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结束一天的拍摄,几个嘉宾都累得够呛。
    积分榜首还是裴叶跟神荼帝君组合,拿了个满分,分数遥遥领先,甩开其他嘉宾一大截。
    绿猗夫人宣布这一结果的时候,除了裴叶二人,其他嘉宾连连嘘声。
    田鹤洋更是不怕死地吐槽。
    “绿猗大姐姐啊,这个结果根本毫无悬念好么?筱苍学弟是行走的挂逼,神荼帝君还是你们节目组背后的大boss,两个加起来让我们怎么追赶么?我怀疑你们节目组分组有黑幕!”
    绿猗夫人笑意盈盈道:“是啊,现在才知道有黑幕吗?”
    众位嘉宾:“……”
    屏幕前的观众:“……”
    (╯‵□′)╯︵┻━┻
    居然不要脸地承认了节目组有黑幕,这人好狗啊!
    没多会儿,一个话题为#风景这边独好有黑幕#冲上了热搜榜,眼红这档节目的圈内人第一时间点开话题,一看就懵逼了。《风景这边独好》一开播就霸占热搜榜单,话题热度流量集体爆炸,霸占了本来就不大的利益蛋糕,同行哪个不眼红、不暗搓搓希望节目爆黑料凉了?
    好不容易有个疑似负面的话题爬上热搜,他们第一时间点了进去。
    若是大黑料,他们就买水军将话题炒上去。
    推波助澜一把,让这个垃圾节目火速糊掉。
    结果呢?
    进去扫了一眼热门,面无表情地退了出来。
    综艺节目搞黑幕本让人唾弃,但观众就跟眼瞎了一样,除了哈哈哈还是哈哈哈。
    他们的脑子和三观是被屎糊住了吗?
    这么大丑闻不加以抨击,居然还跟着哈哈哈?
    你们变了!
    你们再也不是他们熟悉的喜欢吹毛求疵的键盘侠和喷子了……
    这些同行的痛,节目组的嘉宾根本体会不到。
    他们现在只想讨伐节目组的黑心,强烈要求重新抽签分组,公平公正的那种。
    结果绿猗夫人柔笑着问众人。
    “这么要求,你们是对各自的现任搭档有什么不满?”
    众位嘉宾面面相觑:“……”
    姜还是老的辣!
    这个问题真的是虾仁猪心!
    田鹤洋第一时间摆手,否认三连。
    “没有,不是,不可能。”
    尽管搭档金伯懋是金毛犬妖,还是目前唯一能大大方方承认自己就是“狗”的男人(也许是少年),但平心而论,此人还是很厚道的。今天在特殊街道办事处体验生活,帮了不少忙。
    如此温柔又耐心的男神,谁不喜欢呢?
    倘若换搭档,能抱上“筱苍学弟”或者“神荼帝君”还好,躺赢多爽,但若是换到了实力差不多的普通人,那就非常尴尬了。鬼晓得《风景这边独好》还会出多少刁难人的游戏环节?
    他第一时间认怂,绿猗夫人露出了满意的笑。
    按照综艺节目一贯的流程,末尾肯定要渲染一下气氛,升华一下主题,煽煽情落落泪。
    《风景这边独好》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绿猗夫人过于敷衍,或者说恶趣味,直接让嘉宾谈一谈今天最糗的事情。
    当着无数网友的面公开处刑,众位嘉宾感觉这样布星。
    田鹤洋道:“总结就是……我现在脑子里还嗡嗡嗡,全是鸡毛蒜皮的争吵……”
    米修杰双手环胸:“总结啊……我觉得成年人不容易,学生也不容易,嗨,大家互相体谅彼此。现在的学生也别抱怨考试多难,学习多累,珍惜当下吧,毕竟更难的还在后头呢。”
    卡在灵气复苏节点上的学生,好比当年五年制改成六年制的五年级小学生。
    眼瞅着要毕业了,哐当一下多读一年。
    段芳芳倒是比较开心,今天拍摄很累但也收获了不少,见识了术法的魅力,她笑着道:“我的话,如果灵气复苏导致我在娱乐圈混不下去,打算去山清水秀的地方开一家定制花店。”
    尹明日道:“一天下来最大的感触,大概是娱乐圈这口饭更难混了……作为娱乐圈的老前辈,是有一定优势的,但不时时刻刻给自己充电,提升自我营业能力,迟早会被潮流所抛弃。”
    说完,他看了一眼七彩少年,眼里带着欣赏但也有些许羡慕。
    后者的学习能力是他平生所见最强,老天爷太赏脸,让他生来就具备吃这一行饭的资本。
    唉,天赋这玩意儿,有时候真的是羡慕嫉妒不来。
    众人从他口中听出了些许的落寞。
    粉丝们在弹幕上打出拥抱的颜文字。
    绿猗夫人道:“尹先生还很年轻呢,焉知事业没有更高峰?”
    尹明日这个年纪搁在当下算是中年了,但搁在灵气复苏后的世界,青春正盛,叹什么暮年。
    裴叶二人没什么好说的,绿猗夫人也识趣地没有问。
    节目组白天将嘉宾折腾得够呛,晚上总要给点儿福利补偿。
    绿猗夫人给他们每人发了一张门票。
    “这是什么?”
    “焰火晚会的门票,届时还有很多幻境表演,非常值得一看。”
    田鹤洋道:“听着很棒啊,但你们节目组也太小气了,就不能再给点儿福利吗?”
    绿猗夫人问他:“你想要什么福利?”
    “好东西当然要跟亲人分享才算双倍的快乐……我哥现在还是单身狗,趁着机会给他谋福利,说不定他就捞着一个眼瞎不嫌弃他的……”田鹤洋笑嘻嘻,屏幕前的田鹤洲只想打死这个弟弟。
    神tm单身狗!
    这时,金伯懋皱眉道:“狗有被冒犯。”
    田鹤洋分分钟认怂道歉:“抱歉抱歉,我哥哥他不配单身狗,他顶多一个狗不理。”
    田鹤洲:“……”
    (╯‵□′)╯︵┻━┻
    绿猗夫人忍俊不禁:“你的请求可以满足,其他嘉宾有其他需求吗?”
    段芳芳几个惊呆了。
    居然可以满足???
    当下,她就提议让她妈来,尹明日选择让老婆孩子来。
    金伯懋也思索良久,道:“我的弟弟妹妹最近上网课也上累了,它们能来松散一下吗?”
    绿猗夫人通通答应下来。
    屏幕前的网友直接酸成了柠檬。
    天色渐暗,众人发现小镇的装饰全部改成喜庆元素,各式花灯将整个小镇衬得热闹,街边还多了出来摆地摊的小镇居民,天上游荡的神奇动物也多了起来,还发着朦胧的七色光。
    顺应风俗,节目组给嘉宾以及嘉宾的关系户准备了焰火晚会的古代服饰。
    “哥,你看我是不是非常风流倜傥?”
    田鹤洲呵呵冷笑。
    段芳芳的妈妈长得非常年轻,穿着打扮也时尚。
    拉着女儿的手就嘀咕说“这个姓风的小哥儿我看可以,你要不要试一试”,说得段芳芳双颊绯红,无奈打断她的日常催婚:“我说妈,你也太急了,认识两天的人,有什么合适?”
    她一个势头正好的女星,干嘛迫不及待栽进婚姻坟墓?
    追求事业,赚红票票,从娱乐圈打工仔翻身成资本家不香么?
    “现在还在节目呢,你别什么该说不该说的都往外秃噜……”
    段妈妈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别以为她就是啥也不懂的老古董,她知道的东西可多了。
    她也有关注风长斋的资料,一个在灵气复苏前都有能耐的天师,兼顾修炼的同时也不忘学习,c大在读,高学历高天赋,年纪还比段芳芳小。灵气复苏后,还不一飞冲天啊?
    娱乐圈固然赚钱多,但未来最值钱的未必是钱。
    催她试一试,又不是催她结婚绑定了。
    这个女儿脑子不太灵光的样子,一点儿不像她精明。
    段妈妈对风长斋嘘寒问暖,问家庭成员,意思非常明显,而段芳芳尴尬地想钻进地缝。
    风长斋有礼貌地应对,段妈妈看了更加满意。
    金伯懋那边牵着自家弟弟妹妹压马路,它们全都是大型狗,并排而行气势十足,路过的居民不仅没有露出惧色,反而冲它们热情微笑,甚至还有人主动上前询问能不能合照的。
    “你们有看到筱苍学弟他们吗?”
    田鹤洋询问,其他人摇头说没有。
    晚饭过后就没有看到裴叶跟神荼帝君了。
    二人干嘛去了?
    自然是找了个好位置看烟火表演呀。
    二人并排坐在表演场地视野最好的高楼屋顶。
    裴叶喝酒,帝君喝奶茶。
    这时,一道烟火冲上天幕炸开,开出一朵绚烂无比的花。
    烟火即将熄灭时,点点亮光又散成无数的花,将即将转暗的天幕一下子照得如白昼明亮。
    “焰火晚会开始了哦。”
    神荼帝君仰头看着天空,目光写着怀恋。
    裴叶不动声色地问她:“你跟你那位友人也曾一起看焰火晚会吗?”
    “第一世有过很多次,不过我那位朋友对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不是很感兴趣。第二世的时候,只看过一次。那是我跟她转世的第一次相遇……”不知想到什么画面,眸子弯成了月牙。
    裴叶不解:“……转世后……跟前世还会是一个人吗?”
    “一个还是两个,这很重要吗?”
    “你觉得这不重要?”
    将前世的感情延续到今生,似乎对两个当事人都不公平。
    一个记得所有,一个感觉自己被当成替身。
    “这就看我那位朋友了。”神荼帝君思索片刻,坦然道,“如果朋友觉得重要,我就将前世今生分开对待,重新认识,重新建立羁绊。一个朋友就让我觉得快乐,两个岂不是双倍的快乐?”
    裴叶:“……”
    她侧头看着帝君在烟火下格外明亮的侧颜。
    少女微笑道:“我相信,我跟朋友即使殊途分离,也总会在某个时刻重逢。”
    裴叶:“……”
    帝君又道:“为了这一天,我会耐心地等。”
    裴叶看着天幕下绽放的绚烂烟火,沉默不语良久。
    “等多久都愿意吗?”
    帝君笑道:“是的,我愿意。”
    裴叶不是很理解帝君和她朋友的感情。
    就这还能算朋友?
    确定不是一个被窝睡过的交情?
    “有帝君这样的朋友,你的朋友应该很幸福吧?”
    神荼帝君神情却失落起来:“也未必,倘若不是跟我沾上关系,也许不会有之后的波折。”
    裴叶心里莫名发苦。
    几瓶啤酒都压不下去的那种。
    焰火晚会再热闹,也有散去的时候。裴叶带着一身酒气回酒店房间,随便洗了个澡换上浴袍。搁在床上的手机响起,通知栏提醒她阿崽下班回家,它还给人工智能小黑升了个级。
    看着阿崽忙碌洗漱,爬上床睡觉,裴叶始终没有出声打搅。
    直到一串串zzz从阿崽身上冒出来,她才轻叹。
    用几乎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低语。
    “不,也许你的朋友也感觉到了你的付出,心甘情愿呢。”
    连续拍摄两天《风景这边独好》,节目组大方给嘉宾们放了个假,休息几天继续拍摄。
    众位嘉宾一脸懵逼。
    节目还能这么任性吗?
    难道不是趁热打铁,一口气将综艺热度炒到巅峰?
    只是节目组都这么安排了,他们反对也没有用。
    回家休整两天,裴叶也没有闲着,手机接到一通有备注的来电。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忘了处理郭奕菱和蒋云楼身边的冤魂。
    裴叶好笑地接通了电话:“这满打满算才过了一天两夜,你就忍不住了?”
    “我们能约出来谈一谈吗?”
    郭奕菱的声音有些颤抖,带着噙着柔弱哭腔。
    裴叶却是个铁石心肠的人,生不起丝毫的怜惜之情。
    “行,出来见见。”
    也不怕是什么鸿门宴,裴叶单枪匹马就过去了。
    还未靠近包厢便感觉到冲天的血煞怨气。
    郭奕菱跟蒋云楼二人厉害了,一加一效果远大于二。
    “我来了,有什么事情直接开门见山地说吧,如果是让我还给你‘系统’,你们想也别想。”
    裴叶一落座就抛出这句话,一副没什么商量余地的模样。
    郭奕菱俏脸惨白,话中是抑制不住的埋怨。
    “你为什么要跟我们过不去?”
    裴叶反问:“见义勇为需要理由吗?”
    蒋云楼怨毒地看着裴叶。
    “我们根本没有做错,你这叫哪门子的见义勇为?”
    裴叶道:“有没有做错不是看你们怎么说,要看你们身后这些魂魄怎么说。你们敢不敢问问他们这个问题——问问他们,你们错在了哪里?看样子,我没有取走你们性命,让你们对我有什么误解,居然还敢约我出来谈判。也请记住,没杀你们是我涵养好,不是我不会杀人。”
    郭奕菱跟蒋云楼就像是两只老鼠,为了觅食去人类家里觅食。
    在老鼠看来只是觅食不是偷,光明正大的行为。
    但米粮损失的主人家可不会这么想,这两只老鼠的的确确偷了家里的粮。
    郭奕菱二人造成的严重后果也不是一袋被污染的米能相提并论的。
    “对了——还有件事忘了提醒你们。”
    裴叶露出一抹恶劣的笑。
    “什么事情?”
    有什么事情还能比现在更糟糕吗?
    裴叶道:“你们都知道,我不是‘筱苍’,但不代表着‘筱苍’就不在这个世上了。你们的委托者曾经对正牌‘筱苍’做了什么,兴许人家正主都还记得,并且将这笔账算在你们头上。若是他知道委托者还冥顽不灵,委托你们来攻略他,你猜猜他会是什么心情?你们……自求多福。”
    二人从系统获取的情报都是委托者美化过的。
    根本不懂裴叶的威胁。
    一个仰慕大明星的娱乐圈小导演,一个一直死忠影帝的唯粉……
    这两个身份怎么会招正版“筱苍”记恨?
    不过,他们倒是看过彼此的情报。
    对视一眼,隐约明白似乎还有什么隐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你们俩是可恶,但被你们牵连的人还是无辜的。”裴叶没给他们时间交流情报,视线在众鬼身上扫过,说道,“你们全都随我走一趟吧,过了这个村可没有这个店了……”
    众鬼没有立刻表态。
    这时,那个鬼医叹道:【罢了罢了,不与他纠缠不轻,生前眼瞎,总不能死后还吊着。】
    红衣男人也嫌恶地避开眼,一副不愿意多看一眼的样子:【确实是不值得。】
    镇关大将军也豪爽道:【我等相逢也是有缘一场,不如同去泉台,痛饮三杯?】
    毕竟,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被同一个女人(男人)戴几百顶绿帽的。
    他们也算是被同一个女人(男人)睡过的交情了。
    众鬼哑然无语。
    他们都是各个小世界的人中龙凤,胸襟气魄自然不是寻常人能比拟的。
    有人带头说散,他们继续纠缠就显得不那么豁达。
    那名衣冠博带的儒雅文士最后望了一眼郭奕菱。
    曾经的浓情蜜意涌上心头,虽然被恨意与现实冲淡,但毕竟有过痕迹。
    他叹道:【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郭奕菱二人面色惨白地看着前不久还怨恨纠缠自个儿的鬼魂,有些不敢相信。
    刚才还怨恨赌咒呢,这会儿却像是看开了一切,连多看他俩一眼都嫌扭头费劲儿……
    他们真的放下了?
    这时,蒋云楼这边有个光头的鬼魂冲着郭奕菱的方向双手作礼。
    郭奕菱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却听这个年轻的小和尚说:【大师不如与我等同去泉台,共修佛理?】
    郭奕菱:“???”
    下一秒,她感觉萦绕周身的暖意一下子散去。
    被近千阴魂靠近的冷意冷不丁袭向她,连骨头都下意识哆嗦。
    怎么回事……
    空气怎么一下子冷这么多?
    很快她就知道为什么了,一道散发着朦胧金光的僧人立在身前不远处。
    僧人很年轻,身影很熟悉,看着很单薄……
    但郭奕菱知道他僧衣覆盖下的身体有多么年轻有力。
    这不是……
    上个世界的佛子?
    郭奕菱喝下忘情水,早忘了自己攻略佛子时的热烈情绪。
    这会儿见到人也只当他是认识的熟人,顶多再加一句有过负……接触。
    年轻僧人没回头,径直走向裴叶的方向。
    合十作礼道:【有劳施主。】
    裴叶微微颔首:“不麻烦,你们扎堆留在这里才麻烦。”
    据神荼帝君先前透露,眼前这些鬼魂可都是一个个行走的功德。
    将他们解救出来,不知能进账多少。
    思及此,裴叶脸上的笑容终于有了几分温度,眸子都是亮晶晶的。
    众鬼鱼贯而出,郭奕菱下意识喊道:“小和尚!”
    在场的和尚下意识都停下了脚。
    场面一度非常非常非常尴尬……
    明白不是喊自己,不相干的和尚才三三两两并肩走了,嘴里还交流着佛经。
    年轻僧人仍未回头,只是口中溢出一声幽幽轻叹。
    他曾经是真的想为她一人还俗,投身滚滚红尘,甚至在她惨死(死遁)之后,也曾怨佛无情、怨天不公。如今想想,只能赖他自己修行不够,看不透色相,参不透虚妄,怨不得旁人。
    【施主,你——多保重。】
    郭奕菱怔在原地,脑子如浆糊一般运转不开,全是乱哄哄的声音。
    需要引渡的魂魄太多,他们的身份还比较特殊,属于其他小世界的人,搁在当下世界属于非法位面偷渡客,也不知道酆都那边能不能补上他们的名字,补不上就只能当黑户了。
    若是招来普通阴差,根本不能做主。
    裴叶干脆一步到位让神荼帝君出面帮忙善后。
    神荼帝君眉头一皱,一通电话将《风景这边独好》节目的导演喊了过来。
    正忙得昏天暗地的白无常:“……”
    不是吧,帝君……
    还给他增加工作量呢?
    心里嘀咕,行动上却很诚实,急匆匆就赶来了。
    一过来,差点儿被此处冲天的怨气熏走。
    “……异界之人……帝君,这不好安排啊……”
    白无常几乎要看直了眼睛。
    见过一个两个身负大气运的幸运儿,但没有见过这么多的……
    怎么,天道是准备清仓促销搞批发吗?
    一个个都扎堆到这里?
    他们的状态也不太对劲,但白无常不敢多问,生怕知道什么不该知道的劲爆八卦。
    神荼帝君:“怎么就不好安排了?”
    白无常苦着脸:“寻常的异界来客,打发驱逐或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行,但他们身份不一样。一个个都是小世界的气运之子,按照生死簿记载,应该要做一番事业,造福万民的……”
    将他们扣留下来,登记身份证,让他们在这个世界轮回转世……
    这就跟偷了隔壁辛辛苦苦栽种的白菜一样。
    总觉得会被邻居捶死啊。
    一个两个,偷偷扣下来可以的。
    几百上千个扣下来……
    白无常两股战战,心里慌慌。
    神荼帝君道:“这个不用你多操心。”
    如果是半路截人肯定不厚道,但他们都死了,性质就不一样了。
    再说了,将他们从原来的小世界截走的人也不是自个儿,真要算账肯定算不到自己头上。
    白无常仍旧担心。
    裴叶笑道:“打劫劫匪的事儿,能叫打劫吗?这叫见义勇为,为民除害!”
    同理,帝君跟她只是截获了“系统”,不但没有过,反而有大功呢。
    神荼帝君抚掌笑道:“道友此言甚是!”
    白无常:“……”
    他看看神荼帝君,再看看狡黠的青年……
    顿时明白何谓“狼狈为奸”!
    近千黑户魂魄登记可是个大工程,他们的身份也要斟酌了再安排。
    白无常忙得头秃。
    但想想自家郁垒帝君又觉得平衡了。
    论起加班,这位才是007狠人呢。
    安顿好近千魂魄,裴叶口袋的通知栏就没有停下来过。
    一条条功德入账的消息跳出来,裴叶唇角的弧度都要压不住了。
    “帝君,出去庆祝喝一杯?”
    神荼帝君也笑道:“正有此意,道友与我想到一块儿了。”
    顺便还能安排一下灵眼的事儿。
    先前说灵眼有三处,分别散落在华国三条龙脉命门之上。
    “是哪三条龙脉?”
    神荼帝君道:“燕京、洛京与镐京。”
    “全都是有名的古都啊,但现在都是现代化城市了,龙脉不会被破坏么?”
    神荼帝君道:“龙脉也有广义狭义之分。通常人们认为山脉起伏酷似延绵卧龙,称之为龙脉,而气息、运势汇聚之处,也可以称之为龙脉。我说的龙脉,是后者而非前者。”
    裴叶若有所思地点头。
    她关心另一个问题:“如果敌人大肆来抢,打起来,这动静可小不了……”
    裴叶会顾及普通人的安全,但敌人可不会。
    若敌人丧心病狂,相当于三座城市的人都成了人质。
    神荼帝君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她与郁垒帝君商议后,决定派人在酆都建造三座跟阳世一样的城市,用特殊法门将三座城市跟假城市置换,这就完美解决了魔物对人的伤害。
    神荼帝君给出了解决方案,裴叶便不再多问。
    “这么说的话,万事俱备,只欠灵气潮爆发,敌人便会咬饵上钩了?”
    “不不不,不能在灵气潮那日动手。”
    “但帝君不是说守株待兔?”
    神荼帝君严肃道:“灵气潮是蔓延全世界的,若将三城人置换到酆都封印起来,这三城的人都享受不到第一波灵气潮的馈赠,相当于在起跑线就落后旁人一大截,此举不妥。”
    裴叶心神领会了。
    “帝君的意思,是提前制造一波虚假的灵气潮,引敌人上钩?”
    神荼帝君点头。
    裴叶托腮发愁了:“我虽未经历过灵气潮,但光听这名字便知道动静不小,届时不知会喷涌出多少灵气,我们怎么造得出来?若是规模或者声势不够,敌人也不会轻易上钩吧?”
    神荼帝君垂眸,唇边笑意有些耐人寻味。
    “我虽没有灵眼却有一片灵眼碎片,用来唬人是完全够的。”
    裴叶听后陷入了沉思。
    灵气潮未爆发,灵眼也未现世。
    神荼帝君……
    她上哪儿弄来的灵眼碎片?
    裴叶下意识不去想这个问题,总觉得那是个很复杂的故事。
        请牢记本站新网址:
        www.yuwangshe.us    

章节目录

大佬退休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油爆香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油爆香菇并收藏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