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苗妙妙万万没想到的是,毛奕还没放弃。
    之后她到是没在放学后见到毛奕,可在学校,他就像个影子,时不时地出现在她眼前,叫她喵喵,没有实际性举动也够让苗妙妙不舒服的,也正因为毛奕没有出格行为,她只能尽可能的避开毛奕,学校里让江暮晴她们帮她挡挡。
    突然之间多了个莫名其妙还难缠的追求者苗妙妙并无喜悦,她一个女孩子独住,又被人缠上,难免胆战心惊,这叁天没睡踏实。
    清晨,苗妙妙睁开她有了黑眼圈的大眼睛,美目黯淡无光,瞧着就可怜巴巴的,几天没睡好,眼睛很是酸涩,她摸出枕头底下的手机,没有沉乔言发来的信息。
    今天是第叁天了,照理说他该回来了,难不成被耽误了时间?
    苗妙妙攥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他发信息,转念想起了小时候的事。
    那时他们读四年级,她老家在连市,苗婧每年冬天都要带她回连市过年,当时沉乔言还住在他们家里,不方便带着他,他就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房子里,那年过年早,正好赶上他生日,没有人陪他过年,更没有人陪他过生日。
    苗妙妙从小就不喜欢过寒假,寒假意味着要去见一些不熟悉的亲戚,意味着要和沉乔言分开,她记得那年她提出过不回去,结果还是被妈妈带走了。
    她有个表弟,特别不讲道理而且喜欢和她抢东西,大人会说你是姐姐,不要和弟弟争,妙妙懂事,不想让妈妈为难,每次都会让着他,时间久了心里会难受,有一次她没让,所有长辈都在指责她,就连妈妈也是。
    她躲到房间去给家里的座机打电话,向沉乔言诉苦,说她想回家,哭了大半夜,哭到累了睡着了。
    当她醒了之后,沉乔言就站在外公家门外,揣着鸡腿,因为她在电话里说,她爱吃的鸡腿也被弟弟抢走了。
    一句幼稚的小孩话,他记在了心上。
    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很小,他也是个小孩子,他连夜坐车来,两个市就算离得再近,路上也并不安全,他风尘仆仆赶来,外面下着雪,怀里的鸡腿还是热的,就因她哭着给他打了通电话。
    苗妙妙相信只要告诉沉乔言,他一定会回来,可是她不希望他的心血白费,她不舍得他那么辛苦,她也不是那个幼稚的,抢不赢东西的小朋友了。
    想想算了,等他回来了再说,已经第叁天了,大不了再多等一天。
    苗妙妙把手机塞回枕头下,摸了摸床头的布娃娃,起身换校服,准备起床上学。
    她洗漱完毕后推开房门,地上放着一个精美的盒子。
    盒子上面躺着一张一等奖奖状,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淡蓝色的裙子,她喜欢却没有买的裙子,连码数都和她穿的吻合。
    只有他会这样做。
    沉乔言每次拿到奖金都会给她买礼物,如果没有奖金,他的奖杯就是她的礼物。
    这肯定是乔言哥哥回来给她准备的!
    苗妙妙惊喜到鞋子都忘了换就噔噔噔跑下了楼。
    楼下,自行车前站着一个挺拔的身影,清冷地眉眼微垂,俊美的脸庞常年挂着丝不耐烦的冷漠,可这才是沉乔言,在她眼中,令周遭一切都黯然失色的沉乔言。
    苗妙妙飞扑到他怀里,沉乔言稳稳地接住她,摸摸她的头:“莽莽撞撞。”
    宽厚的大掌,熟悉的怀抱,清冽的嗓音,苗妙妙瞬间找到了主心骨,仿佛在海面上漂浮了几日,终于有了停靠的港湾。
    “哥哥叫我喵喵~快叫!”这是某只小猫见到她心心念念的乔言哥哥的第一句话。
    沉乔言按照她的要求道:“喵喵。”
    “再叫。”
    “喵喵喵喵。”他大概也没睡好,声音有些低,听来更加性感,“这样够了?”
    “哥哥继续叫。”苗妙妙在他怀里撒娇。
    “喵喵。”沉乔言搞不懂她怎么了,耐着性子又叫了好几声,“叫你小喵喵,行了吧?嗯?”
    这才是正版的叫喵喵,让什么毛衣毛奕都见鬼去吧!苗妙妙心里头踏实了。
    “哥哥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哥哥哥哥……”小脑袋瓜子可劲儿蹭他胸膛,喵喵听够了,又哥哥哥哥叫个不停。
    撒娇的黏人小奶猫。
    沉乔言血气方刚的年纪,素了好几天,经不住她这样发嗲,喉结动了动,沉声道:“起来。”
    他看她是不想去学校上课了。
    苗妙妙站直身子,小手却牢牢地抓着他校服的下摆,一副极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小脸憔悴了,圆圆地猫瞳下有两团暗青,沉乔言皱起眉头:“熬夜了?”
    苗妙妙大大的打了个哈欠,小嘴瘪着,委屈巴巴道:“不是,是几天没睡好,哥哥我这样是不是很丑?黑眼圈很重吧?”
    小猫猫有了黑眼圈是什么?
    沉乔言答:“像熊猫。”
    “那很难看吗?”
    沉乔言捏捏她的脸,把她向下愁着的小嘴巴向上扯出笑容的弧度来,慢声道:“国宝。”
    苗小猫心里舒服了,黏着他又是一阵撒娇,这叁天的烦恼和忧虑统统一扫而空。
    猜她没吃早餐,沉乔言买了热豆浆和水煎包,苗妙妙嗷呜一大口,坐在自行车后座,边吃边晃小脚,脚上还穿着毛绒小兔子拖鞋。
    沉乔言注意到了,板着脸道:“笨,鞋不知道要换?”得亏不是冬天,她这样冒冒失失的很容易感冒。
    “忘记了嘛。”
    沉乔言脱下她的拖鞋道:“我去拿鞋。”
    他上楼拎了双鞋袜,顺带背上她遗漏的书包,鞋子丢在她脚边,苗妙妙正要穿,沉乔言蹲下身握着她的脚掌套袜子,像她小时候那样,早上赖床不肯上学,他就会给她穿鞋洗脸,叫她起床。
    “哥哥,我长大了,可以自己穿。”苗妙妙心脏说不出来的触动。
    沉乔言没抬头:“吃你的早餐。”
    她吃着早餐,他熟练地为她系上鞋带,穿好后跨上自行车骑往学校。
    手攥着他腰侧校服,苗妙妙靠在他宽厚的背脊,道:“这些天哥哥有想我吗?”
    半晌,沉乔言道:“饼干我吃完了,太少,不够。”
    苗妙妙轻轻地笑了,看似答非所问,实则把她句句放在心底。
    这便是最好的回答。
    搂着他的腰,走过从小途经的街道,昨夜刚下过雨,地面潮湿,汽车飞驰而过,一阵风,吹起树上的叶子,簌簌地沦为层层落叶,一片微黄的树叶从枝头飘到她肩头,落在蓝色的校服上,阳光破云而出。
    她所有的不安与害怕,都在这一秒被治愈。
    *
    一路骑到校门口,沉乔言锁好车拿着她的书包和她一同进校,苗妙妙就在他旁边叽叽喳喳的念叨自己这几天吃了什么,喝的什么,不会写的作业是什么,还问他有没有交到新的朋友,比赛难不难,跟只枝头上的小麻雀似的。
    “你在那边住的好不好?我看环境还可以,还有还有我又看到了一种饼干的教程,也是咸的……”
    苗妙妙喋喋不休的小嘴巴在看到毛奕后戛然而止。
    沉乔言知道毛奕这个人,不学无术的小混混,家里有闲钱,在男生堆里很混得开。
    “喵喵。”是和沉乔言完全不同的粗犷声音。
    他只叫了一句,两个字,很轻松的便得罪了沉乔言,沉乔言看了看毛奕,心中有了定论,他眯了眯眼,左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蹙着眉暗生酸气。
    他有什么资格,管他家小猫儿叫喵喵?
    有沉乔言在,苗妙妙不怕他,直接道:“毛奕你到底有完没完?”
    不到八点,正是进校高峰期,他们叁个就站在初叁教学楼下,人来人往的同学走过路过都朝他们瞥一眼,蔡瀚宇紧随其后进校,瞧见这叁角状态摸了摸下巴,有戏看了。
    毛奕笑了笑:“我说了,要你做我对象,我喜欢你,我追了你几天了,你没看出来吗?”
    沉乔言心里头翻滚着滔天醋意,他向来严防死守,没想到还有漏网之鱼,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在他面前跟苗妙妙说喜欢她,他拉过苗妙妙的身子,将她挡在身后,抬起眼眸,阴翳地盯着毛奕,冰冷的眼神如同凝视死物。
    毛奕对上沉乔言的眼神,下意识发怵,一想,不过是个读书好的小白脸,怕他个屁,他浓眉竖起,与沉乔言对视。
    人这么多他也好意思说这种话,存心让她难堪,妙妙快被这狗皮膏药烦死了,气愤道:“我也说了我不愿意,你凭什么骚扰我跟踪我?你已经对我造成了困扰,我不喜欢你,麻烦别缠着我。”
    骚扰,跟踪。
    苗妙妙每说一个字沉乔言的拳头就握得更紧,指骨明显泛白,手上青筋暴起。
    当众表白,又被女生当众拒绝,来往的同学都看到了,毛奕的面子没地方搁,恼羞成怒道:“我喜欢你是看得起你,你当你是什么?别给脸不要脸的装……”
    不让他说完侮辱苗妙妙的话,听到这里沉乔言的拳头直直地挥了上去,正中毛奕颧骨,打得毛奕踉跄倒地,凌冽地煞气,活像是地狱里走出的少年。
    “哥哥你小心点!”苗妙妙担心道。
    沉乔言把她护在背后,嘲弄地审视毛奕,剑眉微挑,阴森森的眸光,轻蔑道:“喜欢?你也配?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苗妙妙在他眼皮子底下被表白,被叫喵喵,已是触到了沉乔言的大忌,又被毛奕言语侮辱,简直就是在拔沉乔言的逆鳞。
    毛奕啐了一声,沉乔言不就是个小白脸?要不是趁其不备能打到他?
    咽不下这口气,毛奕向沉乔言扑了过去,沉乔言一脚踹在他心口,速度比他更快,力道比他更狠。
    出了事,教学楼围了一圈学生,老师很快赶了过来,蔡瀚宇就在边上,他手疾眼快的把苗妙妙拽到安全区域,他跟沉乔言一起揍人一块打架,沉乔言清俊的皮相下埋着怎样的阴冷狠厉,打架什么实力蔡瀚宇最清楚,叁两下就揍得毛奕起不来身。
    当务之急是保护好他的心肝小青梅。
    苗妙妙没事沉乔言就没事,苗妙妙要是受伤了,沉乔言也就该疯了。
    ——————
    甜甜:写前面那段,尤其是饼干那里,我在姨母笑,结果边上的人说我笑的像个憨憨……我……打架是一定要打架的,不打怎么去医务室呢?
    一颗也是情一颗也是爱~感受你们对我的爱~
    --

章节目录

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吃甜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甜少女并收藏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