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普利尼看着对于自己来说瘦小的霍殿阁,感觉气息均匀了,就抬手准备继续进攻。
    可是普利尼手臂一动却忍不住倒吸口冷气,他感觉自己的两臂酸麻刺痛,好像被无数根铁针扎了一样。
    低头一看,普利尼发现自己两臂和双手都出现了过敏一样的红点和小包,他没有想到自己是被霍殿阁出手时的暗劲伤到了肌肤,只以为是远东巫师的巫术,吓得心惊肉跳,不敢再上前。
    霍殿阁此时也缓了过来,他看着洋人一进一退就皱起眉头,在他交手的记忆中极少碰到被人强攻的时候,八极拳刚猛无匹,只要用出来只有别人招架的道理,现在跟普利尼打了半天一直是自己被动,霍殿阁早就憋屈难耐,上前一步就要强攻。
    普利尼心中担心,杯弓蛇影间就越发觉得两臂剧痛难忍,他见霍殿阁逼近顿时吓了一跳,举手就叽里呱啦说了一通。
    一个二鬼子突然出现,敲了几下锣喊道:“停手停手!普利尼先生认为霍师傅对他使用了毒或者巫术,所以他要结束这场比武,并要求霍师傅向他道歉!”
    “混账!”
    “瞎说八道!”
    围观的武师都知道霍殿阁的八极拳乃是李书文真传,洋人无故诬告攀咬,分明是怕了,于是都高声叫骂,要让普利尼跪地道歉,承认远不如中国武术。
    高泰如今眼界见识早已非同小可,他看出了普利尼是被霍殿阁一手高明的暗劲功夫伤到了双臂,也幸亏他肌肉骨骼锻炼的坚固,不然暗劲就会侵入两臂两手的筋骨经脉,三天之内一双手臂非得废了不可,他现在两臂表现犹如刮痧,布满血点,那只是暗劲侵入肌肤表里,未能进入体内的表现。
    通过这个表现,高泰以及孙禄堂、霍元甲、李存义等高手都意识到了西方人武术和锻体方法也有许多可取之处。
    “无耻之徒!”霍殿阁怎会相信洋人的话,他虽吃惊普利尼的身体能抵挡自己的暗劲,但仍认为他是怕输,上前一步,朗声道,“再来打过!”
    普利尼不断摇头,气急败坏的说出一堆话,二鬼子急忙翻译:“我不跟你打!你会妖术!”
    场面一时间有些混乱,中国武师全都高声叫骂洋人无耻,二鬼子们则跟洋大人一心,大声说霍殿阁用妖术伤人,围观的津门百姓则看的热闹不住乱叫,戏院里倒是比往日热闹许多。
    霍元甲见场面混乱,正要代表津门武林起身说话,却见李书文突然在屋檐上起身,小小的个子发出了洪亮的嗓音,震得人耳朵嗡嗡直响。
    “吵个什么鸟劲?!洋鬼子,你不敢跟我徒儿打了?来,让老头子领教领教你的西洋本事!”
    人的名,树的影,李书文打遍北方七省无敌手,与他交手者不死既伤,可谓是凶焰甚盛,只因他为人直爽仗义,又从不生事,所以倒也不令人厌烦,只是大多武师对他敬而远之罢了。
    神枪李书文亮了嗓子,大半武师都瞬间闭了嘴,连看台上的天津、河北、北京等地的知名老师傅也笑着看向普利尼等洋人,想要看他们如何接茬。
    普利尼不认识李书文,他看中国人都长得差不多,见房檐上说话的是个瘦小的老头子,哈哈一笑,叽里咕噜说了一通。
    一旁的二鬼子却脸色一变,低声跟其他洋人说了些话,瘦高洋人则向普利尼说了几句话,普利尼就惊疑不定的看向李书文,摆摆手。
    二鬼子又拿着放声筒说道:“李老先生是方才这位霍先生的师父,普利尼先生说徒弟就会妖法,师父的巫术自然更厉害,所以他不予回应,现在普利尼先生担心霍殿阁师父的妖术还有其他作用,要去伦敦会施医院检查治疗,还是请其他高手明日再上台赐教吧!”
    “洋鬼子要跑!呸,忒没种了!”
    “什么玩意!”
    国骂顿时又响成一片,洋人们则大摇大摆的下台离去。
    李书文自持身份,总不能上前纠缠,冷哼一声就要转身离去,霍殿阁也只好快步下塔准备追上师父。
    擂台下几个二鬼子还在大声询问,第二天哪位武师报名,高泰和孙禄堂面面相觑,正要问谁来,却听霍元甲说道:“李老先生你怎么出手了?是要办我们津门武林难看吗?”
    高泰两人看去,却见霍元甲站在李存义面前脸色不豫,李存义则微笑道:“俊卿别急,张少亭被洋人击败,老夫与他有些交情,又同为北京武林中人,自当为我北京武林挣回面子,云祥他拳法已经老练,足够应付。”
    李存义搬出了北京武林人的面子,霍元甲也不好说话,高泰却看尚云祥果然已经到擂台下报名了。
    看台上此时已经下去不少人,李存义和孙禄堂、高泰招招手,道:“禄堂,三胜,咱们下去吧。”
    众人接连下楼,正说着话却见尚云祥回来了。
    李存义拱手道:“明日云祥要与那洋人动手,我们先回去休息了,咱们改日再聊。”
    霍元甲和张占魁、孙禄堂都知道李存义看着好似胜券在握,但是他背负了北京武林的荣辱,怎么能做到真的不急不慌?现在定是要回去给尚云祥再开小灶,临阵磨枪了。
    李存义一走,北京来的武师都散去大半,沧州的众武者今日脸上无光,感觉来的都没把握胜过洋人,就闹着要回沧州去请前辈高人,说着话也散去了。
    天津本地的武者见张占魁和霍元甲站在一起就都围了过来。
    张占魁是董海川的关门弟子,武林中辈分极高,还是公门中人,家中开着镖局,收了一大批弟子,显然是津门武林第一等的人物。
    霍元甲在天津开药材铺,也懂些医术,家学渊源,武功高强,为人侠义厚道,多年来就被人冠以“津门大侠”的称号,也是津门数一数二的人物。
    现在张占魁和霍元甲站在一起就是津门武林的核心,大家都向他们提议,洋人在津门设台比武,若是津门武林人不把洋人大力士打倒,岂不是显得津门武林无人?若是再让其他人打败了普利尼,更是要把天津比下去。
    乱糟糟中霍元甲和张占魁同时拱手说话,众人全都住口,听两人安排。
    “慕侠,你去代表老夫邀战普利尼,明日咱们就在津门戏园大败洋人大力士!”
    两人江湖业艺不同,张占魁虽然年纪不大但身份太高,不可亲自下场,只好吩咐随李存义会天津后就跟在身边的最得意弟子韩慕侠去报名。
    “好!韩少侠师承武功都是一流,定能为咱们天津扳回面子!”
    天津武士全都鼓掌叫好。
    霍元甲等到声音小了些,就朗声道:“霍某明日亲自出手,请诸位拭目以待!振声,拿我手戳去报名吧!”
    刘振声快步追上韩慕侠一道报名去了。
    天津武林又是一阵欢呼。
        请牢记本站新网址:
        www.yuwangshe.us    

章节目录

一元武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北郭茶博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郭茶博士并收藏一元武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