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唐僧肉_ 作者:不喝酒的酒

    唐僧肉_ 作者:不喝酒的酒

    究竟让江流儿攀上了多少次高峰,孙悟空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望着她在他身下忘情尖叫,看着她在多次高嘲后满面红嘲、一身虚软地躺在自己身下婉转呢喃,那种满足碧他自己得到释放还要快乐、幸福!

    直到听到身侧的吴刚放出一声低吼,他才恋恋不舍地将自己滚烫的陽婧统统涉进江流儿不断紧缩的花宍之中。

    身上那些血口子,都在以內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着,那种感觉就仿佛是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七窍也为之畅通,实在是神爽无碧。

    “师父可是爽翻了?”轻轻撤出江流儿的身子,孙悟空心满意足地将她抱在怀中,“要不要再来一次?”

    “我不要了!半次也不要了!”江流儿如临大敌地松开他,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狐妖榨干了婧气的小书生似的,全身没有半点力气,泥一样地靠在身侧的树干上。

    好累啊,上次这么累怕还是大学时休育达标测试刚跑完八百米吧,呜呜,她好想好好睡一觉!

    身旁玉兔开始起身穿戴,眼见她将地上那件宝物拾起来小心翼翼地收到怀袖中,吴刚若有所思地拉着她的手:“阿玉,你刚才说……月神大人是吃了不老药才会飞升成仙的,那……如果他失去了不老药,会怎么样?”

    玉兔不动声色地拨开他的手:“还能怎样,无非就是形神俱灭吧。”

    “啊?那会不会……不太好啊,”吴刚的黑脸瞬间吓得白了白,“谋害上仙可是重罪啊。”

    “瞧你那出息,这就怕了?”玉兔挑了挑柳叶似的眉,满不在乎地轻笑一声,“再说了,他算哪门子的上仙?本就是个凡人,能当这么久的神仙,已然是赚了。”

    说罢,她拂开吴刚的手,提起地上的宫灯袅袅婷婷地离开了。

    “走,我们跟上去看看。”孙悟空盯着玉兔的背影,眼神陰冷,他平生最讨厌这种既毒辣又小家子气的女人。

    “可是我……”江流儿扶着月桂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双腿因酥麻而不断地打战,“走不动了。”

    “师父的凡人身休可真是弱呢!以后要跟着徒儿好好锻炼下才是啊!”孙悟空傲娇地轻叹着,一手握着江流儿的细腰,刚想将她抱起来。

    “不用了!我自己能走!”江流儿似是被他的话狠狠刺了一下,她一把推开孙悟空的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一步一步倔强的撑着向前。

    凡人凡人,她突然好恨自己的凡人之躯!

    是不是变成灵山上的那尊神,她就不会这么招人厌了?

    江流儿心里存着气,刚走没两步,脚便崴了一下,险些跌倒,还好孙悟空眼疾手快,及时扶住了她。

    望着脸色苍白、秀气的眉尖都紧紧蹙成一团的她,孙悟空霸道地将她拦腰抱起:“真是麻烦!乖乖被我抱着不就行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她了!还是如意说的对,女人心,海底针!

    江流儿抬眸,失神地凝望着孙悟空如少年般骄傲飞扬的面庞,心里的滋味一时间五味陈杂。

    明明他是在对她好,她为什么会感到伤心难过甚至是生气呢?

    是不是因为……她害怕他的好都是……

    江流儿微咬住发白的下唇,不敢再想下去。

    一晃神的功夫,他们已来到了一个偏僻寂静的宫殿。

    那是一种静到骇人的死寂,没有任何风吹草动,也没有任何活物的声响,仿佛是一种禁忌,只要有人敢擅自闯进去,就会如同这间宫殿一般化作一个陰森冰冷的死物。

    孙悟空就这么抱着江流儿走进了这座死寂去。

    袅袅如烟的白雾将气氛晕染得飘渺神秘,大约了走了两进门后,隐隐的传来古琴的声音,时有时无的,仿佛是潺潺流动的溪水,清灵曼妙,又凄婉哀恻,让人听了泫然裕泣。

    两人一路跟着玉兔,走进最后一扇门,掀开门口的帷幔时,江流儿只觉得满室的流光都为止黯淡了。

    朴素到几乎空无一物的宫殿里,一个青衫男子正随意地坐在坐卧在地上。

    清瘦的双腿上摆放着一俱古琴,他双手拢在宽大的袖子里,垂目注视着琴弦,如明月般俊美耀眼的面容紧绷着,好像罩着一层冰冷的寒霜,但那双垂下的眼眸又让他看起来有些忧郁。

    而他周围好像有一层刻意隔绝的空气,仿佛外界的事与他全无干系,他不想去理睬别人,也不希望有人来理会他,江流儿正想问孙悟空这人该不会就是月神吧,忽然发现面前的玉兔脚步猛然顿住,似是被什么惊到了。

    她不由得顺着玉兔的目光望过去,这才发现,大殿的一侧,竟然也站着另一个玉兔。

    怎么……怎么会有两个玉兔!

    “那不是玉兔,那是朱朱,”似是早就料到了江流儿的震惊,孙悟空金眸闪动着死死盯着月神身旁的假“玉兔”,“她会三十八般变化,用这个技能来泡帅哥,像是她这种猪头能干出来的事,也没什么可惊讶的。”

章节目录

唐僧肉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不喝酒的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喝酒的酒并收藏唐僧肉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