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第二天,苗妙妙如约而至,早早地就在树洞前等他了。
    她今天穿了条蓝裙子,头上戴了个有翅膀的小帽子,一看见他就笑了,笑意盈盈的。
    他走过去。
    “哥哥,你腿疼吗?”
    沉乔言把腿缩了缩,“不疼。”
    他不太想让她看见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
    苗妙妙知道他在撒谎,“等我妈妈回来了,我让她带你去医院好吗?”
    沉乔言愣住,从来没有人跟他这样说过……
    他摇摇头:“我不需要。”
    如果让沉夷知道,只会更麻烦。
    妙妙便不再说去医院了,转而道:“哥哥,妙妙给你擦药吧。”
    “为什么要给我擦药?”
    苗妙妙理所当然道:“受伤了就要擦药。”
    沉乔言抿着嘴,他是想问,她为什么要对他那么好。
    还是昨天的药膏,苗妙妙给他涂上,她近距离地看着他,看他颤抖的眼睛,道:“哥哥的眼睫毛好长,和我爸爸很像。”
    她没看到的是,沉乔言的耳根子红了。
    涂完药,苗妙妙拿出本子和笔道:“哥哥,教我写你的名字吧。”
    沉乔言本以为教她写字不会很难,结果……教了十分钟,才教会一个言字,而且笔画还老写错。
    “要先写点,不是先横。”
    “噢。”
    “又写错了。”
    沉乔言语气稍微重了点,妙妙立马就会拿可怜的眼神瞅他。
    他叹气,只好握着她的手,手把手,一笔一划的教她写会了他的名字。
    小姑娘不太聪明,但是……超绝可爱。
    苗妙妙盯着他们相握的小手,心里偷笑,这个小哥哥果然有点凶,但也没她想的那么可怕,还是对她很好的嘛。
    嘻嘻~
    沉乔言是个防备心很重的人,因为怕伤害,他会下意识的筑起高墙,所以他这个人没朋友,也没有其他小朋友会跟他玩。
    但苗妙妙是个例外。
    一连好几天他们都相约在树林里,那颗老树底下。
    苗妙妙会给他带吃的,都是她喜欢的,甜到齁的小零食,她可舍不得了,都是忍痛割爱,除了沉乔言她才不给别人吃。
    沉乔言不吃甜食,但她给的,他会吃。
    他的回礼是一些折纸。
    沉乔言有项技能,给他一张纸,他可以折出各种各样的东西来。
    他们有时会说说话,有时苗妙妙会跟他玩游戏,偶尔他教她写写字,他要是拿出一本书来看,妙妙就乖乖待在他旁边画画,不吵不闹,他们相处的状态是安静温馨的,做着自己的事,却一直有对方的参与。
    她画完了,拍拍沉乔言:“哥哥你看。”
    他看过去问道:“你画的什么?”
    “妙妙画的是你啊,好看吗。”
    “……”
    沉乔言沉默了很久,才点头,道:“好看。”
    很不想承认这头上叁根毛不知道是什么怪物的人是他。
    算了,不打击她的积极性。
    他说好看苗妙妙就笑了,比吃了糖还甜,“那我再画一个。”
    画累了,妙妙撑着小脑袋看他:“哥哥,你又在看什么书?”每次都看一些她看不懂的符号。
    “化学书。”
    这次妙妙不问化学是什么了,反正问了她也不懂,她道:“你为什么总有奇奇怪怪的书?”
    “图书馆借的。”
    小区不远就有一家图书馆,看门的老大爷跟他有点缘分,他跟老大爷下象棋,老大爷就会准他去借书。
    “哥哥,我们聊聊天吧。”
    “聊什么?”沉乔言收起书道。
    “我跟哥哥说说我家里的事吧,我不是这里的人,我是新搬来的。”除了沉乔言,苗妙妙根本找不到能陪她说话的人。
    沉乔言知道,隔壁就是新搬来的,他们是邻居。
    她带了一个布偶娃娃。
    布偶娃娃穿做女孩打扮,长长的辫子,大大的眼睛和妙妙如出一辙,脸上笑容明媚,针脚很细腻,一看就是手工做的,但是做工很精致。
    苗妙妙把娃娃给他看,道:“这个是我爸爸给我做的,他是超人,大英雄,他什么都会,对我特别特别好。”
    “我……想他了。”
    她说出这句话,沉乔言感觉得到她很悲伤,可他的手始终不敢安抚地摸摸她的头,他手上有伤,在腕子上有道刀疤,永远不会消退的,不堪的事物不应该触碰她。
    “你爸爸他现在在哪?”
    妙妙指了指天空,笑道:“妈妈说在天上,我知道,爸爸是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难过的时候,为什么还要笑?”他这样问。
    她总是笑着的,不管做什么,永远一张笑呵呵的脸,沉乔言看得出来,她并不开心。
    “爸爸说,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一颗星,如果一瞬间的明亮可以照亮他人,那就是存在的价值。”妙妙挠挠头,她还小,不太理解这句话,只是将爸爸说的完全复制一遍,“我也不懂什么意思,反正就是要多笑,让别人看你也会开心。”
    “而且妈妈已经很累了,不能再让她操心,爸爸走了以后妈妈就带我搬家了,她的新工作很忙很辛苦,我想学写字,到时候给妈妈个惊喜。”
    有时候在苗婧面前她也会觉得很压抑,不是什么都可以说的,但在沉乔言这里可以,她能够把心里话说出来。
    “爸爸是我的守护神,他说过,会一辈子保护妙妙,做他的小公主。”她摸着布娃娃的辫子,“他走了,妙妙没有守护神了。”
    沉乔言开口道:“会有新的守护神的。”
    他抬眸看她,在心里补充了那句没说出口的话——
    我来当你的守护神。
    “如果哥哥有什么想说的,也可以跟妙妙说。”
    沉乔言没有和她说什么,他的事太沉重,太难堪,不值得让她知道。
    她拉着沉乔言的手放到脸上,小脸蛋蹭了蹭,道:“如果哥哥不想说,那就不说,反正哥哥是妙妙见过最好最好的哥哥~只有哥哥夸我的画好看。”
    顿时,沉乔言整个人都烧起来了,掌心一片炙热。
    在两个人还没有做羞羞事之前,沉乔言确实是比较容易害羞的那个。
    “哥哥,明天我就要过生日了,我请你吃生日蛋糕。”苗妙妙歪着头问他,“哥哥你什么时候过生日?”
    沉乔言没过过生日,但他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天:“一月。”
    妙妙掰着手指头数了数,“那还要等明年我才能给你过生日,没关系的,妙妙等得起。”
    一句等得起,戳中了沉乔言。
    很多很多年以后,沉乔言明白了。
    能够刀枪不入,抵挡所有伤害的高墙,却不可能抵挡轻柔的风,温柔的水,和可爱的她。
    总有人会有这样的本事,轻轻一推,就让你的防备形同虚设,你的高墙轰然坍塌。
    ————————————————————
    甜甜:最近眼睛不太舒服,有点发炎(不是因为看男人看的,真的),唯一开心的是又到了栀子花开的季节,我爱夏天
    --

章节目录

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吃甜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甜少女并收藏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