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饶是如此,威力也极为强悍。
    众人都感觉到在阴阳两极图,有一股浩大的气机,让人忍不住想要臣服。
    赵寸山都不禁有些惊异,想要瞧瞧,林寒这势不可挡的一剑,能否破开,阴阳两极图。
    铿!绚烂的虹光,划破天际,林寒气势蓬勃的一剑,终于狠狠的与阴阳两极图相撞在一起。
    那里像火山喷发般,激荡出一条条五颜六色的神光。
    赵容的阴阳两极图,着实不凡,就算只是虚幻的,林寒的一剑进入其中,大部分神威,都被抵御下来,仿若黑白两气运转开来,可以磨掉诸多神力。
    不过,血落帝剑不愧是两大神剑融合在一起的宝物,锋锐至极。
    还是将阴阳两极图崩碎了,此图就像一个巨大的磨盘,一下子炸开,裂开一条条清晰的裂缝。
    精气四溢间,一股反噬力袭来,让得赵容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面色变得有些苍白。
    “这怎么可能……”赵容脸上爬上一抹骇然之色,惊颤道。
    这是两极阴阳图啊,另外一个境界的产物,对下位者有着绝对的压制,纵然他凝聚出来的还不完善,也不是一元境的人可以抗衡的啊。
    在林寒这惊天动地的一剑之下,阴阳两极图,竟被打裂,这太挑战他的认知。
    他现在怀疑自己眼睛有没有看错。
    四周很多人也都震撼,能在一元境做到这一步,林寒还真是开创一个奇迹。
    如果传出去的话,恐怕整个九仙境都会轰动。
    纵然九仙族中,那些真正的杰出天才,在这境界时,也未必能够做到这一步。
    “砰!”
    最后,裂缝蔓延数秒之后,巨大的太极阴阳图,总算解体炸开,然后赵容发出一道惨叫,因为血落帝剑光华一闪,直接从他的眉心洞穿过去。
    一团凄美的血花绽放。
    赵容表情凝聚在了当场,他目光大瞪眼神带着一抹难以置信。
    在他眉心处,有一个血洞,前后透亮,十分触目惊心。
    这一剑,将他的识海都洞穿,他当场殒命。
    赵容眼中的光芒,逐渐的消散,到死都不敢相信,林寒真的只用了一招,就将他杀了。
    半晌后,他的尸体从天空中坠落下来,染红一片崖壁。
    四周也是寂静的落针可闻。
    很多人都骇然的心脏停止。
    林寒的强大,真是深深的出乎他们的预料。
    一剑斩杀,城主府中,最杰出的天才,像斩杀路边的一条阿猫阿狗,风采太炽盛。
    两者还相差了这么多的境界。
    赵梦洁望着半空中的林寒,也有些目眩神迷,觉得现在少年,衣袍猎猎,发丝飞舞,透着一股难言的魅力。
    这一道画面,像一道烙印,让她芳心荡起丝丝涟漪。
    “城主,抱歉,斩杀了你府中的一位天才?”
    林寒神色平淡,对赵寸山微微拱手无奈道。
    赵容的实力也算不凡,想一招解决对方,血落帝剑之中,就要蕴含强大力量,才让赵容落得如此下场。
    不管怎么样,赵容也是城主府中的杰出人物。
    就这么死了,他对城主也是有些歉意。
    “无妨,这家伙其实早就被赵有宾收买了,一直在监视我城主府的一举一动,我早就想除掉他,只是没到时机罢了,你这么做,也算是为我清理门户。”
    赵寸山只是淡淡一笑,平静道。
    赵有宾为了扳倒自己,花费不小的心思。
    有一次,他清楚的看到,赵容秘密的去会见对方。
    所以,他对赵容早有杀意。
    “那就好。”
    林寒这才松一口气。
    “好了,你修养一下吧,再过几天,我就带你去“观霞岭”,那是外脉比武大会举行的地方,也是选拔参加外脉大比名额的日子。”
    赵寸山一笑。
    林寒点点头,心中有些期待。
    …………就这样,大概过了五天,林寒、灵宣、小蓝就和赵寸山一同出发。
    随行的还有赵老、赵梦洁,和赵家的一些高层。
    这五天来,林寒一直在巩固境界,已真正的坐实一元境五层的实力。
    若论境界的话,比之前还要精深一些。
    一双眸子褶褶生辉,显的十分非凡。
    观霞岭,在这座“九仙山”的上半部分山腰处,这座山峰实在太大,不亚于一颗星辰,随意一处空地,都像一片大陆般,可以生活很多人。
    山中,有山岳、湖泊、平原,甚至还有一些凡人的国度,着实是让人大开眼界。
    林寒等人,大约赶路半个月就来到观霞岭。
    这是一片巨大的山岭,如太古魔墙横亘在此地,连绵数万里长。
    人类在这里犹如蝼蚁一般渺小。
    上面还有一些星辰残骸,景色奇异。
    林寒初来此地,都不禁感叹,世上竟还有如此山岭。
    在山岭上,还有许多刀痕剑孔的印记,像是经历过世人无法想象的大战。
    “哈哈,大哥,你来了啊。”
    观霞岭,某一处区域,汇集很多的人,都是九仙族的外脉成员。
    此刻,一道大笑传开,不远处浩浩荡荡走来一群人。
    大笑者,是一个中年男子,仔细观面容,和赵寸山有些相似。
    不过,他的身高要稍微矮一点,一双眸子有些阴鸷,如老鹰一般,给人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身形略显肥胖,体内有着十分浑厚的波动。
    “赵有宾,你还知道我是你大哥。”
    赵寸山看着此男子,淡淡一笑,眼神有些冷意。
    自从对方跟他抢夺城主之位没有成功之后,就离开赵家自立门户。
    这些年来,跟他城主府,间隙很深。
    有好几次城主府的后辈,出去游历,被人杀死,都是对方派人干的。
    所以,对他这个二弟,他很仇视。
    “哼,大哥当年跟我抢夺城主之位时,出手可是一点也不留情啊,我胸口这一道刀疤就是你留下的,这些年来我一直都记着,要让大哥也尝尝痛苦的滋味。”
    赵有宾阴森一笑,撕开衣衫,露出胸口,在有些毛发的胸口处,的确有一道长达半米的狰狞伤疤,哪怕过去这么久,还让人看的有些发毛。
    可以想象,这一刀当年砍的有多深。
    赵寸山没有说话,赵有宾下狠手在先,他也迫不得已。
    现在争论,谁是谁非,已没有意义。

章节目录

战皇(万古第一战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蒙面加菲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蒙面加菲猫并收藏战皇(万古第一战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