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关于蔡瀚宇和徐芝的事,苗妙妙万分感到好奇,女方腼腆,男方她又不好意思问,只能去求助自己老公。
    “哥哥……老公~你就告诉我吧。”某只巨想吃瓜的苗小猫赖在沉乔言身上蹭啊蹭。
    沉乔言有条不紊地敲击着键盘,他页面上全屏英文,苗妙妙英语还不错,但有些单词应该是专业领域的,她依然看不懂,隔行如隔山,搞学术的学霸写的论文对她这种学艺术的来说跟天书差不了多少。
    苗妙妙在想能用什么威逼利诱,床上那点事儿不用想,她肯定是先败下阵来的那个,会被收拾得很惨的,她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办法,一口咬在沉乔言肩膀上。
    沉乔言停顿了下,抬手摸了摸背后小猫儿的脑袋,道:“哥哥告诉你。”
    苗妙妙双眼发光,猫瞳亮闪的道:“真的?你快说快说。”
    “他们认识,曾经同桌,现在重逢。”
    沉乔言果然言简意赅,用最短的话说完,能用一个字表达的,绝不用两个字废话。
    小猫儿眼底吃瓜的光瞬间灭了,不悦道:“喵喵要听的是细节!你说的这个我知道啊。”
    所以说跟直男聊八卦最没意思了,一个很有爆点的故事能被他讲的平平无奇。
    苗妙妙很不甘心,她从沉乔言的后背爬到沉乔言腿上,坐着他的大腿开始软磨硬泡的撒娇道:“哥哥你去找蔡瀚宇问一下嘛,就当是满足你的小娇妻了,好不好?”
    其实沉乔言不太想找蔡瀚宇,他之前拒绝当他的伴郎,听说徐芝是伴娘后又开始缠着他要做伴郎,沉乔言是个会轻易答应的人吗?呵,现在是沉乔言拒绝了蔡瀚宇当伴郎的请求。
    苗妙妙不知道他们男人之间那点幼稚的事,她搂着沉乔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眼睫毛扫着他英俊的脸颊,痒痒的又很好玩,赖着他软声娇气的道:“哥哥,好不好?”
    他说不出不好,沉乔言捏了捏他养圆的小脸蛋,道:“好。”
    小奶猫高兴了,跟中彩票了似的,搂着沉乔言亲他:“哥哥最疼喵喵了。”
    沉乔言是个很轻易答应的人,但这种轻易仅限于对待苗妙妙。
    云市的婚礼习俗多如牛毛,也有很多从古时候演变过来的习俗,比如……新娘要在娘家足不出户的待上一个星期,以此表示自己将来会在婆家安分守己。
    对此苗妙妙都无语了,都是些什么旧社会残害女性的封建思想。
    沉乔言本想把这条废掉,但苗婧坚持要妙妙去她那住一周从她那出嫁,想娶人家的女儿,怎么能忤逆丈母娘,他也只能认了。
    苗妙妙就这样跟老公分居了,她搬到了苗婧目前所住的别墅中,苗婧出国几年,回国时苗妙妙都跟沉乔言领证了,一直住在南城读书,她很久没能跟女儿在一起生活。
    让苗妙妙足不出户是不可能的,她总得去上班,一到学校,最先看见的人是蔡瀚宇。
    “蔡瀚宇,你是来找我的吗?”苗妙妙明知故问。
    这段时间蔡瀚宇来的比他们这些领工资的还勤快,不知道的以为他是学校新招的老师,苗妙妙也算明白了当初她和沉乔言在学校秀恩爱,蔡瀚宇的心情。
    “我找你干嘛,我又不是沉乔言,徐芝芝在不在?”
    徐芝正好从教室出来,一见蔡瀚宇怎么又在那,道:“你怎么又来了,你快走吧……”
    徐老师是个内向的姑娘,蔡瀚宇通常呆不够半小时就会被劝走。
    “我才刚来你就赶我走。”蔡瀚宇的语气很委屈。
    苗妙妙识趣地走进自己教室,但她没有关门,而是躲在钢琴教室门后边偷看,这种惊天甜瓜,不吃怎么行。
    徐芝拉了下他衣摆,羞赧道:“我下班之后去找你,你别每天来,我同事会笑话我的。”
    蔡瀚宇没动,又用那种绿油油地目光看她,徐芝知道他想干嘛,后退了下道:“你不许胡来啊……”
    小媳妇儿脸皮薄,她不许的事,他又怎么会不顺着她,蔡瀚宇笑了下,他抬起手,吻在自己手背,然后反手将手背贴到徐芝唇上,迂回地亲吻。
    “晚上见。”
    独留徐芝脸烧成小虾子。
    苗妙妙躲在门后边看完了全程,以往都是她跟沉乔言让人吃柠檬,今天她吃到别人的柠檬了,酸得牙疼,忍不住的想起沉乔言,才分居第一天,她就已经很想他了。
    做晚饭时都有些心不在焉。
    苗婧下班回别墅,看女儿择菜把能吃的往垃圾桶里扔,她作为过来人有什么不明白的,道:“想乔言了?”
    苗妙妙脸一红,苗婧就笑了,道:“我跟你爸那时候也这样,有了你,还是天天黏在一起。”
    父亲的容貌在苗妙妙心里很模糊,但父亲给她的那种温暖有力的感觉还很清晰,她父母感情很好她是知道的,搬家收出来一些泛黄的信件,那是她爸爸当兵时和妈妈写的情书,遗物都被摆放的整整齐齐,看得出是有被细心整理的。
    她的爱情观也是源自于她父母。
    “妈……你不想再找一个吗?”
    有些话年纪小不好说出口,现在母女俩坦诚多了。
    苗婧摇了摇头:“有的条件不错,很合适,但妈妈不喜欢他们,人活着又不是必须搭伙结婚,妈妈现在就过得很幸福。”
    二十多年了,苗婧独自守着那些回忆,她曾经觉得痛苦,所以她离开了他们所住过的家,年过半百她发现情之一字是避不开的,而到如今回想起来,仍然会有当时的甜蜜。
    有些人可能很适合她,可那不是爱情,不是想要在一起的冲动,也不是身体上的欲望,她的爱情在那个男人身上,她最宝贵的东西,留给了她最珍视的人。
    苗婧跟女儿讲她当年跟他爸爸早恋的故事,她之所以那么理解妙妙早恋也是因为她曾有过。
    但是这些年为了工作亏欠了女儿许多,苗婧内疚道:“宝贝会不会怪妈妈,小时候都没怎么照顾过你。”
    “当然不会,妈妈辛苦了才对,妈妈对我那么好,怎么会怪妈妈。”
    努力工作是为了让她过更好的生活,如果不是苗婧,她怎么能过得那么安稳,没有钱,又怎么护得住她和沉乔言。
    “一眨眼你都要结婚了,再过两年该有孩子了。”
    苗妙妙亲热地抱住妈妈道:“那还得感谢妈妈没有棒打鸳鸯。”
    苗婧却想,就算她真的棒打了,他们也不太可能拆的散,毕竟,沉乔言那么爱她闺女,也正因如此,她才没把妙妙带出国。
    *
    晚间沉乔言回到家,空荡荡的有些不适应,她在,这里才是家,她不在,那不过就是间屋子。
    正巧蔡瀚宇喊他出去聚餐,他去了,边吃边给“小粘人精”发信息。
    苗妙妙洗完澡才看到她家纸老虎发来的消息,她摸摸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叹了口气,告诉沉乔言她也想吃。
    亲妈肯定会控制她的体型,苗妙妙自己也想减减肥,不然穿婚纱该不好看了,晚上她几乎没吃什么东西,饿的前胸贴后背,勉强喝了一大杯水。
    【这些都不好吃。】
    沉乔言很快给她回复了一条消息,苗妙妙想问他什么好吃,正打着字,沉乔言紧跟着又是一条:
    【喵喵好吃。】
    他的露骨还是让苗妙妙脸红了,明明是老夫老妻的感情,但他们还是经常为对方的某句话某个动作,撩的心跳不已。
    苗妙妙爬到床上拉好被子,躺在被窝里问他:【哥哥想喵喵了吗?】
    这句话发出去之后沉乔言很久没有回复,苗妙妙也不矫情一定要他秒回,她估计他可能正在被蔡瀚宇拉着劝酒。
    她锁上手机,闭上眼打算早点睡觉,为了当个美美的新娘子。
    这张床没有安全感,他不在身边还有点不习惯,睡了半个小时,苗妙妙还没睡着,就听见手机嗡的振了振,屏幕上出现几个字:【来院子里。】
    别墅内院是苗婧种的花园,苗妙妙心头一跳,换上鞋子轻轻的走出门去,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惊动熟睡的妈妈。
    苗妙妙穿着睡衣拉开门,就看到月光下的沉乔言,他侧着身子,整洁的衬衣一丝不苟,俊颜却拧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苗妙妙跑着扑到他怀里:“哥哥!”
    眉宇间的皱顷刻被她抚平了,沉乔言勾起唇角,两人相拥着,苗妙妙闻了闻他身上没有酒味,道:“哥哥怎么来了?你这样可是私闯民宅。”
    算不得私闯,大门密码是她生日,他是光明正大走进来的,新娘子不能出门,可没说新郎不能主动过来。
    “有些话,应该当面跟你说。”
    他的声音旋绕在她耳畔,呼出的热气烫的苗妙妙脸发红,她笑道:“说什么?说哥哥在想我吗?”
    脸皮练厚了的沉乔言意外的耳根子也红了,他点了点头,低声道:“嗯,哥哥想你了。”
    这种想念无关欲望,也不是肌肤之亲,就是单纯的想要见到对方。
    “喵喵也想哥哥了,很想很想的那种。”
    小奶猫说起情话来别提有多甜了,沉乔言的一颗心泡在她的蜜缸里就是这样被泡软的。
    秋风凉爽,院中的枝叶上都挂着灯,苗妙妙坐在秋千上轻晃小脚,刚吞下一颗蛋糕上的装饰葡萄,鼓得可爱的腮帮子就被沉乔言亲了口,她笑了起来,道:“感觉这样……好像在跟哥哥偷情。”
    而且是依然在她妈妈的眼皮子底下偷情。
    沉乔言和她同坐秋千上,她靠着沉乔言的肩膀道:“如果我真的出了国,我俩肯定会和现在一样,想方设法的偷情。”
    妈妈和她聊了很多,这些年国外的生活,和她父亲当年的恋爱,还有,沉乔言那天说了什么。
    当时沉乔言想的最坏的可能,是苗婧再也不允许他们来往,那他也会想尽办法出国,找到她住的地方,默默地看着她,守着她,等她长大有能力再次选择要不要和他在一起,他从来没有过一秒钟离开她的念头,除非喵喵不要他。
    沉乔言不喜欢她这样的假设,他捧着苗妙妙的脸,四目相对,黑暗中蕴藏浓烈深情,他道:
    “没有如果,你是我的。”
    ————
    甜甜:这章爆字数了,妈耶23333,看到评论区说我肉多免费,我就是个用爱发电的小作者,不图啥,有留言支持就很满足啦,有你们的鼓励我就有动力~
    班长那对,咳咳不奇怪,有的男人就是不拖泥带水,烈女怕缠郎嘛
    --

章节目录

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吃甜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甜少女并收藏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