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又是一年冬。
    范紫静窝在沙发上上课,她大学的课都是这么上的。
    傅程君不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学校,他又不能时时刻刻都陪在她身边,所以花了大价钱给范紫静弄了在家上课的特权,那边直播着,她在这儿学。
    需要试验的课,就安排了孟教授在研究中心上。
    整个公司的人从一开始对傅程君敬畏到现在变成了傅总的占有欲可真是太强了,亏得傅总的女朋友能忍的下来。
    好在,公司的研究有了新的突破,抑制发情的药物如今已经到了10.6版本。
    服用之后,可以两天内不发情,没有任何副作用,两个礼拜可以吃一次。
    一经问世,轰动了全世界。
    不过药物只接受定制,还不能量产。范紫静知道原因的时候有些窘,因为傅程君说是她给的灵感,她好奇的问了下,之后就再也不能直视那个药。
    基于交换体液,连菊穴都可以缓解发情,傅程君让人以爱液为核心,精液为辅助,两厢杂糅,又添加之前抗发情时研究出来的核心成分,最终成功研发出了这个药剂。
    经过测试,服用者必须服用含有自己体液的才有效果,服用他人的药什么用都没有,所以这个药才不能量产,只能定制。
    虚拟投屏上,老师讲完课下线。范紫静从桌上倒了杯水,抿了口。想起那个药好像没多少了,起身去看了看,果然要没了。
    屋外不知什么时候飘了雪,轻飘飘的从窗上滚落,像是一片片白绒飞洒在世间。
    范紫静开窗吹了会儿,冷风一吹,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从远方传来隐约的音乐声,她侧耳听了听,又低头看了下手机,才发现原来今天是圣诞节。
    她笑了笑,悄悄的走到书房边,男人看着电脑和秘书连线说话。
    “只签短期,不签长期,两年。”
    “价格3000十二颗,最低价。你让黄勤谈,现在谈到多少了。”
    “嗯,知道了”
    傅程君挂了电话,眼前突然一黑。他轻笑一声,就听到熟悉的女声:“圣诞快乐呀,亲爱的。”
    把那覆在眼睛上的手拿下来,傅程君扭头看她:“上完课了。”
    范紫静颔首,把头搭在他宽长的肩膀上,“在谈那个药的合同?”
    “嗯,前段时间跟华生生物定了合同,秦主任带着人要来谈这批药。”
    自从10.6版本的药确定药效,得以发行之后,傅程君每天就很忙。许多大事都要他来敲定,出差开会,跟个陀螺一样停不下来。
    研究了这么多个版本,总算出一个能发售且是金蛋的药,所有人都在盯着。
    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人来了好几次抽取样本,秦主任亲自邀着他吃了好几次饭,还有银保监会、工商瑞信
    公司股价大涨,近期涨停好几个板,股东们都盯着乐,生怕出什么问题。
    毫不夸张的说,每天只睡不到五个小时,甚至是范紫静发情的时候,他都能一边肏干着她,一边拿手机处理事情。
    范紫静用指腹给傅程君摁了摁,让他舒缓一些。他眼底有些微青色,疲惫之下却没多颓意,近来虽然累了点,但是大都是好消息。
    “我就是想说,咱们那个药要没了。”范紫静看他靠在她身上阖眼休息了几分钟,看他抬眼目光带着询问的时候才缓缓道。
    傅程君嗯了一声,转过身把人搂在怀里坐下,拉下她衣领露出一团白乳,揉搓吮吸了两把,深深吸了口气,“现在有点忙,你拿着跳蛋先收集点小水儿。”
    他从抽屉里拿出跳蛋放在桌上,范紫静拿过东西,坐在书房的沙发,缓缓把身上的裤子脱了,露出光洁没有杂毛的阴户。
    她轻车熟路的揉了揉自己的花核,仰靠在沙发上,两腿朝着傅程君张的大大的,男人只要一抬眸就能看见她在做什么。
    轻微的震动声缓缓响起,抵在花核上不断的颤动发抖。范紫静的一开始的手还稳着,渐渐的情欲就勾了起来。那震动的小蛋不轻不重的打在她的花核处,不断地刺激着那敏感处,身子深处的小水儿不禁流的越来越多。
    她颤悠悠的用早已准备好的小瓶抵在小穴口,蜜水缓缓流进那小瓶,她绷直了身子,充血的阴蒂被狠狠的刮上敏感点,再也控制不住,低吟一声,脚趾蜷缩,小穴颤抖着喷出一股阴精,射到了瓶子中。
    范紫静浑身无力的喘息着,看着那瓶子只被装满了三分之一,又伸手去揉自己雪白的乳肉,纤细的手指摁搓在白乳上,酥酥麻麻的感觉从乳尖上传来,没一会儿功夫,她又感觉小穴又了湿意。
    “呜啊”
    断断续续轻轻的呻吟从那边传来时,傅程君签字的手转了转笔眺望了过去。
    女孩子粉嫩的小穴正对着他,她一手揉着自己的胸,一手捏着跳蛋在花核和小穴口处抚弄,身上嫩白的肌肤荡漾出几丝粉意,桃花眸里盛满水光。
    放在腿间的小瓶子已经盛满了一大半,还有不少的蜜水儿沾湿在沙发上还有她的腿间。
    似是忍受不了那空虚感,她颤着手就把那跳蛋放进小穴,傅程君瞧见这幕起身就走了过去。
    范紫静只感觉自己的手被拉开,那股让人心悸的震动突然就没了,随之而来的是一根顶胀硕大的肉茎,猛地就填满了嫩穴。
    “啊学长”
    傅程君操干了几十下,低头咬她的胸口:“不是说了不能弄进去吗。”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自己弄着蜜水就会情不自禁的把跳蛋塞进小穴,淫糜放荡的让人恨不得肏死她。
    “可是啊哈好爽可是这样真的好想要肉棒唔,你不是还在忙吗?”
    小穴湿的厉害,随便一撞都能听见咕叽的声音。
    她被肉棒顶的呼吸一紧,整个人缠在了傅程君的腰上:“给我了再去忙嘛。”
    她用小穴磨了磨他的肉棒,手臂挂在他的颈间,语气娇软的让人没法拒绝。
    比起前些年,女孩子的身子张开了许多,原本精致的五官更加夺目,胸前的乳肉也隆起不少,长高了3厘米,全在腿上,一双笔直的腿又细又长。
    傅程君用动作回复了她,指尖刮蹭着她腰间的敏感点,范紫静立刻叫唤一声,穴内涌出一股蜜水,裹得傅程君闷哼一声。
    他飞快的耸动着腰肢,操的蜜水飞溅,卵蛋不断地拍打在阴户上,敲击出一下又一下让人情迷意乱的声响。
    交缠着才干了几分钟,敏感至极的范紫静再一次高潮。
    傅程君摁那住自己的欲望,退出去用小瓶接在她的花穴上,整个小瓶子彻底的装满了。
    等她缓过高潮的余韵,傅程君又拿了一个小瓶放在随手能够够得着的地方,沾着湿淋淋的蜜液,捅进狭窄的小穴中,大开大合的挺动着腰肢。
    他没有特地压抑着欲望,用了半个小时的功夫才射了第一次,他精液本就多,射了一次就够做药剂的量。
    范紫静瞧见男人射进瓶子的大泡白浊,愤愤道:“不公平,我要高潮那么多次,你就一次就行了。”
    累死累活的自慰好久,手都要酸了才弄了那么一点,换做是男人一次就够了,每次看到她都跟柠檬精一样,酸的要死。
    傅程君被她逗笑,“那你一次多出点水儿。”
    这人,范紫静翻了个白眼给他,呸了一声。
    傅程君彻底大笑起来,把那两瓶子都给装好,又把范紫静搂在怀里。
    “外面下雪了。”他听她说。
    傅程君看向窗户,厚重的窗帘遮挡住了外面的风景,他撩起一角,抱着范紫静临到窗边。
    大雪纷飞银装素裹,刚刚还细小如绒毛的雪如今已经变成了鹅毛般大小,朝窗户呵一口气就会起雾。
    “圣诞快乐呀,学长。”
    “圣诞快乐,宝贝。”
    ——————————————
    圣诞快乐呀,我的小可爱们。
    今天提前更新啦,大肥章,快三千字哟。
    全文到这里就完结啦,谢谢大家这半年的陪伴,从八月底到现在总算在2020把这个故事写完了。
    2021.1.1开始更新第三者关系,喜欢就收藏一下吧。啦啦啦啦。
    яоцsEщц.ⅴìρ(rousewu.vip)
    --

章节目录

快穿之娇花难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范紫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范紫静并收藏快穿之娇花难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