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就图能跟你多待一会儿。”季羡宋也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吃顿饭时间太短,我不满足。”
    权宁宁盯着他的脸看了片刻,笑容越深,“你是个诚实的人。”
    “只是,即便多待一会儿,也不能改变什么。”
    “那也要试试,反正已经失败过一次,也不在乎多一次。”季羡宋将权宁宁对丘吉尔小姐说的话,拿来还给她。
    权宁宁秒懂他的意思,失笑,“那你知道除了坐飞机,我们可以选择其他交通工具回去?比如火车,或者坐船。”
    季羡宋看着她,半响,叹了一口气,很认真地说:“也许你可以装作不知道。”
    权宁宁道:“抱歉,我这人比较务实。”
    “那就坐船吧。”季羡宋说:“这样我们还有一整晚的时间相处。”
    船离港许久,天上密布的乌云渐渐散去,幽深的水面上倒映着璀璨的星光,权宁宁靠着甲板的栏杆,风吹起她的长发。
    “季学长,你喜欢我什么呢?”
    季羡宋穿着衬衫长裤,短碎的黑发,清润的眸中倒映着无尽的黑夜,也倒映着面前美丽的姑娘。
    “你很美,是我从未见过的美。”
    权宁宁愣了一下,忽而笑:“果然是位诚实的学长。”
    现在的社会,活脱脱就是个看脸的社会,可偏偏看脸这件事总被人冠以‘肤浅’的罪名,所以很多人明明是奔着美色去的,却偏偏总喜欢给外人营造一种我是看中对方的人品、对方的才华、对方的人格魅力的错觉,似乎这样就能多高尚似的。
    “不过我对你,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劝你一句,另寻良缘吧。”
    季羡宋哪怕早知道答案,内心依然有些失落,“那你中意的男子是什么样?”
    权宁宁垂眸,似是仔细想了想,再抬眸时,眼睛里闪烁着光华,那是对未来的憧憬和向往,透着热情和明媚,这样的目光,从小幸福到大的女孩子才会有。
    “像我爸那样的。”
    “令尊什么样?”
    “爱喝酒,无酒不欢。”
    “所以你喜欢爱喝酒的男人?”季羡宋有些高兴,这不难,爱好可以培养。
    “但是后来他不喝了。”权宁宁又道。
    季羡宋顿住,“为什么?”
    权宁宁笑,清艳绝色:“我妈不让。”
    季羡宋:“……”
    ……
    填志愿这天,江易安在学校碰到了宋千依。
    他和三两男同学走在一起,看见她孤单地一个人走在太阳底下,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就抬脚朝她走过去。
    成绩出来后,江易安没有问宋千依考了多少分,就已经从别人那儿听说了。
    校里第三,市里前十,令多少学渣羡慕的成绩。
    “你冷钉子还没碰够啊?”考前在操场上给江易安科普过宋千依家境的男同学祝庆生说:“我都跟你说了她家什么情况,还往上凑。”
    江易安知道他好心,回头摆了摆手,“你们先去,我一会儿就到。”
    宋千依在江易安到跟前,已经察觉到有人朝她过来,余光注意到是个男人,未经修饰的细长眉微微皱起,脚下加快了步伐。
    直到,熟悉的声音传来:“宋千依。”
    她才停下脚步,望向那张陌生的脸孔,江易安看出她眼中隐约的迷茫,忙从兜里掏出胸针戴上。
    下一瞬,宋千依神情温和起来,只是嘴边依然没有笑容。
    “江易安。”
    “是我。”江易安走到她身侧,与她并肩,“你的志愿填过了?”
    “嗯,正打算回去。”宋千依问:“你呢?填好了?”
    “还没有。”江易安:“你报了哪所学校?”
    “b大。”
    那边,男同学都在等江易安,祝庆生喊了他一声,宋千依便道:“你赶紧去吧。”
    江易安点点头,“那你自己回去小心些。”
    “我知道。”
    宋千依看着江易安远远跑开的背影,汗水湿了他的衣衫,她看着他跑回同伴身边,同伴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回头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目光对上的瞬间,他扬唇一笑,那般热烈,要把头顶的烈阳比下去。
    年少的时候,她家庭幸福,为人开朗,有很多朋友。
    出事后,她就只剩自己。
    这些年,她只有自己。
    江易安是第一个,闯进她黑暗生活里的人。
    不管因为什么,她感激他。
    看见江易安朝她高举手臂挥舞的时候,宋千依回忆一下,抬手也挥了挥。
    “行啊江易安,冷面杀手居然对你笑了,快说,你对女神做什么了?”有同学打趣道,“你该不会跟女神已经交往了吧?”
    江易安笑了笑,没解释什么。
    ……
    时光荏苒,转眼又是一年。
    江易安十九岁这年秋入伍了,顾欣颜知道的时候,江易安已经进了部队一个多月了。
    入伍需要走一系列的程序,江易安不可能瞒着所有人独自进行,所以,江逐浪是一定知情。
    顾欣颜气得好几天没理江逐浪。
    江逐浪这些天除了忙局里的事,还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才能让老婆消气。
    要说儿子当兵的事,确实有他一份。
    这天,他提前下班回家,让司机开车去菜场,买了顾欣颜爱吃的菜,打算回去给她做一顿爱心晚餐。
    只是等他把卖相不怎么样的四菜一汤端上桌,外面天也黑了,他和江莫承饿得肚子咕咕响,还不见顾欣颜回来。
    “爸,妈是不是在外面吃了啊?”江莫承看了看桌上几道凄惨的菜,又咽了口口水:“要不我们给妈打个电话,问问她在哪里吃,然后过去跟她一起吃吧。”
    也不知道老爹烧的菜有毒没有,还是出去吃保险一点。
    江逐浪掏出手机:“我打电话问问。”
    电话接通后,传出的是顾欣颜略显沉重的声音:“什么事?”
    江逐浪与顾欣颜在一起半辈子,对她的情绪变化很是敏感,立刻察觉到她声音不太对,那不是生他和江易安气的态度。
    “你在哪儿?”
    顾欣颜顿了顿,才回答,“医院。”
    江逐浪顿时紧张起来,“你怎么在医院?哪里不舒服?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过来。”
    说完最后一个字,他已经到玄关换好了鞋。
    “我没事,你别着急。”顾欣颜听出他的急切,解释道:“是……是晏静,她病了……”
    江逐浪提着的心,瞬间回到胸腔里,“你没事就好。”
    如释重负的庆幸语气。
    顿了顿,似乎也觉得自己的口吻有些不妥,清了清嗓子,又问顾欣颜:“她怎么样?严重吗?”
    顾欣颜沉默了片刻,说:“我回家的路上遇到江水在路边哭,问了之后才知道,晏静病了,很严重。”
    江逐浪:“我现在去接你回来。”
    顾欣颜:“嗯。”
    ……
    挂了电话,顾欣颜回病房,顾江水坐在晏静的床边哭,晏静脸色苍白,眼眶泛着红,一边给女儿擦眼泪,一边细声安慰。
    顾情长不在,知道晏静病后,他便忙着研究最佳的治疗方案,哪怕心里清楚,晏静已经失去了治疗的最佳时期。
    顾欣颜不知道说什么,她和晏静已经许久未见,彼此的关系都很生疏了。
    “顾姐,谢谢你送江水回来,我这边也没什么事,你先回去吧,很晚了。”许是病的,晏静说话声音很轻。
    顾欣颜看着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阿静……”顾欣颜第一次这样亲昵地叫她。
    晏静愣了一下,大颗的眼泪掉下来,“我真的没事,顾姐,你回吧,不用担心我。”
    ……
    江逐浪到医院,顾欣颜正站在大门口的门卫处,灯光淡淡将她笼罩,满身的哀愁。
    司机将车停在她面前,江逐浪下车,知道他的影子将顾欣颜笼罩,顾欣颜才察觉他的到来。
    顾欣颜抬头,江逐浪发现她的眼眶泛红。
    “颜颜……”
    江逐浪握住她的手。
    顾欣颜复又低下头,声音带着沉重,“回吧。”
    江逐浪没再说,跟在她身后上了车,回到家,江莫承跑过来抱怨,“你们总算回来了,我快要饿扁了,可不可以吃饭啦?”
    顾欣颜看向江逐浪,“你们还没吃?”
    江逐浪道:“本打算等你回来一起吃的。”
    江莫承知道母亲因为哥哥入伍的事跟父亲生气,在一边帮腔,“妈,爸晚上五点就买菜回家了,给你做了一桌子好吃的,可惜这会儿都冷了,我去热一下哈。”
    吃饭的时候,江莫承一个劲说自家老爹的好话,“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看在老爸这么辛苦的份上,妈你就大人大量,别跟他生气了吧。”
    顾欣颜给儿子夹菜,边问:“作业写完了吗?”
    “写完了。”
    “那吃完早些回房睡吧,明早还得起来背书。”
    这一晚,顾欣颜忽然想了很多,想的全是晏静,想自己多年前对她的冷淡,想她那时不明所以又难过的神情,顾欣颜知道自己的远离是为她好,可是她不知道。
    现在想来,顾欣颜满心内疚,也有些后悔。
    林江仙以及晏静的父母很快也都知道晏静病了,从南京上海赶来京城,顾欣颜再次来探望晏静,病房里坐满了人。
    几名专家教授和顾情长一起研究晏静的手术方案,因为晏静情况不仅严重,也复杂,讨论了许久都没有确定一个准确的方案。
    顾欣颜跟林江仙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过了几天,她从林江仙嘴里听说,晏静不打算治疗了。
    经过讨论,晏静手术之后,成功的话,也只能延长几年寿命,如果失败,可能很快会离开人世,如果不手术,还有起码两年可以活。
    晏静说,与其手术过后病恹恹地痛苦地活着,不如趁着还能走动,出去看看各地的山水。
    她现在除了身体虚弱一些,不能做重活,其他的和正常人没两样。
    她的父母含着泪同意了她的选择。
    又三天后,顾欣颜听说,顾情长放下手头的工作,陪着她旅游去了。
    ------题外话------
    这本书被屏蔽了五十多章,小可爱们别急哈,某瑶正在努力修改中,很快就会解屏,么么哒
        请牢记本站新网址:
        www.yuwangshe.us    

章节目录

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艾依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依瑶并收藏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