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先遇荆轲、秦舞阳,再遭焱妃、月神联手,掩日有着一种感觉。
    他便如一头孤独的虎王,遭受着虎群中年轻后辈挑战,直到死为止。
    只是,便是这样,掩日也不曾有过一丝的怯意。
    鲜血从手臂之上流下,渗入剑身中,长剑散发的剑芒从鲜红变成暗红色,掩日的气息却越发深沉。
    斩杀雏虎,正是快意。
    直到,那一声战马嘶鸣,映入心头。之后,便是战骑呼啸,飞驰而来。
    “廉云飞骑!”
    掩日犹如坠入了冰窟一般,这不仅证明了他之前的推断完全是错误的,更说明了一件事情。
    真的有一个人,能够将他所有的行动计算在内。
    而他,就如对方手掌上的玩物,随意揉捏。
    对于未知的变化,常人能够激起的只有恐惧的情绪,可掩日的心中,却生起了一股强大的杀意。
    那个人是谁?
    掩日的情绪变化落入了焱妃和月神的眼中,不过这股突然爆发的强烈杀气让她们感觉到了有些怪异。
    像是掩日这样的顶尖剑客,能够很好控制自己的杀气与情绪。
    而这莫名的变化,只宣告了一件事情,掩日的气力衰竭得很厉害。
    更重要的是,他的心乱了。
    便在刚才,焱妃与月神施展全力,联手攻击,所造成的致命攻势足有十数次,可掩日的心绪都不曾有一丝的变化。
    可现在,究竟是谁,居然能够让掩日有如此变化?
    踏、踏、踏!
    马蹄声起,战场变得很静,辉芒掩映,一身红甲的战将缓缓进入了众人的视野。
    是他!
    尽管此刻这红甲将领的的面貌隐藏在青铜面具之后,可他就是化成了灰,焱妃和月神也能认得出来。
    可此刻,这名红甲将领散发出的气势,却让焱妃和月神感到很陌生。
    掩日的目光穿过战场之上的强敌,直直落到了赵爽的身上,声音嘶哑而厚重,仿佛有着万钧之力。
    “你是谁?”
    “兵家,赵爽!”
    “不,不只是这样。”
    这样的生死之境,这样的沉重压力,这样熟悉的感觉,掩日曾经感受过一次。
    那年,魏都大梁外的树林之中,掩日这辈子最为屈辱的时光。
    “是你!”
    掩日的目光变得敏锐而又犀利。是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眼前的一切都可以解释的通了。
    “自那之后,我找了你足足有一年,而现在,你终究还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一个死人,需要知道这么多么?”
    掩日一笑。
    “这个世上想要我死的,你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而你之前的人,都已经死在了这把长剑之下。你也不例外!”
    “是么?”
    赵爽悠悠一笑,空门大开。
    如果是在别的状况下,这无疑是在找死。可在现在,掩日能够感受到的,只有奚落。
    掩日握紧了手中的剑,剑气轻凝。
    这一剑,可能是他一生中挥出无数次剑中不平常的一次。也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挥剑。
    掩日的手握紧了剑柄,就像是他第一次拿到手中这把长剑时一样。
    兴奋而又充满了贪婪。
    只要杀了眼前这个赵将,那么他的行动便算是成功。
    绝地求生,机会只有一次。
    剑芒如虹,一旁之人甚至连剑影都看不清。便在掩日的剑锋挥舞到一半的时候,他的心忽然一挫。
    不对!
    赵爽从来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这股危险的气息,来自于赵爽,更来自于他身后隐藏在树林之中密密麻麻的的廉云飞骑。
    一把短枪从赵爽身后的飞骑手中脱出。
    而后,便是第二把,第三把......
    掩日的目光之中,一瞬间便被枪影所充斥。
    最为致命的,却是赵爽手中的那把。
    短枪刺入身体中那一刻,掩日感觉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
    这一刻,掩日的触感变得尤为敏锐,甚至可以感受到,铁制的枪头与血肉摩擦时微妙的触感。
    鲜血一瞬间流淌在地上,将一头绝世的凶兽制服,赵爽的声音却依旧冷漠。话语并不需要多么激昂,便那么轻轻的一句,却能够让人感受到其中赫赫的凶意。
    “并敌一向,千里杀将!而你,求胜之心太强,露出的破绽太多了。”
    战马踏前,赵爽居高临下俯视着。
    便在他手中长枪将要挥下,了结掩日性命的那一刻,一道锐利的剑气挥舞而来。
    便在同时,掩日与之策应,纵起而跃。
    赵爽微微侧身,躲过了这道剑气,可手中长枪,却已经断裂成了两截。
    “好锋利的剑!”
    一位女剑客便站在那里,带着一副蜘蛛纹路的诡异面具。手中长剑,耀眼异常。
    “这把剑是惊鲵?”
    她便静静地站在了那里,承受着一切。
    掩日经过她身边的时候,与其对视了一眼,随后便毫不犹豫地向着惊鲵身后的树林深处遁走。
    见到掩日远遁,惊鲵也不再停留,身形缓缓消失。
    “兵家之道,先挫其心,后败其力。阻其强援,击其弱旅。这已经是一只死老虎了,追猎!”
    “是!”
    林下泥道,飞骑四出,兵芒寒烁,呼啸如龙。
    秦舞阳自始至终看着这一切。
    这么可怕的人,便是自己曾经要刺杀的目标么?
    赵爽策马而动,目光注意到了焱妃和月神身上,让她们有些紧张。
    从未有过的紧张感!
    相比掩日,她们俩身上太干净了,便像是刚刚来到这战场一样。
    “你们两个是阴阳家的?”
    赵爽的语气有些惊讶,不禁让焱妃和月神有些得意。
    没错!我们就是阴阳家两大护法,副教主的候选人,地位超然,在五大长老之上,未来还会是整个天下数一数二的人物。
    有牌面!
    小胖子,害怕了吧,后悔了吧,知道错了吧!
    当然,这只是内心的语言。
    所谓用最软的动作展示最为硬气的语言。
    正当焱妃和月神缓缓一礼,想要像个大家闺秀自我介绍身份的时候,就听到了这么一句。
    “阴阳家收人的标准这么低的么?”
    赵爽轻轻的呢喃一声,然后策马而飞,身影很快消失在了众人的目光之中。
    “是可忍孰不可忍!妹妹,不要拦着我。”
    “姐姐,我没有想要拦你。”
    焱妃的目光之中充斥着怒火,转头一看,月神的脑袋上也暴着青筋。
    “追!”
    在场便只剩下了荆轲与秦舞阳,还有一些活着的墨侠。
    “我们这是被无视了?”
    荆轲身上伤不轻,可嘴巴依旧活络。
    “你还有心思说这个,那东西?”
    “放心!”
    荆轲贼贼一笑,脸上露出了一股狡猾的表情。

章节目录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七星肥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星肥熊并收藏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