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甜甜:进入正文完结倒计时了哈哈哈,番外大概就是,小时候的事,初遇,初中的事,初夜,各种互撩,然后暑期各种羞耻游戏,以及婚后虐狗甜甜甜,细算下来,比正文长
    ——————————————
    第二天,两个人在酒店睡到自然醒。
    “哥哥早安~”某只小懒猫打着哈欠道。
    沉乔言亲了亲她,“喵喵早安。”
    苗妙妙的手箍着他的腰身,沉乔言到有些不想起了,晨间男性本来就容易躁动,她又一丝不挂,难免让他心猿意马,手脚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来回爱抚。
    圆润的美肩,细长的藕臂,白嫩嫩的浑圆翘挺,点缀着殷红的小奶头,把风骚性感与清纯可爱融为了一体,两种风格在妙妙的娇躯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他攥在手里揉着,把绵软的大奶子捏出指痕来,旧的未去,又印上了新一轮的痕迹。
    “哥哥你不累吗?”
    他那根肉棒已经趾高气昂的冲她抬头敬礼了。
    明明昨晚做了很多次。
    因为可以肆无忌惮的做爱,两个人昨晚都很兴奋,互种草莓,留下了显眼的吻痕,沉乔言还故意沾着她的淫水在玻璃窗上写了好多字,现在窗户上还写满了什么骚猫骚货之类的文字……
    然后他又把她抱去卫生间里,掰着她的小屄非要她尿给他看,在卫生间里又做了回,所到之处皆是激烈的性爱,到处都是她的淫水。
    就这样色欲熏心糜烂了一晚上,不断地被他送到云端之巅,也不清楚到底高潮了多少次。
    “不累,乖,让哥哥看看小屄还肿不肿。”
    沉乔言把她的腿驾到脖子上,苗妙妙一身都是他弄出来的暧昧痕迹,小穴此刻微微张开着,大阴唇肥嘟嘟的,穴口处红肿,确实被他昨天给干肿了,原本紧闭的小骚穴现在都有点合不拢腿了。
    “疼吗?”沉乔言十分怜爱地亲了亲小花穴。
    苗妙妙颤抖了一下,道:“不、不怎么疼了……”
    好羞人……被哥哥亲了之后她又有了反应,竟然都有点想要的冲动了。
    沉乔言就看见那肿着的屄口,在他的注视下,又流出了淫荡的爱液。
    “喵喵小骚货,是不是又欠大鸡巴干了?哥哥还没做什么就出水了,小浪屄真淫荡,天生就欠大鸡巴的肏。”
    他越说,那不听话的小骚屄,淫水流的越欢了,奶头也跟着翘起来了,显然是动情了,美艳的不行。
    淫液是透明的,与粉嫩的蜜穴对应着,看起来就很香甜可口。
    沉乔言馋了,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他付诸行动,头埋在少女的腿心中间舔舐,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不放过,到穴口沉乔言会多吮几下,以便多吃几口她甜甜的水儿。
    “啊……哥哥……”苗妙妙压抑不住呻吟,“好棒……嗯啊……喵喵还要……哥哥舔舔小豆豆吧……哦……太舒服了……啊嗯啊……啊……”
    “果然是只骚猫,随便弄弄就浪叫。”
    “是……啊啊啊……是骚猫……嗯啊……啊哦……哥哥舔我……小骚穴要哥哥……好舒服……啊啊……好哥哥……”
    那颗骚阴蒂同样也是被他昨天玩肿了,现在还是鼓鼓的好大一颗,沉乔言用指尖拨弄了一下,看她整个小穴都在颤抖,穴口翕动吐蜜,然后他重重地对阴蒂吸了一口——
    小骚穴跟个喷泉似得,噗的一下全喷了出来,淫水滋射了沉乔言一脸,连他的脖子上都沾了几滴。
    压根没舔几下,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小少女就喷出大量的淫液,黏腻的液体,沉乔言用指腹全部涂抹开来,粉红的菊穴上都染的是晶莹剔透。
    沉乔言轻笑出声:“小东西真没用,这就高潮了?我的骚喵喵也太骚了。”
    苗妙妙还喘息着,她捂住脸,实在觉得羞愧,但是……但是被乔言哥哥舔小屄真的好舒服~不能怪她太骚,是真的太爽了,她最喜欢哥哥给她舔穴了。
    “更肿了,哥哥给你擦点药。”
    沉乔言舍不得再弄她了,再搞下去她会疼的。
    平时说着要操坏她,也只是嘴上说说,真到了这时候沉乔言哪舍得让她疼。
    两人性爱向来激烈,行李里有备用的药膏。
    沉乔言找来,用食指挖了一点,一一涂抹在小穴上,轻柔的很,生怕又弄疼了她,里里外外都抹上了个遍,连阴道都让他插进去涂了些药。
    “哥哥还硬着……要不,我、我用嘴帮哥哥?”说着,苗妙妙就捂住了脸蛋,闷声道:“喵喵没有很骚,哥哥不许笑……”
    她说不许笑,沉乔言还是勾起了笑意。
    苗妙妙越是这样,沉乔言就越是忍不住自己勃发的性欲,他爬上床,扯开苗妙妙捂脸的手,看她脸红得可爱极了,他道:“打算怎么用嘴帮哥哥?”
    “哥哥你坐在床上不许动。”苗妙妙指挥道。
    沉乔言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他靠在床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苗妙妙看。
    她一丝不挂,曼妙的玉体很能刺激沉乔言的眼球,像视奸一样,从头到脚把她扫描个遍,看得苗妙妙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苗妙妙强忍住羞意,慢慢地爬到沉乔言身上,沉乔言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看起来是瘦,脱了衣服才知道他身上有多少肌肉,从胸肌到腹肌都是满满肌肉,六块腹肌更显得他腰形完美。
    少年的身体上有大大小小的伤疤,苗妙妙从他的脖子开始亲吻,爱抚他的疤痕。
    他把这些当耻辱,当做不可磨灭的仇恨,他觉得这是丑陋的,所以有时做爱他也不太愿意脱光上衣,他不想让苗妙妙看见这些疤痕。
    可苗妙妙的唇落在那些伤疤上,无尽温柔地亲吻他的伤疤,好似把他的疤痕当做宝贝,没有怜悯或同情,全是她的真心实意。
    沉乔言又怎么会不明白她的意思呢,他抚摸着她的头发,呢喃着唤道:“喵喵……”
    苗妙妙在吻遍他的伤疤后,又吃着他的乳头吮了一会儿,接着向下,侧脸贴着沉乔言的腹部,被他浓密地腹毛扎了一下,搔得她痒痒的。
    她吻了少年线条分明的腹肌,小小的舌头绕着腹肌的纹路滑来滑去,弄得他腹肌上全是她的唾液,黏糊糊还亮晶晶的。
    “好硬……”
    苗妙妙尝试着咬了一下,根本就咬不动,还让她牙疼了,不像她的皮肤,随便捏捏就红了。
    她气愤地在上面吸吮,啃出了好几个吻痕,像是盖章一样,在他身上也留下了印记,这才高兴。
    沉乔言摸了摸她脸颊,哄道:“下面有更硬的,喵喵尝尝。”
    那根孽障已经硬得不能再硬,一柱擎天。
    苗妙妙用手扶着棒身,在上温柔地套弄了几下,才轻启朱唇含住了龟头。
    “嗯!”
    沉乔言闷哼一声,压着她后脑勺逼迫着她含得更深一些。
    “多吃一点,把大鸡巴多吞点下去。”
    苗妙妙的嘴着实太小,凶悍地鸡巴愣是只塞了一个龟头,就含不住了,一股子精液的味道充斥着她的口鼻,苗妙妙被熏的慌,忍了忍往后退了些,感觉没有那么难受了才开始吞吐。
    但越是这样小的小嘴,才越紧致舒服,沉乔言满足地仰头轻喘道:“喵喵的小嘴巴越来越厉害了,舔的大鸡巴真爽……”
    他享受的表情就是对苗妙妙最大的鼓励,苗妙妙更加卖力地含着龟头上下吞吐,舌头围绕着顶端来回打转,敏感的冠状沟部位也被她逐一舔到。
    她的唾液,延着嘴角流了下来,像极了贪吃的孩子,滴在沉乔言的鸡巴上,格外显得淫糜,葱管似得玉指勉强圈住棒身套弄,底下两颗硕大的睾丸也被少女柔软的手掌不轻不重地捏揉着,整根肉棒都被把控在苗妙妙手里。
    “唔……”
    不用怀疑,这声性感的喘息是从沉乔言口中发出的。
    沉乔言撩开她落下来的头发,更好的展露出她整张漂亮的小脸,欣赏她服侍他最丑陋最肮脏的欲望。
    多美,多么令人心潮澎湃……
    光是看着沉乔言都有种想射的感觉,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爽意,还有揉碎她,将她拆骨入腹,从此只与他融为一体的冲动。
    这样想,沉乔言就开始有些失控了。
    “小骚猫,干死你!”
    他掐着她的下巴,迫使小少女更大限度的张开嘴,耸动腰身,肿胀的阳具在她口中粗鲁地抽插,一下顶到了喉咙口处,顶得苗妙妙几欲作呕,也更深程度的吮吸他的肉棒,爽的沉乔言一下子就在她口中爆开,全射了出来。
    潜意识里不想伤到她,射的时候沉乔言稍稍抽出了些鸡巴,精液喷溅得苗妙妙脸上都是,连他蛋蛋上都沾上了。
    即使这样苗妙妙还是被射了一嘴的精液,含着精液用无辜的表情看他,唇边一丝乳白色,那模样,别提有多勾的沉乔言心痒痒。
    “是不是想吐出来?”沉乔言问道。
    手接到她嘴边了,苗妙妙却摇摇头,咕噜噜的将精液都吞下肚了,虽然精液的味道一点都不好,但是精液是乔言哥哥身体里的……绝对不能浪费。
    吞完了她又主动趴在他胯下,将溅射出来的白浊都舔干净,两颗蛋蛋也在嘴里吮了吮。
    其实她觉得软着鸡巴比较可爱,就是一团软肉乎乎的,她更喜欢他射精的时候,隐忍又放纵,喘气不断的样子。
    沉乔言看她跟个小馋猫似的,道:“有这么好吃吗?”
    苗妙妙认认真真的点头:“有啊,乔言哥哥的大鸡巴最好吃了。”
    她从来撩人而不自知,永远用最天真的表情说最淫荡的话语。
    如果让他成天不做任何事情,只在上床与苗妙妙鬼混,即使最后精尽人亡的死在她身上,他相信他也会非常乐意毫无怨言。
    她才是那个掌管着他生死的人。
    --

章节目录

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吃甜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甜少女并收藏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