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回到长定殿,南姒吩咐侍女准备一桶热水。
    夜君陵脱下身上的锦袍和内衫,看到脊背和两条腿上又多了几道肿高的伤痕,不过还好,没有破皮。
    泡进浴桶里,在热水包围下消除了些许疲惫,却越发让痛感加剧。
    “身上有伤,别洗时间太长。”南姒淡道,“洗完了我给你上药。”
    真是水深火热的几天,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南姒抚着他脊背上那道肿痕:“真是可怜。”
    夜君陵本想说别担心,然而话到嘴边,却变成了点头:“很疼。”
    转过头,仰脸看向南姒:“姒儿,亲亲。”
    南姒低眉看着坐在浴桶里还不忘占便宜的人,眉梢轻挑:“亲亲就不疼了?”
    “嗯。”夜君陵点头。
    南姒沉默片刻,弯腰在他唇上亲了亲,算是安抚。
    于是在继那句让他惊喜的情话之后,南姒用一个亲亲再度安抚了某个总是患得患失的少年。
    夜君陵抚着自己的唇,暗道几位爹爹都是助攻,用皮肉之痛帮他挽回南姒的心,甚至都不用他自残和绝食了。
    自残和绝食,姒儿虽然也会心疼,可更多的却是气怒,然后他好一段时间都会活在姒儿冷嘲热讽之中,而这次倒好,几位爹爹彻底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
    夜君陵越想越觉得这比生意划算。
    “你在傻乐什么?”南姒皱眉,盯着某人不自觉上扬的唇角,“被打傻了?”
    夜君陵连忙摇头:“不是。”
    怎么可能就被打傻了呢?
    他这分明是高兴傻了。
    用最短的时间把全身洗了一遍,少年从浴桶里起身,身上的伤其实很疼,但是比起几天前的藤条和鞭子,这到底还是比较容易忍受的。
    擦身之后,南姒给他上了药,语气淡淡:“四位爹爹已经过了三个,你的苦日子也快到头了。”
    苦日子?
    夜君陵回头看着她:“对我来说,这不算什么苦日子。”
    除了姒儿不理他,生他的气,跟他冷战之外,其他都不算什么,尤其是身体上的痛,都不值一提。
    “姒儿。”伸手把她揽在怀里,他偏头亲了亲她的脸和额头,“你希望我留在东澜,还是随你去东陵?”
    南姒道:“这个问题之前不是讨论过了?”
    东澜的江山既然不能拱手让人,那当然是留在东澜。
    “可是你的亲人都在东陵。”夜君陵沉吟片刻,表情突然有些凝重,“父皇其实还年轻,如果不退位的话,再做二十年皇位没问题。可是我们俩……姒儿,我们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活二十年。”
    此言一出,南姒倏地一怔。
    是啊。
    夜卿离正当壮年,现在其实根本不用着急退位。
    而夜小七就算得到了皇位,若这一世他们依然摆脱不了短寿之命,在皇位上又能坐上几年?
    到时他们若膝下无子,皇位依然得另择一人继承。
    南姒坐在床沿静默片刻,“以你的意思呢?”
    “我听你的。”夜君陵坐起身,双手环着她的腰,额头抵着她的,“如果你喜欢东陵的生活方式,更愿意待在离家人近的地方,我就随你去东陵。如果你想让我当皇帝,那么我们就想办法让父皇早点退位,我们也好早日主宰江山,大刀阔斧整顿一番超纲。”
    想办法让皇帝早日退位?
    南姒挑眉:“你想逼宫?”
    “的确是有这个想法。”夜君陵笑了笑,“不过逼宫的前提条件,是要有兵权在手。”
    南姒道:“这个好办,东陵大军借给你用。”
    夜君陵低笑:“岳母大人若是开口让父皇,父皇只怕巴不得马上退位,但是这样一来,我不就真的成了吃软饭的皇帝了?”
    靠着丈母娘的势力登基,太没面子。
    “你早就是吃软的了,现在才知道?”南姒斜睨他一眼,“有个强大的丈母娘,就算你不吃软饭,旁人也不会相信。”
    也对。
    夜君陵叹了口气:“看来这软饭的名声要背负一辈子了。”
    南姒嗯了一声:“有个强大的岳家,的确挺烦恼的。不然你考虑一下,索性娶了那位程姑娘,试着跟岳母大人对抗一下,说不定大臣们就会觉得你这位太子殿下特别有傲骨——”
    话未说完,南姒整个人已经被夜君陵扑倒在床上。
    “不许胡说。”夜君陵低头亲着她的唇瓣,眸光灼灼,“傲骨是什么?能吃吗?这骨头再傲,只怕也抵不过岳父大人的军棍,几棍砸下来,如何硬气的骨头都碎成了渣渣。”
    南姒红唇微挑:“原来是因为怕死?”
    “嗯,怕极了。”夜君陵嗓音绵软,她说什么都顺着,丝毫不辩驳,“头顶上面压着五座大山,我连气都喘不匀,可害怕了,所以姒儿一定要好好保护我才行。”
    “保护你当然没问题,不过也要看你能不能一直讨我欢心。”南姒语气闲适,“万一哪天你在我这里失宠了,我就去找我的三千美少年。”
    夜君陵瞬间吃醋:“不许。”
    南姒道:“你说不许就不许?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唔!”
    谁说了都不算。
    夜君陵直接低头封住了她的唇。
    虽然她现在年纪还小,想做点别的肯定不行,但提前尝点甜头还是可以的。
    南姒原本想把他踹下去,可脚都抬起来了,却及时想到他现在是个可怜兮兮的伤患,身上的伤还疼着呢,这一脚把他踹地上去,难免又要摔扯到伤处。
    于是悄然把脚又放了回去。
    夜君陵感觉多敏锐?
    南姒的动作他不是没有察觉到,眉眼都泛了一层光:“姒儿对我越来越心软了。”
    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已经够可怜了,我要是不对你心软一些,你的日子还能过吗?”南姒语气颇有些怜悯意味,“水深火热,如炼狱般煎熬,简直生不如死。”
    夜君陵被她一番话逗得发笑,笑完之后,面露可怜之色:“是啊,我这么可怜,爹不疼娘不爱的,也就指着姒儿多疼我了。”
    南姒虽知他在故意装可怜,可这句“爹不疼娘不爱”还是让她一颗心刹那间揪了一下。
        请牢记本站新网址:
        www.yuwangshe.us    

章节目录

帝妃凰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一季流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季流殇并收藏帝妃凰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