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开口就是一顶冠冕堂皇的帽子扣下来,原本准备出言解释的人顿时讪讪的闭上嘴。
    逛街听曲时偶遇代理领主多少让韩珅有些诧异。
    按照艾琳和安娜对李特的描述来推断,这个人应该是典型的“清流”型官员,对民间疾苦了解甚少,一心只想继续往上爬。
    领民的收入支出状况和人口增减等,在他眼中不过是一串串冰冷的数字。
    韩珅不敢说自己的推测万无一失,但躲在人群中仔细观察,韩珅可以从李特眼中看出刻意隐藏的冷漠。
    ‘看来,他这次出行另有目的,并非只是为了体察民情而出访。’
    原本专心欣赏乐曲的百姓被李特扣下的帽子镇住,很快就知趣的三三两两散去。
    那位不知名的乐师并未出言挽留,只是用那双如湖水一般平静的双眸默默的观察事态发展,如同横笛一般的乐器依然平端在胸前,似乎并不打算就此放弃尚未吹奏完的曲子。
    果不其然,乐师无视了李特面带笑容的驱逐压迫,继续旁若无人的将乐器凑到嘴边吹奏。
    习惯了一言九鼎的李特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路人乐师居然敢无视自己的话,原本挂着如沐春风笑容的脸庞肉眼可见的阴沉下来。
    随着李特勾起的嘴角下垂、阴柔的柳叶眉倒竖,他的气质发生了转变。
    如果说之前保持笑容的李特给人的感觉是彬彬有礼却暗藏锋芒,如今的他就完全变成了锋芒毕露的样子,常年身居上位的压迫感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
    双目微阖的乐师对李特释放出的压力视若未见,仿佛沉浸在自己的音乐营造出的祥和氛围之中,对外界的一切豪无所觉。
    眼见这个不知趣的小人物毫无自知之明,李特的耐心终于耗尽。
    “大敌当前,不能让民众沉浸在毫无意义的风花雪月中,将此人赶出我的城市!”
    “是!”
    两名庞大腰圆的领主宫护卫大步走进凉亭,粗鲁的打断乐师的演奏,将他柔弱的双手架起来强行往外拉。
    “哎~”
    乐师并未出言反驳,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顺从的任由护卫们将自己拖出凉亭。
    “滚!塔达拉城不欢迎你!”
    离开凉亭,两名护卫将乐师重重的推出,体质偏弱的乐师踉跄了几步才勉强站稳身体。
    不少尚未离开的围观之人不禁摇头发出叹息,颇有一种眼见娇花被风雨吹打的怜惜。
    正在此时,变故陡升。
    被推走的乐师脚步不稳的与李特擦肩而过,代理领主对这种小人物毫无兴趣,小声向身旁疑似幕僚之人询问着什么。
    低头前进的乐师眼中突然闪过锐利之色,握在手中的乐器发出微弱的青色光芒,在同色的衣服遮掩下十分隐蔽,大部分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一直留意事态发展的韩珅发现了乐师的异常表现,在他的双眼略微睁大时,乐师开始自己的下一步动作。
    在那支不起眼的乐器加持下,以乐师和李特为中心的小范围内突然掀起狂风。
    道道锋利的风刃发出锐利的破风之声,排开大气向不明所以抬手遮眼的李特袭去。
    眼见毫无准备的李特就要丧命于偷袭之下,围观的人群甚至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呼。
    就在此时,李特身旁那名身材瘦小的幕僚突然站了出来。
    他一把将李特揽到身后,从宽松的黑袍衣袖中弹出两柄小巧的短刀。
    千钧一发之际,这名幕僚出手如电,以挥出残影的手速点对点的将所有袭来的风刃劈碎。
    直到此时围观百姓的喧哗声才爆发,然而当狂风散去,之前那名发动袭击的乐师早已不见踪影。
    李特侥幸被幕僚救下一命,站稳脚步后脸色变得更加阴沉。
    勉强稳定住情绪,李特故意高声说道:“果然有库克王国安插进城的刺客,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请立刻返回家中闭门不出!”
    “从现在起,全城进入紧急状态,同时实行宵禁令,凡是夜晚不经许可上街之人都会被视作敌国间谍抓捕!”
    亲眼目睹了一场刺杀,乱哄哄的人群神色慌乱的各自回家,就算领主不说他们也不敢再随便出门了。
    被人流裹挟着前进的韩珅若有所思的望着李特脸上惊怒交加的神色。
    ‘真的是库克王国的刺客吗?’
    这几天韩珅在学习文字之余,专心翻阅过不少有关库克王国的资料。
    作为一个马背上的游牧之国,库克王国对文化和学识方面的重视远远不及农耕大国尤尼卡尔。
    用艾琳等人的词语来形容,库克王国是由一群只知道烧杀抢掠的野蛮人建立的国家,尤里纳家族保存的诸多资料也从侧面证明了艾琳的话语真实性。
    如果资料上记载的内容都是真的,很难想象库克王国会派出拥有如此高超演奏技艺的人充当刺客。
    而且仔细想想,那名乐师似乎早就知道代理领主今天会出访,故意以高超的曲艺引来大量民众的关注,借此将李特引来。
    可惜他的刺杀没能成功,那名长着一张大众脸的干练幕僚挡下了他的所有攻击。
    ……
    “刺杀?”
    当韩珅回到尤里纳家族的庄园时,安娜尚且忙碌未归,但艾琳已经提前一步回到了家中。
    听完韩珅的描述,艾琳摇了摇头遗憾的说道:“虽然不知道这位刺客出于什么原因刺杀李特,但他还是太鲁莽了,缺乏行动前的情报调查。”
    “如果只是李特一个人带着护卫出行,他的刺杀有九成以上的几率成功,但有德鲁跟随在侧,成功几率就会急剧下降。”
    “德鲁?”
    “是的,就是你提到的那位所谓的幕僚。”
    艾琳耸了耸肩解释道:“德鲁并非幕僚,而是李特手下的斥候队长,李特从各界获取的情报都会统一交由德鲁汇总整理。”
    “文职方面的工作能力姑且不论,德鲁的贴身战斗力相当强,疾面对他时也只有三成把握取胜。”
    ‘三成……’
    韩珅对战斗方面的认识和经验严重缺乏,惊鸿一瞥之下也很难对德鲁的能力产生精准的判断。
    但疾的能力他是亲眼见识过的,以他那无比灵活的身手居然也拿德鲁没办法,光是艾琳的评价就足以证明对方的实力了。
    “不过……”
    艾琳双手托住下巴靠在书桌上,身后的尾巴匀速的摆动,歪着头不解的喃喃自语:“李特今天到底是出门干嘛的?”
    “据我所知,除公事需要乘车出行外,那家伙一年到头因私事外出的次数还不超过十指之数。”
    考虑了一下,艾琳出声呼唤道:“疾,你在吗?”
    “在。”
    神出鬼没的疾突然半跪着出现在韩珅身旁。
    艾琳没有理会韩珅脸上惊悚的表情,严肃的对疾吩咐道:“查查今天街上发生的事情始末,李特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塔达拉堡,那名刺客又是什么身份。”
    “是!”
    韩珅眼前一花,疾的身影再次消失不见,只留下一阵微风往窗台边拂过。
    “话说,你能走正门吗……”
        请牢记本站新网址:
        www.yuwangshe.us    

章节目录

纪元的曙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咸鱼不惧突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咸鱼不惧突刺并收藏纪元的曙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