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而此时此刻包厢内的小情侣。
    “啊!唔……嗯啊……哥哥……我们不、不回家吗?”苗妙妙记不得什么聚会了,众人刚走,她就被摁在沙发上狼吻。
    沉乔言脱下自己的裤子,解开胸前的扣子,拉着她的柔夷轻抚他健硕的胸膛:“回家?回什么家?不是想挨操吗?不是喜欢摸吗?不是想勾引哥哥吗?哥哥在满足你,小骚货不应该谢谢哥哥?”
    他胯下挺立着一根粗壮的大鸡巴,肉红色的大棒身,微弯的大龟头,连底下皱皱巴巴的蛋蛋都透露着凶恶,看得小少女嘴馋逼也馋,舔舔唇道:“万一他们……回来了怎么办……”
    沉乔言呵笑:“那就让他们看看,喵喵的骚屄是怎么被哥哥干的,淫荡的小东西是怎么流着骚水还要哥哥日逼的。”
    他敢在这里肏她,就有百分百把握,那也是沉乔言第一次觉得总是缠着苗妙妙的江暮晴没那么烦人了。
    苗妙妙被说得害怕,可生理上的刺激又加大了,摇着头臀部却在乱扭:“不行……”
    不行还跟他摇屁股?浪逼小骚猫是想被干烂!
    沉乔言不管她口头上说什么,身体才是最诚实的表达,他抬高少女的腿,掀开她橘色的裙摆,把她骚屁股全露出来,果然不出他所料,裙子的布料湿了,粉嫩的小屄现在裂开着,骚豆豆鼓得大大的一颗,彻底探出头充血勃起,刚被他插过的淫洞一开一闭的蠕动,穴儿就像朵花,还晶莹剔透的。
    她皮肤白,肤质犹如凝脂,在橘红色这样张扬的色彩下显得格外如雪似玉,又露着个湿透了的淫屄,美艳绚丽的能迷花人眼睛。
    “湿成这样跟哥哥说不行?”
    沉乔言将她双腿高举过她头顶,让她抱住自己的腿,身体生生折迭在一起,腿大大分开,下体突出来,屁股蛋子和小骚穴都清晰的呈现在他眼前,粉粉白白的娇臀与嫩穴,沉乔言趴上去一口咬在臀肉上,两边一边留了一个牙印。
    她学跳舞,柔韧性极佳,摆出这种姿势也不觉难受。
    而这样淫靡不堪的姿势更能激发沉乔言的兽欲,少女的臀,圆润且丰满翘挺,干起来还弹性十足,正中间是一条深幽诱人的蜜谷,粉红色的小屄流出的水儿沾满了她的小翘臀,底下的洞洞还在不停淌着蜜汁,透明的骚液都流到了小菊花里。
    沉乔言看得眼热屌胀,自己裤子上的皮带太硬了,便将苗妙妙连衣裙上系成蝴蝶结的细腰带解了下来,两头打了个结,就这样拿在手里当做鞭子,“啪”得一声抽在小屁股上。
    “行不行?嗯?”
    苗妙妙哪还说得出不行,她张嘴就是一段呻吟:“嗯啊啊啊……好棒……啊哦……啊啊……”
    包厢中只有他们两个人,无人的环境下苗妙妙也没了顾忌,终于是释放出了压抑的性欲,高昂的叫喘越来越浪,悦耳动听。
    沉乔言听着,浑身热血沸腾,俊美的脸庞添上魅惑,眉目中散不开的邪意,手臂上肌肉明显,啪啪挥舞着腰带:“喜欢被打屁股,哥哥今天让你爽个够!看你还敢不敢天天勾引哥哥操你,小骚屄!”
    裙子布料柔滑,腰带也是软布制成的,沉乔言没有用力,力道把握的很好,看似打上去了,其实根本没有料想的疼痛感,反而打得是淫水四溅,小浪屄兴奋地喷水。
    苗小猫爽到了,随即而来的是一种极其强烈的舒爽,天生就对淫乱激烈的性爱乐意之至。
    小少女秀眉微颦,似舒似哭,小嘴咿咿呀呀地叫:“喜欢呀……嗯啊……啊啊……这样……哥哥弄得喵喵……舒服……哦……啊……啊啊啊……”
    每打一下,那小骚穴就喷一次水,在那粉娇肉嫩地骚淫洞里激射出一小股透明的水液来,自顾自的收缩夹紧,仿佛在跟他说话,糜烂淫荡,又可爱可怜。
    褶皱地菊穴也在配合收紧,沉乔言喉结紧绷,抽了两下小菊花:“连小屁眼都浪!骚喵喵。”
    苗妙妙爽得难以想象,肉屄狂抖,眼见着快要高潮,眼泪储在眼眶里:“呜啊啊啊……乔言哥哥……喵喵要死了……嗯……要飞了……哈……啊啊……太舒服了哥哥……嗯嘤……”
    小娇臀泛着浅浅地粉色,浑圆浑圆的小屁股,就好像一颗大大的粉嘟嘟的水蜜桃,看起来多汁多蜜,弯弯曲曲的深谷犹如桃林仙境,轻轻一抽,臀肉还一弹一弹的,伴随着她爽到哽咽的小哭腔,细声浪语的叫着,冰肌玉骨,天生尤物,美得少年想把全天下的赞词拿来献给她。
    趁着她即将抵达高潮时,沉乔言扶着肉棒就干进了小骚屄里,正中花心,严丝合缝的齐根挺入,深深地往里凿弄,恨不能把蛋都塞进去。
    这下子苗妙妙可真是爽上天了,那种完美的契合与填充,弥补了她所有的空虚与孤寂,娇声浪吟:“哦呀……啊啊啊……好硬啊……嗯……哥哥大鸡巴太硬了……嗯啊……啊呀……粗粗的好满足……呜……爱死了……”
    沉乔言铆足了劲儿去顶肏,一秒钟都不带停歇的,少女的身体全为他打开了,肉穴每处都是绵软湿润的,穴紧逼肥,顶一次吸一下,好肏的不得了。
    “小骚猫,日你的小屄,呃……”沉乔言粗鲁地干着穴儿,性感的喘息,放荡的淫语,听得能让人耳朵怀孕,“骚屄荡妇,露着逼都敢来酒吧,在人前勾引哥哥很刺激吧?叫你发骚,叫你敢不穿内裤!”
    边操,还边把腰带往小阴蒂上磨,粒儿大的豆豆,叫他玩弄得不成样子,又红又肿,敏感多娇,打一下淫穴就会跟着节奏夹紧,夹得他龟头一麻,叫那软肉吮吸得舒服。
    这个姿势很深,苗妙妙看不见交合的部位,最多只得见沉乔言放纵欲望的俊脸,她喜欢他这样粗鲁,下流,撕开外衣和她坦诚,心理上与生理上的饱足感让她欲罢不能。
    “啊呜……就是要、要这样……嗯呀……啊啊啊……好让……让哥哥操喵喵……嗯……啊啊……哈……小骚屄要操操……啊……啊啊……哥哥难道不……不喜欢喵喵这样发、发骚吗?呀……骗人……”
    就是因为太喜欢了,会发狂,会像打了兴奋剂一样振奋,那种沉乔言把持不住的欲望,滚滚燃烧在心口,它快要蹦出来了。
    沉乔言将她腿拉下来,裙摆也跟着下来了,他嫌裙摆碍事,撕拉一声,布料破碎的声音,撕裂的快感,玉腿光溜溜地盘到他健腰上,他俯身堵住那张最会蛊惑人心的小甜嘴,在她口腔里扫荡,拽住软糯地小舌头吸嘬。
    “唔唔……嗯……”
    呼吸也缠绕在了一起,沉乔言快速耸动,鸡巴头抵着小子宫凿干挤压,准确无误地插弄着子宫口,深入浅出,每下都肏得又深又猛,狂干着销魂嫩穴。
    沉乔言还觉不够,扯着她领口也是蛮力一撕,乳贴也被扯了下来,大奶子跳出,峰岭雪白,红梅娇艳。
    苗妙妙叫不出声,小手胡乱地抓着少年的胳膊,感受他的双手在抓着她的丰乳搓揉,下半身挺动撞击,蛮悍地占据着她的全身心,她的爱意统统化作爱液喷涌,与他的耻毛都湿漉漉的纠葛。
    屏幕上的音乐还在播放着,话筒、酒瓶、飞镖与烟蒂,乱七八糟的玩意丢了满桌,谁都无心在意,全心全意的交媾、结合,似乎灵魂都在打着颤儿,飘飘然的。
    她又要高潮了,身体不自然的摇摆,眼泪含在眼眶里,小脸楚楚可怜又娇媚诱惑,沉乔言紧抱住她,用力地挺送,龟头在宫口处旋扭顶干,一下一下撞着小屁股,肏得淫水直从子宫浇灌而下,全浇在肉棒上。
    “啊啊!呜……”
    在这种地方,苗妙妙高潮的极度轻易,见她到了,沉乔言拔出鸡巴,挺着根沾满她蜜液的大屌抬起了她的下巴,勃发的龟头插进她微张的红唇里。
    沉乔言轻轻地挺腰抽插,压不住的喘声道:“肏你小嘴!爱吃精液,呃……嗯……哥哥让你吃个够!小骚猫……”
    苗妙妙张大嘴巴,小舌头伸出,舔着将要喷射的马眼,叫她这么一弄,本就在喷射边缘的少年连半分钟都坚持不了了,插了约摸十几次,噗噗在少女的小嘴里射出。
    ——————
    甜甜:好想写那种拟动物的play,他俩好适合那种,小猫猫x大老虎,但我在屠狗已经写过动物play了呜呜呜
    --

章节目录

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吃甜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甜少女并收藏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