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请射给我,运动员们_高h 作者:无聊抖抖腿

    再次醒过来时,洋子第一眼看见了窗外的云,嗯?这是在飞机上?

    她转过头,就看见了拿着体育杂志的某个男人,两人正处在飞机vvip仓里,与其他座位间拉上了隔板,这一方小空间只有他们两人。

    洋子好半天回不过神来,记忆还停留在昨天夜里那场让人彻底疯狂的三人性爱中,身体稍微动一下,还有种前后都被插满的错觉

    “我们这是,去哪?”

    一开口,洋子就忍不住红了脸,她这声音也是无比的嘶哑,显然是昨天叫过头了

    “回M国”

    男人的声音和以前一样好听,却少了些不正经的味道,莫名有点赌气的感觉,说完后,递了杯水给她,全程没用眼风看她

    这不对劲,这简直太不对劲了!

    洋子还从来没见过沙利这副样子,她心里忍不住的想,是因为昨天的性爱?他不能接受?

    可是如果不能接受,那当时他就不会参与吧,现在再追究,是不是晚了?

    “怎么这么突然?”

    “不想走?”

    沙利说完话绷不住冷淡脸,一个翻身压在洋子身上,语气沉沉

    “那家伙根本没保护好你,这样也不想走?”

    洋子愣住,谁没保护好她?李俊熙?

    沙利说的,难道是,朴正灿那事?

    她猜的没错,沙利确实说的是那事儿

    那场三人行的隔日早晨,李俊熙上班去了,洋子还睡着,沙利无意间看见了放在桌上的各种文件

    有指控书,也有各种记录

    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一件事,洋子被人强奸了!就在刚来H国的当天!

    “我,没事……”

    “没事个屁”

    女人刚小声说了一句话,就被沙利打断了,他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那时候自己肏的深了些,狠了些,小女人会那么害怕,全身都发起抖来,原来是他不在的时候,她曾经受过类似的伤害,曾经被人欺辱过。

    男人眉头紧皱着,眼底都是怒气和懊恼,但是抓着她的手却很温柔,洋子明确感受到了男人的心疼,她只觉得心也跟着颤了颤

    当时的难受与委屈,明明已经跟李俊熙发泄过,可是此时居然又有些鼻头发酸,她抱着男人,小声喃喃:

    “当时确实有点害怕,不过已经过去了……”

    “对不起,当时我不在,没能救你”

    洋子喉间微哽,有点说不上话来,只能在男人怀里蹭了蹭:

    “不怪你,我只怪加害者,才不会迁怒无辜的人”

    沙利说不出话来,她的女孩,总是这样,爱恨分明,勇敢的让人心疼,最终他只能佯装生气的样子:

    “嗬,你这是不是暗示我,黑心李无辜,不能迁怒他?”

    说着真有点来气,沙利重重捏了把洋子的臀部,语气中还带着点不高兴

    “他才不无辜,他把你拐过来,就应该保护好你……现在就他妈的是失职……你就算舍不得也别想回去”

    白嫩的臀肉被这样一捏,牵扯到了两处肉穴,洋子不自觉地吸气,面对愤怒的男人果断认怂

    “不回去,不回去……我在沙利怀里,哪里都不去”

    “哼,少跟我甜言蜜语……老子不吃这一套!”

    嘴上说着不吃,他的手慢慢帮洋子按摩起来,从被捏的臀部缓缓向里,揉着还发酸的肌肉

    专业运动员对于人体肌肉是非常了解的,沙利的按摩手法自然不必说,轻重得当,每一处都不忽略,从上到下,足足按摩了一个小时

    洋子舒服的不停哼哼着,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漂浮在云端。

    她舒服了,男人可就不太好受了,沙利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到最后完全不掩饰的将肉根塞进了洋子的腿缝间,隔着内裤用大肉棍给小花穴做起了按摩

    “嗯……别……哦……还酸着呢……”

    “我知道,不肏,就给你按摩按摩……”

    事实上,男人的话都是不能听的,那根大棒子来回摩擦了十来分钟,龟头又大又硬,技巧性又足,洋子敏感的身体哪里受的住,最后还是求着挨肏了。

    这可是在飞机上,随时可能有空姐过来问询,稍不注意,那可就是社会新闻。但也正是这样的情况下,极为刺激不说,海拔越高,人体血管扩张的越快,男女的身体也更是处于极端兴奋中,正应了成语“一日千里”。

    一场万里高空的性爱结束后(此处省略3000字),沙利将洋子抱在怀里,一下一下轻抚着还在打颤的娇躯,语气很慎重

    “川田洋子同志,让我做你第三位正式的病人好吗?”

    洋子身体里满是男人激射出来的热流,身体还停留在刚刚的春情中,听到这话还有些嗔怪

    “别闹”

    “没闹”

    沙利看着她,非常郑重

    “我在赛场上很自傲、也很自大,控制欲太强,其实我一直知道,这是一种病”

    并不是只有自卑才是病态的,他一直知道,自己对于那一方赛场的依耐性很高,他吐槽对手、吐槽裁判、吐槽主办方,一部分是他的性格使然,而另一部分,也是因为焦虑

    黑心李曾经问过他,打算什么时候退役

    毕竟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他的年龄已经不算小了

    其实所有的球迷,都希望偶像永远处于巅峰状态,永远不会失败,但是事实上,衰败才是一个运动员的归宿

    有人说,在巅峰离开,才是永恒的辉煌。

    可是,每个人都会有赌徒心理,在最高点时,舍不得离开,到低点时,则认为还有机会回弹。

    最辉煌的人,往往才是最容易出现心理问题的,因为,人生最难接受的,就是落差。

    洋子第一次意识到,再怎么自信的人,也会有阴郁的时候,而这么一个自大的男人,愿意把这一面表现在她面前,这是让她很感动的一件事,她环抱着男人的手紧了紧

    “好,以后遇到所有的不开心,都要告诉我这个半吊子医生,我会……尽我所能……”

    沙利吻了吻洋子的额头,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眼神危险了一些,声音里带了分警告

    “但是,正式的病人不能再多了,知道吗?以后的都是普通病人,很普通的那种,明白?”

    这句话代表的含义就不简简单单是求医或者表白了,还是一种妥协,也是一种要求

    妥协在于,他默认了李致远和李俊熙的存在

    两次情感选择,洋子都选了李致远那家伙,沙利很清楚,在洋子心里,李致远如今的低谷,跟她自己脱不了干系,她对李致远,有着责任与怜惜

    而自从知道朴正灿一事后,他也知道,黑心李在洋子心里的地位是没人可以替代的,那是出现在黑暗中的曙光,难以割舍

    或许就像是昨夜一样,有些感情,需要分享。

    但是这两人就罢了,其他人,别说参与其中,连竞争资格,他都不愿意给

    这么明显的暗示,洋子当然听懂了,其实她也察觉到了自己这段时间的变化,这三个男人在她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重,早就不是单纯的身体欲望问题

    自己如此的不专一,已是很抱歉,虽然不知道他们最后的结果,但这场感情里,必定不会再有其他人

    “我保证,再也不会有其他的正式病人”

    “哼”

    沙利撇撇嘴,还是觉得女人的话自己不能信,自己要看得紧一些,要知道这段日子以来,他扣下的信笺达到129封。

    其中以K和菲尔为最奸诈,这两人,一个说自己还处于不能承受失败的沮丧期,另一个更离谱,居然说自己有人群恐惧症

    还有些零零散散的,各种问题都有,都想赖上他们家小可爱,还有几个Z国的家伙说要组团拔火罐,嗬,当他是傻子吗?!

    <正文完>——

    作话:正文到此结束,之后会有番外和狂想部分,1v3,其他人都是过去哈~

    ρ ⊙18點C○M

章节目录

请射给我,运动员们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无聊抖抖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聊抖抖腿并收藏请射给我,运动员们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