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姐攻「二十一」
    “这是私人诊所。”凌榆打开车门,见凌嫣还坐在位置上不动,出言宽慰道,“不会有人知道的,医生是我朋友。”
    凌嫣戴着口罩,帽檐压低,做贼心虚般溜下车,站在姐姐身后,凌榆拾起她的手走了进去。
    诊所内一干u消毒水的味道,越到里面气味越浓,没看到几个病人,只有几个护士忙碌的走来走去,左拐进入一个单间,里面挺宽敞的,一个白大褂的医生双手操ha在衣兜里,口罩带子单个挂在耳朵上,垂在一边,正在对着护士嘱咐着什么。
    凌榆提前做好了预约,接待的护士把她俩带到门口就离开了。那医生听到动静,抬起头朝两人笑了笑,又低声对护士说了几句,那护士便抱着病历本出去了。
    “哟,这是你妹妹?”那医生穿的一身禁yu,宽大的白色褂子遮掩住有致的身材,她的语气却是有点轻佻,一双秀丽的眼肆无忌惮的打量凌嫣。
    凌嫣下意识倒退一步,却被姐姐拉着动弹不得,那医生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凌嫣,沉y了半晌,目光流转,好似在思考什么,直到凌榆有些不耐的挑了挑眉,她这才回过神来,双手环抱在x前走到那张单人床前,然后抬了抬下巴示意凌嫣躺床上去。
    “洛梓萱你别戏弄她。”凌榆蹙眉道,“她……”凌榆感受到凌嫣手心渗出的汗水,安抚x的抬手揉了揉凌嫣的脑袋,继续道:“帮她看看吧。”
    洛梓萱不再作声,用眼神催促凌嫣快点躺在床上去。
    凌嫣一咬牙,都到这个地步了,再退缩似乎就显得矫情了。
    “年轻气盛的alpha啊。”洛梓萱舔了舔嘴唇,俯身贴近凌嫣,凌嫣闭上眼睛,脸颊微微有些发烫,鼻前萦绕着清澈甘冽的气息,与刺鼻的药水味b起来好闻许多。
    紧绷的神经陡然放松,洛梓萱看着凌嫣面部表情的变化,不由有点想笑,她转过身,把凌榆推出门去,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你别戏弄她,她禁不起逗。”凌榆皱眉道,她确实不放心,主要是不放心她这个胆大包天的朋友。
    “你逗她的还少?”洛梓萱似笑非笑道。
    凌榆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愤愤的坐下,任由洛梓萱嬉笑着走了进去。
    凌榆见门关上才重新起身,焦灼的来回踱步,说不担心是假的,但又宽慰自己,就算有问题,也应该不是大问题。
    所以当洛梓萱y沉着脸推门出来的时候,凌榆竟然紧张起来,她一时不知道从何开口,只能定定的看着洛梓萱。
    洛梓萱看着凌榆这副模样,反倒是有点想笑,她扶额道:“我觉得你应该带她去看心理医生。”
    “啊?”凌榆反应不过来,她后知后觉道,“嫣儿怎么了?”
    “我检查了三遍!”洛梓萱咬字很重道,“三遍。我之前听你描述,还以为有什么隐疾,反复检查过去,都没发现问题。”她无奈的摊手道,“我觉得……”洛梓萱小心翼翼的斟酌字眼,“她似乎有点怕你。”
    “嗯?”凌榆迷惑道,“她喜欢我是真的。”
    “我当然知道她喜欢你。”洛梓萱不顾形象翻了白眼道,“但她也怕你。”
    “或许吧……”凌榆喃喃道,“我从小把带到大,扮演着半个母亲角色,她怕我也是正常的。”她有些不确定道,“让我见见她吧。”
    凌榆走到门边的时候,竟有些退缩,她有点不确定如何面对凌嫣,以爱人的身份还是以亲人的身份?
    洛梓萱推了她一把,她就这样跌了进去。
    “姐姐……”听见动静,凌嫣抱膝抬起头,怯怯的眼神,一如既往让凌榆心生怜惜。
    “我在。”凌榆坐在床边,干过凌嫣的脖子,响亮的亲了一口,“我们回家吧。”
    “不……不是要……”凌嫣小声询问道,她毛茸茸的脑袋在凌榆的脖间蹭动着,鼻子轻轻嗅着姐姐身上的气息。
    “没事了,什么问题也没有。”凌榆轻声道,“我们回去好不好?”
    “好。”汗津津的手攥着凌榆的衣袖,凌嫣顺从的点了点头。
    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凌榆一路上都没有再提相关问题。
    凌嫣反倒是有些坐立难安,局促的玩着自己的手指。
    岁月沉淀的情感,一时是改变不了的。
    近乎病态的爱恋,如同一张缠人的网,陷入的只会越来越深。
    或许凌嫣再勇敢一次。
    如同当初她向凌榆求欢那次。
    日复一日的相处,潜移默化的话影响着两人。
    凌榆时不时的示弱,有意或无意。
    “姐姐。”凌嫣眨着眼,趴在凌榆身上,她伸手去解开凌榆衬衫上扣子,掌心贴在光滑温暖的肌肤表面,试探着抚摸着。
    “继续。”凌榆呼吸有些沉重,她们的吸n干sh1已经磨合的很好了,凌嫣总是能很好的……撩动自己。
    她不急,却有时候像妹妹可以主动一次。
    发情期的她克制到了极致,温柔而耐心,引导着凌嫣除去自己身上的衣物。
    “是这样吗?”凌嫣舔了舔挺立的尖端,见姐姐微微点头,才吮吸了一下。
    凌榆被凌嫣这样不知所措的样子逗得有点想笑,她把妹妹搂进自己怀里,凌嫣贴在姐姐光lu0的x膛,听着姐姐一下又一下急促的心跳。
    “你做什么我都喜欢。”凌榆慢慢道,“因为是你,所以不要怕。”
    “好。”
    “我喜欢你主动的样子。”凌榆继续道,她的性器已经勃起,可她并不想主动,她叹了口气,抚弄了一下凌嫣的性器,挺翘着抵在小腹,“进来吧。”
    “嗯。”
    她们熟悉到不需要过多的前戏,甚至仅靠语言的互动就可以让彼此动情。
    不需要太激烈的xa,不需要过多的花样,不需要过度的刺激。
    日子大多就是如此,始于爱,终于爱,归于平淡。
    紧绷的神经放松再紧绷,释放后再次迎合。
    举手投足之中,每一个交换的眼神都是一种默契。
    倾其一生,只为爱你。
    (完)νΙPγZω.cOм
    --

章节目录

姐攻「百合abo,骨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羽毛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羽毛君并收藏姐攻「百合abo,骨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