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145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145 节

    这时候终于知道,或许这个隐藏在“命运计划”底下的阴谋的真正目的,是在于让某个人藉以轻易地控制住自己,接着透过类似连锁的方式逐一收服目标女性,并让她们彻底堕落为只剩下随时爆发的xing爱欲望,终生只能依靠xing爱来生存的娼妇。

    但是……

    “吉尔伯特˙杜兰朵,既然这么想看到我堕落为娼妇的样子,那么我就如你所愿,堕落成你想要的yin荡娼妇,让你在地狱最深处看个过瘾吧~虽然我觉得,你现在所在的地方应该也看不到。”

    决心既定,拉克丝原本平静而安详的脸上,嘴角却微微浮现出一抹小恶魔般的微笑。

    然后她徐徐站起身来,先动手脱去了身上的连身裙,并顺势扔上身边沙发的椅背,接着在瞬间从自己身上发散弥漫到客厅各处、浓郁的玫瑰花香气之中,挺起了自己原本被连身裙所遮掩的、随着身体韵律在胸口上下跳动的两颗饱满肉弹,以及正挺立于下半身两腿交会处,长度约有十五公分长、有着类似男性棒棒外形、正因为充血而示威般地挺立,展现自己存在“价值”的粉红色阴di,就这么光溜溜地走向正安静地坐在沙发上面,依然保持两眼无神的呆滞状态,等候被“教育”

    的露娜玛莉亚。

    两个拉克丝

    正当早将自己给剥得一丝不挂,准备对此时进入被催眠状态的露娜施行“教育指导”的拉克丝要开口下指令的时候,两个分别穿着设计十分火辣性感、以“驾驶服”为设计构想的红黑双色改良式露丨乳丨连身皮衣,腿间似乎同样都矗立着某样棒状物体的女性,已经如同神出鬼没的忍者般地,悄没声息就出现并跪在拉克丝面前。

    “哎呀哎呀,妳们两个还真会挑时间破坏好事~而且连出场时间都似乎已经协调过一样,精准到刻意选在我正想和露娜进行‘家教’课程的这个时候。”

    瞥了一眼似乎感受到自己声音中隐约显现的不悦情绪,连忙向自己低头认罪的两女,收敛起表情的拉克丝这才接过其中一个女性送上来的连身裙在手,在重新穿上的同时,以平静的语气开口问道。“志穗、莉卡,有什么让妳们两个可以紧张得火烧屁股的事情,重要到必须打断我难得体验的‘娱乐’时间,也得跑来找我报告?”

    “非、非常抱歉,拉克丝主人!贱奴志穗/莉卡,确实有件十分重要的紧急消息要向您报告。”

    现在向拉克丝报告的两人其中之一,有着一头在发梢随性以丝带束起的棕色过肩长发,低着头的清秀面貌上,却戴上了遮蔽双眼的深黑色护目镜造型太阳眼镜,此时正抬起头看着拉克丝的女性,正是来自同样也参加过两次大战并建立卓越战功,拥有专属战舰与部队的伊萨克˙焦耳麾下,战后转任自己贴身侍卫的女性驾驶,个人识别标志为“凤仙花”的志穗˙哈尼夫斯(shihohahnenfuss)。

    至于另一个依旧保持低头单膝跪姿、脸上戴着与志穗的太阳眼镜同样造型,但却极为罕见的“电子眼镜”的女性,则是在札夫特于与地联(地球联合,主要掌权者为大西洋联邦)签订的“尤尼乌斯条约”发布之后制造的“战后世代”系列钢弹机体当中,原本预定将要担任其中之一的x88s盖亚钢弹(gaia)

    的正式驾驶员,后来却也因为被牵扯进某些未曾公开的事件,而在前次大战之后,被拉克丝拔擢为其中一名贴身护卫的莉卡˙席塔(riikasheder)。

    实际上,出生就是两眼全盲的莉卡,也是全体札夫特驾驶员当中,可说是绝无仅有以“盲胞调整者”身分担任驾驶员的特例。

    拉克丝之所以会选择破格擢升她们的身分,让她们担任自己的贴身护卫,其实也和“计画”有关。

    根据目前拉克丝从解密的计划资料中所得到的情报,她们两人也是遭到了计划执行者伺机绑架,并以相似的手段先后完成了肉体改造、精神教育等等的调教手段,并施予和露娜相同的“关键字控制”命令之后,才变成现在的拉克丝手中可资运用~或是享乐的“工具”。

    “说吧。”

    “是。先前在哥白尼市由于舍身替您挡下枪手狙击,因而身负重伤的蜜雅˙坎贝尔小姐,在经过相当长时间的治疗与休养之后,目前总算是恢复意识。”

    似乎嗅到了拉克丝身上还没完全散去的玫瑰香气,并且多少受到了香气当中混入的催丨情药物成分产生的影响,莉卡在接着进行报告的时候,尽管声音依然是平稳而安定,但是她和志穗两个人、两具肉体这时候断续产生的些许不安扭动,却全都被居高临下看着她们的拉克丝默默看在眼底。“只是由于……蜜雅小姐近、近期随时会被转移到普通病房,进行后续疗养与复建,因此贱奴目前正、正在尽力找寻,有关让您用来控制蜜雅……蜜雅小姐的……的‘关键字’。”

    “做得好。不过眼前先把这件事放一边,我打算等到蜜雅身上的伤完全痊愈之后再说。”

    松了口气的拉克丝先微微一笑,接着拍了拍双手示意她们站起身来。“为了奖赏妳们先前的努力,接下来就由妳们代替我来‘训练’新人好了。”

    “……可以吗?”

    志穗似乎没什么信心,就连讲话的语气也充满了不确定感。“贱奴担心会违背主人的期待……”

    “放心好了,我相信妳们。”

    拉克丝笑了笑,接着说出了两个关键字。“因为妳们是我信任与宠爱的‘凤仙花’、‘眼镜兔’(注:莉卡的个人识别图案是”眼镜兔“)。”

    这两个名词刚从拉克丝口中说出的瞬间,就让原本还微微颤抖着的志穗和莉卡在听到的同时,身体整个如同被石化般僵硬。

    “现在仔细听好、并记住我接下来说的话,我的xing奴们。这是我要给予妳们的命令。”

    在开口之前先瞥了一眼现在依旧僵坐在沙发上,失去焦距的两眼保持平视着前方的露娜,拉克丝突然想到了个可以当作顺便“奖励”她俩辛劳的有趣主意。

    “待会当我要妳们‘起床’的时候,妳们将会发现妳们的同僚~露娜正坐在沙发上,而露娜她虽然也会发现妳们的存在,但等到我离开这里之后,她将会于和妳们闲聊一段时间过后,主动开口要求妳们训练她,让她变得和现在的妳们一样。

    “妳们将会无条件接受她的请求,并且将她训练成为和妳们一样的,随时可以在我的命令下发情的小母狗。而直到我回来这里之前的时间当中,妳们将可以尽情地和她‘加深关系’,但别玩得太累了。”

    “遵命,拉克丝主人。”

    “现在换妳要仔细聆听,并忠实地履行我给妳的命令,露娜~”

    伸出右手按着露娜的肩膀,拉克丝紧接着下达了另一个针对露娜的催眠指令。

    “当我下达‘起床’命令的时候,妳将会……”

    一口气交代完针对露娜的行动暗示之后,拉克丝才抽回了右手。

    “现在‘起床’了,小姐们。”

    拍了拍双手,一边说出了让三女从催眠状态中醒来的关键字,接着短暂地停了一瞬的拉克丝随即转身走向门口。“露娜,不好意思,因为我现在有些事情要赶着先出去处理,所以本来预定帮妳上课的部份就先在这里暂停一下。”

    “呃……是。”

    “为了让妳能够打发掉剩下的时间,不如趁着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妳和志穗、莉卡彼此多聊聊。”

    拉克丝微微一笑。“毕竟妳们过去虽也是同僚,但是应该对彼此了解不多。

    多了解彼此的一些事情,我想对于未来的工作也有帮助。“

    “这……感谢您的好意,议长。真的非常抱歉……”

    “不用太介意,只是现在因为我身为议长,总有些必须要亲自处理的琐事而已。”

    拉克丝微微一笑,拉开门扉走出客厅。“那么志穗、莉卡,露娜就拜托妳们照顾了。”

    “属下遵命!”

    虽然说拉克丝制造不在场证明的方式,用的是“有紧急事情要亲自处理”这个老掉牙到极点的藉口,不过离开了客厅的她,接着却并没有真的走向门口准备出门办事~而是在走廊上转了个方向,迳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志穗、莉卡、露娜,就让我好好地欣赏欣赏,这场由妳们在我面前表演的‘实况转播’吧。”

    一边哼着自己可说老早就滚瓜烂熟的歌姬出道名作“在宁静的夜里”的音乐,一边准备“看好戏”的拉克丝,就这样面带微笑踏着轻快步伐,朝着位于走廊最深处的专用卧房径直走去。

    在墙边的某处数字按键开关上输入了几个数字密码之后,原本没有任何装饰的墙面突然从中间打开了一道小缝隙,接着两片气动推进式的隐藏门于发出“噗咻”的声音同时,当着已经将身上脱得一丝不挂的拉克丝面前往两边滑开,内部赫然出现了一个被无数的显示萤幕所包围,但是中间却只矗立着一张通体由银黑双色构成,有着十分奇特的设计外型,看来既像是融合了用于妇科医疗检查用的开脚台躺椅,也像是驾驶舱里常见的专用驾驶座位,更像是在某些高级旅馆当中,为了因应某些旅客特殊需求而设置的情趣八爪椅的设计,但实际上却又不能完全归类为这几者其中之一的特殊设备。

    ‘身分扫描、密码输入完成确认。欢迎您再次使用“真实之歌”,拉克丝˙克莱茵小姐。’

    “好戏要上演了,准备开始吧。”

    ‘是,现在关闭门扉。’

    经过电子合成混音之后发出的沉稳女性声音,立即回应着已经坐上银黑色躺椅的拉克丝的命令,同时打开着的气密式隐藏门也在极低的推进声中迅速关上,这间有着相当隔音能力的小房间里,顿时只剩下无数用来代替光源、漂浮在半空中的,从客厅各处传到这里的萤幕影像。

    ‘室内空调换气系统,已确认启动并正常运作中。气动启闭式隔音防护门,完全封闭。“真实之歌”暖机与自我检查程序,检查完成。隐藏式光纤摄影机,连线正常。同步影像确认接收,开始录制。“自我拘束式机械自蔚系统”(sb,self-boe,全系统机能准备就绪。拉克丝小姐,现在请将双手与双腿以最舒适的姿势,放置于两侧扶手与两腿固定架。’

    “……好。”

    深吸了一口气,拉克丝自然地将双手手肘分别搭上了前端附设了手掌造型机械控制器的扶手,两腿也以略带八字型的开脚姿势,分别放入从椅子本体向外延伸出去的专用开脚台上面。

    然后,拉克丝才按了一下右手食指的控制器,启动了用来将自己的身体完全锁在椅子上的开关。

    ‘确认拘束座椅完成系统连线,现在执行拘束锁定。’

    电子女性语音向拉克丝进行最后确认。‘拉克丝小姐,接着请以控制器选定将要施行的项目。’

    “这个……这个……和……好,大概就这些吧。”

    让紧扣在扶手上的左手透过控制器,以一连串如同弹奏钢琴的轮指般流畅动作,快速选定了某几个在面前的萤幕上跳出来的项目之后,拉克丝才大致点了点头,选定了最后的“执行”命令。“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就让我彻底化身为充满欲望、只想着要zuo爱的单纯生物吧。‘真实之歌’,启动。”

    ‘明白了。“真实之歌”,程式运作开始。’

    在电子语音发出的回应同时,用来拘束着拉克丝美艳裸体的这张“特别座”

    的背后与底下,又出现了好几样开始嗡嗡作响的,朝着拉克丝全身上下侵犯而来的情趣用品。

    “……咦?志穗小姐、莉卡小姐,妳们现在……是在做什么?”

    “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露娜。只不过是我们在这里的‘例行公事’而已。”

    对于这时候因为看着正在聊天聊到中途,自己和志穗突然从桌底取出黑色的皮制项圈、并互相帮对方在脖子上系上的动作,而露出满脸错愕表情的露娜,眼神明显地变得柔媚许多(虽然实际上,两眼全盲的莉卡若不靠电子眼镜辅助,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的莉卡只是微微一笑。“对吧,志穗?”

    “这东西看起来虽然只是普通的项圈,但是对我们的意义却并不普通。”

    志穗接着也微微一笑,在莉卡的帮助之下开始脱下身上的连身衣。“它代表了我们潜藏在外表之下的真实欲望,更表示我们现在都被‘主人’所拥有。”

    “主人……拉克丝小姐?”

    “露娜小姐,记住一件事。在这里,主人的尊贵名字,不是身为最卑微奴隶的我们能随意说出口的。”

    莉卡一边将自己身上的紧身衣一口气脱下,一边则是稍稍露出了责怪的表情,看着显然有点被眼前跳出来的画面稍微吓到的露娜。“因为您目前仍不是和我们一样接受主人宠爱的xing奴,所以这个对于xing奴来说十分严重的过失,我们还可以容忍。但是……”

    “呃?啊,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要……”

    “算了算了,莉卡,所谓‘不知者无罪’嘛,而且正如妳刚说的,露娜还没被主人认可唷。”

    除了脖子上的项圈以外,全身一丝不挂的志穗忍不住笑了笑。“对了,露娜,想不想亲身体验看看?用和我们现在一样的打扮。”

    “……可以吗?”

    “我想……应该没问题吧,露娜看起来也很适合。”

    装作皱眉思索的表情想了片刻,莉卡才从桌子底下抽出另一条红色项圈。

    “来这边,露娜,我帮妳戴上。”

    “是,麻烦您了。”

    当莉卡替来到自己面前、接着转过身去让自己在脖子上装上项圈的同时,露娜玛莉亚原本脑海中纠结成一团的混乱思绪,随着莉卡在项圈上扣上的精致小锁头发出的轻微“喀嚓”声,如同时间停止一样瞬间停滞,身体也陷入了僵硬的呆滞状态。

    “看起来,我们的新夥伴,好像已经向我们表示自己‘准备好了’的意思呢。”

    瞥了一眼完全如同雕像般僵硬地站着的露娜,志穗和莉卡相视一笑。“那么,莉卡,接下来用我们专门招待新人的‘那个’来欢迎她吧?”

    “咦~志穗妳还真是坏心眼呢,也不担心露娜喜不喜欢被当成小狗。”

    尽管嘴巴上是这么说,不过露出会心微笑的莉卡自己随即也乖乖地趴在地上,接着示威般地翘起屁股向志穗晃了晃。“但是说是这么说,人家已经等不及要和露娜‘增进关系’了,我想妳应该也是吧?”

    “当然啰。因为,主人现在正在某个地方看着我们。”

    志穗笑了笑,随即贴着露娜的耳边密语了好几句,然后才解除她原本的呆滞状态。“露娜?露娜,该起床啰!”

    “呜~嗯……咦?我、我的手脚怎么……使不上力?”

    从呆滞的状态中恢复意识,发现自己陷在正以手脚趴地的姿态跪趴在客厅地毯上的的露娜,于露出一脸惊讶表情的同时,虽然使出吃奶的力气想让自己站起来,但是却发现现在的自己根本连控制手脚的力气都没有,唯一能够做的动作,只有透过手脚并用在地上爬行而已。“志、志穗小姐,莉卡小姐,我现在又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个答案很简单,露娜~”

    志穗停顿片刻,蹲下身子看着露娜。“妳现在的身分,只是一只即将由主人饲养的、为了满足主人需要而奉献肉体的性宠物。”

    “!”

    “……而且不只是妳而已,现在在妳身边的我们也都是唷。”

    “啊!”

    “等等,莉卡?主人交代过我们要‘温柔一点’对待露娜,妳这样会吓到人家啦。”

    看着因为突然被莉卡从后面朝着自己扑上来压制,而被这如同雄犬向雌犬强行求欢一般的粗鲁动作瞬间吓得花容失色的露娜,以及接着就不客气地伸出舌头,舔舐着露娜正套着项圈的洁白后颈的莉卡,随后就当着露娜的面前张开双腿,于蹲下的同时一屁股坐在地上,就这样将自己被小幅改造过的肉体完全展现在露娜眼前的志穗,忍不住露出苦笑。“露娜,现在用妳的眼睛看个清楚,这里就是贱奴志穗的‘欲望根源’。”

    “对了对了,如果妳更靠近一点看的话,甚至可以闻到里面传出来的花香唷。”

    莉卡在露娜耳边轻声说完,随即喷了口气吹拂她的耳朵。“要不要试试用力吸口气,亲自感觉一下这股香味?”

    “可……可以吗?”

    “就尽管闻闻看吧,我没关系。”

    志穗微微一笑,看着面露狐疑表情的露娜。“虽然我自己闻不到,但我相信妳闻到之后一定会喜欢。”

    “……呜……嗯……咦?真的,志穗的那里……传来一股淡淡的香气耶。”

    半信半疑的露娜依照莉卡的建议,将脸凑近志穗已经彻底除毛的两片浅紫色外荫唇、和挺起约有小指粗细长度的粉红色阴di之间并深吸了一口气,瞬间窜入鼻中的凤仙花香味,让她顿时如同发现了什么珍贵宝藏一样,整个人也不自觉地将脸越凑越靠近,最后更在自己完全没注意到的情况之下,把整张脸贴了上去,贪婪地吸吮着仍然持续散发出香气的会荫部位。“这香气……感觉好好,我还想要更多……”

    “露娜,露娜?拜托妳动作放慢点,像妳这样子用脸猛蹭我的阴di,会让我当场想尿出来……”

    “人家才不管这些,只想要多闻一点这股香气啦……”

    “真是的,拿妳没办法。”

    尽管对于逐渐变了另一个表情的露娜,这时候居然因为舍不得离开自己两腿之间,而撒娇般地磨蹭起来的任性举动感到有点哭笑不得,不过志穗却已经另有盘算,在脑海里飞快地重复了一次拉克丝稍早给予她和莉卡的指令。“露娜,那么现在就开始,由我为妳进行这个替妳量身设计的‘xing奴教育’课程吧。莉卡,关于露娜今后要做的事情,待会就要麻烦妳亲身示范指导啰。”

    “好~”

    莉卡微微一笑,而从志穗的话语中知道终于要开始上课的露娜,这时候也才稍稍恢复了正经的样子,挺直了身体跪坐在莉卡身边。

    即使是因为婉转动听、绕梁不绝的温柔歌声,与不畏各种艰困险阻、于两次大战之中亲身上火线激励友军士气,冷静沉稳的大将之风而被号称为“完美的歌姬”,但是正如拉克丝在一个小时前,透过自己设定的控制程式,彻底“蹂躏”

    被拘束在这张座椅上的自己时所说的一样,经过了这段彷佛永远不会停止一般的长时间凌虐下来,早就因为体力几乎耗尽而虚脱瘫软在拘束椅上面的自己,用“只是徒具完美的人类女性外表,内部却是由完全的xing爱欲望所堆积起来的变态生命体”来形容,可说是绝对适合不过的最佳形容词。

    ‘拉克丝小姐,拉克丝小姐?系统运作设定时间已经结束啰。’

    “呼……呼……呼……知道了,系统……”

    现在正瘫痪在椅子上并发出断续喘息声的,正是满脸被分不清是汗水、泪水、鼻涕、唾沫,或是在刚刚的自虐过程中意外喷满脸的jing液、尿液与丨乳丨汁搞得几乎面目全非,只能张着前一个小时当中因为强制嵌入球形口枷而几乎发麻的嘴巴,无神的双眼瞪着天花板喘息中的拉克丝。“……解除拘束状态。”

    ‘是。拉克丝小姐,您的身体状态似乎还不算稳定,建议最好还是再稍微休息一下比较好。’

    “我没关系。对于现在这身偏好‘重口味’把戏的肉体而言,目前这种程度的‘自虐’我还挺得住。”

    瞥了一眼稍早之前在此起彼落发出的欢愉叫喊声之中,同样因为连续不间断的运用各种花样百出作爱方式而造成体力严重消耗,现在正以如同七手八脚般的杂乱睡姿,彼此相互叠着肢体熟睡的露娜、志穗与莉卡的画面,稍许恢复了精神与体力、解除拘束状态的拉克丝却是连动都懒得动,只是透过如同瑜珈一样的徐徐深吸慢吐,逐渐将自己原本紊乱而急促的呼吸节奏调整回来。“对了,启动我专用的秘密通讯线路,和国家机密情报管理系统资料库取得连线,将蜜雅˙坎贝尔小姐目前正在接受治疗与休养的地点找出来。”

    ‘遵命,拉克丝小姐。……现在把路线图传送到萤幕上。’

    看着萤幕上出现的路线图与标的建筑物资料,拉克丝的脑海中,却突然想起前不久在哥白尼市郊区,和阿斯兰口中提到的“议长的拉克丝”~蜜雅的首次邂逅。

    “我、我才是‘拉克丝’!不就是这样……不就应该是这样吗?!我是‘拉克丝’,这有什么不对!”

    “蜜雅!”

    “蜜雅小姐……”

    面对稍早歇斯底里般地抽出了预藏的手枪、接着却被阿斯兰准确地开了一枪

    将手枪击飞,因而跪坐在地上抽泣的蜜雅,拉下了套头披肩的拉克丝选择了走上前去。“我有句话想说……愿意听听吗?”

    “……”

    “如果妳想要‘拉克丝˙克莱茵’这个名字,我可以把名字让给妳,外貌也没问题……”

    拉克丝露出微笑,看着眼神中对自己仍有戒心的蜜雅。“但是即使如此,我们仍然是不同的两个个体,也没有办法完全成为另一个人,这是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与现实。不过也正因此,人与人之间才有了与彼此的种种相遇与邂逅。所谓的‘命中注定’,不就是这样吗?”

    “呜……”

    “我很感谢妳做的一切~纵使结果并不是我内心所期望,但是妳的努力轨迹让我很感动。”

    主动伸出右手,拉克丝温柔地搀扶起跪坐着的蜜雅。“愿意接受我的邀请,和我一起来吗?让我们可以从另一个不同的角度,来观看着这个不一样的世界?”

    “拉克丝小姐……啊,危险!”

    眼角瞥见刚刚被枪击成重伤的某个女性谍报人员,竟然以最后的力量举起手枪对准拉克丝,心急之下的蜜雅迅速大喊一声,于一把推开位于手枪射线上的拉克丝的同时,只听见枪声轰然响起。

    “……蜜雅!”

    “蜜雅小姐?!”

    “拉克丝……小姐,我好想……能再和妳们……多聊聊……,但是……恐怕……不行了……”

    即使身受急速失血的重伤,但是被拉克丝搀扶着的蜜雅,这时候却露出了安详的表情,看着她一路“模仿”到现在的对象。“请您……不要……忘记,我…

    …的……歌声……和……原本面貌……“

    “蜜雅小姐、蜜雅小姐!请撑着点!”

    “对不……起……”

    “蜜雅小姐!!!!”

    “蜜雅!”

    尽管随后冲上来的阿斯兰已经看准方向,迅速朝着谍报员身上追加两枪,将勉强只剩下半条命的她彻底撂倒,但是遭到枪弹命中并贯穿了身体的蜜雅,依然因为严重失血而瘫倒在拉克丝的怀里,最后缓缓闭上眼睛气绝。

    “……可恶啊~!”

    半跪在地上的阿斯兰,只能以愤怒的握拳捶地与同时飙落的眼泪,表达难以宣泄的愤怒与哀伤。

    “(杜兰朵)议长的拉克丝”~蜜雅˙坎贝尔,因为遭到枪击而重伤身亡,表面上看起来是如此。

    但是在稍后,就在将她的遗体从目前泊靠于哥白尼宇宙港的大天使号送往医院,准备送入太平间进行保存的中途,搭载着她的遗体的救护车却突然转往另一个方向飞驰而去,此后如同被人间蒸发一样,失去了一切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直到我接任议长,才知道蜜雅现在奇迹般地还活着……”

    踏出这间密室角落特别设置,用来将身上的各种脏污痕迹冲洗干净的,以两片大型落地玻璃隔离出来的小小淋浴间,拉克丝一边用手中握着的白色浴巾擦拭脸颊与身躯,一边默默想着。“现在变成了这副模样的我,又能为她做些什么?”

    停顿了片刻,将浴巾扔回淋浴间的拉克丝似乎想到了什么点子,忍不住露出微笑。

    “这次,我绝对不会再让妳由于任何原因而失去宝贵的生命,蜜雅小姐。”

    举起握着的右拳贴上胸前,拉克丝自言自语着。“因为我和重生之后的妳,都是‘拉克丝˙克莱茵’。”

    从长时间的昏睡状态中终于恢复意识,徐徐睁开眼睛苏醒的蜜雅˙坎贝尔,显然因为发现自己竟然在早先挨了那致命一枪之后并没有死,加上“正牌”拉克丝就坐在病床边看着自己的双重震撼效应,让她不只原本因为失血偏多而变得苍白的脸色更见惨白,脸上的表情更写满了难以置信。

    “拉、拉克丝小姐?我怎么……”

    “抱歉呢,蜜雅小姐,我为了满足某些自私的愿望,不得不选择把妳从坟墓里面拉回来。”

    面对蜜雅此时毫不掩饰的震惊表情,拉克丝只是平静地笑了笑。“尽管确实地说,现在的妳在户籍资料上已经算是个‘死人’。”

    “……您应该很清楚,拉克丝小姐。从当初接受了杜兰朵议长的请托那天开始,‘蜜雅˙坎贝尔’早就只剩下一张整形之前的老照片,作为过去的仅有记忆。”

    蜜雅以虚弱的声音叹了口气,如同要回避拉克丝看着自己的目光一样望向天花板。“作为您的替身,我已经做了太多超越替身应有本分的事情……”

    “我知道,蜜雅小姐,我很清楚。只是这次,我还是想请妳来做替身~不过,妳所要替代的对象不只是现在的‘拉克丝˙克莱茵’,还有现在的‘蜜雅˙坎贝尔’。”

    “嗄?”

    “蜜雅小姐,我……因为被卷入了杜兰朵生前秘密执行的某个计划,现在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

    从椅子上站起身的拉克丝一边平静地说着,一边亲自动手解开了身上穿着的黑紫色阵羽织,将自己被这个计划给“修正”过的变异身体赤裸裸地展现在蜜雅面前。“表面上看起来,我还是那个充满活力、正努力推动殖民地与地球之间和平对话的新任议长;但是实际上,现在在妳面前的这个‘拉克丝’,就只是个依靠出卖肉体以换取短暂快感的,迷恋xing爱的娼妓。”

    “!”

    “杜兰朵原本的计划,是要让我和反对他推动‘命运计划’的女性,在他的策谋之下朝着黑暗的堕落之路逐渐迷失……而他确实做出了成绩。”

    在蜜雅因为看见自己所拥有的肉体而瞪大了双眼的同时,拉克丝默默地叹了口气,重新拉回被自己解开的阵羽织外袍。“此外,妳在被接受抢救的当下,医生们也在妳身上找到了和我类似的‘修正’。”

    “不是丢掉性命,就是变成xing爱白痴吗……不愧是杜兰朵议长,善于利用一切可用的资源呢。”

    蜜雅再次转过头去,看了一阵子天花板之后又转过头来,看着重新坐回椅子上的拉克丝。“原来,当初他要我冒充您的真正目的是在这里啊。”

    “蜜雅小姐……我知道,这时候提出这样的请求有点唐突,但是,您愿意聆听我的请求吗?”

    “拉克丝……小姐?”

    先以一个深呼吸中断了彼此之间的尴尬气氛,接着再次站起身来的拉克丝伸出双手,拉起蜜雅正吊着点滴瓶的左手握紧不放,而在拉克丝专注地看着蜜雅的眼神中,更流动着某种无法言喻的浓烈情感。

    “蜜雅,我想请妳成为另一个‘拉克丝˙克莱茵’。”

    下定了最后决心,在称呼蜜雅的同时删除掉“小姐”敬称的拉克丝,终于将这个让蜜雅顿时目瞪口呆的请求说出口。“和我一起以‘拉克丝’的共有身分,共同体验这即将掩盖我们理智与良知的肉欲浪潮,一起品尝这甘美中带着苦涩的堕落果实,让我们这两个看来几乎相似的‘拉克丝’互相拥有彼此,并成为只属于对方的娼妓,终日埋首于享受和‘另一个自己’求欢作爱的高潮吧。”

    “……”

    “蜜……雅?这个请求会不会……让妳很为难?”

    因为没化妆而显得颜色淡了许多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丝浅笑,蜜雅在伸出右手盖着拉克丝双手的同时,对着微微露出惊讶与担忧表情的拉克丝点了点头。

    “终于,我可以不用再靠着照镜子,幻想自己有一天能和拉克丝小姐本尊zuo爱当时的情景了。”

    总算是露出安稳表情的蜜雅忍不住笑了笑,苍白的脸颊上也同时浮现出淡淡的红晕。“拉克丝小姐,我~蜜雅˙坎贝尔愿意将自己交给您,以成为您能够终日需索xing爱的专属娼妇;也愿意承受您即将被染上的一切黑暗与堕落变化,因为您是我所拥有的妓女。不过……”

    “不过?”

    “请您再给我一些时间,可以吗?”

    蜜雅说到这里却有点不好意思地松开手,抓了抓自己和拉克丝相同颜色的粉红色长发。“我想等到自己的身体完全复原之后,再来用我重新得到的这个身体,尽一切方式来喂饱您的饥渴。”

    “傻瓜,虽然说妳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能喂饱我的需求,但是我可以让妳尽情对我毛手毛脚啊。”

    忍不住“噗嗤”一笑之余,拉克丝干脆把身上的黑色阵羽织整件脱下来,并且于顺手扔到一旁的椅子上的同时,以一丝不挂的裸体姿态爬上床去。“蜜雅,妳的娼妇拉克丝请求妳:用妳的双手,尽情地抚摸我身体上下的每个部份,让我迷醉在妳的双手之下吧。”

    “既然说随便我毛手毛脚是您此时此刻的心愿,那我应该也没理由拒绝了。”

    对着拉克丝俏皮地做出了“抓奶龙爪手”的搞怪手势,蜜雅在拉克丝伸出的双手辅助之下,也笑着同时以双手一把抓满了拉克丝胸前正在跃动着的两颗肉球。

    “议长大人,蜜雅现在要替您挤牛奶啰?”

    “讨、讨厌……哪有人挤牛奶是像妳这么粗暴的!妳看,人家原本饱满的奶子被妳这么一阵乱挤,丨乳丨汁都喷得乱七八糟了啦~!”

    抱怨归抱怨,但从拉克丝这时候脸上充满幸福感的愉悦表情看来,目前她在这间隔音效果甚佳的贵宾病房里面进行中的,与蜜雅之间的“挤牛奶”特训,经过这么一阵折腾,恐怕还得再上个好一段时间。

    史黛菈

    同时间,地球太平洋区,设置于欧普联合首长国所属亚纳法斯岛上的首都欧罗法特市区内,欧普政府的最高统治机关:欧普内阁府。

    “……你说什么?!”

    留着金色短发、身穿紫白双色的政府官员制服的现任欧普全权首长-“黄金

    雌狮“卡佳莉˙尤拉˙阿斯哈,于听到面前的另一个亲友所带来的消息同时,惊讶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你是说,那个曾经被煌击败过的、驾驶破灭钢弹(destroy)

    把柏林市区几乎扫平的人工强化少女,实际上并没有因为身体严重虚弱而死去,而是又被‘幻痛’回收?“

    “恐怕是套用过去拯救罗安诺克上校……更正,福拉卡上校的经验,‘幻痛’认为可以再次把已经可谓遍体鳞伤的那个少女再一次从鬼门关口抢救回来,因而偷偷把少女给捞起、并且后送到某个极机密的地点去,准备再次让她恢复为可战斗状态,只是因为某些事情的发生而没能实现。”

    卡佳莉的保镳兼秘书,也曾经连续参加过两次重大战役的“札夫特首席王牌飞行员”,原属札夫特的阿斯兰˙萨拉皱起眉头,瞥了一眼这时候也在办公室里的,另一个同样留着一头成年金发、身穿帅气白色军装的男性~尽管俊俏的脸上仍有著明显的棕色分叉型伤疤,但是也同样在战场上留下傲人的战绩与战斗经验、与可说是柳暗花明般颠簸遭遇的“安迪米翁之鹰”:穆˙拉˙福拉卡。“上校,依照您自己过去也曾经在‘幻痛’待过的印象,您的看法如何?”

    “你把这问题踢给我也没用啊,小朋友。煌应该有告诉过你吧?”

    “咦?”

    “我从那次在柏林被击坠(注:柏林扫荡作战,同时也是史黛菈绝命于煌手中的关键战役)之后,就以战俘的身分,跟着大天使号四处东奔西跑、上山下海,就连你被救回来的时候我都在旁边。直到札夫特对欧普发动的,那场为了要逮捕‘理法’首脑罗德˙吉布列、顺势占领欧普的‘愤怒’攻击行动开始前不久,我还差点被玛琉(玛琉˙雷明斯,大天使号机动特装舰舰长)以‘不愿让我卷入战火’为由,丢架空中霸者就把我从大天使号上踹出去~嘛,虽说最后我还是死皮赖脸地跑回来就是了。”

    双手一摊加上耸了耸肩膀,穆吐出了令阿斯兰和卡佳莉都忍不住苦笑的抱怨。

    “不过……”

    “不过?”

    “若是照阿斯兰小弟刚刚提到的,我在前次大战当中遍体鳞伤的肉体都还能有被抢救回来、之后再加上假记忆变成‘尼欧˙罗安诺克’的奇迹……我觉得,那个女孩应该也有机会被救活~尽管从机率上看来可说是十分渺茫。”

    穆看了一眼点点头的两人。“但是,这会不会和拉克丝提过的那个什么‘计划’也有关系?”

    “穆大叔,你的意思是说‘幻痛’部队、蓝色宇宙……或是地球联合军,甚至我们欧普,从一开始就等于是被杜兰朵给摆弄在指掌之间?”

    “我并不清楚究竟有哪些人藉以从中牟利,毕竟我当时在‘幻痛’的身份,也不容许我过问这些事。但是我想到的结论就是:去年发生的那场大规模战乱,或许只是为了要让‘经由电脑透过基因筛选,决定并规划人类的未来’的‘命运计划’得以发动的背景作业。”

    摆出一脸认真表情的穆,定神看着再度露出惊讶表情的卡佳莉。“而在这个规模庞大的计划当中,他们选定了可以说是‘身为调整者,但在自然人与调整者两方之间都有一定支持度’的拉克丝小姐,当成重要的‘关键人物’。”

    “所以才会因为这个理由,杜兰朵当初才会选定由蜜雅假扮为拉克丝……”

    阿斯兰忍不住咬牙切齿。“然后如同煌曾经说过的一样,正牌的拉克丝差点也被杜兰朵给……可恶!”

    “嘛,我们应该很快就会知道,到底当初杜兰朵在盘算什么。”

    穆微微一笑,拿起放在桌边的咖啡杯喝了口微凉的咖啡。“对了,我昨晚收到煌小弟寄来的电子邮件,他说拉克丝小姐最近将会以‘新任殖民地最高评议会议长’的身份亲自来到地球,进行为期半年左右的首次和平访问之旅。到时候,也许会从彼此的情报交流之中,发现什么新的联系线索也说不定。”

    “希望如此。”

    重新收敛回原本认真专注的表情,卡佳莉在开口同时轻轻点头。“总之,目前先这么办:把我们得到的资料传送给在‘天之御柱’轨道太空站的隆德˙蜜娜˙萨哈克,让她届时顺便转交给拉克丝小姐~之后等她访问欧普的时候,我们再进行详细的后续讨论。此外,我将会亲自向雷明斯舰长请托,由她率领大天使号出航前往迎接拉克丝小姐。”

    在等候出航命令下达之前的短暂时间之中,永恒号的舰桥通讯萤幕上,出现了一个留着浅灰色短发的白衣青年男性的身影。

    ‘拉克丝议长,下官伊萨克˙焦耳,将率领所属分遣舰队担任贵舰的护航任务。’

    “辛苦您了,焦耳队长。”

    换上过去在这里穿上过无数次的纯白阵羽织,端坐于永恒号舰桥指挥官席的拉克丝轻轻点

    第 145 节

    -

    第 145 节

    -

章节目录

SM痴女合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newfac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newface并收藏SM痴女合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