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华阳宫。
    山水花鸟,相映成趣。
    华阳太后坐在小湖之旁,炎炎夏日,水榭亭舍之中,却有清风消暑意。
    桌上摆着两碗莲子羹,消暑解渴,华阳太后脸带笑意,看着眼前之人。
    “刚刚冰镇好,此时饮用正合时宜。怎么,胃口不好?”
    昌平君的确胃口不好,不过却是因为心情原因。
    成蟜将樊於期支在外面,自己却领兵进入了屯留,作势攻赵,将他的劝言当做了耳旁风。
    “局势糜烂如此,不少臣子都上了奏疏,言长安君不臣之心。王上却是一笑置之,不作处理。吕不韦那边却是磨刀霍霍。臣不明白,长安君为何要一意孤行?”
    银制的小勺子在玉制的碗中轻轻一荡,华阳太后轻轻一笑。
    “你这可是三个问题,而不是一个。”
    “太王太后的意思是?”
    “王上不做处理那是因为他不能处理,长安君一应作为并没有违背法度的地方。无论是调兵遣将还是举兵伐赵,都是朝廷已经议准之事。光凭流言,处置自己的弟弟,又怎么能够服人心?”
    “吕不韦磨刀霍霍,那是应有的姿态,重要的是,他的杀在哪里,你清楚么?”
    昌平君一顿,本是郁闷的心情霎时间一清,可疑虑又重新泛上了心头。
    华阳太后看着昌平君的样子,摇了摇头。
    “至于成蟜,终究是少年气盛。你让他找个理由撤兵,轻车简从,回到咸阳,固然是不错的建议。可是他又怎么会甘愿?”
    “那臣该怎么办?”
    华阳太后微微一叹,似乎也有些无奈。
    “希望成蟜谋逆的,不光是他的敌人,还有他手下的那些人。吕不韦的地方就在此,他布的局,他的敌人却也按照他的想法在推动局势的发展。”
    “那臣该怎么办?”
    昌平君看向了华阳太后,对方的气定神闲,丝毫不为局势所左右。
    “樊於期不是已经被成蟜赶了出来了么?这对于你来说,却是大幸。否则,若是他真的搅了进去,你就是浑身长满了嘴巴也说不清楚。”
    昌平君一惊,看着华阳太后,心中有着一股说不出的不安。
    “太王太后的意思,难道我们要抛弃......”
    华阳太后瞪了昌平君一眼,对方讷讷地闭上了嘴巴。
    “有些话,你不该说,也轮不到你去说。”
    昌平君低着头,有些惶恐,拱手告罪。
    “臣明白了!”
    “这其中的浑水你最好不要蹚,若是执意要搅进去,哀家可为你指条明路。”
    “请太王太后示下。”
    “甲子巷,渭水别居。”
    “赵爽?”
    昌平君的脸上满是惊奇,不明白华阳太后这条路究竟指向了哪里?
    “你若是要置身事外,那么命令樊於期约束部众,不可妄动。成蟜要攻赵,他可以全力配合。可成蟜若是要调转兵锋,那他万不可从,甚至要以兵拒之。”
    说到这里,华阳太后看向了樊於期,脸上的神色颇有些高深莫测。
    “你若是要搅进去,为自己谋利,那么就必须搞清楚几个问题。”
    “第一,吕不韦的杀招是什么?第二,成蟜非无谋之辈,他不会看不清楚此时情势。他执意率兵进入屯留,底气何在?第三,赵爽的脱身之策,又是什么?”
    说完,华阳太后将空荡荡的玉碗放在了一边,用绢布擦了擦嘴。
    “在搞清楚这三个问题之前,你不能搅和进去。”
    “脱身之策?”
    随着华阳太后的话语落下,昌平君心中的疑惑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昭昭罪证,清清楚楚,赵爽难道还能颠倒黑白不成?”
    华阳太后微微一笑,却是不语。
    当昌平君离了华阳宫,前往看押赵爽的居所之时,走至门前,却见到甲士有些混乱,门口还有血迹。
    “发生何事?”
    昌平君的侍从前去询问,不久后回来禀告。
    “回君上的话,昨夜有三名刺客行刺汉阳君,甲士击毙了两名,还有着一个活口,廷尉的人正在审讯。”
    “走!”
    昌平君带人走进了审讯的屋子,却不料这副场面有些离奇。说是离奇,廷尉的人在审查案件,为什么要当着赵爽的面?
    赵爽独自坐在一旁,廷尉的人锁拿着一名被打得浑身是伤的刺客。
    屋中洁净,丝毫没有审讯时那种氛围。
    赵爽拿着茶杯,轻轻问了一声。
    “是谁让你来行刺本君的?”
    谁知便是这轻轻的一句话,那刺客却大吼了起来。
    “我真的是罗网的刺客,奉嫪毐大人之命,来取君上的性命。”
    昌平君走近,仔细看了看,这刺客身上有着罗网的刺青标记。他虽然不通刑讯之术,可也看得出来,这刺客显然是被廷尉府的那帮老爷伺候了一遍,身心俱疲,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
    “不可能!”
    赵爽斩钉截铁的话语,不只是昌平君,就是那刺客,也是一愣。
    “嫪毐大人办事得力,深得赵太后与吕相邦信任。你这么说,是在说他们识人不明,误用奸佞么?”
    “何况,罗网乃是大秦利器,他们的人,为什么要来行刺本君?事败之后,如此轻易便吐露出了实情,难道不明白罗网对于叛徒的处置手段么?”
    昌平君只见,那刺客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本是麻木的脸上露出了极为惊恐之色。
    “本君虽为戴罪之身,可终有沉冤昭雪之日。你可要想好了再说。”
    昌平君忽然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看向了汉阳君,质问着。
    “赵爽,你这是在诱供么!”
    “是成蟜!是长安君成蟜指使的!”
    那刺客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大喝一声,那嘶哑的声音,仿佛有着撕心裂肺的魔力,搅得昌平君五内不宁。
    他想要阻止这一切,可却不知道从哪里着手,却听得赵爽一笑。
    “不可能!长安君为何要行刺本君?”
    不再坚定的话语,看似是在开脱,可传荡在昌平君的耳边,却让他感觉世界正滑入深渊之中,剥离的现实如此荒谬。
    昌平君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第一次,他感觉到了有些恐惧。

章节目录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七星肥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星肥熊并收藏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