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摩尔会所是达格城著名地高档会所,而且是会员制,一般人根本进不去,清歌与司微澜绕到后门,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扮作服务人员溜了进去。
    到了会所里面,清歌拉住一个侍应生,将他拉到了一个包厢里,侍应生神色惊惶,看着清歌二人,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
    他想呼救,却被司微澜捂住了嘴。虽然这两人的身上穿着侍应生的衣服,但他知道这两人不是会所的人。
    “只要你不喊,我就不让她放开你,能做到你就点点头。”清歌低声说道,她说的是当地的语言,司微澜不会说,只能由她来。
    侍应生点头,清歌示意司微澜将人放开。
    “我找你其实就是想让你帮个忙,并不想伤害你。”清歌解释,从口袋里掏出夜清筱的照片,“你见过这个人吗?”
    侍应生看了看清歌,又看了一眼照片,摇头。
    清歌将照片放在他的眼前,“你仔细看看。”她又拿出一叠钱,“要是说出有用的消息,这些钱就是你的了。”
    她拿出的钱不少,按照这里的物价水平,足以抵得上这个侍应生好几个月的工资。那位侍应生咽了咽口水,明天心动了。
    清歌晃了晃照片,侍应生接过照片,仔细看了看,神色迟疑,“我好像是见过,但不确定。”
    “说下去。”
    “我见过一个跟她相似的女人,比她大几岁,要漂亮很多,脸上画着浓妆。”侍应生解释道,照片上的女人看着要小一些,看着稚嫩很多,所以他也不确定自己看到的是不是就是他们要找的。
    清歌心中已然确定这人看到的就是夜清筱,照片是三年前夜家没出事的时候拍的,那时候姐姐才二十岁,当然要年轻一些。
    “那这个女人呢,现在在哪里?”
    侍应生摇头,“不知道,大概一个月前,她几乎天天来这里,出手很大方,我的同事还得到过她高额的小费,但是从半个月前忽然就不来了。”
    来这个会所的人非富即贵,每天都是来来往往的人,侍应生能对夜清筱有印象,完全是因为夜清筱给小费给得高,甚至比她的消费都高。当时他还在想等她再来的时候就自己去她的包厢服务,谁知道就不来了,为此他还遗憾了好几天。
    “她每次来这里都做什么?”清歌又问道。
    “头几次都是一个人来,后来是跟一个男人一起来的。”
    “那男人是谁?”
    侍应生神情犹豫,似有难言之隐。
    “问完这些我们就走,之后也不会再来,没人知道你见过我们,也更没人知道你跟我们说了什么。”
    侍应生闻言,一咬牙,就说了,“那个男人是首相身边的人,叫伊达,不过伊达十天前就死了。”
    清歌神情微顿,夜清筱失踪了,伊达就死了,这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清歌又问了几个问题,可惜侍应生知道的也不多,清歌只能放弃,将钱给了他,朝司微澜使了一个眼色,司微澜直接一个手刀砍晕了他。
    两人将侍应生搬到沙发上,小心地打开门,见外面没人,直接走了出去,不忘将包厢的门关上。
    清歌的运气不错,没走多久就遇上了一个类似经理的人,故技重施地将人拖到包厢里,半威胁,半利诱,从这人嘴里套出了一些消息,比如,这个叫伊达不是心脏病突发,而是被谋杀的,据说凶手是个女人,现在还在通缉中。
    清歌将夜清筱的照片给男人看,那人的说法跟侍应生基本一致,知道得不到其他有用的消息了,清歌将人打晕了之后就离开了这里。
    两人回到酒店,清歌的神情凝重。
    现在已经基本可以确定,夜清筱现在确实在帮赤练做事,而且伊达的死跟夜清筱脱不了干系。至于赤练为什么要对伊达下手,只怕是马克还没死心。
    当初沙连国内部暴乱,其中就有马克的影子。清歌是那一场战争的见证者与参与者,当年战争的一幕幕至今还清晰地印在脑海中,特黎城和德瓦城的战火硝烟缠绕了她三个月之久。
    赤练现在将目光定在伊达身上,只怕沙连国又要不平静了。
    她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看着脚下的城市,这本就是个多灾多难的国家,正常处于战乱,即便是这样,依旧没能逃过赤练的算计。
    垂着的手握成拳,手背上的青筋都能看的清楚。司微澜知道她的心情十分复杂,好不容易得到了姐姐的下落,却又得知姐姐很可能已经沦为了赤练的工具,换做谁都接受不了。
    她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张来几回嘴,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她不是当事人,有些心情,再理解也无法感同身受。
    清歌将事情想了一遍又一遍,捋出了一条线,或许,赤练的目标根本不是伊达,而是首相,如果是这样,在任务没有完成之前,夜清筱势必还会出现。
    既然这样,与其他们去找她,不如等着夜清筱主动出现。
    想明白了,清歌回神,这才发现司微澜正一脸担心地看着她,不禁笑了笑,“我没事,时间不早了,我们先休息吧,剩下的事情等明天再说。”
    清歌找的那个地头蛇名叫阿鲁,不用三天,他就按照清歌留的联系方式给她打了电话。清歌再次到地下赌场的时候,就见阿鲁正等着她。
    “这是你要找的人,就住在这里。”他递给清歌一张纸,纸上是一个地址。
    清歌将纸捏在手里,定定地看着阿鲁,“效率挺高。”
    阿鲁扯了扯嘴角,“剩下的钱记得等下打到我的账户上。”
    “没问题,你应该没什么隐瞒我的吧?”
    阿鲁的眼神闪了闪,一脸坦然回视:“我做的就是这一行的生意,自然是诚信为本,不过那毕竟是个活人,会走会跑的,要是她自己走了,你不能将事情怪在我的头上,是吧?”
    清歌笑了笑,眼底没什么笑意,淡声说道:“你相信你不会砸了自己的招牌。”她说完,带着司微澜走了。
    阿鲁等人离开了,迫不及待地拨出了一串号码,“你要我的办的事情我已经办完了,现在可以放了我的家人了吗?”
    “他们没有起疑?”
    “是,完全是按照你的吩咐做的,他们没有起疑,你答应我的只要我听话,你就不会伤害我的家人。”
    “自然,稍后你的家人就会回家,完好无损。”
    阿鲁闻言,松了一口气,对方守诺就好。
    而离开的的司微澜则是皱着眉头,“清歌,这个人真的可信吗?”这个人找到的未免太容易了些。
    清歌看着手中的纸片,上面就一个地址,若是她没记错的话,这好像是个所谓的贫民区,位于城南,那里鱼龙混杂,是整个达格城治安最差的地方。
    “未必是真的。”清歌淡声说道。
    司微澜知道清歌心中也有疑虑,那就放心了,她就担心清歌一时头脑发热中了别人的圈套。
    “那我们还有必要去这里吗?”
    “去还是要去的,不过不是现在,我们先去参加宴会。”
    司微澜一愣,“宴会?什么宴会?”
    “首相给他的夫人举办的生日宴会,庆祝五十大寿的,我们既然到了这里,自然要上门祝贺。”
    司微澜更懵了,“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清歌嘴角轻勾,“花钱买的。”
    “但是这种级别的宴会我们没有请柬恐怕进不去吧?”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解决,走,先去商场买礼服。”清歌勾着司微澜的脖子,二人朝着商场而去。
    清歌忽然想起了当初进蓝焰的时候,杰西给她设置了一场考验,当时她也是混进了宴会中,倒是与现在有些相似,想到这里,她不禁笑了笑。
    司微澜没有参见过这样的宴会,自然也没有买过礼服,全程都是清歌在挑选,而她负责配合。
    回到酒店,清歌给冷文冀打了电话。
    “没问题,稍后我就会联系人,请柬应该明天就会送到你的手上。”沙连国与夏国一直保持友好关系,一张请柬冷文冀还是能帮忙要到的。
    “谢谢二哥。”
    冷文冀笑了笑,“跟我不用这样客气,都是一家人,你一个人在那边注意安全。”
    清歌询问了一下京都近期的情况,知道没什么大事发生,也就放心了,挂了电话,她想的是首相夫人宴会的事情。
    如果赤练的目标真的是首相,那么这次的宴会就是个很好的机会,而夜清筱是十有八九也会出现,倒是免了他们很多的功夫。至于阿鲁给的那个地址,清歌并不打算现在去。
    **
    蓝焰总部。
    水玥看着杰西挂断了电话,脸色难看,快步走了进去,“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杰西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没想到竟然被她听到了,收起手机,笑道:“没什么。”
    “杰西,你要对清歌做什么?”水玥质问道。
    “她这样欺骗我们,我不过是想给她一个教训。”杰西不以为意。
    “你那样做哪里是想教训她,是想要的命。”
    “小月儿,你忘记了,她欺骗了我们整整三年,而且,她不是一直都想知道她姐姐的下落吗?现在我告诉她了,她应该感激我。”
    水玥脸色涨红,完全是被气的,“但是你明知道那是赤练设下的圈套,目的就是为了抓她,她要是落到赤练的手里,还能有好?”
    杰西脸色阴沉,“但是她骗了你。”他还记得水玥当时伤心的样子,他从来没有见过那样伤心的水玥。
    “那也是我的事情,谁让你这么做了,我生她的气关你什么事儿啊。”水玥气急了,冲着杰西吼道。
    杰西被水玥吼得脸都青了,感情自己是好心被当做了驴肝肺是吧。
    水玥转身就要走,却被杰西一把拉住,“你干什么去?”
    “我去哪里要你管,你放开我。”水玥挣扎了一下,没挣开。
    杰西脸黑成了锅底,“你要去找清歌?我告诉你,不许去。”
    “你放开我。”
    杰西牢牢地抓着她的胳膊,没有放手,“我说了不许去就是不许去,她清歌那么本事,有的是人护着她,死不了,再说了这本来就是她跟赤练的恩怨,我们少掺和。”
    “赤练那帮人就是疯子,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完全没有底线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干嘛要这么做,就算是出气,也不用非要用这种方式啊,杰西,你再不给我放开,我就生气了。”
    杰西自然不会听到,“你给我乖乖呆在家里,要是敢乱跑,我就把你关起来。”他脸上没有一丝玩笑的意味,水玥知道他说的是真的,眼神一狠,曲腿就朝着他的腹部踢去。
    杰西被她气的差点没吐出一口血来,想也不想就还手了,水玥出手不留情,杰西却有顾忌,担心出手太重了会伤到她,一时间两人竟然打了一个平手。
    杰西毕竟是个大男人,时间一长,水玥就坚持不住了,被杰西桎梏在怀里,半拖半抱地拖回了房间。
    “这段时间你就给我在房间里待着,哪里也不许去,我会让人看着你,要是你跑了,他们就代替你接受惩罚。”
    水玥拍着门,“杰西,你放我出去,你个混蛋。”
    听着里面传来的踹门升,杰西面无表情,丝毫不为所动,“你就待着吧,我已经让人在外面守着你,你离不开这里。”
    “你混蛋。”水玥咬牙切齿,开始不管她怎么说,杰西都不答应,后来直接离开了,任由她一个人在这里。
    水玥气得在屋里转了一圈又一圈,东西都被砸了不少,整个房间一片狼藉。气发泄完了,她冷静下来,视线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有了主意。
    哼,你说不让我走,我就不走吗?
    夜里,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蓝焰总部,等第二天杰西来看人的时候,房间里早已空空如也。
    “不是让你们看着人吗?人呢?”
    手下低着头,不敢作声,水玥小姐要走,他们也拦不住啊。
    ------题外话------
    二更在九点。
    另:应上面的要求,近期将会更改书名:《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更名为《独家宠爱:靳少请矜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更名为《宠你上瘾:傅爷的神秘娇妻》,所以要是发现书名变了的亲们不要担心,内容是一样的,就是换了名字而已。(书名里不让出现任何“军”字眼,我也很无奈)
        请牢记本站新网址:
        www.yuwangshe.us    

章节目录

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久陌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久陌离并收藏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