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当天下午,金霄刚走,云净初就派人送了一份礼物进宫。
    这份礼物,是从给静妃的。
    静妃作为陈家女,又在宫中身居高位,还是未来的太妃,自然颇受人重视。
    不过这个颇受人重视,自然不包括云净初。
    平常人情往来,云净初不会忘记她,这是肯定的。
    不过无事就往她那送东西,还是极少的。
    静妃一看到这份礼物就知道,云净初怕是有事要跟她谈,而且很可能还是有事相求。
    果然,第二日就听闻了云净初去陈府拜访的消息。
    陈府,云净初也不是第一次来了。
    陈家如今的当家人,是大房一脉,也就是陈媚珠的父母。
    陈媚珠还有一个哥哥,如今正在朝中当差,职位虽然不高,却十分有潜力,就等着资历够了,一路高升。
    乍一听闻云净初拜访,为了表示对她的尊重,陈家夫妇急忙忙给儿子递了信,让儿子赶了回来一同接待。
    陈家上下,一片郑重的将云净初迎进了府,待众人落座,陈家大房的当家老爷问道。
    “郡主今日登门,不知有何吩咐?”
    “吩咐谈不上,只是有人托我办一件事,我便来陈府走上一趟。”
    云净初态度放的十分温和,这还是让陈府上下比较放心的。
    听闻昭阳郡主一向脾气不好,而且她脾气不好时,还经常各种落人面子,看现在这个情况,这位郡主应该没什么不高兴的吧?
    “郡主请说。”
    云净初开门见山。
    “我这次来,是为二小姐说亲的。”
    “哦?说亲?”
    陈家夫妇都起了兴趣,女儿年纪也大了,该到了说亲的年纪,并且,女儿还是京都盛名在外的贵女,有意提亲的人无数。
    只是,他们一直都决定不了这件事。
    第一便是,女儿似乎对京都的公子,都没有表现出有意的意愿来。
    第二,上门说亲的公子,他们自己也不是很乐意。
    如今的陈府,也不缺什么名声和势力,联姻什么,完全没必要。
    不联姻不看重家世的话,那提亲人本人的才华和性格,就极为受夫妇两人看重了。
    而之前那些上门提亲的人,就是在这方面无法让夫妻两人满意。
    “不知是谁家的公子?”
    云净初笑笑,“不是谁家的公子,是我的师弟。”
    “郡主的师弟?”
    夫妇两人对视一眼,眼神中颇有些迟疑。
    这位郡主的传言,他们也都听的多了去了。
    只是,郡主打从年少,就被送去江湖学艺,如果他们没记错的话,那郡主的师弟,应该都是江湖中人吧?
    “是,我的师弟。”
    竟然是来说亲的,云净初也不瞒着,将金霄的大致情况都说了一遍。
    “想必陈大人和陈夫人都清楚,我的师弟都是江湖中人,这位师弟也不例外。
    他是我师傅收的最后一个弟子,相当于是我的小师弟。
    能被师傅收入门,小师弟在武艺上的天赋十分不错,并且,家世也十分不差,就是不在京都。”
    前面说的再好也没用,一句不在京都,就让陈家夫妇很为难了。
    他们就一子一女,儿子虽然不算文武双全,却也是个孝顺乖巧的好孩子,如今在朝中当值,正一步步的往上爬。
    让他们最为骄傲的,便是这个女儿。
    女儿从小就优秀,不管是诗词歌赋,还是琴棋书画,就没有她不擅长的。
    而且在人际往来方面,也受京都一众贵女公子称赞。
    可以说,女儿毫无缺点。
    这样一个优异的大家闺秀,嫁去江湖?
    这画风怎么都不对吧?
    以女儿的性子,她能受得了江湖的打打杀杀?
    能受得了自己的丈夫,是个只知道武力的野蛮人?
    陈家夫妇两个一想,就觉得不合适,连连摇头。
    “郡主,这……不合适吧?”
    顾忌着云净初的身份,两人的说辞还算很委婉了。
    云净初听出了她们话中的意思,显然是因为金霄的江湖身份,不是很乐意。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云净初没生气,而是继续道。
    “陈大人和陈夫人莫要先急着拒绝,我先为你们说说具体情况。”
    “我师弟呢,武功不俗,却不是一个完全的武夫,他的文采也极为不弱,这一点,两人可以放心。”
    “另外就是,我师弟性子极为不错,他可以保证,娶了陈小姐,必定不会另行纳妾,江湖人终于粗鲁了些,对待承诺却是极为重视的。”
    会武还会文?
    也就是说,不是什么都不懂的野蛮人?
    陈家夫妇心里稍稍满意了些。
    更满意的还是云净初那句,江湖中人重诺,她那位师弟可以保证,不再另行纳妾。
    不纳妾啊,这个可是很重要的。
    陈夫人有些心动了。
    以往那些年,京都里纳妾成风,谁家不是三妻四妾?
    就最近这些年,因着昭阳郡主的带头,京都里刮起了一阵不纳妾的风气。
    虽如此,能做到的还是少之又少。
    至少她就听说过,有在成亲之前,各种许诺的夫家,在成亲之后,就我行我素,违背了当初的承诺。
    当然,这话如果是昭阳郡主说出来的,她们肯定信任不会有人违背。
    眼瞧着两人有些意动了,云净初勾了勾唇,继续道。
    “第三,我师弟已经在京都买了宅子,依他的意思,他是希望以后在京都常住,当然,江湖他是必须要回的,可平常,他还是更喜欢京都。”
    这点就是在告诉陈家夫妇,你们不用担心女儿嫁的远了。
    眼看着说服的差不多了,云净初丢出了最后的重磅炸弹。
    “最后一点,我为师弟来提亲,这是师弟的意思,也是陈小姐的意思,我师弟与陈小姐,是情投意合,两情相悦的。”
    这话一出,陈氏夫妇面面相觑。
    情投意合?两情相悦?
    他们怎么不知道?
    “如若不信,两位可叫陈小姐上来一问。”
    云净初笃定的态度,让两人不知道作何反应,想了想,还是陈父吩咐了下人去叫陈媚珠过来。
    这会的陈媚珠,还跟金霄在一起呢。
    下人来寻人,陈媚珠很快就应下了。
    “好,我马上就来。”
    金霄拉住她的手,“我也一起去。”
    师姐说,要他拿出满满的诚意说服陈家夫妇,他已经有了准备。
    两人来到正厅时,一瞧见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陈家夫妇就明白了。
    还能不明白么?
    这小子分明是把女儿都拐到了手之后,才叫昭阳郡主帮忙来说亲的,他还怎么拒绝?
    陈父眯着眼瞪金霄,“你就是金公子吧,不知道你之前说的话,可当真?”
    他指的是,云净初答应的那些条件。
    金霄看了云净初一眼,云净初微微点头,金霄跟着点头。
    “自然,我答应的事,会全部做到。”
    “那好。”
    陈父又看向女儿,“珠儿,你确定要嫁给他?”
    陈媚珠咬了咬唇,偏头看了金霄一眼,郑重点头。
    “是,我要嫁给他。”
    竟然认定了,还有什么好矜持的?
    认不认,她都认了。
    陈家夫妇对视一眼,皆没了意见。
    “你们既然是两情相悦,身为父母,我们也没有棒打鸳鸯的道理,只希望你们两个都记住今日的话,以后莫要忘记。”
    “谢谢爹娘。”
    陈媚珠道谢,金霄也大喜过望,“多谢叔叔叔母。”
    陈家夫妇看金霄,多少还有些不顺眼。
    这小子太过奸诈,竟然先拐走了女儿,又找来了昭阳郡主说亲,害得他们想拒绝,都不知道如何拒绝。
    当然心中不满,但对女儿的宠溺还是占了上风,只要女儿喜欢,他们那一点不满,也就全被压到心底去了。
    见到这个皆大欢喜的场面,云净初直接摸着下巴来了句。
    “陈大人,陈夫人,我师弟和陈小姐的年纪也不小了,这婚期,不如定近些,如何?”
    婚期还要定近些?
    陈家夫妇寻思了一会,瞧着一旁女儿与未来女婿交握的手,没意见了。
    说起来,也差不多。
    女儿也及笄了,成亲早点也好早点抱外孙。
    “那依郡主看,这婚期定在何时合适?”
    云净初摸着下巴细想了想。
    “就三个月后吧,正好九月,是个好时候。”
    九月?这会不会太快了些?
    从定亲到成亲,就三个月?
    两人还迟疑着,云净初已经拍板决定了。
    “是个好日子,就选在九月十五吧。”
    身份压制,况且也不是别的事,夫妇两人拒绝的话说不出来了,只能随了云净初。
    *
    三个月的时间,紧赶慢赶,开始备起了婚宴。
    金霄新买的宅子,很快就有下人打扫了干净,准备起了新婚需要的东西。
    而金霄的亲朋好友,也从江湖各地赶往了京都。
    京都里,风阁一众师兄弟再次齐聚。
    司韶和苏烟岚的儿女,已经都有三岁了,凤瑾还是孤身一人,不过身边却缠了个姑娘。
    莫玄歌这个以前的小师弟,最近也走起了桃花运。
    一众师兄弟们,都在往好方面发展。
    风涟看着自己一众弟子,笑的合不拢嘴。
    都有喜事好啊,都生了徒孙给他抱,小孩子越多越热闹,人老了,什么都不喜欢,就喜欢热闹了。
    就像现在。
    白思楚窝在风涟怀里,正扯着他的胡子。
    “师祖师祖,我要飞高高,快带我飞高高。”
    风涟一脸苦色,眼中却弥漫着笑意。
    “我的小祖宗哟,快放开师祖的胡子……”
    “不放不放,我要飞高高!”
    她才刚刚学武,学的还都是基本功,父亲严厉,母亲在学武方面并不怎么管她。
    以至于她现在一看见父亲就发憷。
    相比于父亲,她还是更喜欢师祖。
    师祖对她可好了,又会给她买好吃的,还会耐心教她各种暗器的使用方法,还能带她飞高高。
    风涟被她闹得没法,只好抱着人往外面飞去,绕着整个梁胤侯府,转了好几圈。
    除了带着她飞,风涟还放开她,控制着她自己飞,小姑娘玩的可高兴了,还带上了白思逸一起。
    司韶的一双儿女见此,要闹着要飞高高,一群孩子围着风涟,风涟畅快的笑声就没停过。
    三个月的时间,转眼飞逝,金霄和陈媚珠的婚期,很快到来。
    这一日,京都里极为热闹。
    在朝中已经稳固的太子云锦景,亲自来了金府,为自己出嫁的表妹撑场面。
    不仅如此,就连宫里那位静妃娘娘,都得了皇上的恩旨,特意出宫来了进府参加婚宴。
    除了这些大人物,还有昭阳郡主、九公主、杨侯府、曾侯府、孙阁老府、魏阁老府等等……
    可谓是权贵云集。
    来参加婚宴的,不是三品官阶以上的,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有人暗叹,除去几年前昭阳郡主大婚之外,这或许是京都至此以来,最隆重的一场喜事。
    婚宴开始,一袭大红嫁衣的陈媚珠,被喜娘和丫鬟扶着款款而来。
    金霄等不及的将人接过,牵进了大堂。相比于父亲,她还是更喜欢师祖。
    师祖对她可好了,又会给她买好吃的,还会耐心教她各种暗器的使用方法,还能带她飞高高。
    风涟被她闹得没法,只好抱着人往外面飞去,绕着整个梁胤侯府,转了好几圈。
    除了带着她飞,风涟还放开她,控制着她自己飞,小姑娘玩的可高兴了,还带上了白思逸一起。
    司韶的一双儿女见此,要闹着要飞高高,一群孩子围着风涟,风涟畅快的笑声就没停过。
    三个月的时间,转眼飞逝,金霄和陈媚珠的婚期,很快到来。
    这一日,京都里极为热闹。
    在朝中已经稳固的太子云锦景,亲自来了金府,为自己出嫁的表妹撑场面。
    不仅如此,就连宫里那位静妃娘娘,都得了皇上的恩旨,特意出宫来了进府参加婚宴。
    除了这些大人物,还有昭阳郡主、九公主、杨侯府、曾侯府、孙阁老府、魏阁老府等等……
    可谓是权贵云集。
    来参加婚宴的,不是三品官阶以上的,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有人暗叹,除去几年前昭阳郡主大婚之外,这或许是京都至此以来,最隆重的一场喜事。
    婚宴开始,一袭大红嫁衣的陈媚珠,被喜娘和丫鬟扶着款款而来。
    金霄等不及的将人接过,牵进了大堂。
        请牢记本站新网址:
        www.yuwangshe.us    

章节目录

无良郡主要出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轻轻子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轻轻子衿并收藏无良郡主要出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