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任娇被吕仁质问,脸上的表演痕迹终于绷不住了,眼神慌乱,娇喘着低头,状似委屈,实则是在掩饰自己的惊慌,同时思索对策。
    不过她的确聪慧过人,很快就想到了什么,抬起头,露出梨花带雨的娇丽面容,重新变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不过同时多了几分懊恼和疑惑,道,
    “吕少侠,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说谎,那人长相和王爷世子一模一样,还用了他的身份,让我以为他是闯荡江湖的侠客,许是,许是有人冒充他?”
    吕仁表情犹疑不定,看向段毅,不过忽然想到什么,又把目光扫向那桌边的端王,夏舒,夏宏,以及夏宁四人,暗忖道,
    “的确,这大夏皇族血脉特殊,但凡是皇族男性,长相大多绝美且相似,尤其是段毅和这位镇北王爷,几乎是同一个人在少年和中年不同时期的样子,莫非是其他的皇族行事?
    况且,就算长相不同,江湖之上易容术高超之人数不胜数,甚至魔教的魔面使可以用天衣无缝以假作真。
    或许,当真是别人冒充段毅,而任娇又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难以识别?”
    其实事情到了这一步,段毅的嫌疑已经洗刷干净? 立于不败之地。
    大不了有人不信? 往少林武当一行,只是看你有没有那个胆子了。
    而剩下的扫尾? 无非是对这任娇母女两个的处置。
    好一点? 这些大人物不与两个死了丈夫和父亲的女人计较,权当此事未曾发生? 放她们安然离去,显示出皇家风范? 贵人胸襟。
    坏一点? 那就残忍一些,将这母女两个弄进大牢,严刑逼供,看看是何人指使的她们来陷害镇北王世子? 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下场。
    吕仁面露纠结? 很想为这母女两个向端王以及镇北王求情,毕竟他还是心中不忍,并且认为任娇只是受人蒙蔽,也是受害者。
    但他和这母女两个刚刚的作为,已经大大得罪了镇北王世子? 人家要报复,也是人之常情? 总不能以为自己三个这么闹了一场,搅合了人家的宴席? 差点让王爷世子身败名裂,还能毫发无损的全身而退吧?
    夏舒面上怒气喷发? 啪的一声直接拍响桌案? 站起身来义正言辞道?
    “哈,好一个有人冒充,你这女人言辞不尽不实,多有诡辩,可见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以我看来,你是有人指使,专门来坏我堂弟名声的。”
    说完这句,不等旁人反应,夏舒又对着自己的父亲,也即是端王行礼道,
    “父王,依孩儿的意思,不若将这来历不明的母女两个收押起来,严加审问,看看幕后指使之人究竟是谁,有何目的。
    至于吕少侠,他侠肝义胆,一副好心肠,只是被人利用,不若放他离去。”
    夏舒这一番操作看得在座众人纷纷交口称赞,好一个爱护兄弟,行事干脆,又不乏理智的俊杰。
    甚至在场有两三个江湖出身,身段面容姣好的侠女,还看着夏舒一副春潮涌动,情难自禁的样子,好英俊,好有型啊。
    倒是夏宏,夏宁,以及段毅三个纷纷皱眉,虽然他们也都是貌合神离,但总归是对端王一家没什么好感,当然看得出夏舒是在惺惺作态。
    说不得,不,十之八九,这母女两个就是端王的手笔,她们听从端王的指示刻意抹黑段毅。
    现在事情失败,没能达到预期的目的,夏舒却反口将这两人打入深渊,永世不得翻身,当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手段不但高明,而且狠辣无情。
    吕仁脸色灰败,嘴唇翕动了几下,很想说情,但就要迈步上前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一个高手传音入密之语,叫他几经挣扎,还是放弃了。
    这传音入密之法乃是以无上内功修为收束音波,聚敛成线,但出手总归是有所痕迹,故而如端王,夏宏,段毅等修为高深之辈,还是发现了是无量老人给吕仁的提点。
    不管怎么说,无量老人是端王手下第一高手,他有心为吕仁开脱,端王也不能不给几分面子,之前夏舒那般提议,未尝没有示好无量老人的意思。
    就在端王要做出回应的时候,段毅微微一笑,上前搀扶住任娇以及她那个此时已经呆呆愣住,连哭都做不到的美艳母亲
    这一笑,不是那种冤屈洗刷,如释重负的笑容,也不是看到所愤恨之人即将受到惩罚而幸灾乐祸的笑容,而是一种十分干净,纯粹,充满了阳光和善的笑容。
    他搀扶着这母女两个,以自身的力量让她们站起,转而对着端王和夏宏道,
    “虽然这两女差点让我身败名裂,人人喊打,但我看得出,她们应该也只是受人欺骗,被人蒙蔽,并非有意如此。
    小侄斗胆,恳请端王伯伯和王叔能放了她们,毕竟,她们也只是耽误了咱们一些时间,并没对小侄产生什么实质上的危害。”
    此言一出,端王,镇北王,甚至夏舒,脸色齐齐一变,以一种奇怪的却又十分相似的目光打量着段毅,这小子,不可小视啊。
    段毅当真是如此大度,不计较这两个女人给他带来的麻烦,或者是如此纯善,以为她们并无伤害他的意思吗?
    当然不是,他恨不得一掌直接拍死这两个女人,以泄他的心头之恨。
    但他知道,如此作为,其实对他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好处。
    说白了,这两个女人只是棋子,从夏舒的反应来看,还是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就算将其碎尸万段,对他也没什么意义。
    要对付,也该对付正主才解恨。
    相反,若是以博大的胸怀,高人一等的气量,将她们释放,此举所带来的善名,必将随着今日之事的传播而为人所津津乐道。
    两女诬陷他,向他泼脏水,是想损害他的名声,与之相对,而他这么大度,原谅这两个女人,则是要提升自己的名望。
    夏宏等人,便是惊诧于段毅竟然能忍下这口气,还为自己谋算好处,在心惊的同时,对于段毅的评价和警惕,不由得再上几个台阶。

章节目录

我有一座藏武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紫衣居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衣居士并收藏我有一座藏武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