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秦王宫。
    烈日高升,殿宇之中,却是口水四溅,朝臣围绕着一个职位,相争不休。
    蒙骜的去世,对于秦国的朝堂而言,无疑是一场巨震。相应的,一应势力重新洗牌,几个重要的职位,则成了各方势力必须争取的对象。
    朝堂之上,成蟜一系,昌平君一系,吕不韦一系,嫪毐所代表的赵姬一系,各自麾下的朝臣相互攻讦着,隐隐之间,这秦国的朝堂之上,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只是,吕不韦站在群臣之首,唯有成蟜与之并肩,自始至终,却始终没有说过话。
    同样的,还有王座之上的秦王。
    当争论已经到了一个尾声,各方势力已经决出几个人选,秦王看向了吕不韦。
    “相邦以为如何?”
    “臣以为这几人之中,唯有昌平君所荐樊於期堪当此任,当为将,管辖蓝田大营。”
    昌平君一惊,吕不韦这是怎么了,居然主动让樊於期为将,而不是派遣自己的人马?
    “如此,就以母后所荐郭肆为内史,昌平君所荐樊於期为蓝田主将,成蟜所荐韩从为中大夫。”
    众人心中有些惊讶,今日的吕不韦为何如此谦让,居然一个职位也不争取。
    可他们更惊讶的是,当王座之上的秦王宣布完毕新的人事变动之后。吕不韦又从班列之中站了出来,拱手言道。
    “王上,老臣最近考稽各地民事。当年白起伐楚之时,有大量的宗室参与其中,为我大秦立下了汗马功劳。白起虽有罪,可他们的功勋不该就此被埋没。后数十年,他们治理庸楚之地,安抚民怨,开恳土地,更是有着莫大的功劳。”
    “相邦的意思是?”
    “臣以为应该嘉奖这些功臣后人,以彰王上圣德,示我大秦恩威。”
    众臣心中纳闷,吕不韦怎么将这犄角旮旯里的陈年往事翻了出来,究竟想要做什么?
    王座之上的秦王却是一笑,问道。
    “相邦以为这些功臣的后人,应以何人为首?”
    “当以昌平君之婿赵爽为首,赐地封君。”
    吕不韦一言,众臣惊骇,便是昌平君本人也愣在了那里。
    可紧接着,昌平君便察觉到了从成蟜那边看过来的目光,带着深深的防备和一丝怒意。
    封君便意味着可以绕过大秦二十等军功爵位体系,直接给地,这是少数核心宗室才能享受到的特权。
    可更让人惊讶的是,这是吕不韦提出来,给昌平君的女婿的,再加上之前,吕不韦答应了昌平君举荐的樊於期为主将。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怀疑,吕不韦与昌平君是不是已经结成了什么秘密协议,又或者已经结成了联盟,所有人倒是先忽略了赵爽这个名字。
    “那就让先大宗正他们议个封号吧!”
    最终,秦王一锤定音。
    .......
    下了朝,昌平君没有理会一众有的没的声音,直接去了华阳宫。
    “这么着急做什么?”
    华阳太后逗弄笼子里的鸟,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朝会之上的事情哀家已经听说了。”
    “吕不韦究竟想要做什么?”
    昌平君完全无法理解吕不韦的意图,只知道刚才在朝堂之上,成蟜看向自己如刀一般锐利的眼神,仿佛能杀人一般。
    “吕不韦这招高啊!一石数鸟,将这秦国朝堂的水搅得更浑了。”
    昌平君却见华阳太后缓缓一笑,转过了身来。
    “第一,他离间了你和成蟜的关系;第二,你本为楚国公子,自己封了君不算,女婿又封了君,势必更加遭人嫉恨;第三,赵爽本想要躲在庸地,等待咸阳混乱的局势尘埃落定那一刻,才行入局。可吕不韦这一手,直接将他拉到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赵爽便是想要躲也躲不了。”
    华阳太后脸上的笑容未退,在昌平君的搀扶下,缓缓走到了另一个鸟笼前。
    “哀家帮助嫪毐重建太原军,本是为了加深他们之间的裂痕。可吕不韦反手一招,便让我们处在了更加尴尬之地。更重要的是,赵爽少年封君,未必和你是一条心。可一旦他迈入咸阳这个权力漩涡之中,有所差错,所有人都会把帐算在你头上。”
    听了华阳太后的话,昌平君冷汗连连,明白了吕不韦的险恶用心。
    “从头至尾,吕不韦没有付出一点东西,只是将赵爽原本拥有的东西重新赐给了他。而你,就不一样了,一下子便身处漩涡之中。”
    “太王太后,那臣该怎么办?成蟜那边,臣要怎么去解释?”
    “你就算解释了,别人会信么?”华阳太后拍了拍昌平君有些僵硬的肩膀,“你还是闭门谢客,静观其变吧!”
    “可我?“
    “这件事情最后发展成什么样子不在于你,而在于赵爽。”
    .......
    紫兰轩。
    卫庄破门而入,脸色很是不好。
    紫女看到他这个样子,忙陪着笑脸讨好着。
    卫庄看了一眼紫女,坐在桌案之后,却见她端着酒壶,给卫庄倒了一杯酒。
    “你都知道了?”
    紫女心道:整个咸阳现在都知道了,我怎么会不知道?
    “当初我其实想和你说的,可赵爽这个家伙非说这样挺有趣的,让我不告诉你。”
    紫女脸上满是笑意,反正赵爽现在不在这里,怎么说不是说?
    卫庄饮了一口酒,沉着脸,看得一旁的紫女只顾着添酒,也不敢说话。
    “你先不要高兴太早了。”
    卫庄看了一眼紫女,警示着。
    “赵爽将吕不韦耍了一通,狠狠得罪了他。赵爽本以为自己就此离开咸阳这个是非地,躲在了庸地,吕不韦就不能拿他怎么样。”
    紫女面色变得严肃起来,手中倒酒的动作也停在了半空之中。
    “只可惜吕不韦技高一筹,赵爽接下来便是想要躲也躲不了,会重新回到咸阳,在朝中任职。”
    卫庄喝了一口酒,站了起来,留下了一句。
    “你去告诉赵爽,罗网已经在准备了,他这汉阳君可不好当。”
    ......
    黑暗的屋宇之中,惊鲵站在中央。
    身后几名带着红色修罗面具的刺客,便站在她的身前。
    “惊鲵大人,汉阳君赵爽,便是你接下来的猎物。”
    冷漠的话语在耳边响彻,惊鲵拔出了手中长剑,眼眸之中兴起一丝波澜。
    “看来是该结束了!”

章节目录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七星肥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星肥熊并收藏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