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98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98 节

    ”尼科亚,主人。”女仆轻轻地说,显然这让她很难堪。

    ”哦对,尼科亚,你们西方同盟就是这么小国多。”伯爵哈哈大笑,”不过

    也正好,让我捞到一个小公主,你的父亲可是给我添了不少麻烦,差一点送我去

    见诸神。好吧,他或许是个优秀的骑士,但这份耻辱现在就让他的女儿来好好地

    偿还了,哦,露出屁股来。”

    奥摩尔用佩剑挑了挑女仆的裙子。女孩红着脸,然后慢吞吞地掀起裙摆,里

    面是性感诱人的蕾丝吊带袜,而在丰满修长的大腿根,那里是完全赤裸的,少女

    雪白的双腿之间,有一个铜制的圆型假具物插在女仆的肉缝里,这应该是一个带

    有发条的机械,塞在女仆身体中,不断刺激着她的神经。艾伦发现女仆的双腿还

    在发抖。

    ”这是个非常棒的女仆,抓来之后,我派人送她去塞拉曼接受调教。”奥摩

    尔用手指在女仆后门挖了一下,”现在她的技术已经变得很好的,每个洞都能用,

    要不要让她服仕一下你?”

    ”真是恶趣味呢,你在欺负我们的艾伦大人吧。”薇诺拉笑起来。

    ”说得没有错呢,艾伦大人其实可以找薇诺拉小姐,她两腿间的那个洞可以

    向任何人打开。”伯黛雅冷冷地说。

    ”啊,这可真是过份哦,我们谁都知道伯黛雅的双腿就是向男人打开,也没

    有人愿意进去吧。”薇诺拉笑着说。”以前那个绿帽子男爵不就是被你气走了。

    ”

    薇诺拉和伯黛雅可以说是死敌,曾经伯黛雅攀上了一位有权贵的贵族,但在

    宣布结婚之后,却被薇诺拉用她两腿间的那个洞给抢走了。据说她们曾经是蜜友,

    但是伯黛雅用一张来历不明的协议骗走了薇诺拉的财产,据薇诺拉所言,是伯黛

    雅用贞操骗走了本该属于她的男爵,然后让他成为了绿帽子男爵。但似乎,伯黛

    雅早就证明过她是chu女,为此让很多男性心花怒放。

    想到这里,艾伦果断在放弃了关于两个女人的麻烦事。今天的游戏内容又开

    始了,这次的主角仍然是柯尼尔的圣王后,凤仙花女骑士和公理之神的女祭司。

    丰丨乳丨肥臀的王后穿着黑色白透明的蕾丝娼妇服,女骑士则是暴露的女剑士服

    装,将她修长的美腿完美展现出来。腰部和胸部大大暴露在外,仅用丝制薄纱作

    为丨乳丨罩和内裤。而巨ru女祭司则是一直以来那个,被特意剪制过的神官服,走起

    路来胸前的巨ru还在不停晃动。另外还有其它陆陆续续的女人进场。

    场中央是一个巨大的木桶,然后旁边分别有桌子和小桶可以放器皿。那个木

    桶,女祭司蕾莉亚一靠近就差点晕倒过去,她掐着鼻子后退一步。而走在后面的

    王后塞丽努也被桶里散发出来的恶臭呛到了,女人间立刻出现作呕的情况。

    ”这,这是男人的jing液。”女骑士说道,她的表情也同样不好看,”而且,

    还发酵过了的样子。”

    ”这可真是太臭了。”女祭司红着脸,”看起来,还有很多黑色的东西混在

    里面啊。”

    ”我要吐了。”当场就有其中的美女这么说。

    ”这种恶臭,太不寻常了。”女骑士一脸快要吐出来的样子。

    ”喂喂,就这么倒下去的话,就不好玩了。各位高贵的奴隶们,这个大桶里

    集合了近千人份的jing液,而你们的任务是要喝光这桶里的jing液。”主持人的声音

    响起。

    ”这,这简直不可能,光是闻到这味道我就想吐。”有人这么说。

    ”而且还混杂了男人的体毛和荫毛,身上的污垢和尿液等等。恐怕是用这数

    百份的jing液,放在一起发酵煮的吧。”女骑士也忍不住掐住鼻子。

    ”没有错,这就是为你们特制的jing液大餐,你们必须在这个大型沙漏的沙掉

    完前喝光这些jing液。而如果没有喝光,或者当中把jing液吐出来的话,就准备张开

    大腿被外面等着的男xing奴隶轮jian吧。”

    ”你们这些混蛋,我放弃!”女骑士断言,”我喝不下这么恶心的东西。”

    ”哦,凤仙花女骑士想弃权吗,如果你们把jing液喝完的情况下,谁的碗最多,

    就代表获胜。你们意味着获胜代表着什么吧。相反,如果失败的话,我想你们很

    明白。”主持人的一番话,让艾露米娜停了下来。

    场上的女奴们面面相对,而场上的薇诺拉则嗤之以鼻,交际花冷笑,”什么

    女骑士,什么圣王后,在诱惑面前还不是像母狗一样。”

    ”嘛,母狗不会叉开腿勾引男人。”伯黛雅插话。

    ”当然,你可真笨,母狗只会勾引公狗啊。”薇诺拉顶回去。

    这时候,场上的饮精大赛已经开始了。美女们围在那巨大的木桶旁边,每个

    人都是愣了一愣,几乎都被恶心地害点晕倒。但艾露米娜第一个伸出手,双手捧

    着那装满了恶臭的jing液,看着那让人几乎气绝的jing液,然后开始喝下去。

    因为规则的关系,女骑士必须一滴不露的全部喝光,所以艾露米娜只能强忍

    着恶臭,一点一点喝完。yin秽的液体从艾露米娜的嘴角边流出,但这只能让女骑

    士更添一份美感,所以并没有人制止。

    ”再,再来一碗!”艾露米娜苦着脸叫,立刻就有奴隶走上来,递给女骑士。

    这时候,其它的女人也立刻争先恐后地拿起装满jing液的碗喝起来。毕竟谁都害怕

    被惩罚,她们甚至不敢想如果落后会发生什么。

    穿着娼妇服的圣王后是最后一个动手的,那强烈的,直冲脑际的恶臭,让塞

    丽努几乎全身麻痹。同时还混杂着无数男人的荫毛和尿液,痰液,对于本来就有

    洁癖的塞丽努来说,只需要看一眼就能晕倒。

    ”好臭,完全就像粘在喉里一样。”塞丽努边喝边努力控制住自已的身体,

    黑色的娼妓服下的肥美肉体不断颤抖着。混杂着jing液与尿液的成份,即便勉强进

    入喉咙也能以下咽。

    在她旁边的一个女人,刚挣扎着把第一碗吞下去的时候,就因为粘稠的恶臭

    忍不住被判了失败。意识到自已会被处于怎么样的惩罚时,女人惊慌地大叫,但

    没有人在意她,在场的其它女人还在努力争相的比赛着饮精大赛。

    咕咕咕咕咕

    咳,咳~~~咳。

    场上,充斥着美女们饮精时各种难受的表情,以及不断的咳嗽声。有几个女

    人就是因为忍受不住那惊人的恶臭让自已失去平衡而吐出jing液倒下去的。

    ”咳,咳,真是比想象的还要难吃啊。”巨ru女祭司蕾莉亚不断咳嗽,嘴角

    流满了jing液,顺着雪白的肌肤流到那巨ru之上。这种混杂了尿液和荫毛,体毛的

    特浓jing液对于任何女性来说,都是一种拷问,蕾莉亚只要靠近jing液,鼻子就开始

    窒息。

    ”无论如何,为了我的孩子,我一定要坚持到最后。”对于塞丽努来说,唯

    一的牵绊就是她才七岁的孩子。

    ”我不能输,这种程度的jing液,无论多少我都喝给你看!”女骑士暗暗对自

    已发誓,同时也看了一眼身边的塞丽努,就是因为这个王后,柯尼尔才会被毁灭,

    至少在艾露米娜眼里是这样,强烈的恨意让她不能输。

    ”咳咳咳,太难受了。这种jing液太浓了,仿佛卡在喉咙里,粘住怎么也咽不

    下去似的。”蕾莉亚喝完新一碗后,胃里不断翻腾,女祭司敢紧用手捂住嘴,不

    让jing液留出。

    ”又,又喝完一碗。”圣王后双手扶在木桶边上,不断咳嗽,美丽的丨乳丨白色

    头发垂进清液桶里,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喂,那边的王后,难道你想把整个头放在桶里喝吗?”立刻就有人大笑起

    来。

    咕咕咕咕咕,又是一轮新的jing液进入碗中。

    ”喝,喝完了!”速度最快的蕾莉亚和艾露米娜同时大叫,两个女人拼了命

    想要获得优胜,不断大口大口地咽着jing液。

    ”这里也是,这种程度发酵的jing液,接着上来,无论多少次都喝给你看。”

    ”我也完了,新的快上来啊!”

    咕咕咕咕咕,又是一轮开始。

    ”哈,哈,哈,我喝完了,接着上!”又是女骑士第一个结束

    ”我,我也完成了!”女祭司不甘示弱。

    一直在旁边保持着匀速的塞丽努,看着在场上卖力地比着吞精速度的两个人。

    其实不仅是她们,包话塞丽努在内,以前那些高高在上的女人们,如今穿着娼妓

    一样的服装,站在装满jing液的木桶前,发了疯一样去喝着那常人根本无法忍受的

    jing液,在观众看来这就是一种亵渎的快感。

    咕咕咕咕咕

    ”我,我喝完了!”女骑士一手擦着早就流满jing液的嘴角,继续接过新的碗。

    ”我,总算也喝下去了。”女祭司也接过新的碗,神圣的神官服上此刻充满

    了男人的jing液,而那美丽的巨ru上,更是好像在流着jing液瀑布一样。

    不断有美女在极度的恶心和臭气中倒下,尽管女人们努力地喝着jing液,但无

    论怎么样,那桶里的jing液好像永远不会喝完一样。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小时,两小时,还是半天过去了。场上的美女仍然在努

    力坚持着,喝着那终于快要喝完的jing液。木桶里的量还剩下不多了,期间原因不

    断饮入过量的恶臭jing液,让每个人都的肚子都膨张起来,看起来特别诱人。

    咕咕咕咕咕

    ”啊,我快要不行了,好像胃里都变成了jing液的胃袋一样。”蕾莉亚放下碗,

    揉着怀胎般的肚子,咬了咬牙继续支持下去。

    而在塞丽努这边,温静的圣王后一直以独有的节奏不快不慢地吞着jing液。但

    是当新一碗下去之后,塞丽努只是站在那里,久久不见动静。

    ”咦,怎么不动了,王后殿下,放弃了吗?”主持人问,但仍然没有反应。

    其中一个守卫走上去,凑到塞丽努身边,才发出王后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这家伙,原来已经晕过去了。”他最后宣布,”塞丽努失败!”

    ”哈,我第一次看到这种可以站着昏过去的女人,果然是稳重的圣王后啊。

    ”奥摩尔伯爵笑出声来。

    ”我,我也不行了,肚子完全被jing液填满了。”

    ”我,我快要坏掉了。”

    美女们一个又一个脱落,终于桶边上只剩下蕾莉亚和艾露米娜了。两个人喝

    完的碗看起来差不多,艾露米娜似乎更多一点,但桶里的jing液也不多了,接下来

    就等于是两个女人的对决。

    咕咕咕咕咕

    咕咕咕咕咕

    长时间的饮精,让两个高贵的女人就好像一直把jing液当成常食一样。胃里充

    满了粘稠的,混杂着尿液和荫毛的yin液,嘴里呼出的空气也充满精臭味,宛如整

    个人都在散发着精臭一样。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艾露米娜拼命地喝着jing液,胃的容量早就超过限

    度,肚子不断发出悲鸣,但女骑士没有停下,强烈的意志让她支撑到现在。已经

    完全成为jing液桶的胃,几乎要涨裂开来。

    ”咳咳咳咳!!!!”猛然间,艾露米娜发出强烈的咳嗽声,女骑士一只手

    扶在桶边,不断咳嗽。过于心急的原因,已经极限的身体怎么样咽不下这口里的

    jing液,就像精块一样引得女骑士不断咳嗽。

    ”绝不能这里失败,好不容易坚持到现在,坚持,坚持,坚持!!”女骑士

    不断给自已打气,但胃的抽搐越来越严重,从胃中反涌出的液体从下而上,侵袭

    着女骑士的喉管。过于强忍的结果,就是从胃里涌出的jing液,分别从身体下面早

    就泻意满满的洞中射出,同时紧闭的口腔得不到解放,jing液就从鼻腔里射出。极

    限的冲击突破口腔,也从口中喷了出来。

    口,鼻和下半身同时喷精,英姿疯爽的女骑士完全散精机化,这种悲惨的壮

    烈感让全场几乎疯狂。女骑士颤抖着倒了下去,场上只剩有巨ru女祭司蕾莉亚一

    个人,孤独地晃动着胸前的美丨乳丨继续奋斗,无论结果如何,看客们已经开始等着

    接下来的惩罚游戏。

    正当所有人等着即将到来的好戏之时,忽然间,全场沉默了。艾伦回过头来,

    才发现恐怕是这里最不受欢迎的女人出现在面后。弥塞拉迷人的靓影俏立的站在

    后面,金发的美女塞瑞丝走在她后面,然后两个美女走到距艾伦最近的位子边上。

    立刻周围鸦雀无声。

    ”怎么了,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们?”弥塞拉无辜地地笑了笑,”难道

    我没有资格进来这里吗?”

    ”不,只是………”奥摩尔伯爵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红衣大公的女儿比

    在场的所有人身份都要高,这让他无言以对。

    ”那就好。”弥塞拉嫣然一笑,然后坐了下来。

    比赛没有继续,当然也不可能继续。

    ”唉好吧,看来我真不受欢迎。”弥塞拉叹了口气,转过身面对身后的伯黛

    雅,”伯黛雅小姐,听说最近有位伯爵大人死了,而他身后留下了一大笔财产,

    我一直在想谁会是伯爵大人死后最大的收益者,不会是你吧?”

    ”什么?”交际花一下子从座位上弹起来,”这,这不可能发生,我什么也

    没有干过。”

    ”听说你是单身chu女喔。”薇诺拉笑了笑,”一个单身的小姐,为什么会和

    伯爵的财产有关系?”

    ”这,这是陷害!”交际花叫起来。

    弥塞拉叹了口气。

    trs22011-6-2012:57

    赛马游戏

    ”看起来你有麻烦了,伯黛雅小姐。”交际舞会上,艾伦主动找到了伯黛雅。

    这个经常高调艳丽的交际花看起来颇为焦虑,艾伦叹了口气,”嘛,这也是理所

    当然的,遇到那个弥赛拉,每个人都会这样。”

    ”你这是在嘲讽我吗?”伯黛雅瞪了艾伦一眼。

    ”哪里,不过摆明了这是陷害,可怜的伯黛雅。”

    ”一定是薇诺拉干的,我发誓。”伯黛雅恨恨地说。

    ”薇诺拉并不重要,弥塞拉才是麻烦,放着她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早晚有一

    天我们所有人都会被卷入。”艾伦话里有话,能够出入那种皇家妓院的贵族,哪

    一个是一清二白的?

    ”哦,你想说什么?”音乐声响起,伯黛雅牵着艾伦跳起优美的舞蹈,她傲

    然用前胸紧紧贴在艾伦身上,银丝制成的束胸透露着成丨人女性性的诱惑力。这是

    美艳的交际花最常用的手法。

    ”你不会认为弥塞拉屡次撞到我们的地下游乐场来,真的是为了正义吧?”

    ”不是正义,而是秩序,弥塞拉是认真的,我也是女人,所以很清楚。”伯

    黛雅挽着艾伦,优雅地一个转身,裙裾飞扬。

    ”好吧,你是对的。但不仅如此,我们帝国最为强大的两大公国,黑衣大

    公与红衣大公,你一定知道。”

    ”继续说下去。”交际花似乎来了兴趣,她冲着艾伦嫣然一笑,然后主导着

    舞步地进行。

    ”这个皇家妓院,其背后的出资家其实并非皇家,而是由诸多贵族共同出资

    的。但据我所知,迪拉姆公爵似乎应该是黑衣大公派系的人。”艾伦微微一

    笑,”这样说,聪明的伯黛雅小姐一定明白。”

    ”弥塞拉真正的目的,是为了针对黑衣大公的?”

    ”红衣大公的女儿,有这个想法也不奇怪。”艾伦点点头,”所说,再这样

    放任弥塞拉不管的话,早晚我们全部都会遭殃。”

    ”可是,你想针对弥塞拉?别开玩笑了,你用什么方法?弥塞拉可是红衣大

    公的女儿,拥有自已的私兵,只凭我们根本无法对抗她。”

    ”哪里,别忘了弥塞拉真正的敌人可是黑衣大公,我们只需要提供给黑衣大

    公一个合适的理由。”艾伦轻轻地说,”迪拉姆公爵已经愿意加入我们,小姐呢?

    ”

    ”薇诺拉呢?”交际花咬着嘴唇。

    ”当然也需要她的协助。”

    ”我拒绝,我不会和她这种人在一起。”

    ”不团结起来,就等着被弥塞拉个个击破吧,别忘了现在那个弥塞拉同皇国

    奈尔法的大皇子关系亲密,假以时日,弥塞拉的声势在帝国内必将如日中天,无

    人可及。”

    乐声停止,伯黛雅退后一步,优雅地行了个礼,”我们去游乐场谈吧。”

    …………………。

    ”很久不见了艾伦伯爵。”艾伦同伯黛雅走进场院的时候,正好遇到公爵迪

    拉姆,”听说我不在的时候,我们的红宝石又过来搅场了。”公爵仍然一幅神态

    平稳的样子,但艾伦猜测前些日子的不在场,一定同黑衣大公有关。

    ”可不是吗,真是太让人火大了。”奥摩伯哼了一声,”早晚给我找到机会,

    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公女扔去下面当狗一样玩。”

    ”可不是吗,我很期待喔。”名媛薇诺拉尖锐的声音笑起来,”想到这个让

    人不快的红宝石就让人生气。”

    ”让人不快的人,哪里都有喔。”伯黛雅冷笑。

    ”嘛,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到你?我还以为你已经因为家族遗产的问题,被

    红宝石带走了呢。”薇诺拉也毫不客气。

    ”啊,女人的争吵。”奥摩尔耸了耸肩,”这一次是母狗比赛,艾伦要不要

    压注?”男子笑着把一旁站着的美貌女仆推了上来。

    ”你胜了的话,我把这个小美女送给你当女仆。”奥摩尔连说着,用手伸到

    女仆的裙底下就一阵乱摸。

    ”这次你装了什么有趣的玩意儿?”身为女人的薇诺拉对此好像很感兴趣。

    ”卡卡拉,撩起你的裙子让大人们看看。”奥摩尔命令,女仆听了之后,小

    声地点了点头。看起来这个可怜的小美女还带有很强的羞耻心,卡卡拉动作很小,

    慢慢地用双手提着裙角提起女仆裙,露出了少女已经发育得很不错下半身,修长

    圆润的美腿,小腿以下是白色蕾丝长袜,右边大腿上系有黑白相间的带子,带子

    上绑着一个类似开关的东西,连着女仆双腿间的假棒棒,可以明显地看到,那假

    棒棒还在不断地震动,刺激着卡卡拉的敏感处。由于假棒棒下面没有防止其滑出

    的东西,可怜的女仆只能努力夹紧双腿,不让它掉出来。”虽然地精们很恶心,

    但必须得承认,有时候它们做出的玩具很有趣。这种带电的玩具比发条式的好玩

    多了。”

    ”看她红着脸,强忍着快感的委屈模样,真是不错。”年长的迪拉姆公爵也

    忍不住上到下仔细欣赏了一下卡卡位,”这的确是个上好的女人,奥摩尔你是从

    哪里弄来的?”

    ”西方同盟某个国家,我不记得那个小国的名字了。不过那个国王倒是个英

    勇的骑士,这点我承认,差一点就把我杀了,而且还惹了不少麻烦给我。所以我

    就把他女儿抓过来为父赎罪了。”

    ”真是很像你。”迪拉姆公爵笑起来,”不过这的确是个好玩具。”他边说

    边伸出手,在卡卡拉的俏脸上抚摸着她细腻的肌肤,然后隔着女仆服玩弄起她的

    双丨乳丨。卡卡拉缩着身体,看起来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楚楚可怜地看着她的主人,

    好像请求奥摩尔能给她庇护,但对此,奥摩尔显然更乐意看到卡卡拉被凌辱,悠

    闲地看着好戏。不过,幸好之后迪拉姆就松开了手。

    ”怎么样公爵,我可是把她送去塞拉曼训练过,每个洞都能让人满意哦。你

    看她现在努力夹紧双腿的样子,多可爱。”

    ”谢谢,不过我老了,这样年青的小美女留给艾伦伯爵来享受吧。”

    ”公爵大人,你怎么也拿我开玩笑。”艾伦无奈地笑起来。

    ”这可不得了,艾伦大人,卡卡拉可是很多人争着想要的啊。”伯黛雅笑起

    来。

    ”可不是吗,我也想要这样一个听话乖巧的小女仆。但这可是一场豪赌,我

    嘛,还是算了,毕竟拿不出相应的赌注啊。”艾伦笑了笑。

    ”哈哈,说实话非要放弃这个小美女,我也要多考虑一下呢。”奥摩尔也笑

    起来。

    就在这里人们谈笑风生的时候,女仆卡卡拉看起来很不好,双腿间本来夹紧

    棒棒就让她很难受了,但很显然,在场的大贵族们似乎并没有把卡卡拉的感觉放

    在眼里。可怜的小女仆独自忍受着凌辱。

    ”卡卡拉,去为这里的几个大人拿一些水果和饮料过来。”奥摩尔挥了挥手,

    女仆可怜兮兮地看了在场的贵族们一眼,就无助地转过身,一步一停地走了出去。

    ”看她走路的样子,这扭起屁股来还真好看。”艾伦叹了口气。

    ………………。

    帝国皇家妓院的地下广场中,人声沸腾。为了这一次的游戏,这个巨大的场

    地被划分成许多个曲道,互相纵横。

    ”看来这次赛马场造得很不错啊。”迪拉姆公爵感叹。

    ”马票也卖得不错哦。”一旁的伯黛雅笑起来。

    ”哦,母马们也准备好了呢。”奥摩尔指了指中间,由十几个男xing奴隶从门

    口走进来,每个人手里都牵着一根铁链。每条链子都系在一个个美女脖子上的套

    圈之上,其中当然也包话败战国的圣王后塞丽努,凤仙花女骑士艾露米娜和女祭

    司蕾莉亚。所有的女性都被特意装扮了一番。以高贵的王后塞丽努为首,女人全

    身赤裸,四肢着地趴在地上并排在事先划好的起点之上。

    而在每一个人的身后,都有一个奴隶站在她们身后,便很快就有人发现,这

    些男人为什么只有平常人一半都不到的高度,原来牵着美女们走来的全是侏儒。

    女人们被当成马,不仅被套上马辔,同时由笼套、口衔和缰绳三部分构成。从始

    上望去,曾经高贵美丽的女人们如今被弄成了母马的样子,屈辱地趴在地上,翘

    起屁股。

    但这可不是普通的四肢着地这么简单。女人们前臂被折起手硬胶带牢牢绑在

    一起,以肘着地,下半身也是同样大小腿被用黑色的胶带贴在一起绑住,这样一

    来她们必须用自已的手肘和膝盖来爬行,当然这些部分都是垫有厚厚的软垫来避

    免过度磨损。加之每个人的肛门后面都被塞上了马尾来做装扮,更增添了一份yin

    秽的感觉。人们立刻就欢腾起来。

    ”啊,不要突然插进来啊!”女骑士艾露米娜尖叫了一声,原来随着口令声

    令下,那些男性接二连三地将手上已经准备好的假棒棒刺进了身前趴在地上的母

    马肉洞中,立刻女人们发出了呜呜的抗议声。这些假棒棒是特制的,留在美女们

    屁股外面的部分有一个横着的扳手,侏儒们转了转那个扳手,立刻就有美女发出

    呻吟声。

    但这并没有结束,接下来那些身后的骑手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眼罩,然后从

    后面给母马们全部套上,这样一来骑士与母马的准备就完成了。最后,那些侏儒

    骑士们一个接着一个跨到美女们背上,手握马鞭,俨然一幅出征的样子。

    塞丽努:”呜呜呜~~”

    艾露米娜:”呜呜呜!!”

    由于被戴上了眼罩的关系,这样一来美女们想要前进必须依靠骑手的控制,

    主要通过塞入荫道中的假棒棒露在外面的把手来控制方向。而男性骑手则是牢牢

    地跟在后面不断用手上的僵绳来引导女人们爬行的方向。

    胜利的话一无所得,失败的话将面临惩罚和玩弄,这是一直以来的规则。

    ”咦,你有没有发现那些母狗身上还多了点东西。”伯黛雅突然指了指。

    ”是啊,看起来像是磁石的东西。”艾伦顿了一顿。

    ”嘛,你们看了就明白了。”这时候,卡卡拉已经回来了,奥摩尔正站在自

    已的席位上,享受着女仆的服务。而长时候被迫塞入自动假棒棒的女仆,似乎已

    经有点受不了了,她喘着粗气,但却不敢叫出声来,只能用手挡在双腿间,两条

    美腿不断发颤。

    随着指令声的响起,立刻那些骑手们就挥动马鞭。美女马们一个接着一个从

    起点跑出去,作为女骑士,艾露米娜冲在最前线,因为被弄成必须双手双脚朝上,

    以手肘和膝盖来爬行的方式,女骑士修长的身体特别诱人。那长长的美腿贴在大

    腿上,确是一大美景。

    圣王后塞丽努也不落人后,她也跑在较前方的位置,只不过同女骑士相

    比,塞丽努的屁股更引人注目。作为一个擅长生孩子的人qi,王后的屁股相当肥

    美,可能并不是特别擅长这种激烈的运动,塞丽努的样子很是笨拙。王后依然头

    戴着她那纯银色的后冠,但却像母马一样以手肘着地,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向前

    努力爬行。每爬一下,那肥美的雪白屁股就不停左右晃动,看得人yin糜之极。

    ”上啊。”骑在她身上的骑手好像不满意王后的速度,朝她的雪白的大屁股

    上就是一抽,立刻塞丽努呜呜地叫起来,加快了爬行的速度。

    另一方面,女祭司蕾莉亚的速度就不怎么快了,或许是非常不习惯这种爬行

    的方式。女祭司爬得最慢,而且几乎都不在直线上。不过这并不代表蕾莉亚不受

    关注,女祭司最为自豪的那对巨ru几乎在爬行过程中不断晃动碰撞,让人浮想联

    翩。

    ”喂,快跑啊蕾莉亚,我可是在你身上下了注的。”奥摩尔伯爵叫起来,”

    是不是那对大奶子太重了,让你跑不快啊。”

    女司祭背上的侏儒骑手也忍不住了,尖叫着一下抽到女祭司毫无保护的美臀

    上,立刻蕾莉亚就加快了速度。但因为眼睛看不到的关系,她竟然偏出了自已的

    跑道,一下子撞在了正要超过的另一个选手身上。于是两团美肉就这样挤在一起

    翻滚,然后倒在一边。

    ”该死,快给我爬起来。”奥摩尔一拍大腿。

    ”哈,看来这次又是我要赢了。”迪拉姆笑起来,然后转过头对艾伦,”你

    压注在哪匹马身上。”

    ”塞丽努吧。”艾伦摇了摇头,看来得做好输的准备了。

    ”看起来我赌在女骑士身上是正确的,我该好好想想怎么用赢你们的钱了。

    ”伯黛优笑起来。

    赛马场上还在继续,女骑士艾露米娜一马当先,第一个跑在赛场的最前

    方。

    ”呜呜呜呜!!!”扎着马尾发型,套着马具,还塞着假马尾的凤仙花女骑

    士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而骑在她身上的侏儒似乎也是个老手,他熟练地运用

    插在女骑士荫道处的假棒棒把手,每在关键的时候就用力一转,强烈的刺激让艾

    露米娜一阵呻吟,她立刻转过头朝正确的方向前进。

    跑道并不是全是直线的,有些地方被刻意抬高,甚至竖有必须跨过去的横杆。

    但对于双手双腿被绑住,只能用手肘和膝盖来爬行的艾露米娜来说,她只能用双

    手先是抵住横杆,然后先上半身移过去,再慢慢抬起另一条脚跨过去。但努力了

    半天,等她准备最后一条腿也越过去的时候,发生了出乎意外的事情。

    身材苗条的女骑士发出悲鸣,人们只看到艾露米娜两条大腿大大分开,一条

    腿悬挂在横杆上,女性的敏感处大大开着,却怎么也收拢不了那条腿的窘境。女

    骑士不断发出呜呜声,而身上的骑手更是不断抽打身下的母马,无论怎么努力,

    艾露米娜就无法脱身。

    原来,在女骑士的阴di上被套了一快小的磁铁,而这横杠身上布满了磁性物。

    于是女骑士的阴di就这样被紧紧吸在上面,一拉扯就一阵疼痛。只能保持着这样

    羞耻的模样,一动也不能动。

    ”看起来伯黛雅选中的母马不怎么样啊,我早猜到那个女骑士不行。”薇诺

    拉看到伯黛雅懊悔的样子很是得意。

    ”哈,这可真是,那麻烦薇诺拉小姐以后知道谁会输的话,麻烦告诉我一声,

    免得我的钱被赢光。”奥摩尔哈哈大笑。

    艾伦这时候看了一眼女仆,卡卡拉明显已经忍不住了,她几乎是通红着脸,

    弯着腰为贵族服务的,女仆裙下早就湿了一大片。

    ”主,主人,我,我实在是。”卡卡拉轻轻叫了一声。

    ”喂,主人说话的时候不要插嘴。”伯黛雅正在气头上,”奥摩尔你的女仆

    调教得还不够啊。”

    ”哼,听到没有,给我乖乖地忍着,不然我把你同你的侍女一样,去让异种

    操烂为止!”奥摩尔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就转过头骂卡卡拉。

    可怜的小女仆快要急得哭出来了,只能不停地点头,不敢有一句抗议。

    众人将头回到场上,比赛还在继续。那些设置的障碍物对于母马们来说非常

    棘手,因为母马们身上很多关键部位都附有这种磁铁,于是在赛马的过程中,几

    乎可以看到横七竖八的赤裸美女以各种可笑的样子倒在赛场上。

    女祭司蕾莉亚也没有例外,她在翻越一个斜坡的时候因为无法摆正身形,于

    是试图采用头朝下,肚子贴着滑道的方式滑下去。只是没有想到在滑道底下藏着

    磁铁,女祭司一头滑过去,那对豪丨乳丨丨乳丨头上的磁铁正好被吸住。可怜的女祭司立

    刻变成了头朝下,屁股朝上,双腿高高向后抬起的可笑姿势。从观众的角度来看,

    滑稽之极。而蕾莉亚也呜呜地挣扎,背上的骑手甚至想要伸手拽住蕾莉亚的巨ru,

    却也无法拉出磁性的吸力。

    场上的人数越来越少,接下来只剩圣王后塞丽奴等少数几个人了。雪白美艳

    的王后当然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只不过,塞丽努现在也不好受,这种羞耻的爬行

    姿势几或耗尽了她绝大多数的体力,而一直插在她下半身不断抽插的假棒棒又几

    乎让她疯狂。每一次骑手转过把手,就会有强烈的快感袭向她全身。塞丽努爬行

    过的赛道上,布满了圣王后的yin液。

    ”呜,呜,呜!!!”塞丽努爬地最前的位置,每个人都睁大眼睛,看着曾

    经高高在上的王后,如今几乎是全裸地,把打扮成马的样子,插了马尾,以手肘

    和膝盖着地爬行。每一个动作进行,那摇晃的美丨乳丨和上下起伏的肉臀就让人血脉

    沸腾,而她的肉洞中,还插着一根不断抽动的假棒棒,在王后行进的过程中流下

    yin秽的湿痕。

    ”呜,呜,呜!!”正当人们以为塞丽努快要胜利的时候,没有想到在这关

    键的时候,王后电击般抽搐着,高贵的圣王后翻着白眼不断呜鸣,然后大量大量

    的yin液从她的那诱人的美臀中愤涌而出,她高潮了。

    看到还戴着神圣后冠高潮失禁的塞丽努,全场一片沸腾。

    ”啊,真是不错啊,不过我更想看到那个红宝石在场上被这样玩。”伯黛雅

    松了口气,”不过,真少见啊,这一次那个讨厌的弥塞拉竟然不在。”

    ”你错了,她的部下正在那里呢。”艾伦指了指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塞瑞丝,

    弥塞拉的亲信,正在某一处座位上看着这场比赛。

    ”就这一点上来说,我很难得的和你达成一致。”薇诺拉耸了耸肩。

    这一刻,艾伦觉得是时候了,他伸出手将贵族们聚在一起,”既然大家意见

    一致,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想点办法,我们不能再这么放任弥塞拉和她的部下了。

    ”

    ”哦,但弥塞拉可是火吻而生的公女,你有办法对付她?”薇诺拉摇了摇头。

    ”我有办法,但需要诸位的支持,迪拉姆公爵已经决定加入,你们呢。”

    伯黛雅看了看众人,考虑到自已的立场,交际花咬了咬牙,表示同意。而薇

    诺拉也默不作声,但在艾伦眼里,这就等于默认,这个康期坦堡的女贵族绝不清

    白,必然有事情会落在弥塞拉手里。

    ”我的话,就不插手你们的事情了。”奥摩尔笑了笑,表示挽拒。

    ”那么,你不直接参于,但也不会干涉我们吧?”艾伦说。

    ”这是当然。”

    ”那么,我们的同盟就成立了。”艾伦一拍手,他仿佛已经可以看到弥塞拉

    将来被剥光了衣服,在他跨下被像狗一样干的景象了,他有这个自信。

    trs22011-6-2012:57

    拔河游戏

    帝国皇家妓院的地下游乐场内,虽然比赛已经结束,但对于那些失败的参赛

    者来说,并不意味着屈辱和玩弄的终结。女骑士艾露米娜被用粗绳缠住脖子,吊

    在半空之中,而她的下方是一个大型的圆皮球,女骑士被迫站在皮球上,不断用

    双脚踩踏来推动皮球的滚动,就像表演杂技一样,使自已不至于失去皮球这个踏

    脚板,而被绳子活活勒死。

    艾伦走进来的时候,发现交际花薇诺拉正在场内,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女骑

    士被迫在皮球上为大家表演的媚态。因为长时间的踩踏皮球,艾露米娜此刻已经

    满头大汗,修长健美的身体上布满汗珠,每一次迈动双腿,就会有汗珠从美丽的

    肌肤上流下,非常诱人。

    ”你看,她这样子真让人心动,不是吗?”薇诺拉先开口了,这让艾伦愣了

    一愣。

    的确,这样子的女骑士性感极了,看着美艳的女骑士光着身子,被吊在半空

    中努力踩踏着皮球的样子可笑又诱人。那随着动动而流下的汗珠,抖动的双峰,

    以及那舌头,女骑士的舌头被连在了她的阴di上面,使艾露米娜必须一直将舌头

    伸长到最大,才能不让阴di被扯裂。但阴di的刺激是不可避免的,就这样不断踩

    踏,流着口水的女骑士,不断在痛苦和高潮中挣扎的艾露米娜,全然无法想到她

    是曾经有名的凤仙花女骑士。

    ”我在想,什么时候能把伯黛雅也弄来这样玩。”交际花笑了笑。

    ”不是弥塞拉?”艾伦打断她。

    ”提到她干什么,我可不想扯到她。”薇诺拉摇了摇头。

    ”现在是她找上了我们。”

    ”不是我们”交际花纠正,”是伯黛雅,还有你们。”

    ”你确信?”

    薇诺拉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你想要我做什么。”

    ”和伯黛雅联手。”

    ”这不可能,我告诉过你。”

    ”那就等着被红衣大公的女儿个个击破吧。”

    ”你已经有了计划?”交际花突然媚笑起来,”那就试着说服我。”薇诺拉

    临走前,在艾露米娜那已经红肿的阴di上弹了一弹,强大的刺激让女骑士失去平

    衡,艾露米娜发出呻吟和惨叫,一翻挣扎才好不容易稳住身

    第 98 节

    -

    第 98 节

    -

章节目录

SM痴女合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newfac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newface并收藏SM痴女合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