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龙应云的心思除了云烨灵尊外其他人是否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谁也不知道,但无所谓,反正这也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十天之期即将结束,叶师简与灵隽终于不得不停止研究,转而开始转移计划。
    云烨灵尊问道:“有多少把握?”
    叶师简摇摇头,对结果并不满意,“最多六成。”
    毕竟他和灵隽修为都很一般,时间又太紧迫,能让可能性提升这么多已经是上天眷顾东海了。
    “六成……罢了,也足够了。”云烨灵尊没有对此表示意外或遗憾,“先调息片刻,待休息好后,我们就开始吧。”
    关键时刻即将到来,是功亏一篑,或是挽狂澜于既倒,命运很快就能给出判决。
    虞稚川的执念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些人,忽然问道:“东海不过是个幻境而已,为何要如此拼尽全力挽留呢?”
    秋岳秦答道:“东海虽是幻境,生活在东海中的人却不是假的,他们拥有灵魂,不该作为阴谋的傀儡,不明不白地生,不明不白地死。”
    这一刻,他想起了父母及家族内其他人,如秋岳齐那样关系极好的,又或是曾经还与他争夺过少主之位互相看不顺眼的……现在他们都不在了。
    他失去了一切,如今也只能怀念——他不想让其他人也如同秋家之人,如秋明城的人一样,直到死时还都什么都不知道。
    “没想到你居然如此正义?”执念的语气说不上来是陈述事实还是暗中嘲讽,“但或许并不是每个人都想要知道真相,也许有些人就喜欢活在梦里呢?”
    “幻生梦境崩溃,他们也跟着消失,连残魂也根本不会留下,真正意义上地化作虚无……他们什么都不会知道,更不会有何怨念。”
    “你难道就不会想要复活你的亲人、族人吗?”秋岳秦反问道,“不过是同理罢了。”
    “是这样么?”执念若有所思,“但他们也根本不用救这么多人,只要把自己在乎的人救出来不就行了?镜心或许会答应他们的。”
    秋岳秦已经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了,敷衍道:“你就当他们圣母过头、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吧。”
    执念之所以是执念,便在于它已经失去了正常意义上的七情六欲,自然不会有同理心之类的东西,因此这个回答它居然信以为真了。
    “原来如此,可能这就是修士总是很难真的活到大限那天的原因吧。”
    秋岳秦:“……”
    行吧,你开心就好。
    ·
    东海。
    东海的崩塌从许久之前便开始了,生活在东海上的人早已习惯了时不时传来的某地失踪的消息,像是一只被温水渐渐煮熟的青蛙。
    而且这些年来,因为三大王境莫名其妙地同时封境龟缩,承辉王境也不再非要和三大王境打生打死,东海的战争渐渐步入尾声,毁灭的阴云似乎正在渐渐远离——修士们想,大概很快就会迎来一个和平时期了吧?过去多少年也都是这样,总要休养生息的。
    他们心中怀着对未来的美好希望。
    因此,当魔念化身陨落,东海真正迎来末日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内心毫无波动。
    但作为唯一知情人,苏清淮的压力不可谓不大。
    传讯玉亮起光芒,她急忙打开一看,是叶师简传来的消息:“转移计划即将开始,请准备好。”
    其实也并不需要准备什么,叶师简还没来得及做个“全服公告”功能——他也不想做这东西,因为这必定会让东海中人受到巨大的惊吓,万一他们闹出什么乱子影响了计划,那可就太坑了。
    终于到了这时候!
    苏清淮深深叹了口气,说实话,东海的死活与她无关,凭她与叶师简几人的关系,即便最后转移失败,她仍能去往镜心世界,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她是当初来到东海的六人中在东海生活时间最长的人,她喜欢这个地方、这里的人,并不希望它消失。
    她能否帮忙呢?
    可她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实在不知该如何做——也许,只能试试那个了……
    转移计划的开始是无声无息的,正如东海的末日也是无声无息地来。
    因为要将东海“传输”到云柯梦海之中,此时镜心对东海的保护就成了一种枷锁,必须得取消了计划才能进行下去,所以……在镜心撤去保护之后,东海的末日虽迟但到。
    所有东海生灵不约而同地僵在原地,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感直袭神魂,瞬间夺去了他们的心神。
    待回过神来时,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一件事情——东海的末日来了!
    绝大多数人心中都充满了惊恐,谁也不敢相信、不愿相信,当初甚嚣尘上,近些年却渐渐被刻意压下的“东海末日说”居然并非耀眼,而是……一个太过真实的预言。
    “不可能,好端端的,怎么会有末日,我和阿悦的时间还很长……”一个与心爱之人两情相悦的修士不敢置信地喃喃自语,“怎么,怎么就到了结束的时候呢?”
    他们逃过了战乱,也幸运地避免了神秘消失的命运,还没有因为其他各种原因身死道消……这些年来的种种,让他与小悦知道命运的无常,过去纠结的问题都不再是问题,他们幸运地走到了一起,约定好要一同努力修炼,将幸福延续下去;也幻想过未来将会有可爱的儿女,他们会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
    他心中一酸,不知不觉间已经满眼是泪。
    只傻傻愣了片刻,他便疯狂排开街上混乱的人群,朝家的方向飞遁而去——不管是不是末日吧,他都要和阿悦待在一起!
    谁也不知道末日是什么时候,下一瞬、下一刻还是下一天?
    恐惧与未知将回家的路拉得很长很长,似乎无论他如何飞遁,也永无尽头,他不可能在末日降临的时候回到家中。
    “轰!”
    他险险躲过一旁飞来的一个火球,惊悚地看向发出火球之人——那人他认识,平日里是个很老实的人,常在路边摆摊卖些低阶丹药、符箓之类的东西。
    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这各安分守己到有些懦弱的人居然敢在大街上肆意施展术法无差别地攻击周围任何人。
    几道惨叫声响起,有人中招倒下,在末日还未来时便已陨落。
    但更多人却是活下来了,他们心中压抑着的愤怒与绝望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一切道德、伦理、律法都成了笑话,再无约束力。
    世界末日了,大家都要死了,谁还讲什么规矩?
    杀吧,杀吧,反正命运改变不了,都是要死的,过去不敢做的事情,现在不做就完了。
    混战爆发,城中处处皆响起轰隆巨响,杂乱无章的灵力波动朝四面八方扩散而去,互相干扰,互相交融,形成一张混乱的网。
    这张网朝外延伸而开,与其他地方结成的网相连,越来越大,无限蔓延,似乎要将整个世界都拖入幽冥之中。
    那个修士只是呆愣一瞬,便发现周围人已经打成了一团,立刻便是心中一寒——小悦恐怕也会遇到这些疯子,他必须立刻回去保护她!
    他从如意乾坤袋中取出一件件宝物,毫不心疼地通通用了,同时以极限速度朝家的方向赶去。
    一路上,他看见了太多惨剧,也遇到了和自己一样行色匆匆的人,被那些疯了的人追杀……
    但无论如何,他最终仍是幸运地回到了家中,只是身上多了些伤口。
    不幸的是,他并没有在家中找到小悦。
    一瞬的惊愕过后,他心中一凉,明白了原因——小悦出去找他了!
    他忙又取出传音符要给小悦传音,然而就在此时,末日终于降临了。
    一股死寂的气息似乎源自地心,又似乎自天外而来,迅速地吹向每个角落,所有人同时神魂一寒,紧接着便发现自己的修为正在消散!
    “不不不……”有人惊恐地大叫着,也不管对手会不会下杀手了,疯狂地往嘴里塞着丹药,“我的修为!我苦修两百年……”
    他的对手也傻了,但傻过之后就直接提着刀朝他一顿乱砍,嘴里还在喊道:“修为没了就没了,都要死了,还管什么修为不修为!真是个蠢货!”
    天色彻底黑暗下来,分不清只是黑夜降临,还是昊日陨落,又或者天穹崩碎、虚空降临。
    苍穹之上忽地响起许多嘈杂声响,有不怀好意的怪笑,有凄厉痛苦的哭嚎,也有凶恶垂涎的咆哮……仿佛黑暗中隐藏着无数怪物,正越来越接近这个毁灭中的世界,摩拳擦掌,准备饱餐一顿。
    类似的场景几乎发生在东海的每个城池中,而海上也同样不安稳,那些感知到了末日降临的妖兽、凶兽纷纷在海上掀起滔天巨浪,宣泄着它们对命运的愤怒……与无力。
    这些事情都是注定要发生的,灵隽等人再怎么努力,也无法阻止东海在毁灭前“通知”生活在其中的生灵,而且恰恰是因为他们延缓了通知与实际行动之间的时间差,混乱的时间也持续得更长了。
    少年独立于苍穹之上,目光穿透黑暗,将一切尽收眼底。
    此时的东海,已不再是一片无边无际的瀚海,它正在迅速干涸,显露出隐藏在水中的种种秘密。一道道漆黑裂痕出现东海的每个角落,伴随着的是地震、山崩以及狂暴至极的灵力风暴,同一时刻,不知又有多少人因此而死!
    “……无趣。”少年自言自语,“脆弱、疯狂、无力……毫无价值,毫无意义。”
    他像是个高高在上的神灵,如此下达了判决。
    但也就是在他说出这句话不久之后,一道缥缈的清音出现在东海的每个角落,它是那么动听,闻者无不放下杀念,从疯魔中清醒过来,也忘记了世界正在毁灭,而是陶醉地聆听这天籁之音。
    少年似是早已等着这一出表演的登场,他也微微闭上眼,环抱在胸前的手不自觉地随着美妙仙音打起了节拍,似乎也沉醉其中。
    但不同一点在于,他的沉醉更像是听见了喜爱的音乐,而东海生灵则似是闻听仙音,不仅心生喜悦,更对它顶礼膜拜、奉为生灵。
    仙音袅袅不绝,引动仙音的苏清淮仍在云柯岛,但她的神魂却仿佛也随着仙音飘向了东海的每个角落,看见了这一场浩劫带来的种种破坏,不禁深深叹息、心中怜悯。
    这是《九韶》的感慨,也是苏清淮的惆怅。
    虽然苏清淮并不知道也不认为自己与《九韶》有什么关系,但确如玄卿之前提醒的异样,她遇到了危险的时候,《九韶》常常会突然出现保护她。
    与之前不同,这次她主动激发了《九韶》的力量,为的便是在这时候安抚众生——只是这对她而言极为困难,因此才晚了些。
    《九韶》仙音响起之地,杀戮将休,圣德复起,东海众生在冷静中接受了命运的判决,都开始默默回忆自己的过往,不再有杀戮、毁灭的念头。
    《九韶》的作用不止于此,它对正在崩溃的东海也是一种保护,自它出现后,东海虽仍在崩溃成无数碎片,但这个速度却大大降低,崩溃引发的连锁反应也莫名减弱许多。
    因《九韶》遍布山海界每个角落,它的保护与镜心的保护不同,并不会阻止灵隽等人的转移计划。
    在东海众生接受了现实,有条件的立刻去和亲人朋友见最后一面,没条件的默默整理自己好体面一点死去时,又一股神秘的力量降临了。
    每个人都能感觉到,那股力量在拉扯着他们,似乎要带他们去什么地方,但奇怪的是,无论怎么拉扯,无论他们感觉自己被拉到了什么地方,周围的场景都没有任何变化,仿佛这只是错觉——因无法接受世界末日而产生的错觉。
    “这是怎么了?”
    有人心中疑惑,但很快就将疑惑抛到脑后——哎,都要死了,还想那么多干嘛?不如给暗恋的仙子发张传讯符,也许运气好,在世界毁灭前她收到了呢?
    抱有这种想法的人很多,于是传讯符飞往东海的每个角落。
    直到一刻钟过去,一个时辰过去,一天过去……东海仍没有毁灭,终于有人意识到,情况似乎有一点点不对?

章节目录

剑影横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微斯人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斯人也并收藏剑影横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