快要枯萎的茉莉花,花香仍在,衣架上挂着男人的衣服与女人的内衣,再一看床上躺着的男人,凌乱地短发,精致的俊颜,蜜色的健壮胸膛,抓痕引人瞩目,而苗妙妙就躺在他胸膛上,雪白的藕臂搁在被子外搂着男人,吻痕惹眼,看样子都没穿衣服。
    众人下意识吸了口凉气,但仔细一看,这男人……貌似是新郎。
    被这么多人盯着,难免觉得怪异,沉乔言率先醒了过来,看见那么多女人,他大脑僵住一秒,反应过来情况,马上又变回他天崩地裂也不会垮的高冷脸,拉高被子盖住他们俩的身体,轻摇了下怀中睡得香的小猫儿,语气轻柔道:“喵喵,要起床了。”
    “嗯……”
    苗妙妙嘤咛了声,打了个哈欠才睁开她那双眼睛,第一眼先看到了她乔言哥哥,噘嘴亲了下男人没刮胡子的侧脸,道:“早安哥哥~”
    跟沉乔言道完早安然后才把视线挪到门口,接着……整个人都不好了!
    “……”
    苗妙妙懵逼了,眼前出现那么多人,还全是她亲朋好友,是她生活中最熟悉的人,她大脑当机的可不止一秒两秒,简直主板都要被烧坏了,吓得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立马把被子拉过头顶,缩在沉乔言怀里当鸵鸟。
    门口的女人都在憋笑,连苗婧都是一脸有点想笑的表情,唯独沉乔言挺淡定的,冷淡道:“麻烦大家先出去下。”
    江暮晴憋着笑很贴心的帮他们带上了门。
    房间安静了下,沉乔言揭开她被子道:“她们都走了,闷不闷?”
    刚揭开,苗妙妙立刻又把自己蒙住了,带着被子滚到床的另一边,乱蹬腿嚷道:“丢死人了丢死人了!被妈妈看到了,啊……”
    被闺蜜看到苗妙妙都无所谓了,但这种事让亲妈看见了,可就太羞耻了!丢脸丢得苗妙妙都想挖个洞自己埋了算了。
    沉乔言被她这可爱样逗笑了,连人带被一块儿抱着道:“她早就知道,小傻瓜。”他俩领证都有五年了,苗婧不可能认为这么多年他们盖着棉被纯聊天。
    可是知道是知道,看到是看到,苗妙妙还是很想钻地缝,闷闷道:“真的好丢人……”
    说好要早起的,但是一不小心就睡过头了,敲门都没敲醒。
    沉乔言怕她闷坏了,把她从被子里揭出来,圆圆的小脑袋,脸蛋红红的,也不知是憋的还是因为害羞,反正可爱死了。
    他低头吻在苗妙妙肉肉的小嘴巴上,舌尖从唇齿的缝隙中伸入到她口腔之内,绕着小舌头轻轻吮吻,没有像往常那么放肆掠夺,而是勾缠着舌,与她吸吮共舞,贴着红唇摩擦。
    他放开她时,苗妙妙脸比刚才更红了,这次可以确定,是为他而红的。
    拇指摩挲着被他吻得有些微肿的唇瓣,指尖点了点樱唇,沉乔言鼻尖抵着她,低声细语道:“乖乖的,等老公来接你。”
    接着他又啄了啄小脸蛋,缠绵的好似根本就不想离她半步。
    苗妙妙被他哄好了。
    沉乔言走后她过了会儿把自己收拾妥当,等脸不那么烫了才叫她们进来穿婚纱。
    施优凡帮她调整婚纱背后的拉链,苗妙妙正要感慨班长对她好细心,施优凡看见她背上的痕迹,道:“沉乔言昨晚一定很性福。”
    “……”
    班长跟江暮晴读了几年大学已经被江暮晴同化了,带坏的都学会了打趣她,苗妙妙好不容易才褪下去的红晕又被她一句话给说上来了。
    化妆时苗妙妙就更不好意思了,时间紧迫,她那些吻痕根本没时间处理,还得请化妆师帮忙遮盖,化妆师暧昧的眼神忍笑的表情让苗妙妙又想钻洞了。
    江暮晴在一旁看戏不怕台高道:“妙妙刚被她男人滋润过,腮红都没必要打。”
    化妆师到底是没绷住,笑了出来,苗妙妙羞愤地把抱枕丢给江暮晴,道:“你讨不讨厌!出去,看接亲来了没有。”
    再让她多说几句苗妙妙的面子彻底没了。
    江暮晴临走时还不忘调侃道:“新娘子想她老公都想的不耐烦了。”
    连矜持的徐芝都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下新娘子是真的不用打腮红了,脸上最自然的红晕已然胜过千言万语。
    除去早晨这点羞涩的小插曲,整个婚礼过程算进行的很是妥当,苗妙妙化好妆,接人的新郎也到了,按照流程所有的女客都要出去折腾新郎,房间内瞬间只剩下苗妙妙一人坐在床边。
    她忐忑地抓着婚纱,门没有完全关紧,漏了一条缝以便新娘观察新郎,她听见沉乔言好听的嗓音在外面道:“我来接喵喵。”
    沉乔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整齐的头发全部梳上去,更好的展示他棱角分明的俊美五官,面上半点不见紧张,可天知道他垂在身侧的手心冒了多少汗。
    苗婧作为唯一的家长,拿出丰厚的红包递给沉乔言,这相当于是改口费,沉乔言双手接过道:“谢谢妈。”
    这声妈沉乔言叫的诚恳,苗婧看着他长大,和她亲生儿子无差,她对沉乔言这个女婿无可挑剔,没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别人家嫁女儿会哭,苗婧就不一样,她知道女儿嫁过去会过得很好,全程带着笑。
    蔡瀚宇作为伴郎站在沉乔言身后,一改平日里随性的穿着,也是笔挺西装,高挑英俊的身形立在人群中撑足了场面。
    他将新郎备好的红包发给女客们,最后一份送到伴娘徐芝的手里,明显她的红包就要比其他人鼓一些,里面还有一张单独的房卡,送时蔡瀚宇不客气地紧抓住徐芝的手,顺带摸了把。
    “蔡瀚宇,你松开……”徐芝脸红着斥了声他才放手。
    伴郎明目张胆的调戏伴娘,是个长眼睛的人都看见了,除了房间里的新娘,又多了位不用打腮红的。
    ————————————
    甜甜:搬砖搬到吐血,只有周末来证明我这个作者还活着QAQ,可能国庆会闲一点,希望十月对我好一点,你们也要对我好一点啊呜呜呜,一刷新掉一个收藏,我咋老掉收藏呜呜呜,奇怪了
    --

章节目录

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吃甜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甜少女并收藏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