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苗妙妙还是几天之后,在一个大周末,才知道姚雪被沉乔言“骂哭”了。
    “为什么啊?”苗妙妙发出疑问。
    江暮晴跟她通电话道:“我哪知道,据说是在奶茶店门口,你直接问沉乔言不就好了。”
    奶茶店……他们上体育课,哥哥是去给她买奶茶了。
    “反正姚雪说再也不会喜欢沉乔言了,你少了个对手,这也不重要了,哎,我爸妈回来了,不说了,学校见吧。”
    挂断电话,苗妙妙也没想通,她打开房门,厨房有油烟味飘过来。
    客厅的茶几上有个信封。
    苗妙妙拿起来看了下,好厚的一迭钱,怕是有几万块。
    她走进厨房,惊讶道:“妈妈,哪里来的钱?”
    苗婧正炒菜呢,道:“乔言给的,说是要还这些年我代缴的学费医药费,还有杂七杂八生活费,这是一部分,剩下的他说过几天,他非得给,我也只能收了。”
    苗妙妙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便道:“那妈妈你就收着吧。”
    苗婧犹豫道:“就是这么多钱,也不知道他在外面都干了些什么,怎么弄到的钱,不会是……”
    她还没说完,苗妙妙截断道:“他肯定没有做不好的事,妈妈你不要再这样说了。”
    苗婧瞥了眼闺女,道:“妈妈我还没说什么,护都来不及呢,你是他家的啊?”
    小少女被戳穿的羞红脸,但很坚定道:“我相信乔言哥哥,他跟朋友做什么都跟我说了的,本来哥哥就很有能力,他会赚钱是好事,妈你别乱猜。”
    “要是那样当然好。”苗婧盛起西红柿炒蛋,“乔言确实聪明能干,性子闷了点,但挺讨长辈喜欢的,上午碰到你齐阿姨,她还说可惜乔言年纪不够,不然就让乔言跟她闺女相亲了。”
    结合姚雪的事,还有孟瑟和朱文慧,这会儿又冒出来个相亲,苗妙妙想想就生气,他怎么那么能招蜂引蝶!
    “也不晓得以后哪个丈母娘那么幸运,多好的孩子。”苗婧感慨了句,“行了,还有个汤就开饭了,去叫乔言也过来吃饭。”
    苗婧擦了擦盘子,一看闺女成了个气鼓鱼,她道:“去啊,怎么傻乎乎的?”
    妈妈还嫌她傻!
    “我去了。”
    她气呼呼地往沉乔言家走。
    大门是虚掩着的,客厅没看见沉乔言,那他就在卧室里。
    苗妙妙走进卧室,少年在电脑桌前。
    她瞟了他电脑一眼,没有打游戏,没有敲代码,页面上好像是室内设计之类的图稿,还是看不懂。
    沉乔言听脚步声就知道是她来了。
    他的房间,私人领地,除了她,他也不会同意其他人光临他的世界。
    “这是一个设计师的设计,我们以后新家装修可以参考。”沉乔言跟她介绍,也没回头看她,指了指屏幕,“隔音房给你当琴房,这个,适合养些猫猫狗狗。”
    他说是我们,不是我不是你,不是他一个人。
    琴房、猫狗,是她喜欢的生活,沉乔言下意识说出来的话,可能连沉乔言自己都没意识到。
    他未设想过以后的职业,将来要成为的人,却早早的想好了未来一定要有她。
    苗妙妙顿时心暖了,怒气酸意统统消散得一干二净。
    彼此都明白对方是那个最重要的人,也知道自己在对方心里的地位。
    这就够了。
    他深爱的人是谁,她很确信是自己。
    苗妙妙坐到沉乔言腿上,软玉入怀,沉乔言把目光挪到她身上。
    周末在家苗妙妙更喜欢穿裙子,露着半截小腿,像小猫儿钓鱼的钩子,钩得他心痒,害得他每天冲冷水澡时都要默念一百遍,生理期做这种事对她身体不好,才能把邪念压下去。
    “肚子还疼吗?”他问。
    苗妙妙摇头:“还好,不疼了。”
    她就刚来的前两天痛经疼的厉害,越到尾期越不会疼。
    沉乔言腿上都是肌肉,坐起来咯屁股,苗妙妙扭啊扭的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大腿,殊不知沉乔言经受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折磨。
    她还亲昵地靠在他肩上,问道:“姚雪那天跟你说了什么?”
    沉乔言斟酌了下,决定告诉她:“她说你蠢。”怕她心里不舒服,沉乔言又道:“不要理那些无聊的人。”
    苗妙妙才不会理呢,“然后哥哥你怼回去了?她哭了?”
    “嗯。”
    苗妙妙想也知道,她家乔言哥哥不能容忍别人说她半个字的不是,口头上从不表露的是他,平日里最维护的还是他。
    不过苗妙妙还是有一丢丢的不爽,她怎么有这么多情敌,怎么就没个男生过来给乔言哥哥当情敌呢。
    苗妙妙超小声嘟哝道:“长那么帅干嘛,招人惦记真讨厌。”
    她不知道的是,不是没有男生,而是那些男生被沉乔言提前阻挡在外,连她头发丝儿都挨不着。
    沉乔言把她脸掰过来道:“嘀咕什么?”
    苗妙妙才不会说:“没什么,妈妈要我喊你跟我们吃饭。”
    沉乔言赶她下腿:“不早说,下去,吃饭去。”
    再让她蹭他该硬了。
    生理期还来坐他大腿,欠操吗?他又不是圣人,能坐怀不乱。
    苗妙妙嘟嘟嘴,下去就下去,她牵着沉乔言的手把他拽起来:“走,跟我去吃饭啦。”
    *
    苗婧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她厨艺没多精湛,但会做的都是两个孩子爱吃的。
    “妈妈明知道我不爱吃姜,还切这么多姜丝。”苗妙妙看见姜就难受。
    “宝贝,姜吃了对你身体好,改改臭毛病。”
    说什么苗妙妙都不会吃的,她把碗推给沉乔言,少年便非常游刃有余地挑起了姜丝,每天在学校给她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苗婧看在眼里,训道:“你就仗着乔言惯着你,不想吃自己不会挑?看你懒的。”
    苗妙妙就对沉乔言道:“妈妈说你惯着我。”
    沉乔言不觉得这是惯,他看了看苗妙妙,语气很正经:“是我应该做的。”
    长年累月,照顾苗妙妙的习性已经成了他生命里理所当然的习惯。
    他的眼神语气,让苗婧还能训什么?又有什么看不出来的?苗婧到想起上午齐阿姨后面那句话——“但要说与乔言最配的,还数你家妙妙。”
    苗婧瞧着,嗯,说的倒也没错,两个小孩模样性子是挺般配的,但未来如何也不一定。
    愿意惯就惯,随他们去吧。
    苗妙妙得意洋洋地笑,左手放在餐桌下面,被桌布遮挡着,苗婧看不见,她悄咪咪握住了沉乔言的右手。
    幸好他是左撇子,两只手都能用,拉着手也不妨碍吃饭。
    少女冲少年眨眼,少年用握紧回应,眼神警告她不许太过火,两人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手拉手吃完了一顿饭。
    ——————————
    甜甜:这章有暗暗的甜感吗?我想写出一种全文都有糖的感觉,各种暗糖明糖~
    --

章节目录

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吃甜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甜少女并收藏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