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如果说,单是论文的发表,还无法惊动大多数国人,前来秦家造访者多是医药界人士的话。那么到了1919年10月,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公布,获奖人竟然是中国的女医生朱婉!消息传回来之后,整个中国都为之震动,每个人都感到惊讶无比!
    几乎一夜之间,所有的报纸都印了朱婉的头像,用大量的篇幅,连篇累牍,介绍她的光辉事迹。
    “朱婉先生,生于1878年,自幼聪慧,读书不辍,毕业于圣约翰大学医学部,潜心研究,百折不挠,先后失败九百九十九次,终于研究出东方神药,因此获得诺贝尔奖,受世界各国景仰,这是百年来,中国给世界作出的最大贡献,极大的振奋了民族精神……”
    “朱婉先生,时代之精英,国人之楷模,正直无私,积极进取,仿佛独立山脚的木棉花,又像古时候花木兰……”
    “朱先生在研究医药的同时,还坚持在医院治病救人,经她手治愈的病人不计其数,本报采访了十余人,摘录他们的赞美之声……”
    “朱医生宅心仁厚,减免了很多人的医药费……”
    “单是今年,朱医生就为魔都第三女校捐款两万元,为安徽赈灾捐款伍万元,为魔都孤儿院捐款三万元……”
    不久,段祺瑞政府寄来公文,欲聘朱婉做卫生部部长,但被朱婉婉拒了。
    孙先生经过魔都,特意为朱婉题字:“中华奇女子,杏林大医家!”
    陈千秀在各地演讲,呼吁女性独立自主,要像朱婉一样,独立自主,自强不息!
    李巨钊在《新青年》中,撰文论述妇女解放和democracy,用大量篇幅赞美朱婉女士……
    一时间,朱婉受到无数人的赞叹!
    她每天听到恭维的话语,比以前四十年加起来还多!
    她走在大街上,被众人围观,指指点点,赞誉有加,让她晕晕乎乎,随时都可能晕倒。
    就连朱汉成也跟着水涨船高,白天在外面咧着嘴乐呵呵,晚上只能在家里苦笑,因为他被人称作“朱先生的先生”,自己的名字完全被忽略了。
    秦笛的姐姐秦菱二十一岁了,眼看大学毕业,被一堆青年围着,烦不胜烦,几乎拔不动腿。
    妹妹秦月也已经十五岁,同样有小男孩围着转悠。
    秦笛嘴上说不怕母亲被绑架,但还是聘请了一些保镖,悄悄跟在父亲、母亲、姐姐和妹妹身后。
    至于他自己,虽然是朱婉唯一的儿子,在这个重男轻女的时代,他算是最佳的绑架对象,然而他是不怕的,因为他的功力到了炼气第三层巅峰,就算来两三百人,手持刀枪棍棒,也不是他的对手,除非每人一把枪,将他围起来乱扫,才可能将他杀死。
    1920年一月下旬,负责跟着秦菱的保镖张桐和张卫来报:“秦先生,大小姐昨日在铺江边散步,被几个青帮的流氓挡住了去路。我们俩出手赶走了那些人,可是担心他们还会再来。”
    张桐和张卫出自精武体育会,也就是后人说的精武门。他们是霍元甲的徒孙,霍元甲早在1910年就死了,后来精武门由霍元甲的哥哥霍元卿以及儿子霍东阁任教,招收了不少的徒子徒孙。
    秦笛问道:“有没有看清,那些青帮的流氓,出自哪个堂口?”
    张桐答道:“应该是张啸林的人。”
    秦笛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当晚,他孤身来到华格臬路张啸林公馆,宛如一道清风,飘进公馆内院,直面坐在椅子上和喝茶的张啸林。
    此时的张啸林43岁,五大三粗,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好人。
    要说魔都三大青帮头目中,人品最差的就是张啸林了,因为他后来投降日本人做了汉奸。黄金榕虽然人品一般,但也没有投降日本人。杜悦笙最有骨气,反对日本暴行,支持罢工,行侠仗义,先后接济了很多人。
    张啸林自幼嗜武,身上有一些功夫,猛然看见家里来了陌生人,禁不住吃了一惊,当即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张公馆的里里外外,有几十号打手守围着,而面前之人不知为何竟然能进来!
    所以张啸林吓了一跳,心里“扑通”跳个不停。
    秦笛淡淡的道:“莫要惊慌,我今天过来,没想拿你怎样,只是跟你聊聊。”
    张啸林故意先声夺人,怒道:“你一个毛头小子,胆子不小,敢闯入我的家中!”
    秦笛看见桌上摆着一块尺许高的流水山石,于是探出手去,在石头上轻轻摸了一把,那坚硬的石头,顿时化作粉末:“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看见这一幕,张啸林脸色刷的就白了!
    他心里明白,自己遇到顶尖高手了!这样的高手,简直平生仅见,整个青帮也没有一个!
    于是,他赶紧站起身来,放低了姿态,抱拳拱手,道:“对不起,先生您贵姓?光临寒舍,不知有何见教?”
    秦笛觉得自己展露的功夫还不够,他转头四顾,看见靠墙有一根练武用的镔铁棍,足有寸许粗,五尺长。他将铁棍捡起来,双手一弯,变成了圆环;再一扭,变成了麻花!轻轻一拉,又成了铁棍!然后,他将铁棍搁在桌上,抬起一只手掌,猛地劈下去,就听见“咔嚓”一声,寸许粗的铁棍,竟然断作两截!
    张啸林看见这一幕,就像见了鬼一样,心中恐惧至极,浑身瑟瑟发抖,心想:“他娘的,这不是人!天下哪有这样的人?就算有,怎会过来找我?我哪里得罪他了?”
    像他这样的青帮头目,向来吃软怕硬,眼见对方实力惊人,立马变成了爬虫!
    他“扑通”跪倒在地,口里叫道:“先生,先生,请您收手吧!小人知道厉害了!您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
    秦笛冷冷的道:“昨日中午,家姐在浦江边散步,被你手下人骚扰。我这次过来,就是想提醒你,做人要老实,不要无事生非。”
    张啸林在心里大骂:“不知道哪个不开眼的混蛋,得罪了这样的凶神恶煞!”
    他不敢顶嘴,连忙点头:“是是,我这就去查,不管是谁,严惩不贷。不过,先生您……贵姓啊?”
    “我姓秦,家父秦汉承,家母便是朱婉。”
    张啸林心里“咯噔”一声,顿时瞪大了眼珠子,问道:“令堂便是报纸上常提的朱医生?哎呀,大水冲了龙王庙,失敬失敬!秦家每年给青帮捐献财物,这件事肯定是误会了。”
    秦笛道:“但愿是误会,你好自为之。”
    他冷冷的望了对方一眼,然后身形一晃,化作一道清风,倏的不见了!
        请牢记本站新网址:
        www.yuwangshe.us    

章节目录

人仙百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鬼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鬼雨并收藏人仙百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