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漆黑的房屋之中,一点灯火闪耀。
    嫪毐走进了屋中,心中警意徒升,却闻一声戏谑的声音响起。
    “卫庄?”
    双手抱着鲨齿,卫庄坐在了嫪毐的书桌之后,翘着双腿。
    “你以为是来杀你的人么?”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卫庄居高临下的态度让嫪毐很是不舒服,不过他并没有发作。
    “相邦派我过来,是为了告诫你,不要做多余的事情。而他嘛!”
    卫庄一笑,嫪毐此时才发觉,这屋宇之中还有第三个人。或者说,这是他们刻意的配合。
    身后的人影迅速接近,只是,明暗之间,看着卫庄的笑容,嫪毐一时间,松开了手中的剑。
    腰窝上挨了对方一脚,嫪毐折在了地上,一把剑架在了他的肩膀上。
    “是找你算账的。”
    卫庄一笑,嫪毐出奇的配合。因为他能确定,一旦反抗,在卫庄和他身后之人夹击之下,胜负未知。
    更重要的是,嫪毐忌惮的是卫庄身后的吕不韦。
    “掩日大人,相邦只是让你做好应该做的事情,可没有让你刺杀汉阳君啊!”
    “盖聂、卫庄!”
    嫪毐看着架在肩膀上的剑,脸上露着不善之意。他很清楚,盖聂与卫庄,这两个本不该凑在一起的人,可偏偏就这样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你们两个怎么会凑在一起?”
    卫庄摊了摊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没有办法,谁让我们欠人钱呢,也只能跑这一趟。”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
    这样的姿势让嫪毐很是愤怒,他嘶吼了一声,既不想要惊动外面的手下,惹人注目,也不甘就此受辱于鬼谷双雄。
    “相邦让我来此,只是为了给你一个警告,让你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要误了你该做的事情。至于赵爽嘛,他让我交给你一样东西。”
    卫庄伸出了手,摊了开来,是一副长命锁。
    “他要做什么?”
    嫪毐的眼睛通红,整个人就如野兽一般,要吞噬一切。
    无论是卫庄还是盖聂,都不清楚为什么这东西对嫪毐有这么大的影响,他身上的杀气四溢,却在拼命克制着。
    “那你就要去问他了。”
    卫庄一笑,拔腿向外,盖聂收剑走人,屋中独余嫪毐一人。
    “吕不韦、赵爽,迟早我会爬得比你们更高,让你们知道代价!”
    ......
    下了一场雨,道路有些泥泞,秦军在押送着粮草,运往上党的大营。
    一支弩箭的出现,让这本是有些枯燥的旅程变得危险起来。
    “敌袭!”
    号角声响起,秦军霎时间进入了备战状态。
    只是,这支运粮队的主官却根本不明白,这个地方为什么会出现敌人?
    “韩军?”
    可当敌人进入视野之时,这位运粮队的主官已经不只是疑惑,掐了掐脸上的肉,怀疑这是不是在做梦。
    大帐之中,一位老将坐在桌案之后,有些心烦意乱。
    他的面前,正站着一个黑袍人。
    “将军,我军营地二十里之外,我军的运粮队遭人袭击,请求支援。”
    “袭击?”
    老将心中满是疑惑,一支离他主营这么近的运粮队,怎么会被人袭击?
    关键是,那是在大后方啊!
    老将此时心烦,挥了挥手,便命令了一声。
    “立刻让骑军支援!”
    “诺!”
    老将的眼前,黑袍人拱手一礼。
    “张唐大人,形势已然如此。你若是不答应,吕不韦那边怕是不能交待。”
    张唐一笑,他很清楚其中的风险与机遇。
    “说得轻易,这事若是弄不好,老夫这身家性命,怕是不保啊!公输家不就是因为卷入进去,差点遭了无妄之灾么?”
    “大人的意思是?”
    “空口无凭啊!”
    黑袍人一笑,微微拱手。
    “大人放心,证据马上就会来。”
    张唐一愣,身体坐直了,不明白这黑袍人话语之中的意思。
    .....
    骑军队的队长在战场之上寻找着,有些不明白这有些诡异的袭击是怎么回事?
    “对方确定是韩军么?”
    运粮的主官正在包扎伤口,就地坐了下来。
    “看对方的盔甲和战法,还是韩军的精锐。”
    “姬无夜的大军就在这附近,可是韩军怎么可能有胆子,袭击我军的军队?他们想要做什么?”
    “这事透着邪性啊!”
    便在此时,下面的百夫长带着两名士兵走了过来,他们的手上,还抱着韩军的军弩。
    “这是怎么回事?”
    “两位大人,兄弟们刚刚打扫战场,收集韩军的武器,你们看这破损的军弩!”
    百夫长的脸上露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将武器呈到了两人面前。
    “壬戌年春,乙未日,秦岭山坊,公输毬制!”
    看着上面刻着的一行字,所有人的面上都露出了惊讶之情。
    “这批军弩不是因为汉阳君贪污作假而早已经被废弃了么,怎么会出现在韩军手上?”
    “会不会有假?”
    “不,这的确是公输家制造的东西,不会有错。必须立刻将这东西交到张唐将军的手上。”
    ......
    大帐之中,已经不见那黑袍人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众秦军将领。
    看见摆在桌案上的军弩,张唐的面色沉稳而又刚毅。
    “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
    张唐看着底下的将领,询问着。只是,这帐中的任何一人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本应该销毁报废的军械重新出现,还落在了韩军手里,在众人看来,这只有一个可能。
    “末将有一言,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吧!”
    “近来国中有着一则传言,似乎对长安君有利。”
    啪的一声,张唐大手拍在桌案上,浑厚的声音让帐中所有将领都跪拜了下来。
    “将军息怒,无论如何,此事不能让长安君知晓。否则,他若是恼羞成怒,率军进攻我等营寨,以我们现在的军力,怕是顷刻间便将不存于世。”
    “如今之计,只有将军将证物呈到咸阳,我等才有生路。他要谋逆,何必搭上我们的性命?”
    一片附和之声响起。
    张唐叹了口气,站了起来,言道。
    “我率数骑赶往咸阳。汝等切记,不可泄露。”
    “诺!”

章节目录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七星肥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星肥熊并收藏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