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甜甜:全文大概就60po,不会多收费了,后面都是免费章,怎么说呢,希望这个世界天使多一点吧,感谢大家~
    ——————————————————————————————————————————
    现在沉乔言想想都依然觉得气血滚烫。
    一抬头看见苗妙妙在厨房为他忙碌,这份杀戮之气才能被压下去。
    沉乔言靠着椅背看她,腰肢盈盈一握,胸脯浑圆高耸,腿部线条笔直匀称,比例绝佳,因为从小学跳舞,仪态气质也比他人要好。
    那个该死的混账有几句话到是说对了,他的喵喵,就是比什么所谓的校花好看。
    穿着衣服,只会让他想扒光,嘴也确实小,每次给他吃鸡巴都含不住,只能含着龟头一点点的舔,那小舌头也是乖,总是弄的他很舒服,射给她一满嘴。
    如果把她脱干净,只穿着围裙在厨房里肏逼,那该有多爽。
    其实沉乔言跟那些觊觎苗妙妙的男人没有什么区别,他对苗妙妙甚至更加色情,他也会意淫她的身体,只不过他下手早,并把他幻想的那些通通变成行动。
    所以苗妙妙是他的,只有他可以碰她,所有肖想她,试图伤害她的,他都不会放过。
    “乔言哥哥,帮我拿一下酱油。”
    厨房的柜子比较高,未开封的酱油苗妙妙想要取下来有点吃力。
    沉乔言进到厨房,一抬手,都不用垫脚就将酱油拿了下来。
    却不给她。
    “干嘛呀哥哥,我还要做饭呢。”
    沉乔言将她圈在臂弯中,狭小的厨房两人贴的紧,苗妙妙的背后就是洗菜池。
    “我不想吃鱼。”
    苗妙妙道:“那哥哥想吃什么?”
    沉乔言弯腰低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想吃你。”
    “喵喵给哥哥吃吗?”
    少年靠近过来的脸太过英俊,他挺直的鼻梁,长如翼的睫毛,唇瓣有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煞是撩人。
    苗妙妙就被迷住了,脸色羞红一片,怯怯地点了点头,抿嘴笑。
    说什么江暮晴是见色忘义的花痴,她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还不是贪图沉乔言的美色。
    沉乔言含住她的耳垂轻轻吮吸,那是她敏感的地方,只被碰了一下,便颤抖不已,更加羞涩。
    苗妙妙抓着他的衬衣问道:“哥哥想……怎么吃呢?”
    “用你最想要的大肉棒吃。”沉乔言在她唇上啄吻了一下回答道。
    他正经的时候矜贵清冷,可在性事上,就很流氓……喜欢逗她弄她,火热的不像同一个人。
    沉乔言含着她的唇,不过吻了两秒,就传来砰砰砰砰的砸门声。
    但砸的不是苗家的门,那声音,是从隔壁的沉家传过来的。
    这种动静并不少见,只一瞬,沉乔言从欲望中脱离了出来,他清楚的意识到,是那个男人回来了,从监狱里关了几天,又放出来了。
    苗妙妙当然也知道是怎么了,她紧张地抓住沉乔言:“哥哥……”
    沉乔言拍了拍她的手,安抚道:“乖乖在这里给哥哥做饭,我出去看看,马上回来。”
    说完,沉乔言走了出去,把苗家的门紧关上了。
    果不其然,是沉夷。
    沉夷手里头拎着一瓶酒,喝得醉醺醺的,原本高大俊朗的外表因为常年的酗酒吸毒早已不复存在。
    “呵,又在苗家家里,你小子厉害,能搞掂那母女俩。”沉夷眼里泛着淫邪的光,“母女同上的滋味,应该还不错吧。”
    “闭嘴!你来想干什么?”
    “怎么跟你爹说话呢?”沉夷打了个酒嗝。
    爹?
    他不配这个称呼。
    没有哪个父亲会把他的儿子打到差点耳聋,没有哪个父亲会指着儿子的鼻子骂野种,没有哪个父亲会当着自己儿子的面上妓女,更没有哪个父亲,从小到大对儿子不闻不问,在儿子长大后只会伸手要钱。
    不就是钱吗,给他就是了。
    沉乔言从皮夹里拿出一迭钱,沉夷眼睛发光,一把抢过去,吐了口唾沫开始数钱。
    “拿了钱就滚,以后我每个月都会给你账上打钱,不要再来这里。”
    沉夷是个只认钱不认人的,他讨厌这个儿子,就算做了亲子鉴定又怎样,他是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生的,那他就是野种。
    有无数次沉夷都恨不得掐死他,他也试图掐死过很多次,最终还是留下了沉乔言的命。
    留着他还能养老送终,总能从他身上讨点钱花花。
    那么厚一沓,足足有一万,沉夷数完钱吹了个口哨,不错,他当年果然是对的,幸好没真掐死他。
    沉夷笑道:“不知道你那个淫荡的亲妈现在在哪,她那么爱钱,她要是看到你现在这么有钱,肯定会后悔当初为什么不要你。”
    沉乔言狠厉地看着沉夷,道:“说够了吗?说够了就滚,不要逼我动手。”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孩了,他长得比沉夷高出一个头,绝不会有人能再欺负到他。
    沉夷咬咬牙,见好就收,拎着酒瓶子晃晃悠悠的走下楼。
    直到他的身影不见了,沉乔言握紧拳头的手才松开。
    每次面对沉夷,都耗费他心力。
    苗妙妙就躲在门后面,听沉夷走了,好半天没有了动静,她觉得不对,赶紧打开门,就看见沉乔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陷在了什么魔障里。
    她过去过去抱着沉乔言,抚摸着他的背脊,安抚道:“没事了,他已经走了,没事了乔言哥哥,别怕……那些事都过去了,没有人可以伤害你,不要怕,再也不会了,不会了……”
    闻着苗妙妙身上熟悉的味道,沉乔言心绪稍稍平静了些。
    他抱着苗妙妙,头埋在她颈窝。
    地方小,人口杂,他们家的丑事在当年闹得可是轰轰烈烈,在他母亲走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处于父亲的虐待里,旁人同情或看戏的眼神里,同龄人的嘲笑与欺辱里。
    直到他六岁,苗妙妙跟着苗婧搬来了这里。
    他黑暗的生命里才出现了一束光。
    苗妙妙紧抱着他,用身躯渡给他温暖,道:“乔言哥哥不要乱想,这些事情跟你都没有关系,是他们的错,不是你的问题,你没有做错什么,你那么好……”
    沉乔言自嘲一笑:“喵喵不用安慰我。”
    他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也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命。
    在最开始的时候,他是个根本就不和人说话的小孩,冷漠、孤僻,掩藏自己,除了苗妙妙,也没有人愿意理他。
    在那种环境下成长的他,天生就是阴暗暴戾,只有苗妙妙傻乎乎的会认为沉乔言是个好人,并希望他永远是个好人。
    苗妙妙连连摇头:“不是安慰,在我心里乔言哥哥是世界上最优秀最厉害的人,就算没有人赞誉你,妙妙也会夸乔言哥哥一千遍,不要妄自菲薄好不好……我会心疼的。”
    “我的乔言哥哥,是最好最棒的。”
    “如果我不是那么好呢。”
    “那你也是我的乔言哥哥,只要你是乔言哥哥,我就会一样对你,但是……”苗妙妙亲了一下他右脸颊,“但是喵喵不希望哥哥成为一个坏人,那样我会难过的,我不会让哥哥那样的。”
    小时候所有邻居都说沉乔言这个孩子将来不会有出息,上梁不正下梁歪,他会和他父亲一样穷困潦倒成为社会的蛀虫。
    苗妙妙讨厌听到这种话,她的乔言哥哥明明是个发光体,一定要站在最高的位置,做最耀眼的人,谁都会说他好,让那些说这种话的人都明白他们是错的。
    “哥哥就是最好最棒的,不接受任何反驳!”
    --

章节目录

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吃甜少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甜少女并收藏校园恋爱簿【1V1高H甜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