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掩日失败了么?”
    大梁城中的消息,跨过千里之遥,落到了咸阳城的丞相府中。
    吕不韦将手中的竹简随意一抛,扔进了火炉之中。
    “罗网失败了,只是相邦似乎并没有在意?”
    便在吕不韦身前,一男子躬身而立。
    “刺杀之道,虽有奇效,可终究是小道。罗网是利器,可却上不了台面。诸国合纵,意欲攻秦。若是六国的大军真的西来,靠罗网的几把剑也挡不了多久。”
    吕不韦向前走了几步,随即停了下来。
    “只是,时间实在是太巧了。李斯,你以为这帮人是为了什么?”
    “斯大胆一言,他们中有人是冲相邦而来。”
    “哦?”
    吕不韦眯着眼前,仔细地盯着眼前的人。尽管他的心中早已经有了定夺,可是此刻仍想要听听这个男子的答案。
    “六国想要仿效当年旧齐之事,合纵灭秦。可六国本身也是一盘散沙,意志不一。真正重要的是其中策划之人,他们的目标虽然一致,可利益却并不一定相同。”
    李斯俯身,躬身作揖。
    “想要攻秦的,并不一定是六国之人,也有可能是秦人。兵事一起,他们才能浑水摸鱼。”
    “不错!老夫在这大秦相邦之位不过数年,可这朝廷之内却有大把的人想要赶我下去。这次合纵之势,也有他们的影子在里面。”
    事实上,能够以一介商人之身,多方谋划,最终成为大秦相邦,他对危险的敏锐非寻常人可比。
    吕不韦说得很是轻松,看着远方,目光深远。
    “六国易破,内患难除。可只要合纵之势不成,他们也难以兴风作浪。李斯,你可有所对策?”
    “有时候,刀剑并不是最为锋利的杀人之器。”
    李斯微微低首,说完便静默不言。
    吕不韦一笑,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李斯,以你的才学,只在我的府中做舍人太可惜了。老夫保举你为郎中,教王上读书去吧!”
    “李斯叩谢相邦大恩!”
    .......
    阴暗的屋中,盖聂趴在房梁之上,等待着。
    屋外起了火光,大门吱呀,一个男子一手拿着蜡烛,一手带着个小箱子,走了进来。
    很快,另一个身着黑色披风的男子也跟了进来。
    “吕不韦是什么意思,想要贿赂我么?”
    “郭开大人不要误会,相邦只是体念昔日在赵时受到大人的照拂,故此有所感谢。”
    郭开一笑,放下了烛台,打开了小箱子。
    “一箱的珠宝,吕相的情义也太厚重了吧!说吧,有什么事情?李牧治军极严,军中的情报我可提供不了。”
    “大人误会了。近来听到了一个流言,说赵王有意将廉颇召回,重新执掌大军,不知是真是假?”
    “哼!王上被奸人蒙蔽,才想要召回廉颇那个老不死的!”
    “大人说得是,若是廉颇重新回到赵国,执掌大军,其中利弊,不可不察啊!”
    郭开来回走了两步,脸色有些凝重。
    “这件事有些不好办,最近朝堂的风向变了。更有传言说,王上有意组织合纵,所以才想要召回廉颇。”
    “嘘!”
    那神秘人作了一个嘘的手势,十分谨慎,声音也拉低了几分。
    “小心隔墙有耳!如此,大人就更需慎重了。若是真有其事,廉颇得势,对于大人而言,便是灭顶之灾了。”
    “我明白了,我会想办法的。”
    两人离开了这间屋子,黑暗重新笼罩,只是房梁上却有着一双雪亮的眸子。
    一声呢喃,微微荡漾。
    “合纵?”
    ........
    韩国,七绝堂。
    卫庄翘着双腿,坐在有些潮湿的库房之中。
    七绝堂的老大唐七走了进来,坐在了卫庄的对面。
    “魏国那边传来了消息,掩日被披甲门抓了,关在了魏国的铁牢之中。不过不久之后,罗网便组织了反攻,虽然夺回了掩日剑,但被披甲门门主设伏,遭受到了很大的创伤。自此,罗网暂时停止在了魏国一切的行动。”
    “掩取蔽日,阴盛昼暗!”卫庄躺在椅子上,身体后倾,嘴角喃喃念道,“魏国?”
    真正让卫庄在意的不是这个消息,而是这件事情发生的地方。
    卫庄随即站起了身来,拿起了手中鲨齿剑。
    “我要走了!”
    “走?”唐七脸上尽是不可思议,“外面都是搜捕你的军队和夜幕的人,你要去哪?”
    “凭他们还拦不住我!”
    “你前夜混入雪衣堡究竟做了什么,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卫庄目光犀利,看向了身后的唐七。
    “如果你还想要活下去,就什么也别问。另外,帮助我混入雪衣堡的那个你堂中的兄弟,也尽快找机会安排他离开,白亦非迟早会找到他的。”
    .........
    “说是要合纵,可六国这么大,该怎么做呢?”
    自从那日离了鬼谷,赵爽就跟着庞煖,也不知道这老头怎么想的。
    两头老驴,一堆篝火,两人围坐。
    “欲要合纵,就必须集三晋、楚、齐之势,缺一则胜算立减三成。”
    庞煖此来,却已经成算在胸。
    “楚国大政自春申君,合纵之志甚坚。韩国小国,若大势一成,必曲附之。赵四战之国,国力衰微,国中上下之将尉,在长平之战被屠戮殆尽,军中青黄不接,需有一大将统兵,方能安赵王之心,固赵王之志。有廉颇在,也无妨。真正麻烦的是魏、齐两国。”
    庞煖隐居多年,可对天下之势却了如指掌。
    “若起合纵,则魏必用信陵君,可魏王绝对不会答应。齐国自济西之战,便对诸国有着很深的敌意,闭境自守,坐观成败。要说动齐王,很难。”
    “更何况,诸国合纵,若胜,无论魏、楚、赵、韩、楚,皆能得地,独齐不能。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齐国继续保持中立。既不反秦,也不助秦。可这样一来,十成胜算,只剩七成。”
    赵爽翻了翻白眼,自始至终,这老头就没有提到过燕国。
    这么没存在感的么?
    “那燕国呢?”
    “燕王贪鄙,不足与谋!”
    便在此时,天上飞来了信鸽,落到了地上。
    庞煖拿下了绑在鸽子腿上的小竹筒,取出情报一看,叹了口气。
    “吕不韦出手了,廉颇终难用矣!”

章节目录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七星肥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星肥熊并收藏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