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燕太子府。
    昏暗的书房之中,燕丹独坐,显得有些疲累。
    朝堂之上的纷争要比江湖之上的争斗更加让人心烦,燕丹费尽全力,才打消了燕王在这个时候攻赵的念头。
    可燕丹知道,自己的父王因为这一件事情,心中不悦。
    “太子殿下,王上召你去王宫。”
    燕丹坐直了身体,耳边传来了府中侍从的声音。
    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的父王又改主意了么?
    便在此时,一道黑影从一旁的窗户潜入了屋中,燕丹面色不变。
    “知道了,告诉使者,我换身衣服,立刻前去。”
    那黑影近前,跪在了地上。
    “太子殿下!”
    “你为何回来了,前方情势有变么?”
    这人是燕丹部署在前方的探子,为得便是刺探前方的情况。如今骤然回返,燕丹心中有些惊疑。
    “秦、赵之间已经暂且停战了。”
    “什么?”
    “江湖传闻,墨家大统领亲自进入秦军营寨,不知用何手段,让蒙骜退军。属下发现有异,直追到井陉口,才发现如今指挥秦军的是大将张唐,而不是蒙骜。有传言说,蒙骜病重,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蒙骜病重?”
    燕丹心中惊诧,也知道自己的父王为什么要这么快找自己了?
    ......
    夜色迷醉,赵爽飞速地在林中移动着。
    “这两个彪娘们,一直追着我做什么?”
    赵爽心中有些愠怒,早知道做机关朱雀一起先回机关城了。
    从赵地开始,这一路上,焱妃和月神一直紧追不舍,跟在身后,让他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
    期间,他还和这两人数次交手,差点暴露。无奈,只能逃跑。
    刚刚歇了一口气,听着林后一阵响动之声,赵爽拔起腿就走。
    月神和焱妃的身影停在刚才赵爽停留的地方,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这厮打架不怎么样,怎么逃跑的本事这么在行?”
    焱妃一手靠着树干,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大司命已经传来消息,他们会在前方阻截玉面飞龙。”
    月神也有些不好受,不过尽量挺着。
    “此人一番手段,搅弄风云,使得墨家声势日振。今后必是我阴阳家大敌,必先除之。”
    .......
    雁春君脸色很不好,从殿宇之中走了出来。便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他因为提议攻赵的事情,被燕王一通大骂。
    “王叔!”
    燕丹的声音传来,雁春君停住了脚步,却见宫殿走廊的柱子之后,燕丹缓缓来走。
    “太子殿下奉王上旨意,为何不进入殿中?”
    燕丹脸上露出了笑容,看着雁春君,问了一声。
    “我只是有些奇怪,王叔一向通晓父王心意,为何要在此时极力建议,伐赵之策?”
    秦赵交兵,情势未定。便是要攻赵,也起码要等到赵国战败之后再进行,这才是稳操胜券的。
    雁春君可以说是个小人,可他绝对不蠢,又擅长揣摩燕王心意,怎会不知道在那种情况下,建议伐赵之策,其中会有多少风险?
    可便是这样,雁春君还是这么做了,这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
    火中取栗,雁春君没有这个胆子。痛打落水狗,才是他一贯的做法。
    “燕与赵素来有怨,本君忧心国事,趁着秦赵交兵,为国谋利。太子殿下多虑了。”
    雁春君挥了挥手,刚挨了一顿骂,他现在可没有心情与燕丹周旋。撂下了一句话,便匆匆离开了这里。
    .......
    “太子殿下!”
    夜色昏暗,山野小屋之中,一盏灯火放在了桌中央,带来了光明。
    秦舞阳拱手一礼,被燕丹缓缓拖了起来。
    “墨家的情形如何了?”
    “荆轲、丽姬他们已经乘坐机关朱雀出发回到了机关城,这次事情,我墨家在江湖之中声望大涨。”
    秦舞阳虽然不喜欢这个墨家大统领,可也不得不承认这次调停给墨家涨了脸面。
    他临来之间,可见一众墨家弟子那股兴奋的表情。
    便是一向不怎么关心外面事情的丽姬,嘴里也总是谈论着这件事情。
    燕丹点了点头,可心中对于那位神秘的大统领,总是有着一股警惕。
    事情发生得也太巧了,冥冥之中似乎有一条线在牵着一样。
    可若要说,墨家大统领和燕国的雁春君之间有什么关系,燕丹心中也是打着鼓。
    “那大统领呢?”
    “他没有和众人一起行动,也没有回机关城,我等不知其踪。”
    燕丹摇了摇头,心中迟疑不定。
    墨家的大统领究竟是何身份?
    了解得他越多,反而得到的疑惑便越多。
    “告知巨子,我想要尽快和他见一面。”
    ......
    月色高悬。
    焱妃和月神站立在官道旁的一处碎石上,互相看了看。
    自从秦军退去之后,她们便一路追踪墨家的大统领,一直到秦国的境内。
    本以为在秦国境内,阴阳家有着很大的优势。
    可是恰恰是在秦国境内,她们失去了这位墨家大统领的踪迹。
    大司命与少司命带着一众阴阳家的弟子在附近搜寻了很久,始终没有结果,不得不折返。
    “两位大人,我等并没有找到玉面飞龙的下落。”
    “奇怪,他能够上天入地不成?”
    月神很是奇怪,他是怎么逃掉的?
    便在此时,一辆马车前打着灯笼,缓缓行驶在官道之上,经过了两女所在碎石附近,停了下来。
    车窗打开,从中依稀露出了一副轻佻而又俊秀的面容,昏暗的月色之下,显得有些模糊。
    “尔等何人,夤夜聚众,可知有违秦律?”
    月神和焱妃互相看了一眼,大司命行至车前,缓缓一礼。
    “我等是阴阳家之人,正在搜寻歹人。”
    “阴阳家又如何,搜捕歹人这种事情轮得到你们管么?”
    大司命一笑,从袖子里拿出了一袋钱,伸进了车窗之中。
    “还望赵亭长行个方便。”
    里面的人收了钱,留下了一句,便让车夫驾马离去。
    “下次不允许了啊!”
    大司命看了一眼离去的马车,转过身去,却听得焱妃有些疑惑的声音响起。
    “一个亭长,你为何如此慎重?”
    “两位大人有所不知,这个亭长十分难缠,又是出身勋贵世族,不宜得罪!”
    “他叫什么名字?”
    焱妃问道,她总觉得刚才的人面容有些熟悉,可一时又想不起来。
    “属下只知道一众江湖人士称他为‘关中第一恶捕’,我火部的两名弟子便犯在他手上过,听人都叫他赵大宝。”
    “这样么?”焱妃点了点头,下达了命令,“继续搜索,一定要将玉面飞龙找出来。”

章节目录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七星肥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星肥熊并收藏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