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昌平君的脚步声急切,丝毫不顾往日的礼仪,进入了关押赵爽的院子,直接询问着。
    “赵爽在哪?”
    “汉阳君正在后院喝茶!”
    从侍卫那里得知了答案,昌平君来到了赵爽的面前,刚才的急切全然不见,也不听赵爽招呼,便坐在了他的面前。
    近日,关中开始流传起了一股流言,言当今秦王乃是吕不韦与赵姬所生,并非王室子嗣。
    这个流言仿佛一夜之间,如雨后春笋一般,散布在了关中大地,根本找不到源头。
    人言鼎沸,这恐怖的浪潮席卷了整个秦国,其背后蕴藏的力量足以摧毁眼前的一切。
    而这一切,正如当日赵爽所言。
    “昌平君如此急切,不顾君子仪态,可是为了近来关中的那则流言?”
    赵爽从咕噜咕噜冒着热气的铁壶中取了水,给昌平君倒了一杯茶。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本君也是不解啊!”赵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往王上身上这么泼脏水,对谁最有利呢?”
    看着摆在自己面前冒着香气的茶水,昌平君却是一点心思也没有喝。
    “利高者疑,所有人都会将目光放在成蟜身上,怀疑他是不是有谋反之心?可此时谋反,对他有什么好处?”
    成蟜在军中并没有威望,仅凭自己领地中的军民,至多凑到一两万私兵,这股力量要造反,根本不够。
    就算再加上他身边的支持者,仓促起事,也只有败亡一途。
    “成蟜自己想的暂且不说,一旦流言继续扩大,民心动摇,那么这朝廷上下所有人都会认为他有谋逆之心。所以,他怎么想,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赵爽不紧不慢地拿起了茶杯,吹了一口气,缓缓言道。
    昌平君眯起了眼睛,看向了赵爽,眼中隐藏着杀意。
    “这就是你和吕不韦的图谋?”
    “那昌平君就太看得起我了,身处囹圄,又怎么可能造得了如此大的声势?”
    赵爽将杯中之茶水喝了下去,微微摇了摇头。
    “推波助澜者,都是以为此流言对自己有利。或有想杀成蟜者,或是想要从龙建功者,或是想要秦国大乱者,又或者是想建功立业者。”
    赵爽悠悠一叹,此刻显得特别气定神闲。
    “天物怒流,人事错错然。昌平君想止,又怎么止得住?”
    昌平君看着眼前如玉的男子,虽处囚地,却仿佛超然物外一般。
    “所以,你故意让成蟜发现了破绽,就是为了在这场乱局之中脱身,此后的一切事情都与你无关了?”
    赵爽一笑,笑容很是真诚。在阳光之下,这股温暖的笑意更显温和,可昌平君此刻,心中却满是寒意。
    “披枷带锁之罪人,与这一切本来就没有关系。这一切只是一个开端,重要的是这局中人怎么选择?昌平君别忘了,樊於期也在成蟜军中啊!”
    在如今的局面之中,赵爽的确处在了一个最为有利的局面。而他,却完全不同,一旦成蟜那边有什么问题,他反而是最脱不了干系的那一个。
    不声不响,却让他身处死地之中,那背后布局之人,手段毒辣,心深如渊。
    昌平君握紧了双手,心中暗道了一声。
    吕不韦!
    昌平君站了起来,本欲离开,可身子骤然一止,看向了赵爽。
    “不对!”
    昌平君脑海中有着模糊的思绪,可却无法组合在一起,只能言道。
    “你这么做,只是为了让人以为这一切和你没有关系。”
    要从龙建功?
    成蟜根本不喜赵爽,他没这个机会。
    要杀成蟜又或者是秦国大乱,对汉阳君有什么好处?若是秦国一乱,山东诸国趁机西侵,楚军进入南阳,赵爽的领地首当其冲。
    至于建功立业,他自己困在这里,一时也难以挣脱。怎么建功?怎么立业?
    赵爽刚刚说了四种人,可他却不是这四种人中任何一种。
    “昌平君未免太过多虑了,还是想想自己该怎么脱身吧?”
    “这一局,谁胜谁负,此刻还未见分晓。汉阳君此言,还太早了吧!”
    昌平君远去,离开了后院便对廷尉的人下了严令。
    “加派甲士看押,没有我的手令,任何人不得见汉阳君!”
    “诺!”
    走出院落,还没有上马车,昌平君便已经等待不及,对着心腹侍从吩咐着。
    “传信给长安君,让他一定要稳住。伐赵之事,能行则行,若是不可,带着大军撤回,务必轻车简行,切勿招摇。”
    “诺!”
    .......
    “轻车简行,切勿招摇?”
    营帐之中,成蟜看着眼前这个面熟的昌平君的心腹,挥了挥手。
    “告诉昌平君,他的意思本君明白。只要伐赵大军不乱,区区流言,上不了台面。”
    “在下告退!”
    这人一席黑衣,也不敢在军营中长待,得了长安君的话,便立刻动身离开了。
    在场的人只有成蟜和樊於期两人,昌平君心腹一去,成蟜便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怒意。
    “吕不韦!”
    樊於期看着成蟜,拱手言道。
    “君上,此刻切勿动怒,否则,便中了吕不韦的毒计了!”
    “本君明白!”
    成蟜看向了樊於期,询问着。
    “只是本君现在该如何做?”
    “末将以为,应当听从昌平君所言,准备撤军之事。殿下轻车简从,回到咸阳,谣言必定不攻自破。”
    成蟜点了点头,回转身看着一旁的地图。
    “只是此刻,我军与赵军已经交错,要撤不那么容易。樊於期,你率领大军先行一步,准备接应。”
    “末将遵命!”
    便在樊於期走后,成蟜面色一变,对着帐外侍从吩咐着。
    “将张唐、羌隗、杨力诸将召来大帐,商议军情。”
    成蟜握着自己的手,脸上表情莫测。他可以感到,樊於期和自己不是一条心,而是站在昌平君那边。
    “本君轻车简从,回到咸阳,昌平君是没有了干系,可本君便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成蟜握紧了自己手,骨节作响。
    “这大争之世,唯有实力,才是一切!”
    成蟜忽然看向了帐外,怒斥一声。
    “是谁?”
    曼妙的身影从帐外而来,柔弱之中带着一股惹人怜惜的柔情。
    “殿下,这么晚了,你为何如此动怒?”
    见到面前的女子,成蟜脸色放缓。
    “离舞,你先去准备。大军即将前进攻赵,所有物资都将送往屯留。军中留着女子多有不便,我会先行让人护卫你去屯留。”
    “贱妾一个女人,殿下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女子轻轻行了一礼,低着头,被成蟜拥入怀中。可她的面容之上却没有了那丝丝的柔情,有的只是冷意。

章节目录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七星肥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星肥熊并收藏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