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唐僧肉_ 作者:不喝酒的酒

    分卷阅读6

    唐僧肉_ 作者:不喝酒的酒

    吸,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似的吮吸。这样的侵略让江流儿渴得嗓子口冒烟,只能拼命地从对方的唇舌间汲取着什么。

    而他的舌却离开了她的唇,她恋恋不舍地勾着僧人的颈项,想把他拉回来,僧人却没有回来,而是顺势将她的手拉下来,放在自己僧袍下的坚硬之上。

    实在是太烫了,也太粗了!

    江流儿的手瑟缩了下。

    “不喜欢吗?”

    僧人随即问她,声音低低的有些沙哑,又带着点让人难以抵抗的蛊惑。

    于是江流儿就像是着了魔般的,重新将手覆了上去。

    僧人的眼神黯了黯,将头埋进她雪白的胸前,含住了她粉嫩的蓓蕾。

    江流儿只觉得他的舌就如同是一把火,夹着浓烈的甜香,从胸口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可是她好喜欢这种感觉,这种身体被焚烧起来的感觉,即使焚烧过后她会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那僧人刚刚说什么来着?

    是了,这里本就是地狱的业海。

    “极乐世界……呃……怎么会在地狱里?”她抱着僧人光洁的头,情不自禁地喃喃着,明知自己所作所为是羞耻的,可她根本无法拒绝,也不可能拒绝……

    这个如神又如魔一般的僧的魅惑……

    “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僧人仰起头,似笑非笑地望着江流儿,手已伸进她的裙底,将那碍事的内裤一把扯了下来。那只因常年敲木鱼而生了薄薄茧子的指腹很快贴上去,在早已湿漉的花蒂上轻轻刮磨。

    江流儿猛地僵住了,只觉得心里那把火烧得更旺。

    她不由自主地握住僧人的手腕,恳求他停下来,可他非但没有停,反而揉捏得越来越快,她不得不将身体进一步地贴近他,好纾解心里那把无法无天的火。

    于是身体变得越来越潮湿,越来越多的晶莹汁液,从光洁的花缝中淌出来。

    在她几乎快要支撑不住时,僧人的手指终于停了下来,他撷了把沾染在彼此大腿根的蜜液,又将它悉数塞回到江流儿的小穴里。 肉书屋

    随后将手抽出,又插进去,抽出,又插进去,如此反反复复,似是要在那个柔软的甬道中寻找着什么。

    而她只能轻摆腰臀躲避着蚀骨的刺激,同时被他的舌舔舐着耳后的轮廓,延伸到敏感的背脊,雄起的巨龙在她慌乱的手心中跳动着,跃跃欲试。

    插进花穴的中指也终于找到了它的归宿,适机地屈起,在那块最娇嫩敏感的软肉上刮搔抠挖。

    8 她的软肉  唐僧肉(NP)(不喝酒的酒)|

    4⑧4b_68

    8 她的软肉  唐僧肉(NP)(不喝酒的酒)| 8 她的软肉

    指腹有茧的男人,揉抚起那块软肉来真是格外独特,温暖却带点醋厉,有力却带着点腻软,厚茧一遍遍地划擦着柔嫩的肌肤,让那把欲望的火烧得燎原。

    江流儿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试图躲开这磨人的东西,偏偏身体像是一滩春水,软软地瘫在他的身上,不能躲、也不想躲开那令人心旌摇曳的触摸,任由他温厚的大掌一轮一轮地将她带入极乐的沟壑。

    可这一浪又一浪的快感,就快把她整个人都吃掉了,羞耻、沉醉、偏又无法抵御,她说不出话,也发不出任何人类的语言,只能用低低的呻吟咽下那不敢啊出的淫荡。可越想避免叫声就越忍不住,身体紧绷着,腰已经脆弱柔软到使不出半分力气,只能用双腿夹紧那肆意撩拨她的手指。

    忽然,一阵避无可避的激流从她的花心涌出,近乎失禁的快感让她的脊背僵硬地挺直,然而那匿在身体里手指却并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又塞进了一根,接着是两根、三根。

    乱了,乱了。

    全都乱了。

    江流儿觉得自己所有的理智和骄傲都被眼前这个妖异的僧人瓦解了,她完完全全不是对方的对手,偏偏身体又心甘情愿地臣服着他、渴望着他。

    她带着哭腔哀求他:“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这就不记得了吗?”

    那神秘僧人攀着她的肩膀上来,轻轻吻上她的眉心,一瞬间,周遭的黑暗景象尽数散去。

    取而代之的一片圣光明媚的繁华景象。

    遥远的异域古城里,满天瑞霭,高楼宏伟。

    迦楼罗金翅鸟在远空中翱翔着,孔雀在花园中悠然地迈着步子。

    干闼婆在浅吟低唱,紧那

    分卷阅读6

章节目录

唐僧肉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不喝酒的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喝酒的酒并收藏唐僧肉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