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在普通人的想法里,人力比不上器械之力,而器械之力又比不上火器。
    这种情况就象,人扔石头比不上羽箭射的远,而羽箭又没有火药爆燃射出去的铅弹飞的远。
    可是,时下的火器却都有一个缺点。
    那就是,装添点火射击会很麻烦,当那火绳将枪管里的火药点燃后那铅弹就飞出去了,可重新装填会更麻烦。
    因为这时还需要清理一下那个枪管里面。
    那枪管里面会有火药的残留,如果清理不干净,重新装入火药那不有人点火自己就会炸的,那是会伤人的。
    所以从射击频率上讲时下的火器肯定是比不过弓箭的。
    而这回偏偏碰到了商震这样一个异类,能将石子射出百步,还能用连珠射法。
    如此一来,商震在射击频率上就比用鸟枪的韩文沐要高,可在有效射距上却又与韩文沐不分上下。
    这还是商震在用石子,如果他改用羽箭,就以商震的臂力射出个二百多步那绝对是不成问题的。
    就这样,商震以自己用弹弓的水平惊艳了一片人等。
    而商震的目的自然也就达到了,原本他们偷了老韩家的铜钱又绑了韩文沐六叔的副作用直接就被抵消了。
    船上的伙计们在再看到商震的时候那钦佩的表情便已经是溢于言表。
    甚至就连韩文沐的六叔韩老六也不再记恨商震他们几个,却也允许韩文沐带着商震看自己的航海地图了。
    而与此同时,喜糖、白玉川就也变得有面子起来,大家休戚与共,商震表现这么好,那他们两个自然也扬眉吐气。
    船行海上又一天。
    在船舱里,喜糖看到韩文沐又在摆弄一支火铳时便忍不住笑道:“你这个火铳也算是好东西,可是没有我家板凳的石头子射的远啊!
    再说你看你捣咕了半天,一点火铅弹射出去又得重装,太费事了!”
    喜糖这么说,当然有显摆的心理,其实就是变着相夸商震呢。
    自打商震露了那一手之后,那船上的伙计见到他净说佩服恭维的话了,现在他依旧在沉醉之中。
    正在一旁航海图的商震就装没听着,喜糖就这样,他早习惯了。
    可是正在用一根通条轻理枪管的韩文沐抬头看了一眼喜糖后却说道:“我用这个火铳打的不准,那并不代表别的火器不厉害。”
    “别的火器能有多厉害?”听韩文沐这么说,喜糖好奇的却又有点难以置信的问道,而在一旁埋头看图的商震也抬起头来。
    “那可多了,我见过的有限,可我听说军队里的火器可是很多的。
    你们几个是从西北出来的肯定是没见过。
    让我跟你说说。”韩文沐说道,然后他就报出了一大串的名词来,“神枪、独眼铳、三眼铳、十眼铳、多眼铳、鸟口铳、碗口铳、喷筒、噜密铳、佛朗机铳、掣电铳、连子铳、五雷神机铳、飞天神火毒龙枪。
    接下来还有十来种吧,我也记不住了。
    你就觉得你家板凳把石子射一百步就很厉害了?你拿弹弓和上面这些比比,你还觉得有把握就能赢吗?”
    当韩文沐刚开始说的时候,喜糖还是静静的听着,可等韩文沐把这翻话说完,他就傻眼了。
    韩文沐报出来的这些名词更象相声里的一种贯口,或者说报菜名。
    商震和喜糖始终在一起了,他们两个的见识那都是一样一样的。
    就是商震看书看的杂,他那个老师的藏书里又怎么会有这么多军事术语?
    “那你说那些东瀛人也有这些火器吗?”沉默了片刻后,商震问韩文沐道。
    “我听大伯和那几个叔叔说,东瀛人他们有鸟枪,和我今天用的这支差不多。
    至于他们有没有别的那些火器还真不知道。”韩文沐回答。
    “哦。”商震点头,又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现在商震已经确定了自己上辈子的事了。
    上辈子自己就和那些瀛人,也就是梦中的那些小矮人是死敌,这辈子他可没想和那些人把手言欢。
    更何况,戚平波也好,韩文沐也罢,都已经跟他提过了那些东瀛人正在东南沿海大肆厮杀抢掠。
    已经知道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商震对东瀛人自然是没有什么好感的。
    在汉人的书里对少数民族有“夷狄”的说法。
    狄是指北方西北方的少数民族,其实就是指胡人。
    而夷人就是指东方的少数民族,在商震的理解里东瀛人也就是日本人,那就是最正宗的夷人。
    商震他们上了船之后并没有问过韩文沐为什么锦衣卫会追杀他们老韩家。
    商震只是汉地西北出来的这样一个人,他对并不是很关心政治上的事。
    所以,韩文沐家走私铜钱到海外于他来讲那是事不关己的事情。
    可是,他却对汉人与夷狄之人之间的事情很关心。
    胡人是在汉地以北,到汉地抢牲畜财产杀人这是他亲眼所见。
    夷人,也就是日本人生活在大海那头的日本列岛上,他们又凭什么到汉地来烧杀掳掠?
    这辈子且不说,上辈子他可就是和日本人有仇的!
    不过,商震却已经问过韩文沐了,他们现在的这支由三条船组成的船队并不是去日本,而是去浙江。
    这个很重要,商震也只是想搭船南行,他还没有坐走私船去日本的准备。
    再说了,去日本做什么?上辈子自己就被日本人围攻致死,那么这辈子自己还要去单枪匹马去和日本人斗吗?
    才不去呢!
    现在日本人正在东南沿海抢掠杀人,那自己在汉地本土有自己的伙伴为什么不先多杀些日本人呢?
    “你要是对火器感兴趣,我可以给你拿书看。”这时见商震隐入沉思了韩文沐便道。
    “你有这样的书吗?”商震惊喜的问。
    “当然有,这次出门我让他们给我背了好几百本书呢!嘿嘿,因为这个我还让六叔给训了。”韩文沐不好意思说道。
    “你咋让你叔给训了呢?”喜糖好奇的问。
    “那还不是因为我们要上船的时候,锦衣卫来了。
    有的人在背铜钱,有的人在背我的书。好几百本呢,死沉的,分了好几条麻袋。”韩言语沐就答。
    “我知道了,哈哈,肯定是背你书袋子的人先上船了,结果有的钱袋子就被锦衣卫给抢去了!”喜糖已经猜出了其中的缘由。
    “是,嘿嘿。”韩文沐更不好意思了。
    “你个败家子!那些钱你不要却非得要书!你叔训你也应该!”喜糖气道。
    在喜糖的观念里,钱那是最好的东西,吃穿住行打架杀人哪样能离开钱?
    “那可不一样,我觉得书就比钱重要。
    比如我那些关于火器的书,如果把火器研究明白了,那打仗的时候得老厉害了。”韩文沐不同意商震的观点。
    喜糖正在撇嘴欲说的时候,商震却也说话了:“要我我也选书!”
    商震说话了,可喜糖还是觉得钱重要,便气道:“两个败家子。”
    可他刚说完之后却又改口了,他一指商震道:“你不算败家子,你家穷嗖的也没啥可败的!”
    商震看了喜糖一眼没再说话却是转头对韩文沐说道:“领我去看你的书啊!”
    “好啊好啊!”韩文沐喜道,他现在发现商震却是越来越投自己的脾气了。

章节目录

三世一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老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哲并收藏三世一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