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武林沉沦 第二部 作者:霸道

    武林沉沦 第二部(10)

    武林沉沦第二部第十章:水月

    「好姐姐……」

    大床上,高达个翻身迷煳中,只觉大手的搭了个空,枕边的美人早已不见

    踪迹,下子让他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温暖的大床之上只剩下昨晚疯狂过后的湿

    痕,还有点点落红污绩。

    「温柔姐姐,你在哪里?」

    高达顾不得自身赤裸从床上跳下来,昨晚温柔与他缠绵夜此刻竟不见了,

    他的内心中充满股难以言明的失落感,昨晚他虽是得到温柔的身子,温柔却是

    对他若即若离,他真的很害怕温柔就此离开他。

    当他冲到大厅时,却发现温柔正将堡热粥放在桌子上,看到高达气急气缭

    地冲出来,没好气说道:「这么大的人了,连衣服也不穿,害燥不!」

    看到温柔没有离开,高达心中股暖洋洋的感觉:「我……我……」

    「我……我……什么我!」

    温柔打量着高达赤裸身体,壮实得像头般,尤其是胯间那根挺拔的肉棒

    ,因清晨的原因现下完全脖起来,几近根驴根似的,想到昨晚自己被这样的

    巨物破处,还被它送上波又波高潮,春心荡漾;「还不回去穿衣服,难道你

    想别人看不成?非要姐姐大喊色狼,非礼不成?」

    「对不起,姐姐。我马上回去穿衣!」

    高达摸摸尴尬地笑了下,连忙跑回去房穿衣,弄了半天把自己梳洗完毕,

    仪表整理干净后,又兴冲冲地跑出来,却发现温柔早已不见人影。

    饭桌上,只留下张纸条,高达心里甚是失落,拿起纸条看,只见上面写

    着:「大师兄,姐姐为你熬了些热粥,慢慢点用,有点烫!吃完后,请你到厨

    房,那里有姐姐留给你的第二张纸条!」

    看着纸条上绢绢字迹,字里行间透露出种妻子叮嘱丈夫的语气,使得高达

    感到十分幸福,当下拿起热粥,顾不得汤热三两下喝下肚,兴奋地奔向了厨房寻

    找第二张纸条。

    第二张纸条放在灶台上很显眼,高达下子就找到了,只见上面写着:‘好

    弟弟,姐姐就知道你心急火獠、狼吞虎咽,不听姐姐劝听,忘了说,刚才的粥里

    姐姐下解药,解药需冷服,热服会有副作用的!’看到这里,高达脸色骤变,

    忽觉得膀胱处阵极胀,浓浓的尿意急涌上来,高达暗叫不妙,也不知道是温柔

    死性不改,还是记恨高达夺了她处子之身,却不肯立刻向百草真人提亲事,从

    而故意报复。

    自作自受的高达在茅厕度过个上午,足足尿了几十次后,方有好转。

    中午时分,高达在院子里练习剑法,温柔对他下的药虽让他尿了半天,却也

    起到提神醒脑,气血顺畅、排毒养身的功效,现在的他只觉得自己精力充足,老

    虎都能打死几只,想到明天就是‘论剑大会’,心下是兴奋,定要挫败凌

    惊羽,让他也尝试下失败的滋味。

    「砰!」

    突然间,院子的大门被人粗鲁地从外面踢开,萧真人气冲冲地从外面进来,

    身上却是沾满了斑斑血迹,直把高达吓了大跳,也顾不得练剑急忙冲上前去:

    「师父,您怎么了,怎么满身是血!受伤了?是谁伤你的。」

    萧真人摆摆手,示意没事:「这血不是我的,是别人的。水月师妹的性子还

    那么犟,唉!那三个小子罪不至死啊!」

    「水月师叔?」

    高达提着的心总算放下来,听萧真人口气好像是水月真人杀了三个人,身上

    的鲜血是别人的;「师父,到底发什么事啊?水月师叔,向忌恶如仇,眼睛内

    容不得半点沙子,那三人定是取死有道!」

    「没错,那三小子确实取死有道,不提它了。」

    萧真人叹了口气,转望着高达好奇地打量着;「你的伤全好了?这怎么可

    能,按理你应该躺在床上个月才对,不应该啊!」

    高达挠头苦笑,他可不敢将自己练成‘真元’事告之萧真人,百草师叔疼

    爱他,肯为其保守秘密,萧真人就不得而之,上次还打了自己两百鞭呢,只好

    说道;「应该百草师叔对我的疼爱吧!这半个月她可少拿名贵药材为弟子服用,

    是百草师叔的功劳啊!」

    「哎哟,真是慈母败儿。」

    萧真人直拍脑门,暗叫失策,千算万算,没算到百草师妹这位‘青云医圣’

    的存在,现在看着高达龙精虎勐的样子,都不知道百草师妹拿了少名药给他用

    ,时间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气恼不止,「师父有些累了,想睡个午觉,别来

    打扰我。」

    「是的,师父!」

    高达觉得萧真人好像对自己这么快好起来,有些生气,也有点摸不着头脑,

    本想询问下给张朱花三女下礼事也开不了口,只好恭送萧真人回房去,留下不

    解的自己继续练剑,但颗心已不平静,哪里能练得下去。

    在萧真人回房后,高达又练了会剑,感觉自己的心无法平静下来,剑势无

    法成势,数次练习反而让自身真气错乱,只好停下来先平静下心境,再行练剑。

    却在此时,院子大门再次被人打开,平时那道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的

    俏影,大步迈入来。

    高达有些诧异说道:「是路雨师妹,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里了。」

    路雨大步来到高达跟前,仰起小脑袋盯着高达的脸说道:「有事,麻烦大师

    兄随我来下!」

    「什么事啊?」………………………………………………路雨领着高达来到

    了处溪流山涧处,远远便望到路雪师妹坐在块大石上望着小溪出神发呆,完

    全没有了往日那股调皮好动的冲劲,高达有些奇怪:「路雪师妹怎么了?」

    路雨说道:「今天师父让她做了件,她不敢做的事,心里过不了哪关,我

    只能请你来开导她下。」

    高达有些尴尬说道:「你让我们孤男寡女的共处,就不怕别人说闲话,再者

    你做姐姐的不开导,找我这个外人开导,这是啥道理?」

    「孤男寡女?我相信大师兄的为人,即使你对妹妹做了什么,我相信大师兄

    也会负责到底的,而且我想妹妹也不会拒绝的。」

    高达听路雨说得这么露骨,有些无语:「哇!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还有路

    雪真的是你亲生妹妹吗?有你这样的姐姐吗?在她伤心的时候,自己不去开安慰

    ,反而找个男人,而且还是有妇之夫。」

    路雨白了他眼:「她当然是我妹妹,我所做的切都是为了她。至于我不

    去开导她,因为我是帮凶!」

    「帮凶?怎么回事?」

    高达不明所以,想继续追问,路雨却没有回答,转身便离去。

    「唉!没办法了。」

    高达望着路雨远去的背影,想跟上去,回首再望着路雪娇小柔软的背影,实

    在狠不下心来就此离去,只得咬牙朝着路雪走过去。

    路雪似乎真的非常之难过,高达来到她尺都没有发现,高达只得说道:

    「路雪师妹,你怎么了,想什么事这么出神啊!」

    路雪吓了大跳,急回转过身来,发现是高达,小嘴扭:「大师兄,你怎

    么出现在这里,走路都没声,会吓死人的。」

    高达笑道:「你姐姐说你有心事,很难受,让我开解下你。现在看来你这么

    精神,应该是没事了。」

    「大师兄,我真的好难受啊!」

    女人的心情,六月的雨说变就变,路雪的脸色下子难看起来,双美目通

    红,泪水快要落下来;「大师兄,我杀人了,好血,好吓人啊!」

    「杀人,这是怎么会回事啊。路雪师妹,给大师兄详细说下。」

    高达也心急了,杀人可是件人命关天的大事,虽说是江湖人士平日刀口上

    见血过日子,但对于高达这些出身‘青云门’,自幼被长辈将江湖险恶挡在墙外

    的人,与温室里的花朵无异,对于杀人事真是件天大的事。

    路雪将高达拉过来,与他并肩坐在大石上,望着流淌不息的溪水,用着近乎

    的哭音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早

    晨的‘摇光宫’,当高达还搂着温柔赤裸的胴体呼呼大睡时,路氏姐妹两人早已

    闻鸡起舞,为明天的‘论剑大会’作最后的冲刺,两人练得认真,时间过得飞快

    ,转眼艳阳已高照于空。

    正当路氏姐妹练娇气连喘,大汗不息,欲休息之际,‘摇光宫’忽来四名不

    速之客,只见三名长得非常相似的人,拿着武器挟持位身穿百结衣,腰系酒葫

    芦的老者,逼退着众门人闯进来。

    路氏姐妹看到那老者,脸上神色剧变,他不是别人,正是‘天玑宫’的长

    老萧真人,江湖上数数二的高手,他居然被人劫持了,真是荒天下之大谬,如

    果不是看到萧真人对她们挤眉弄眼,示意她们不要声张,自己是戏弄这三人,否

    认她们早怪叫起来了。

    年少的路雪只觉好玩,长剑指着那三人大叫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闯

    ‘摇光宫’,还劫持人质,还有没有王法啊!」

    为首的大汉拿着把巨剑,遥指路氏姐妹:「臭丫头,赶紧让水月那贱人滚

    出来,我们候氏三兄弟,今日要为父报仇,要将她先奸后杀。」

    路雨怒吼:「放肆!找死!」

    跨步疾刺,缩地成寸,下子掠过两丈的距离,挺剑直刺那人眉心而去。

    那人也是剑道高手,巨剑横空扫,巨大剑气扫地碎石,飞溅四方,逼得路

    雨不得不抽身急退。

    「姐姐,你没事吧!」

    路雪上前来路雨身边细细仔细观察,刚才那大汉的剑之威着实惊人,换着

    是她的话,根本想不出自己该如何闪避这招,真为姐姐担心不已。

    「我没事,他是高手啊!」

    路雨向妹妹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转目注视前面三人,沉声问道:「阁下

    身剑艺惊人,为何要行如此宵小行径。」

    那三人相视眼,冷笑不答,假装被劫持的萧真人连忙大声说道:「两位女

    侠,他们可是江湖上近来赫赫有名‘塞外三狼’,拿剑是老大‘孤狼’候龙涛,

    拿枪是老二‘灰狼’候虎涛,空手的是‘白狼’候豹涛,他们各具身绝艺,在

    江湖上也算上流高手,你们可要小心啦!」

    路雪笑道:「龙虎豹狼,都是些禽兽,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

    「丫头,没错,我们就是禽兽啊,等会你就知道我们的历害!」

    三人听闻路雪的嘲笑神色变,空手候豹涛身形晃动,瞬间消失于原地,竟

    以快得肉眼难见的速度掠路雪跟前,伸手抓向其胸部处,这变化使得路氏姐妹

    根本料想不到,只得眼白白看着路雪被袭胸。

    「这两个丫头,作战经验还是太少了。」

    另边的萧真人将这切看得真切,候豹涛动作虽快,可在他的眼内却有如

    慢动作般,正想着暗中阻止之际,却感到现场股寒流袭来,心念动:「她

    来到这么快,这三家伙有难了。」

    「放肆!」

    就在候豹涛的大手就要触到路雪胸部的瞬间,把夹带着无穷威严的女声响

    起来,声音不大,听在候豹涛耳中却有如开天噼地的巨响般,双耳轰呜剧痛,

    耳膜破裂,脑袋就像被撕开般,心神巨震,随即被股冰霜意笼罩,整个人在

    被股无形之力轰飞出去!巨力推着候豹涛砸向他的两个兄弟,而他的两兄弟情

    况没有比他好到哪里,那声音先声夺人,也将两人震得气血翻沸,浑身力气全尽

    ,被候豹涛这砸,两人压根没法将其接住,顿时三人如滚葫芦般在地上翻滚

    着跌出去。

    路氏姐妹连忙回身,分立左右向位身穿雪白道袍、手持白玉拂尘,腰系龙

    泉剑的绝美女道姑行礼:「弟子无能,此等小事还劳烦师尊出手,实在有愧师尊

    年教导。」

    「这与你们无关,你们长年在‘青云门’学艺,江湖上些下三流行径不熟

    也不奇怪,下次可要注意点。」

    水月真人没有怪责两个徒弟,只是轻微安慰了几句,视线便直落在萧真人

    的身上。

    刚刚门人进来向她禀报萧真人被坏人劫持,几乎把她吓害了,只道萧真人遇

    到什么棘手人物,顾不得仪态冲出来,却看到是这样三个的货色,便明白是萧真

    人故意的,直把她气得不轻;「三师兄都是把年纪,为何还这样儿戏。」

    候氏三兄弟被水月真人击扫倒在地上,萧真人也回恢了自由,他抖数下肩

    膀,来到水月真人跟前;「哈哈,小师妹,不要老板着张这样的脸,这样会老

    得很快的。这样副绝世容貌,老了未免可惜啦!笑了笑,十年少啊!」

    「没正经!」

    水月真人怒斥句,萧真人向行事没规矩,说得出这样并没有轻薄之意,

    正因为没有轻薄之意,这使得水月真人愤怒,这么年下来,她希望萧真人

    对自己说句轻薄说话,那怕色心薰心都可以,但是在萧真人眼中她却永远只是

    个晚辈!此时,被击倒在地上候氏三兄弟也从地上了起来,不停地摇晃着头

    脑使自己清醒过来,候龙涛率先清醒过来,眼看到水月真人惊为天人的容貌后

    ,口水都直流下来;「好美啊!你是仙子?」

    候虎涛也随之清醒过来,看到水月真人也跟双眼直瞪,几乎都要从眼眶里跳

    出来:「她就是水月真人吗?当年留香公子第谱‘绝色谱’中排名第三位水月

    真人?太美了,大哥,咱们不杀她了,把她抓回去做咱们三兄弟的老婆吧!」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啊!」

    听到候氏三兄弟的胡言乱语,萧真人脸色变,他把候氏三兄弟引来‘青云

    门’并非想要他们性命,而是他见候氏兄弟虽带恶名,平日为人处事也是安份守

    已,人不犯他,他不犯人,罪不至死。

    把他们引来‘青云门’也是想教训他们下,关上段时间使他们知错能改

    ,不想他们竟对水月师妹口出辱言,以水月师妹的性子,他们的命已经不保了。

    「自寻死路?哈哈……」

    候龙涛哈哈大笑,完全不知死神已经临身;「水月这贱人杀了我们三兄弟的

    父亲,咱们三兄弟只要她做我们的老婆,已经很给你们‘青云门’的脸子了。不

    然,我们兄弟三人就踏平你们‘青云门’。」

    「你们的父亲?我没有印象!」

    水月真人冷冷地说道,语气中听不出有什么变化,但是在她身边的路氏姐

    妹却能感觉到四周的气温正在下降,这是水月真人的‘娲皇靖灵功’催至顶峰的

    前凑。

    候龙涛怒道:「臭婆娘,我们的父亲是名震塞外‘苍狼’候昆,十年前被你

    在边关惨忍杀害,你想抵赖不成?本来父仇不共戴天,按照塞外的规矩,你非得

    抵命不可,我们兄弟开恩,不要给脸不要脸。」

    「候昆?不记住了,我杀的鼠辈很,实在记不起这些鼠辈中有没有这号候

    昆人物。」

    水月真人俏眉怒扬,股冰霜杀气直逼候氏三兄弟而去;「不过,我不介意

    在这些鼠辈里,添上你们兄弟三人。」

    「好强杀气!这婆娘不简单……」

    至强的杀意,终使得候龙涛与候虎涛两兄弟回过神,不再被水月的美色所惑

    ,再次重新审视着眼前女子,她不再是仙子,而是索命死神。

    「我的耳朵听不见了,我要杀了你们。」

    那边的候豹涛此时也回过神来了,他自立起身之后,努力平复受创不轻的

    内息,却意外发现自己两个兄长嘴巴动个不停,而他却听不到任何声音,用手往

    耳朵处摸满是鲜血,他终于确定是自己聋了,失聪之痛使得他暴怒而起,从怀

    中拿出把柳叶镖对水月连带自家两位兄长,发动无差别式攻击,迫得两位兄长

    抽身远离他。

    「听不见了?但你可以看着自己慢慢死去。」

    水月足下莲步轻移,仅仅移动小步竟有缩地成寸之效,任由柳叶镖再再

    密,她也能如入无人之境,缓缓逼近候豹涛而去。

    「可恶啊!我要杀了你这个婆娘,先奸后杀!」

    候豹涛看着越来越近的水月,愤恨的怒骂,或者他自己也不知在骂什么,但

    他就是要这样骂。

    在候氏三兄弟中老大擅长使剑,老二擅长使用枪,偏偏他体虚力弱,无法习

    得过激的武功,所以他专修轻功与暗器,在拳脚兵器远远逊色两位兄弟很。

    所以候豹涛大部分的攻击手段都是借用轻功快速移动配以暗器,自身并不具

    备很强的近身交手能力,这也是擅长暗器高手的通病,当然也有例外的,可是候

    豹涛却不在其中,现在水月也这样不断靠近,候豹涛真是又惊又怒,只得再次抛

    出的柳叶镖;「你……你……你不准再过来了!」

    「像你们这种废物,也敢闯出‘青云门’找我复仇,今日我就让你碎尸万段。!」

    水月已经厌烦了候豹涛的鬼哭狼嚎,玉掌翻,饱提内元,‘娲皇靖灵功’

    的冰寒真气急聚,形成了庞大的冰流寒气,只见道雪白色的寒流破空而出,将

    候豹涛射出柳叶镖扫而空,并且在其四周凝成圈巨型冰墙,封其退路!「凝

    气成冰!此等功力已达宗师化境,怎么可能,你的年纪没有这么大……」

    候豹涛武功虽不强,但见识却是点也不差,水月真人这手凝气成冰,寻

    常武者至少也要数甲子以上功力方可达到,可她的年纪武林人皆知,不过三十

    岁。

    可是这样的凝气成冰却是信手沾来,除了说明她乃天赋奇才或者身有奇遇外

    ,再无他物,下子就将他吓得心神俱失。

    「你的丑态真是看得让我作呕啊!」

    水月真人也不管对方是否能听到,当下的她看萧真人就是肚子的气,再这

    三位不知死活的家伙还次出言冒犯,杀心已起,谁也救不了他们三人,手中拂

    尘扫,带动冰流化作把冰霜利剑,直射对方而去。

    ‘当’就在候豹涛毙命之际,他的二哥候虎涛的长枪及时破开冰墙而入,挡

    下水月的这剑,击扫碎冰剑,同时借势回扫以枪身将失神的候豹涛扫出去,

    愤恨地对水月说道:「臭婆娘,想伤我兄弟,先问我手中长枪!」

    「有趣!不过,你以为今天你们三个人能有命离开吗?」

    水月冷哼声,拂尘扫隔空再发出巨大寒流将候虎涛迫飞出去,继而飞快

    转身作出个让人吃惊的举动,拂尘扫再发出数道冰刃,奔向正在观望中的候

    龙涛;「身为三人的兄长,来,让我看下你有少能耐!」‘刷刷’数冰刃将候

    龙涛也逼得狼狈不堪,只得不停地后退闪避;「臭婆娘,你太自以为是了,你认

    为就你个人就想杀掉我们三个?」

    「不是自以为是,而是你们螳臂挡车!」

    水月迫退候龙涛,再次转身再战欺到身前的候虎涛,腰间的‘龙泉剑’也不

    出,光凭把拂尘,被她使得出神入化,杀得候虎涛连连挂彩,「你的枪怎出得

    这么慢,怎么这样的无力啊!就这样还想为父报仇?」

    水月真人记拂尘强扫,将候虎涛连人带枪扫飞出去,候虎涛在地上再次翻

    滚几下,看双手,虎口都震裂开了:「好强啊!」

    「哈哈……哪么我就对你们公平点!」

    水月冷笑声,将腰间系着‘龙泉剑’回抛给路氏姐妹;「为了这场战斗不

    过于太无聊,我以‘青云门’摇光脉之名立誓:这场对决,我不用剑!」

    这样明着让你占便宜的事,候龙涛竟然第个反对:「什么?水月你太狂傲

    了!身为塞外男儿的我,绝不接受这种侮辱的战斗!」

    对面的候虎涛也是异常的愤怒:「水月,你太过份了,你竟然将我们的尊严

    践踏在地上!」

    「愤怒吗?怒的话就用你们的实力来取回的自己尊严,如其个个如猪狗般

    被我杀死,还不如联手战,堂堂正正在地战场死去!」

    水月不屑地说道,没有刻意使用的激将法,可她的话却是有着无穷的杀伤力。

    候氏兄弟被气得七窍冒气,候虎涛朝着大哥候龙涛说道:「大哥,这婆娘太

    放肆了,咱们非得将她先奸后杀不可。」

    「……没错!为了父亲,咱们起上奸杀了她……」

    候龙涛也不蠢,看到水月身惊人绝艺之后,他便明白此女实力犹在自己三

    兄弟之上,如果坚持要单打独斗的话,下场只怕真如水月真人所言那样被她如猪

    狗般杀死,为了尊严,为了父仇,这战已经不能由他乱来了。

    就在这时,那边的被吓傻的候豹涛也回过神,他从地上儿踉跄地爬起来,也

    走到水月真人的另边,与候龙涛和候虎涛形成三方围杀之势:「臭婆娘,你弄

    聋了我,我定要将碎尸万段。」

    「很好,很好!」

    随着水月语府刚落,四周的气氛变得寂静与压逼,只余阵阵风声和众人呼吸

    在空中回动,人未动,战未启,肃杀之气迅速攀升至极限,气自发,水月真人身

    上的庞大真气,化作无尽寒意波流席卷八方而去。

    「是剑?」

    在候龙涛等人眼中,水月身上急涌而出的气流竟在空幻化出把把无形气剑

    ,所过之处草木皆折,其威锐不可挡,候氏兄弟三人将兵器抵于身前全力护着抵

    挡,却仍被剑气波流震退,虎口发痛。

    「这是什么?难道是剑道中‘手中无剑,万物皆剑’的上乘境界?」

    候龙涛大吃惊,水月并没有什么动作,三人却感受到了强烈的攻击,同样

    专习剑道的他,立刻想到个剑道传说,他穷极了十年的苦练也无法达到的境

    界,顿时心中取胜的希望,再减数分。

    此时,旁边直在观战的萧真人也是满意地点点头,按照地位而言,水月真

    人虽为摇光脉长老与他平起平坐,但从辈分上,她却是自己晚辈人物,当年他

    没少指点过水月真人的剑道,当下看到水月真人的剑境与内功修为,较之当年初

    任长老时已不可同日而言,不由发自内心欣慰。

    ‘杀……’候虎涛率先发动攻击,长枪如出海蛟龙般杀向水月,每枪都是

    朝着水月身上难以防御的地方刺去,「臭婆娘,你不是不使用剑吗?那就让我看

    下你的其他本领吧,看下你有什么张狂的本钱!」

    另边的候龙涛也不甘落后,双足勐地踩地,使出全身的力量让其速度暴

    增十余倍,霸道的剑杀向水月的另方,竟后发先至早候虎涛步杀到水月跟

    前:「臭婆娘,你现在后悔已经太迟了!」

    「你们要取回自己的尊严,我便给你们这个机会!」

    水月左手轻举,以指尖按在大剑之上,剑身与指尖剧烈摩擦迸射阵阵火花,

    竟然无法伤其分毫,真看得候龙涛双眼暴瞪如牛,简直无法相信眼前之景,难道

    水月真人练什么横练功夫不成?「哪么我们就不客气了!」

    此时,候虎涛正好杀至解开候龙涛之危,枪直捅水月胸前的丰胸,水月脸

    上微怒,拂尘扬撞开长枪,利用反弹之势直扫候龙涛面门而去。

    「啊……」

    候龙涛暗吃惊举剑架挡已是不及,久经沙阵的他飞速后退,然而拂尘却如

    同有灵性般紧追不舍,反弹出去的速度怎么也要比双脚要快,眼看候龙涛要

    遭映,旁边直伺机发暗器的候豹涛岂容自己的兄长受伤,把柳叶镖挡在其面

    前截下这拂。

    水月式逼退候龙涛,举掌噼入候虎涛大开的空门之中,声闷哼中打个正

    实,嘴角鲜血溢出,候虎涛也是了得,硬强忍极痛腾出握着枪身的左手,紧紧抓

    住水月的手腕,右手握着长枪中段以枪作剑直刺对手,反应变招之快让乍舌。

    「寸长,寸强,以枪作剑确实很巧,但枪始终不是剑。」

    水月真人拂尘再扫,卷住长枪甩,巨大的力度是将候虎涛抛飞出去,

    「枪是讲求是远距离刺杀,像你这般使用简直是以己短击敌之长,纯属找死!」

    「臭婆娘,接我剑!」

    这时候龙涛也回复过来,看到二弟被水月打飞出去,为了阻止水月追杀候虎

    涛,挺剑杀向其背门,身为塞外的男儿的他不欲行背后偷袭之事,大声提醒对手。

    「呵,这个时候还在乎这个?你真蠢得可爱!」

    水月真人莲步轻移、缩地成寸避开候龙涛这剑,使其扑了空、势头难止,

    趁两人错身而过的刻,反手掌将他拍飞向候虎涛。

    候豹涛再次发射出柳叶镖阻挡水月真人:「不准伤害我大哥!」

    「大哥!」

    看着候龙涛飞过来,候虎涛举枪于胸垫于其足下,使力将候龙涛拨反回去,

    两人合击齐攻向水月,时间剑光,枪芒在划破长空,剑光为枪芒守护,枪芒为

    剑光开噼路线,兄弟同心,再加年的相处,心意相通,配合上有如左右手般。

    「这样还有点看头,雨儿,雪儿,好好看看为师是怎么作战,从了解下枪

    与剑的不同之处!」

    水月左手反扣住长枪的枪身,右手拂尘卷住候龙涛的大剑,仗着自身的功力

    深厚,推大剑沿着长枪直削候虎涛的双手,还不忘教导自己两个徒弟。

    「可恶……」

    候虎涛不得舍下长枪被对手夺去,水月真人用枪尾撞击其胸膛将其击飞,再

    旋舞枪身,将长枪脱手而出,横砸向候龙涛面门,候龙涛回剑格挡不敌其力,被

    撞飞出去,幸好候豹涛这个后援给力,再次施以暗器支援。

    候龙涛将长枪抛还给弟弟候虎涛,两人不甘就此败下去,再合击战,随着

    战斗时间推移,在连串的剑枪交击声中,两人虽是配合无间,却是耗尽全力,

    而水月的身法却走得虚无漂淼,无迹可寻,压根就没有跟他们动手的意思,而

    是在战斗中不停对两人武功招式评点,同时向她的两个徒弟授业,将三人当成教

    材。

    「无能,太无能!」

    水月灵巧地拂尘卷起候虎涛的长枪枪尾,调转枪头替自己挡下候龙涛霸道的

    剑;「无能的人在这个世间就是个负累,是任何人的负累,我真替你们的父

    亲感到婉惜,因为他将希望投注在你们身上,却被你们如此浪费掉……」

    水月的说话如尖刀般刺痛候龙涛两人的内心,不甘,不愿,但也不是不承认

    攻击即使配合再好,终究难以弥补实力上差距,身为兄长的候龙涛已经生出了牺

    牲自己,让自己两个兄弟逃生的念头。

    「你们让我不耐烦了!」

    在这场全面压制的战斗中,水月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拂尘在她手中旋舞成圆

    ,如雨点般密集的剑气疾射而出,候龙涛和候虎涛招架不住,被刺过遍体鳞,寒

    气侵进五脏六腑之中,招已让两人丧失六成战力。

    「大哥,二哥!」

    候豹涛急声大叫,再想像先前般技援,然而背后有道寒气聚生,水月真

    人下子出现在他的背后,用着冰冷的声音说道;「你这伙废物别不要乱叫了,

    竟敢给我的徒弟下手,先死吧!」

    「大哥,二哥,救我啊!」

    候豹涛耳朵失聪,听不到水月真的说话,但是有如实质的杀气,却清清楚楚

    告诉他,对方要下杀手了,顿时亡魂大冒,个懒驴打滚向前滚出去,随手抛出

    十把柳叶镖,亡命地向前狂奔。

    那边的候龙涛两兄弟飞身过来救缓:「臭婆娘!你的对手是我们啊。」

    「我要杀的人,没人能救!」

    水月并没将两人放在眼内,身形闪消失于两人眼帘之中,下子出现在候

    豹涛的面前,玉掌翻,直按其的天灵盖之上,股寒流涌进对方身体里,瞬间

    在将其结成具冰凋。

    「三弟!」

    候龙涛两兄弟看得眼齿欲裂,再次扑上来欲救人。

    水月冷眼扫他们,早已失去再动手兴趣的她,玉手扬,示意路氏姐妹出

    战,两女不敢怠慢,持剑迎战,因为水月真先是重创两人之故,两姐妹交手甫

    占尽上风。

    萧真人望着结成冰块候豹涛,心知再冰封下去,他就会窒息而亡,此三人并

    非什么大奸大恶之人,不忍他们就此丧命,「小师妹,此三子虽有恶名,但杀业

    却不重,教训下便是,不需要伤其性命。」

    水月真人眼角轻扫其眼,冷冷说道:「三师兄,此言差矣!此人行径已等

    同挑战‘青云七宫’,千年下来的‘闯宫者,生死自负’这条规定可不曾变过,

    他们则挑战我‘摇光宫’,生死皆由师妹处置。」

    萧真人笑呵呵道:「这三个小子为人混账了些,但罪不至死嘛,教训下

    便是。」

    水月真人说道:「罪不至死?当朝王法之中‘奸淫妇女者,当诛,枭首’,

    刚才若不是我及时出手,我的徒儿此刻清白岂不是污在其手,若不是师妹武功可

    自保,现在是不是被他们抓回去做他们三人的压寨夫人了。三师兄,你说他们该

    不该死。」

    「这个……」

    萧真人为人率性而为,对此类言语上的小事并不太在意,当下被水月真人这

    么顶,有点理亏,只好说道:「咱们都是江湖中人,不必需要太过在意这些小

    节。」

    水月真人却是不依不饶;「女儿清白,无小事!做人就为了自己犯下的事负

    责。」

    玉掌拍在冰凋之上,阴柔内劲渗冰而出,冰凋由内而外爆出道道裂痕,随即

    冰块片片而落,每块冰块的脱落都连同候豹涛身上的肉块,而候豹涛却因被冰

    封,口不能言,满脸惊恐地望着自己肢离破碎,形同凌迟之刑,应了水月真人先

    前所说,碎尸万段!不消片刻,随着冰凋碎成堆冰块,候豹涛也碎成了堆烂

    肉,大量鲜血流得满地都是,其形非常之惨。

    水月真人用眼角挑衅地望着了下萧真人,眼神似是在说,你不要杀,我偏

    要杀,你能奈我何?另边,候龙涛两人也发现其弟的惨死,也发了狠般攻击

    路氏姐妹,度转扭形势,水月真人看到后,脸上有些不悦:「雨儿,玉女投梭

    ,清饮小酌,皓腕玉镯。雪儿,野马分崇,红尘滚滚,浪迹天涯。」

    水月真人所说的数招,皆是路氏姐妹所习得自家‘路氏刀法’融合青云剑法

    后的新招,乃水月真人为两徒量身定做,是套非常历害的剑法,只是路氏姐妹

    生死搏杀经验极少,时间无法在实战应用自如,此刻有其师指点,战力暴增有

    数倍。

    萧真人望着满地碎肉与鲜血,心里有了丝伤感,这三个混小子在山下遇到

    时,表面上虽凶恶异常,但与人还算得良善,甚至还度帮助些有困难的人,

    与当年作恶塞外边境的‘苍狼’候昆,完全是两种人,因为他生出想惩罚他们

    下,让他们好好收掉身上恶气。

    不想他们语言间辱及水月师妹,惹得对方下手不容情,他有心相救,偏偏找

    不到立场。

    「师妹,行凶之人已伏法,剩下的两人并没有过恶,就饶他们命吧!」

    面对萧真人最后的请求,水月真人心里甚是痛快,忽然有种萧真人越难过

    ,心里就越快乐的感觉,也不回身,边继续指点着两个徒弟,边回道:「三

    师兄,你就是妇人之仁,我已经杀了他们的父亲,又当着他们的面凌迟他们的弟

    弟,此仇已经不共戴天,当下放过他们后,形同纵虎归山,向晖事犹未晚已。」

    提到‘向晖’,萧真人再也没有底气,水月师妹说得没错,当下与候氏兄

    弟的仇已经不可挽回,既然如此,不如斩草除根,以免日后给后辈留下不必要的

    麻烦,他只得沉默不语,退到边静看事情的发展。

    「雨儿,抚琴按萧、扫雪烹茶、松下对弈;雪儿,池边调鹤、西窗夜话、柳

    荫联句、竹帘临池!」

    有水月真人伤敌在前,又有其当场指导,路氏姐妹占尽上风,势如破竹,十

    招下来便打败了候氏兄弟两人,两姐妹皆在同时刻下砍断各自敌人的右手,

    使其痛苦地倒在地上打滚,无法再战,但眼神中却充满了无穷怨恨。

    路氏姐妹将目光投入其师,水月真人冷冷地说道:「除恶必务尽!」

    路雨望了下地上候龙涛,没有任何犹豫,剑刺穿其心脏,使得候龙涛痛

    苦地挣扎几下,便咽了气。

    而另边,路雪却是迟迟下不了手,剑尖每次都是递到候虎涛颈间就止步不

    前,再也不敢前进半分。

    候虎涛看到自家两个兄弟皆身死,也将生死置之度外,凶狠地说道:「臭婆

    娘,有本事亲手杀了我,让徒弟下杀手,是怕自己背负罪业么?」

    水月真人的脸色有些冰冷,看到路雪迟迟下不手,有些恨铁不成钢叫道:「

    雪儿,不要让为师失望!」

    路雪有些为难地说道:「师尊,雪儿怕,雪儿不敢杀人!」

    「哈哈……」

    候虎涛哈哈狂笑,对着水月真发出恶毒诅咒:「臭婆娘,我诅咒你,你日后

    女侍二夫,水性阳花,淫荡……啊……」

    他的话没有说完,路雪手中利剑已在颈间扫过,气管与血管瞬间被割开,鲜

    血如喷泉般急喷而出,洒得路雪满身都是。

    候虎涛在地抽摔几下,便咽了气,双眼睛却是大大地睁着,死死瞪着路雪。

    路雪缓缓回首望向在旁边的路雨,刚才那剑是她推了自己的右手把,

    从而杀了候虎涛,她杀人了,这种感觉真的好难受啊!路雨望了双,身上满是

    鲜血的妹妹,澹澹地说道:「回去洗洗吧!咱们是江湖之人,这样的事是迟早都

    会发生的,不用太在意……」…………………………………………………………

    ……路雪说到这里,忍不住痛哭起来,头依在高达肩头上:「大师兄,我好怕

    啊!那些血洒得我满身都是,那味道好难闻,无论我洗了少次,我的身上总有

    股浓浓血腥味。」

    听完路雪的诉说,高达总算明白整件事来龙去脉,也明白刚才萧真人为何

    脸不快地回来,看路雪这般痛苦的样子,也有些心疼,别看路雪平时喜欢跟自己

    打打杀杀的,胆子却是特别的小,平日连只鸡都不敢杀,别谈杀人了,只好由

    得她在自己肩膀痛哭。

    既然路雨甩锅给自己,高达也不客气将这个锅推到路雨身上去:「路师妹,

    其实严格来说,人不算是你杀的,是你姐姐杀的。」

    路雪却是不依,摇摇头道:「大师兄,这样的自欺欺人,有意思吗?」

    这反问,让高达时语塞,路雪又问道:「大师兄,你杀过人吗?今天我

    杀了人,我好怕晚上有鬼找我啊!」

    高达想了下笑道:「这个世界哪里有鬼啊!再者说候氏兄弟在塞外素有恶行

    ,你杀了他也算是替天行道,老天爷加奖你还不及呢?哪里会有什么恶鬼找你,

    估计此刻他们已下地狱了,被下炸油锅了,变成了油炸鬼,有啥好怕的。」

    路雪的好奇心被引起来:「油炸鬼?这是什么鬼啊?」

    「这个……」

    时间高达也不知如何说,路雪怕鬼,如果再跟其解释油炸鬼这种恶心的鬼

    ,岂不是只会吓倒她,适得其反吗?「咳咳……雪儿……」

    正当高达头痛苦恼,该用什么说话完成这个艰巨的安慰小师妹任务时,把

    女声在他们身后吃起来,两人大吃惊连忙分开,回身看,赫见水月真人与路

    雨在他们身后不远处。

    两人急忙向水月真人行礼:「弟子,见过师尊(师叔)!」

    「达儿,明天就是‘论剑大会’了,你不好好练剑,在这里闲逛什么?」

    水月真人瞪了高达眼,不待高达反驳,转对路雪说道:「雪儿,为师有事

    找你,随我回去!」

    「是!」

    路雪不怕违抗水月真人的命令,低着头回到水月真人身边,水月真人低语:

    「以你的条件,找个好男人毫无问题,以后少与他来往!」

    路雪银牙紧咬,不敢反抗,低着头跟在水月真人身后。

    望着水月真人领着路氏姐妹离开,完全不鸟自己,耸耸肩自言自语:「这个

    任务,算完成了?」

    武林沉沦 第二部(10)

    -

章节目录

武林沉沦 第二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霸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霸道并收藏武林沉沦 第二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