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硬着根鸡巴快要爆体而亡的沉乔言脸色相当难看道:“我不想我的喵喵当校花,被其他男生关注,恰好江暮晴第二,拿她当挡箭牌,可以了?”
    江暮晴听明白了,合着她还是个工具人,哪里需要哪里搬。
    宁星泽相信沉乔言说的话,恢复平静把笔搁回桌子上,蔡瀚宇恶心道:“你这什么变态占有欲,幼不幼稚,操,我们接着玩,就当他俩不存在。”
    还以为有八卦,结果又是一口狗粮,众人对他们也没了兴趣,自顾自地喝酒唱歌玩游戏,没人再把目光投来。
    在暗中,沉乔言抓住了苗妙妙的小手,死摁在自己胯部,引着这小手抚弄他的肉棒,凶恶道:“很想被哥哥干死是吧?谁准你松开手的?嗯?不把大鸡巴伺候好,明天别想下床。”
    苗妙妙对他后面的回答很满意,重新握住那根快废掉的大鸡巴,给予奖励,灵活的玉手抓着肉棒按摩撸动,肉茎的每一寸都被软软的小手悉心照料,她知道这根孽障所有的敏感点,撸到龟头时还要攥紧些,让他获得极致地快乐。
    “嘶……嗯……”沉乔言闷闷地哼,她的手是有魔力的,握住他的命根子比扼住他喉咙还要致命,一举一动都让他欲生欲死。
    少女的小花穴也还在少年手里摸弄着呢,照样是一腔春水,小少女娇笑连连:“哈……嗯哈……哥哥的占有欲……嗯啊……好变态哦……幼稚鬼……啊……啊……”
    少年捏弄着鼓起的小骚豆,食指在穴口打转,指节缓慢地没入那娇粉淫媚地小洞里,边插边喘息道:“哥哥就是坏,不希望你被其他人抢走……所以哥哥故意的,讨厌他们看你的眼神,谈论你时的过分……”
    每说一句,指头就更深一节,整个食指都送了进去,粉色的小嫩逼紧紧夹住他的手指,那迷窟是朵产蜜的娇花,他随便戳戳弄弄,骚水儿便源源不尽地流下,小屁股坐着的布料都湿透了。
    苗妙妙顿觉小穴传来一阵酥麻,舒畅感在被他的手指带领着,步步爬上云端,她酸软的手更加快速地套弄阳具,手指头还不时抠弄下龟头上的小马眼,以此给他更多的舒意畅快。
    身边都是熟悉的朋友与同学,谁会想到平日里性格活泼温柔的她,会在公众场合爱抚男生的性器,又在被男生插穴呢,极度的羞耻让苗妙妙难以自持,可她还要动用所剩无几的理智克制着自己不要大声淫叫。
    小少女扬起小脸,粉颊娇颜,媚眼如丝地望着沉乔言笑:“啊……那就请哥哥……多多的占有喵喵吧……啊……啊哈……”
    他对她的占有欲、控制欲、性欲,各种各样的欲望,苗妙妙一清二楚,她从未反感过,而是喜欢已久。
    “在熟人的面前被哥哥干穴,很爽是吧?”沉乔言指上发力,又加入一指刺入幽幽暗暗的小穴中,翻云覆雨地搅动,卷起浪潮花海。
    他脑海中甚至都可以想象得到画面,她穿着漂亮的裙子,下体真空着,是怎样被他干得骚水横流的,那粉嫩嫩的屄肉又是怎样咬着他不松嘴,怎样发骚淫浪地扭屁股要他肏。
    “嗯呃啊……爽呀……喵喵好喜欢……这样被哥哥操……嗯呀……还想要大鸡巴……啊……粗粗的……啊呀……日喵喵的小、小骚穴……唔啊……”
    她小脑袋埋在沉乔言颈侧,两人全程用着极小的声音,又有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作为遮掩,在外界看来就好像是小情侣在窃窃私语。
    他们小心谨慎,没有人会发现,在这样的环境下,身边都是熟悉的朋友,众目睽睽之下,抚慰着对方的性器,玩弄着对方的身体,感受到的刺激与冲动是同样的程度,谁也没有比谁好过,都飘荡在狂热地性欲里,品味着无穷地快感。
    苗妙妙手上将大鸡巴攥得死紧,快速地撸动,舌尖轻撩他脖颈上的血管,细语低吟道:“唔……喵喵才不想……啊唔……嗯啊……当什么校花……喵喵只想……啊……做乔言哥哥的……小性奴……”
    沉乔言眼睛都杀红了,指头用劲地抠挖顶肏,飞快地刺插着肉壁褶皱,炙情热欲,捣得苗妙妙脚趾头蜷缩起来,淫液一浪高过一浪。
    “喵喵也不喜欢其他女生看你……啊……谈论你……哥哥也不要做什么校草……啊啊……就、就做喵喵的大玩具……啊哈……大鸡巴玩具……嗯唔……哥哥说好不好?哥哥……嗯……啊……”
    少年喉结滚动,哑道:“好。”
    他怎么说得出不好,仅仅只是因为她脱掉了小内裤,一个勾引,他就被冲昏了头脑,在这种地方跟她玩着见不得人的淫乱性爱,甘愿去做她的裙下之臣,别说是玩具,就算是只蝼蚁,也乐意之至。
    大概是笔尖好不容易转到了宁星泽,江暮晴大呼小叫,可那些声音苗妙妙也都听不清了,她的大脑被快感蒙蔽,空气中嗅到的都是荷尔蒙,是沉乔言的味道,她咬住沉乔言青筋暴起的脖子,双腿紧夹住在小骚穴里兴风作浪的手指。
    沉乔言见她快到了,指头猛地戳刺,顶着甬道内的屄肉,苗妙妙憋住浪叫的冲动,在他怀里,在众人面前,被他的手指肏上了高潮。
    同一时间沉乔言也射了出来,糊了她满手稠液。
    苗妙妙娇喘着把手拿出,在沉乔言眼前摊开,掌心是浓白色的液体,借他宽广的肩膀挡着,这个视角只有他一个人可以看到。
    她吐出小舌头,万分淫浪大胆地舔舐着手上的精液,将他射出的液体,一点一滴的吞进肚子里去,眼神却没有一丝妩媚,仿佛自己只是在吃什么好吃的东西,做的都是应该做的事,无比可爱纯洁,不掺半点肮脏。
    还弯着眼睛朝他笑得妖媚:“哥哥,嗯……喵喵乖不乖?”
    她忘了,她最开始是想让他适应社交环境才把他勾来的,结果生生玩成了淫乱游戏。
    “乖,乖到哥哥要为你死。”沉乔言眼中暗沉,黑色的眸子能把人吸进去,胯下疲软的孽障一下又因她骚浪的行为硬邦邦的立起。
    沙发宽大,他们与众人离得稍远,这一切都进行的悄无声息。
    江暮晴突然往他俩这边挪了挪,道:“我们去外面舞池蹦跶蹦跶,你们去吗?”
    苗妙妙吓得往沉乔言后背一藏,她的小穴可还在他手中摩挲着呢,刚刚高潮过的脸蛋艳红无比。
    江暮晴瞧着苗妙妙躲在沉乔言身后的半张小脸,面露春情,娇俏的不得了。
    她作为浸淫房事的闺蜜,还是他俩的忠实支持者,不用沉乔言回话,就道:“知道你俩不去,行,你们就在这儿玩,我保证给你俩安排得明明白白舒舒服服。”
    工具人就要有工具人的自我修养。
    江暮晴赶着另外几个喝迷糊了的起身,道:“走了走了出去蹦迪,外面有表演。”
    他们这帮子人酒量都不怎么样,可她今天意外的很清醒,喝了七八杯宁星泽拿进来的粉色“果酒”,她竟然不觉得上头,她都奇怪自己酒量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宁星泽滴酒未沾,他和江暮晴是最后出的包厢,江暮晴迈出门槛,走了两步被地上的空酒瓶绊了下脚,将要摔倒之际宁星泽眼疾手快的从背后扶住。
    “你喝醉了,我扶你吧。”宁星泽道。
    江暮晴回头看他,他的酒窝里没有酒,她却忽然上了头,真有种喝醉酒的晕眩感,陷在了他的星眸里,喃喃道:“谢谢啊……”
    宁星泽浅笑:“不客气。”
    骨节分明的手揽着她的腰肢,看似将她抱在怀中一般,步步向前走着。
    ————————————
    甜甜:阿泽,饮料是你给晴晴拿的,她喝没喝醉你心里没点B数吗?
    宁星泽:我拿的,她喝没喝醉,我说了算。
    甜甜:……行吧,本亲妈宣布你可以杀青了。
    宁星泽:?
    那个,再插一句,群是很多年前建的,然后已经解散了……就,不用纠结那个嗷~
    --

章节目录

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吃甜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甜少女并收藏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