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少帅,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86
    女老板看着紧紧关上的铁门,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目光留在门上,像是在看四个死人的坟墓。
    “你们呢?选择好自己要进入的房间了吗?”女老板的话让众人的视线再次回到她身上,秦乐湛(铁质面具)和毒龙(鸟纹面具)对视一眼后,默契的走向了最靠近边缘的房间,而他们各自带的手下也分成两批,好像各有各的任务和早已有了目标般,向着特定的门走了进去。
    项杰明看着秦乐湛的背影,没有丝毫犹豫跟了上去,而4号男孩却奇怪的看了看项杰明后,思考了一番后,不知想了什么,最后居然跟在了项杰明身后。
    “祝你们好运。”女老板看着各自迈向不同房间的众人,嘴角勾起一个很特别的笑容,随着不断响起的关门声,女老板嘴边的笑意越发的灿烂,转身一个人哼着古怪的调子,迈着轻快的脚步离开了三楼,“今年的菜色,真的很不错。”
    周敏等人适应了门内刺眼的白光后,四人缓缓睁开眼,四周银色铁皮像是被无数尖利的物体疯狂的划拉,细长扭曲的痕迹如蜘蛛网,天罗地网的凌乱繁复,给人一种浓重的压抑绝望。
    铁皮下斑驳的洋灰水泥参差不齐,光照下飞舞着无数粉尘和微生物,像是老式的黑白电视机没有信号时的雪花点在整个空间中起起伏伏。
    空气中寒冷的空气,让周敏身上呵出一层毛岑岑的触感,不由自主的往祁昊天怀里缩了缩。
    “昊哥哥,你有没有觉得,这里面的空气格外的冷。”周敏抬头,浑身有些哆嗦。
    “不要说话,节约空气。”祁昊天将周敏按在怀中,抱着她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一边打量着这四周密不透风的空间,内心冷嗤,面上平和。
    脚下的地面,积了厚厚的一层灰,白光照在身上,将四人的身影扭扭曲曲的照在四周像是铺了一层银色铁皮的壁纸墙壁上,光影斑驳。
    这个地方,一进来就让人感觉一股憋闷的烦躁之感,四周密不透风的铁皮砖墙,像是被什么东西大力毁坏过,外墙发生严重的倾斜变形,由正常的正方形变成对角线不对等的平行四边形,墙壁与地面的夹角也不再是标准90度,似乎在呈锐角改变。
    天花板像地面的方向挤压过来,让人站在里面,就感觉一种压抑又窒息。
    2号目光幽幽的看着祁昊天,舔了舔干涸的嘴唇,“你们说,这里面空荡荡的,老板娘说的菜品任选,是什么意思呢?”
    祁昊天容色优雅又矜贵的浅笑,“谁知道啊。”话题一转,眼波流转,清越姿容,“不过,你们不是这里的老客人吗?难不成没有上来吃过饭吗?”
    “再等等,再等等····”6号一进入房间后,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奇怪,尤其是开门后的那阵白雾后,6号整个人似乎有种诡异的安静和呆滞,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房间里唯一的一张独木椅,好像上面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在吸引他。
    2号也被6号的话吸引了注意力,毕竟他并不是真正在这里的老客人而是才刚刚成为2号房间的新住户。
    所以对于这里的一切,他了解的并不多,以至于在听到6号的话语后,第一时间他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问道。
    “等什么?”
    “等什么?等什么!等什么·····”
    6号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诡异起来,瞳孔漆黑的好似没有了神采,一片寂灭般死寂,像个机器人,神智有些不清楚的开始胡说八道,先是用一种极为阴森的语气不断重复着2号的话语,两颗黑乎乎的眼珠在眼眶里像是滚珠一样提溜的转,看着古怪而瘆人。
    偏头直愣愣而古怪的打量着2号以及祁昊天周敏等人,迸发出一声声桀桀的怪笑,浑身的骨头发出咔擦咔擦的声响,像是在重组安装一般,头歪扭扭的耸拉到脖子,那是一个正常人不可能够到的地方,可此时的6号,就好似自己的头是被别人安装上去的,螺丝没扭紧导致头半掉不掉的斜斜挂在上面,面向他们轻声细语的问道,“你们听,听见了吗?歌声出来了!多美妙的歌曲···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送饭的人要来了·····哈哈,送饭的人要来了!要开饭了!哈哈哈哈哈······”
    看着6号像疯了一样,围着那张独木椅跑圈却又不轻易靠近,好似忌惮又似贪婪,神情痴癫,眼神疯狂,笑容扭曲,看的周敏心尖一阵战憟。
    可2号却在看见6号这个样子以及听到他话语中的某些信息时,眼神刹那一变,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神情有片刻恍然大悟,最后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以及严肃,并不着痕迹的消消拉开了和6号的距离,可看着椅子的眼神却透露着隐隐的渴望却又有些忌惮6号····
    祁昊天眼角一直暗中注意着四周的一切,不管是2号还是6号,他都不曾疏漏,虽然2号做的一切都很隐秘,表情转变也很快速,但却依旧被祁昊天抓到,只是他不太明白,这个刚刚晋升为2号新住户的人到底知道一些什么····
    或者说,那时候在楼下,杀了老客人2号后,这个变态是不是就被老板娘收服了,或者说被老板娘以什么利益达成了某种协议!?
    就在祁昊天思索2号刚刚举动的含义时,周敏因为6号的话,浑身都毛毛的,感觉不舒服看了看四周,还专门竖起耳朵听是不是真的有什么所谓歌声。
    可四周除了在场人的呼吸声,她什么也听不见,诡异的是,她连外面的声音也听不见,隔音好的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可就是这样的静谧和安静,却莫名让周敏觉得惶恐不安,紧紧的抓了抓祁昊天的衣袖,“昊哥哥,我们,我们要这么一直站在这里吗?我感觉,我感觉有种被偷窥的感觉···我说不上来,不止偷窥还有种其他的说不上来的感觉,反正就是心里毛毛的。我们,能不能打开门出去。我不想待在这里面了。”
    少帅,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87
    周敏说的那种被偷窥的感觉,祁昊天其实一早就感觉到了,或者说从6号开始发疯的时候,那是无处不在的被偷偷窥屏的感觉就已经让他感觉到,那是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窥视感,是常年面对无数死亡危机历练后锻炼出来的直觉。
    他只是没想到周敏的直觉和敏感度也这么高。
    祁昊天看了看在一旁自顾自发疯的6号,以及自以为掩饰很好的2号,冷冷一笑,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却拉着周敏在这间房间的四周随意走动起来,但不管祁昊天走到哪,身后一定跟着2号,那双恨不得黏在祁昊天和周敏身上的双眼,让人不寒而栗。
    走到大门前,周敏试着打开门,却发现根本打不开,这样的发现让她绝望,看着祁昊天的眼神有着说不出的焦虑。
    祁昊天握着周敏的手,只是轻轻的用了用力,以这样的方式告诉周敏,别怕。
    周敏忐忑的心,因为祁昊天的举动,暖心,对着他莞尔一笑。
    随后就继续跟着祁昊天在房间里四处走动,眼神不时的扫向神神叨叨的6号,可6号此时却好似魔怔一般,眼中只看得见那把椅子,嘴里念念叨叨,其余的东西什么都引不起他的注意。
    “你到底要跟到什么时候!”周敏忍无可忍下,回头怒喝2号那亦步亦趋跟着的身影,对视那不怀好意的视线。
    “我是在保护你们。”2号看着周敏,狰狞的脸上面具折射出冰冷的寒光,面具下那双恶毒的双眼泛起贪婪的色彩,看着周敏和祁昊天,不时的还咽了咽口水。
    周敏看不懂2号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她明显感觉得出来2号对于她和祁昊天安耐不住的杀意,可却依旧不愿出手,却又不肯放过他们,而是像这样跟着,到底在等什么?!
    “我们不需要!”周敏轻呵,却引来2号低声的嗤笑,眼神奇怪的看着周敏,那是一种周敏看不懂的视线,复杂中带着兴奋。
    “不,你们会选择我的。因为,我是最温柔的人。”2号的话,让周敏听得一头雾水不说还浑身起鸡皮疙瘩。
    “你····”
    “咦。”
    周敏正要骂2号神经病的时候,祁昊天突然咦了一声,停下脚步。
    “铁皮里面的墙壁上好像有字。”
    祁昊天伸手摸着凹凸不平的铁皮,扣下一块,露出里面老旧的水泥,连粉漆都没有,满是裂痕的水泥在祁昊天轻轻一碰下大片脱落,粉尘弥漫在空气中,白色的粉末让周敏皱着眉挥舞着手在空中扇了扇。
    水泥很薄,很多地方的缝隙只要靠近就能感觉从里面似乎有空气流动的风声,祁昊天伸出手触碰,轻轻敲了敲,发生空荡荡的‘咚咚咚’声,他明显感觉到这面墙很脆弱,好似被人刻意垒起来,却又没有垒的很严实。
    只需大力一踹,这整片的水泥墙就会坍塌,露出里面类似密室一样的镂空地带。
    祁昊天面色冷峻,靠近墙面,铁皮掩盖下的水泥墙上遍布着一些深深浅浅的字迹,这些字迹笔画很粗,起笔的颜色都很深,但每一笔的落尾处却几乎都不见颜色。
    而字迹的颜色,在白色的光线下,看上去像是深褐色。
    周敏看着祁昊天模样也凑近看了看,想要仔细辨认墙上的字迹,却发现上面的字迹和她之前在3号房间发现的字迹有异曲同工之处,好像都是来自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人。
    ——救救我!救救我!
    ——不要过来,是我的,是我的····
    ——怪物!都是怪物!他们都是怪物!
    ——骗局,全是骗局,快跑,不要过来!快跑!
    ——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求你了!
    ——你们都会变成我一样,都会和我一样!哈哈哈哈·····谁也逃不了!逃不了·····
    感觉像是囚犯的集中营,满墙都是浓浓的痛苦和怨气。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周敏和祁昊天半响没有说话,最终一道阴森的声音从周敏身后传来,“你们猜猜看,写字的人都有谁?这面墙后面会不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惊喜。”
    周敏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个哆嗦,猛然回头,就看见2号恶趣味的笑容,指着墙壁上的字和那不断发出‘呼呼’风声的缝隙。
    “你知道?”祁昊天将周敏拉到自己身后,看着2号面露恶意的笑容,神色自然的问道。
    2号露出古怪的笑容,说道,“不知道,所以,你们要进入看看吗?”
    “为什么是我们?”祁昊天笑着,“不如你为我们探探路。”
    祁昊天话音刚落,在2号根本没想过他会这么不按套路,出手根本没有丝毫迹象的时候,就被祁昊天一个鬼魅般的走位,惊到,然后整个身体向风筝一样,被祁昊天从身后一脚踹向墙壁。
    周敏被祁昊天出手不打招呼的诡谲整个人惊得楞在原地半响没回过神来!
    周敏自己都没有注意祁昊天什么时候跑到2号身后,又是如何出的脚,就看见2号的身影在她眼前如流星般砸向水泥墙。
    许愿都来不及的迅猛!
    2号整个人和那墙壁一起在周敏眼前轰然坍塌,粉尘翻飞中,摔入水泥后的那间奇怪的房间里。
    周敏只来得及看到,累累白骨推挤如山,就被手腕上一股强拽拉力,拽的脚步蹡蹡的后退直接摔进身后微冷的怀抱之中。
    墙壁倒塌,祁昊天浑身泛起一股莫名的冷意,常年的危机感,让他本能的抓着周敏的手腕,将她带着快速后退,远离那面倒塌之地。
    电光火石之间,周敏还来不及回头站稳,房间的灯,刹那间熄灭。
    “音乐停了。”6号的声音突兀变幻,在黑暗中格外诡异森冷,空气中有一股新的陌生的气息出现,在黑暗笼罩下让祁昊天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紧迫感,直接搂紧周敏顺势往地面一滚,脸颊险之又险的擦过一个在半空中毛岑岑呼啸而去的物体。
    什么东西?!
    头皮一麻,祁昊天黑暗中的眼神格外的冷。
    “开饭了。”6号的声音在黑暗中再次响起,随之而起的还有奇怪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在地面,墙壁爬行蠕动。
    像是碰了不该碰的潘多拉魔盒,整个空间在祁昊天敏锐的感官下在消无声息的发生了某种异变。
    叁达不溜点и 屁ο1⑧嚸てοΜ
    --

章节目录

快穿之女配势要扑倒男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周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敏并收藏快穿之女配势要扑倒男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