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沈炼并不知道厉红蝶是怎么跟重案组交涉的,在他想来这应该是一件不算困难的事,就算是有人刻意针对,厉红蝶出面的话他想要见一见证人也是没问题的。
    结果有些出人预料,因为里面隐隐的争执声响了起来,有厉红蝶的,还有另外一个男人的,应该是重案组的组长。
    “啪嗒!”
    什么东西被摔在了地上,厉红蝶刻意压着的声音冰冷响起:“今天你让见也好,不让见也罢。人我必须要看到,谁敢拦我!”
    “你……你简直是不可理喻,这是刘厅长关心的案子,你不想在警察这行业混了。”
    刘厅长?江东市姓刘的厅长沈炼只知道一个刘明杰。孙逊之所以当年能有那么大名头,就是因为那次执行任务他的保护对象是刘明杰。据说刘明杰这人十分懂得感恩,对孙逊也一直很是客套,这些年帮过他不少忙。
    难道小安的事情是孙逊在后面搞鬼?
    念头一闪,沈炼当即摇头。不太对劲,刘明杰这人平时名义还算是可以的,不太可能跟孙逊一起为了沈安这么个小人物刻意为难。除非,想整沈安的另有其人,而刘明杰可能只是“恰好”知道这件事而已,顺便提供了些便利。
    哐当,厉红蝶凶狠拽开了房门,双眼大睁,颇有让人不敢掠其锋芒的意思。
    “走,我带你去见人。”她干净利索的跟沈炼说话,举步要走。
    “厉红蝶,你是个警察,这件事不管到底是不是一个冤案,自然有正常的程序来判断,你现在要干什么?对得起身上的这身警服吗?”
    身后一个同样穿着警服的男人慌忙跟了出来,脸色复杂,口气虽然不善,但眼中是满满的关切,正是重案二组的组长方林。
    他今年看上去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相貌不错,警服穿在身上也是凭增正气,惟一双眼睛给人高高在上之感,显然是个傲气之人。
    也是,方林为人也的确值得傲气的地方。家世上,亲爹是现任江东警察局分局的局长。亲娘是一家国有企业的高管。能力上,他个人是z国公安大学的高材生,主修犯罪心理学,并且成功拿到了硕士学位。虽然跟亲爹方正义在一个地方工作,却从来没人怀疑他是靠裙带关系上位的,因为方林自任重案组组长以来,的的确确破获过很多宗大案子,这个组长名副其实,也得组员的心。
    家世好,才貌双全,不差钱,不傲气些倒是不正常。不过方组长这会有些气急败坏起来,很显然,他在厉红蝶跟前是压根傲气不起来的,或者说他对厉红蝶的那份好感傻子都看得出来。
    沈炼当然也看出来了,打量着眼前这位仁兄,暗自替厉红蝶把关。但只是一瞬,沈炼就摇头了,方林是优秀,可看他为人处世显然有些过于强势,碰上比他更强势的厉红蝶,沈炼甚至对这份仁兄产生了些同情。从小到大,厉红蝶都比男孩强势,有人妄图要让她示弱服软,厉红蝶绝不能忍。
    “方组长,我跟厉队长只是想见一见证人。律法上,这是允许的。”沈炼眼见方林气急败坏,也就好心解释了一声。认为对方跟厉红蝶在这种事情上较真不合适。就算是上面人关注这件案子,那也仅仅是关注而已,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方林认为刘明杰有心整沈安所以格外重视这件案子可以理解。
    “你是谁?”方林这才发现门口还站着一个年轻人,常年的破案生涯让他眼神格外凌厉,如钢刀直指,可将人刺伤。
    方林也不傻,稍一转念就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正是厉红蝶口中那个要见证人的家伙,想到因为他自己才跟正想方设法追求的厉红蝶产生争执,眼神变得更加寒冷。如果单单只是厉红蝶要见证人,方林虽然为难,但为了讨好佳人还是会同意的。但她偏偏是为了别人来的。
    “恩,我叫沈炼,是8.13案件犯罪嫌疑人沈安的家属。”沈炼伸出了手,并没因方林的态度有任何反应。警察,那是抓坏人的,不做亏心事,沈炼怎么会怕鬼敲门。
    “你是沈安的家属?难怪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警局,不过你注定要失望了。任何人,我都不可能让他去见8.13案件的证人。出了事,你我都担不起。”方林冷笑。
    他没伸手,沈炼自然收回,不见丝毫尴尬道:“任何人?方组长这话是有歧义的,也有悖律法的尊严。别说沈安目前只是嫌疑人,就算他真是罪犯,我作为家属也是有资格申请去见证人的。”
    “申请,你也知道有申请这个程序在,那你来这干嘛。想靠关系,我看你是找错了人。”方林咄咄逼人,高层破天荒关注这件案子,方林自然有自己的道理去做事,这种入别人眼的机会可不多。
    沈炼笑了笑,低声而略带嘲讽:“若你们肯批了申请,我又何必来这儿,方组长这倒打一耙的功夫真是出神入化。”
    “你!”方林怒目,极少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说话。更何况他查沈安暗自的时候已经将对方的底细摸的一清二楚,沈安本人是个混迹社会的混子,就算不是813案的嫌疑人身上肯定也不干净。沈家算得上是中富之家,但在他眼底也就那么回事,惟独他哥哥沈炼做了江东王柳金桥的入赘女婿。方林一向都是看不起这样人的,是以压根没想过沈安的家属会如此镇定的在他身边夸夸而谈,不见异样。
    等等,他是沈安的亲属,难道就是那个做了柳家上门女婿的沈炼。是了,沈家两女两男,能称为沈安亲属的男人不是沈炼还能有谁。
    这么一想,方林更腻歪了,他生平最看不上的就是沈炼这种男人。他难道以为他来警局,自己就应该给柳金桥一个面子,简直是笑话,也不想想他是个什么东西,一个赘婿,也想借势压人。
    沈炼见方林目光转换,看自己时的那种不屑增加了不少,有些莫名其妙起来。
    恰在这时,早就不耐烦的厉红蝶道:“炼儿,在这废什么话,我带你去见8.13案件的证人。”
    听厉红蝶叫这男人炼儿,这么亲热暧昧的称呼让方林确定沈炼身份的同时醋坛子也翻了,暴怒道:“我看没我允许谁敢带人去见8.13的证人,厉红蝶,这里是重案组,你们特警队的手伸的太长了!”
    “你奈我何?在这里,谁敢拦我,谁要拦我!”厉红蝶一字一顿,极霸气的拉着沈炼的手就朝拘留室方向走。
    在外人眼中,她就像是一个替人遮风挡雨的男子汉,强势,霸道,让人着迷。而沈炼像是一个小媳妇,就这么被她牵着手,言听计从。
    沈炼当然不知道别人心里的想法,他边跟着厉红蝶边低声道:“这事不会让你有什么麻烦吧。”
    “麻烦也是秋后算账,现在距离傅书记来江东的时间越来越近,他在江东行程的整个安全部署都是我做的,这节骨眼谁敢动我,更何况是因为这点小事。”
    “等等,傅书记,他要来江东。”
    沈炼脑中电光闪过,瞬间联想到了最近莫名入境的t组织杀手。他最近因为忙碌而忽略了这件事,现在想想,整个江东除了傅震英这个人之外哪儿有人值得t组织的人不远万里赶来江东。
    厉红蝶眉梢微凝,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她并不想沈炼参与到这件事中,随口敷衍道:“这件事又不是什么秘密,这么惊讶干嘛。保护傅书记的任务你们工作室不是也参与了么,野军之前因为这件事都已经在警方这边训练快一个多月了。”
    “那件s级的任务护卫目标原来也是他。”一通而百明,沈炼看厉红蝶的时候带了些异样。傅书记是什么身份,这次又牵扯到了t组织,厉红蝶这女人最近的压力可想而知,难怪她这些天每次跟自己通电话的时候都难掩疲倦。这种压力不要说是厉红蝶,就算是久经阵仗的沈炼也能体会的到。如果不是她今天说漏了嘴,沈炼到现在还不知道厉红蝶始终都瞒着自己,她知道的恐怕比他多得多。幸好……他将赵铁牛兄弟硬放在了她身边。
    看来,自己在沈安这件事解决之后,有必要联系一下以前的同事把这件事彻底弄明白,不管是为了厉红蝶或者是为了自己心里这些年的执念,他没有置身事外的理由。
    正想着,跟厉红蝶两人却已经来到了拘押813案件证人的拘留室。身后方林等一众警察亦步亦趋跟着,劝阻的劝阻,警告的警告,尤其是方林,整个脸都黑了。
    然并卵,虽然厉红蝶这会的做法不合适,但是……的确没人敢拦她,也没人愿意去拦。
    阎王打架,遭殃的永远是小鬼儿。这次是厉队长跟方组长斗法,他们看热闹表示对厉队长的愤慨就行,事实上厉队长人还是不错的,只不过是脾气冲了点执拗了点,同是警察,只有身处普通警察的职位才能体会到厉队长的好处,什么危险的案件全是特警队打头,厉队长身先士卒。
    “记着,你欠我了一个天大的人情,以后不管我找你什么事你都得帮我!”厉红蝶将沈炼推进拘留室的瞬间,说了一句。而后严阵以待虎视眈眈盯紧了要随着闯入的警察。
    “厉红蝶,你真是个疯婆子。你他妈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里面的人是证人,你竟然敢放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进去,万一出了事情你担得了吗?万一他居心不良你可是共犯,你他妈傻了……”方林大声咆哮,张牙舞爪,然厉红蝶一个清脆的巴掌将他打懵了,也忘了继续说话。
    “他来历很清楚,而且……我愿意做他的共犯。你再满口喷粪,我让你后悔认识我。”厉红蝶冷冽森寒,她理解不了方林的这种善意,所以她动手了。如果方林是用这种方式来体现他对她的好,厉红蝶绝不接受。

章节目录

花都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貌似纯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貌似纯洁并收藏花都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