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哥哥你去省城比赛要记得多穿点衣服,我看天气预报那边在下雨,温度比云市低多了,你要注意保暖。”苗妙妙跑到客厅,又拿了装水的杯子塞进了已经爆满的行李箱里,“要多喝水,补充水分。”
    沉乔言无奈道:“只是去叁天,不用这么多。”
    苗妙妙眉头一拧:“用的!等你到了那你就知道这些东西有多重要了。”
    “小管家婆,吵死了。”
    苗妙妙撇了撇嘴道:“哥哥又嫌喵喵唠叨了,我就要念叨你,可惜不能请假,不然我就陪哥哥一起去了,也不知道那里你住不住得惯。”
    她从小学艺术,每年也有很多考试、比赛和舞台演出,光是考级就够她累得了,妈妈工作忙,不可能每次都陪她,那个陪在她身边的人是沉乔言,她去外地他会跟着去,因此他去外地比赛苗妙妙也会随行。
    苗婧最初不赞同他们俩去外地,沉乔言毕竟是个男孩,男女有别,可去过一次之后,她闺女安然无恙,还胳膊肘往外拐,那黏人的劲儿让苗婧没有了异议。
    这也是为什么苗婧年年过生日会准沉乔言带苗妙妙出去的原因。
    可这次苗妙妙没能请到假。
    沉乔言蹲到地上,隔着行李箱,她垂眸皱脸,是只难过的猫猫,他抬手揉了揉小猫难过下垂的耳尖,轻声道:“你要是只猫玩具多好。”
    这样,他就可以把她带在身边,去到任何地方。
    苗妙妙没听清,她抬起头:“哥哥说什么?”
    “没什么。”沉乔言摇了摇头,“就是个奖金高点的物理比赛,别在意。”
    “哥哥现在是积累经验,以哥哥的成绩,高中参加竞赛应该就能保送大学了,哥哥保送的大学我大概是考不上的……”
    大学……
    沉乔言眉峰敛起,若有所思。
    苗妙妙拍拍自己脸蛋,现在还是初中,不能胡思乱想,影响哥哥的情绪,她道:“我还烤了饼干,哥哥要是想我了就吃一块饼干。”
    饼干盒她就放在电脑桌上,可一拿起,苗妙妙发现箱子好像实在塞不下东西了,她略微遗憾道:“那算了吧,饼干就不要带了,太重了。”
    收拾好行李,苗妙妙伸了个懒腰:“明天还要上课,我先去睡觉了哥哥。”
    “嗯。”
    第二天一大早,苗妙妙醒来时还打算送送他,用钥匙打开他家的大门,家中空无一人。
    饼干盒不翼而飞。
    她才知道他换了个更大的行李箱,口头上嫌她吵,却将她说的那些东西,一件不落地带走了。
    明明是喜欢被她唠叨的。
    *
    苗妙妙不会骑自行车,只好搭公交去学校上课。
    地理课听得她昏昏欲睡,他不在苗妙妙浑身提不起劲,旁边少了个人,她的目光还总是习惯性的向边上望去,位置是空的,她的心也空落落的。
    一节课上完,苗妙妙起身去接水。
    “喵喵。”
    熟悉的称呼,苗妙妙惊讶地回过头,眼前却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的男生,吓得苗妙妙水都撒了,有些不悦道:“你是谁?干嘛叫我喵喵?”
    这人不是他们班上的,她不认识,男生一张国字脸,个子不高,但却显得很粗犷,五官端正,汗毛比较旺盛,天气热,闻着还有股汗味,苗妙妙往后退了两步,与他保持着距离。
    喵喵这个称呼是沉乔言的专属,别的男生叫她只会让她感到不舒服。
    她后退,男生就往前进,向她越靠越近,笑道:“我叫毛奕,我喜欢你,想让你做我女朋友。”
    苗妙妙大脑当机了一下。
    学校虽然也有人暗恋苗妙妙,但这个年纪的学生就算喜欢一个人,能有勇气表白的也是少数,再加上沉乔言挡着那些洪水猛兽,这还是苗妙妙第一次被人表白。
    他脸快贴上来了,苗妙妙产生一种生理性不适,她水都不接了,道:“抱歉,不可以,我不喜欢你,还有我叫苗妙妙,不要叫我喵喵。”
    说完赶紧跑回了教室。
    毛奕在原地不屑地扯了扯嘴角,不就是长得漂亮点,装什么清高,他不信他泡不上。
    苗妙妙回到教室就把刚才发生的事跟江暮晴和施优凡说了遍。
    江暮晴嬉笑道:“你前段时间不还跟我们吐槽你情敌太多,要你家哥哥也有情敌,这不就来了吗。”
    苗妙妙连连摇头:“还不如不来。”
    其实那个毛奕长得不难看,可苗妙妙就是很反感他,总觉着他这个人透露着一丝……说不出来的不真诚,看她的眼神很奇怪,带有非常强烈的目的性,让她难以接受。
    还管她叫喵喵,苗妙妙就更觉得讨厌了,喵喵这个称呼就好像只有她一个人管沉乔言叫哥哥一样,是他们之间不成文的规定,也是特殊的亲昵。
    被一个莫名其妙的男生叫,倒胃口。
    “那他长得帅吗?”江暮晴比较关心这个。
    苗妙妙继续摇头,可能是看惯了沉乔言,连宁星泽那种极品温柔贵公子她都觉得还好,更别提只是有点小帅的毛奕了。
    江暮晴接着提问:“他叫什么?”
    “毛奕。”
    江暮晴一听,顿时没了兴趣,翻了个白眼道:“那还是别搭理他了,他这个人风评不好,经常欺负同学,初二那年还留过级,喜欢打架,就是个小混混。”
    苗妙妙本来就不想搭理他。
    施优凡扣上笔道:“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事实不断地证明施优凡是个预言家。
    那一整天,苗妙妙都能在不同的地方看见毛奕的那张脸,她去食堂吃饭,他坐在她对面,她上着课走廊也会闪过毛奕的身影冲她笑。
    在学校苗妙妙还觉得是巧合,放学后她搭上公交车,转眼毛奕也上了车,就在她座位边上站着,她下车他也下车,跟在她身后,明晃晃的一点都不带掩饰的尾随她。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苗妙妙确定这不是巧合。
    毛奕流里流气道:“我要你跟我处对象,我不会亏待你的。”
    “我都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当你女朋友?我不要。”他这个人简直是自我感觉良好的精神病,“抱歉,请你回去吧,别再跟着我了,你要再跟我我就报警。”
    苗妙妙丢下拒绝的话,毛奕没再跟进小区。
    她才松了口气。
    苗婧升职后接了笔大单子,跑业务到了外省,家里就妙妙一个人,回到家后她把椅子搬到门口,窗户也不敢开,草草地吃了点晚餐,给苗婧发了条报平安的短信。
    这种生活苗妙妙从小都在过着,只不过平日里有沉乔言陪她吃饭,陪她写作业,今天只有她自己,难免孤独不适应。
    写完作业已是大半夜,苗妙妙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索性抱着手机看小说。
    晚间十点一刻,手机震了下。
    沉乔言给她发来一张照片,是他住的地方。
    【不许熬夜。】
    还有一个摸摸小猫头的动图表情。
    仅仅四个字,没有情话,没有说想她,苗妙妙却心动得一塌糊涂。
    他在比赛,她不想让他分心,她关上手机,对自己被表白被尾随的事闭口不提,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沉乔言的名字。
    哥哥的话她最听了~要乖乖睡觉。
    *
    叶氏集团赞助的比赛,虽不是全国性质的竞赛,但足够丰厚的奖金还是让不少学子参加。
    决赛云市只进了叁个人,沉乔言和蔡瀚宇,还有另一所中学的学生,叁人同住一间。
    那位同学对沉乔言略有耳闻,这会儿就他和蔡瀚宇在房间,男同学好奇地问蔡瀚宇:“听说沉乔言是你们学校的第一?”
    “是啊。”蔡瀚宇点了点床头的书,“高中课程都快自学完了的学神。”
    男同学咋舌,书中夹着一张纸,他到是很好奇这种学神平时都刷什么题,又是怎么保持高效率刷题的,他拿起来看,一整张白纸,写满了“喵”字,他道:“你们学神压力大了喜欢学猫叫?是有毛病吗?”
    蔡瀚宇瞄了眼纸,了然笑道:“有,当然有,相思成疾。”
    沉乔言洗完澡回来,拉开行李箱装衣服,里头一大盒饼干瞩目,蔡瀚宇道:“饼干小妙妙做的吧?给我尝尝?”
    “不。”沉乔言斩钉截铁道。
    “小气死你。”蔡瀚宇看透他了。
    沉乔言不仅小气,还过分的拿出来当着他们的面吃,一块饼干丢进嘴里,道:“找你青梅要。”
    吃着,又极欠扁补了句:“我忘了,你没青梅。”
    蔡瀚宇想喷他一脸,你有个青梅你很牛吗?放下你的身段!
    沉乔言吃了大半盒饼干。
    啧,太甜了,小猫儿是加了双倍的糖?
    可是,苗妙妙明知他不爱吃甜食,她做的是咸香味的。
    甜,是他心念作祟。
    ————————————————
    甜甜:是谁期待喵喵被人表白来着?女鹅被表白了,追求者貌似不是个啥好男生而且有变态属性……鹅子不在!!233333乔言哥哥回来的场面
    内个,珠珠有的话是好事,祝我达成点亮梦(你一颗他一颗,甜甜就能超快乐),这次没有的话也没关系啦,能够被喜欢的话也很好啊(一个文渣被人说写得好就会有点上头QAQ其实并不好),感谢大家投珠~
    --

章节目录

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吃甜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甜少女并收藏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