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57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57 节

    同如月妹妹所言,如雪性格冷淡。和如月坐在一起,

    碧霜一时看呆了,本身已对如月有了捆绑欲望,此时一见直觉得是好一对姐妹花,

    眼中目光不由望向如雪胸部,只见似乎比如月略大一些,衣物包裹也看不甚清楚,

    又眼光向下看向臀部,只见坐在椅上的臀部曲线比起如月来,却还小了许多,心

    中一乐,想到:如月这丫头的屁股把姐姐也比了下去了,莫不是平时真喜吃鸡屁

    股。

    碧霜打量两姐妹,眼光却多有看向如雪,因两女长相一般无二,不禁也生出

    捆绑如雪的念头,后竟生出把两女一同捆绑的念头,想到如月如雪被一同捆吊在

    身前的情形,不禁身体发热,小丨穴似已湿了。如雪并未多注意碧霜,打量了妹妹,

    只觉脸色有些红晕,神色间似露出柔弱之态,觉得妹妹有些奇怪,但神态却还正

    常,便未加多想。

    如月将来鹿镇后,所发之事同如雪说了一遍,说到李管家动手迷倒自己却有

    些羞意,不想开口,如雪一见如月羞态,想起先前异样,知必发生了何事,心里

    关切,连忙追问,如月愈加害羞,不由望向碧霜,此时竟已对碧霜颇为依赖,碧

    霜一见如月柔弱之态,便开口同如雪说了经过,只是略过俞少亭和自己挑逗如月

    肉体。

    如雪此时冷淡平静的脸上,终露出一丝焦急,拉起如月双手,弯起双袖,只

    见手腕上一道道被紧缚的绳印直向手臂而去,知如月内力颇深,绳印却还如此之

    深,知道定是被虐绑的甚狠,心下不由疼惜,抚摸着绳印,看着低着头的如月,

    不禁责怪到:”自小你便不喜医道,如若多用些心,怎会受此劫难。”

    此时的如月早已不是当日进鹿镇的云如月,昨夜什么丑态都露在人前,被碧

    霜引出了真性情,在碧霜面前都已把自己当成柔弱的小妹妹了,平日就一向有些

    畏惧冰冷的大姐,此时听了大姐的责怪,心中更加有些恐慌,想到所受屈辱,又

    感到有些委屈,不禁低声哭了出来,

    如雪一见如月竟哭了出来,知她心中受创甚大,便不言,用手摸着如月头,

    如月不禁扑进了姐姐怀里,如雪见状想到:不知上次如月扑在自己怀里哭是何时

    了。心下一软,将如月抱在怀里,轻抚后背,好一会才平静下来,碧霜便唤下人

    送上饭菜。

    三女用过午饭,又在叙话,如雪说道:”妹妹所说之事怕与大姐召集我们之

    事有些关联,最近江南忽然有数名女子被人虏去,其中竟有两名颇有些侠名的女

    子,都生的美貌异常。却不同于一般的采花贼作案,大姐探查一番发觉出手之人

    甚不简单,似乎与青龙会有些关联,大姐聪慧绝顶,定然不会看错。:”

    如月尝过苦头不由惊到:”青龙莫不是想对大姐下手。:”如雪摇摇头说道

    :”定然不是,论武艺胜出大姐之人还有不少,但对大姐用药,以大姐的医道和

    智谋,天下间还想不出有谁,待见到大姐报之龙胆草此事便是。”

    如雪顿了一顿看向碧霜说道:”我大姐有事暂不在金陵,我不喜在江湖走动,

    怕是要打扰小姐一段时日。”碧霜听道急忙表示欢迎,如月一听便追问是何事,

    如雪说道:”圣门当代传人林心瑶初出江湖,剑神林孤鸿一见之下大为心动,邀

    其论剑于华山,同邀正道数人,昆仑宁尘子,少林空闻,松花剑派柳方剑,天王

    帮主江一航都已前往,均为江湖绝顶高手,只是据闻神州奇侠龙云天并未前去。

    ”

    说完便顿了一顿,脸色有些不自然,又说道:”大姐虽非绝顶高手,却也应

    邀前往。”说完颇有意味的看了如月一眼。如月听大姐说完,见大姐眼神想到什

    么,脸色一红便底下头去,碧霜听两女谈起江湖之事,大感有趣,又见如月脸红

    低头,此时对如月性情只怕比如雪还要了解,知必是如月有糗事,哪里肯放过,

    连声追问。如月却将头压得更底了。

    如雪倒是坦然,便说道:”此实是凌水阁心中之痛,圣门凌水阁百年前本同

    出一脉,两派创立祖师原是师姐妹,拜一异人门下,后各自武功大成,便创建圣

    门与凌水阁,因内力修习不宜男子,只收女子,后在江湖除妖斩魔,挫败当时凶

    焰滔天的黑道各派,被正道奉为两大圣地。其后两派高手层出不穷,只是不知为

    何凌水阁其后再无人再能达到祖师境界,虽高手众多,但已无武功绝顶之人。圣

    门却频出绝世高手,后竟有人超出祖师境界,时至今日,凌水阁依然无人有所突

    破,而圣门林心瑶初出江湖,便为至今未尝败绩的剑神邀去比试,想必也已位列

    绝顶高手。武林向来是以强者为尊,凌水阁现虽依然威名犹在,却早已屈于圣门

    之下,已然称不上圣地,邀请大姐虽是要顾全我派颜面,实则令阁内甚为尴尬。

    ”

    顿了一顿看向如月又道:”此情形凌水阁向来重视,如月年幼时有些顽皮,

    有次竟当阁内众人之面声称要突破七剑,重振我派之威,时至今日,却还停留在

    四剑。”如月见二姐对碧霜说出此事,不禁直想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原先在李

    碧霜面前仅存颜面便是武艺,现被大姐说出糗事,只觉最后一丝脸面也无了。

    如月羞了一阵说道:”那时我年幼无知,不知天高地厚,连聪明绝顶的大姐

    也未突破六剑,怎能怨我。”如雪白了如月一眼说道:”三妹你脸皮现也越发厚

    了,只是林心瑶既出江湖,我派的希望只在大师姐身上了。”如月一听顿时有了

    兴趣,说道:”大师姐已有六年未见,为了有所突破在后山禁地苦修,不知如何

    了,大师姐只大我们二岁,六年前却还是个小姑娘,现在见了怕是不认识了。”

    如雪说道:”大姐年前曾进去探望过,出来后却是不说情形,我也不知。”

    如雪思索片刻后又道:”圣门经年发展,势力愈大,眼线遍布江湖,门内弟

    子无大事从不出江湖过问世事,甚至五年前魔门六道妄图染指武林,后在大姐的

    计谋下被正道合力大败,圣门都无人出头。”

    片刻后又言:”听闻魔门六道蛰伏许久,最近似又在川中蠢蠢欲动,青龙近

    两年忽现江湖,实力颇为不俗,但却行事诡异低调,此时林心瑶忽现江湖,某非

    天下又将大乱。”如月听了也觉得甚为不妙,随后三女便在李府内四下转了转。

    此后两女便在碧霜家里暂住些时日,如雪喜欢清静独睡一房,洗浴也不和两

    女同去。如月因练武糗事羞于见碧霜,却禁不住碧霜纠缠,被碧霜天天拉入房内

    同眠,碧霜有机会便对如月上下其手,尤其知道如月肥大的屁股敏感异常,时常

    趁机揉捏,弄的如月娇羞不依,气喘连连,又无可奈何,更经常袭击如月肉丨穴,

    弄的碧霜自己也是兴奋异常,只是如月从来便是被动承受,不敢反身挑弄碧霜,

    碧霜兴奋难耐,便时常用黄瓜发泄。

    两女整日里痴缠在一起,如雪只是闭门修习内力平时从不出门,一日两女同

    进浴房沐浴,碧霜将如月弄的娇喘连连,忽然起身拿了一捆绳索过来,如月一见

    顿时呆了,仔细一看却是当日捆绑自己的牛筋绳,不禁浑身感到一阵刺激,碧霜

    笑着说道:”好妹妹,那日你被捆绑的模样甚为迷人,姐姐想再来试试可好。”

    【yin缚江湖】打印|推荐|评分

    2009-8-1111:55

    【yin缚江湖】

    作者:

    2009年8月2日发表于sexinsex

    本站首发

    如月虽已对捆绑起了些反应,但那日被贼人擒住捆吊起,又撕光衣服,言语

    羞辱,心中的创伤也甚为不小,见到碧霜拿着绳索走了过来,心里惊惧又感到有

    些刺激,便转身向池内逃去,嘴里喊着:”莫要过来。”碧霜一见自己颇有些贼

    人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便笑道:”云女侠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逐跳

    下池追向如月。

    如月听了又羞又急,边逃便说道:”我哪里是什么女侠,只是一弱女子,姐

    姐快饶过我吧。”说完这话心里又感一阵刺激,脚已发软,被碧霜一把从背后抱

    住,两女倒在水里,如月背后触到绳索,身体一僵,不敢再动了。碧霜从后抱住

    如月,捏了捏如月双丨乳丨说道:”好如月,乖如月,不要乱动,让姐姐绑来看看。

    ”此时如月早已经身体僵硬,等着捆绑,听了也不敢答话。

    碧霜以前从未捆绑过人,手中绳索在如月身上乱绕一气,将如月身体在水中

    翻来覆去,虽感刺激异常,却是不得要领,但碧霜并非弱女子,又有些聪慧,又

    竟似乎对捆绑有些天性,想着自己在山寨里被捆绑的模样,密室内如月被几种捆

    绑的姿势,竟在如月身上捆了又松,松了又捆,玩的不亦乐乎,渐渐已有些心得,

    在如月身上试了多种捆法,越捆越紧,最后将如月捆成驷马倒扎蹄,又用手提了

    起来,放在池边。

    如月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水中,被碧霜翻来翻去捆绑,先前碧霜不得要领,手

    和绳索在自己身上不断摩擦着雪臀和丨乳丨房,自己这两处甚为敏感,娇喘不断,蜜

    丨穴内yin水早已冒出,后碧霜捆绑愈加熟练,绑的也越发紧了,方才感到紧缚的快

    感,越发强烈,最后竟被碧霜驷马扎蹄提起放在池边,不由眼光望向碧霜,只见

    碧霜面上兴奋异常,四下打量自己,不禁快感已达顶点,蜜丨穴内喷出阴精,竟已

    然泄身了。

    碧霜见如月竟然泄出身来,心里知晓,如月必是对捆绑感到异常兴奋,内心

    深处定然渴望被自己捆绑,心中不由大喜。帮如月解开绳索,拿起浴巾帮如月擦

    拭,言到:”如月妹妹,刚才可是被捆绑的舒服异常。”如月红着脸享受着高潮

    后的快感,半响后嘴里发出细微的声音,恩了一声。碧霜嘻嘻笑了起来,抱住如

    月两女窃窃私语起来。

    这个澡洗了甚久,池水都已凉了,两女方才起身穿衣。此后碧霜一发不可收

    拾,每晚同眠都要剥光如月捆绑一番,如月也已渐渐迷上被缚的感觉,有时甚至

    白日里就玩闹起来。渐渐过了些时日,离如雪来此已有十五日,如雪依然除了用

    饭练剑,不出门半步,都是碧霜如月过来叙话。

    当晚,碧霜搂着赤身被缚的如月窃窃私语,碧霜这几日捆绑如月,心中对如

    雪早已渴望至极,忽然对如月言到:”好妹妹,如雪和你生的一般无二,见到她

    便想起了你,我心中其实也甚为渴望捆绑下如雪妹妹。”如月近些时日虽被碧霜

    频繁捆绑,对碧霜已越发软弱,闻言也不禁心中一惊:”万万不可,姐姐不同于

    我,姐姐性格冷淡又较为刚强,你敢如此我实不知姐姐会作何反应。”

    碧霜还不死心,连声迫如月,如月却是死不松口,又想到如雪冰冷模样,心

    痒难耐,不禁对如月着恼,拿起如月亵裤便要塞嘴,如月连忙求饶,碧霜却是不

    理,说道:”妹妹不乖,姐姐得需罚你。”如月听了只得乖乖张嘴,碧霜塞了嘴

    还不觉气消,又将如月驷马扎蹄,取了绳子掉在床上,转身盖了被子睡去,想罚

    吊如月一夜。

    过了片刻终是心疼便取出如月嘴里亵裤,解开系着手脚绳子,放了如月下来,

    如月知碧霜疼惜自己嘻嘻笑道:”我这手脚绳子今晚便不解吧,让姐姐消消气。

    ”碧霜见如月嬉笑,想到自己欲望不能得逞,不禁又有些气恼,便将如月翻过身

    来,在肥大的屁股上用力拍打了几下。

    如月娇声喊疼又言道:”碧霜姐姐莫气坏身体,不如这样,我明日央求姐姐

    与我们同浴可好,说起来我也有多年未同姐姐入浴了,也想见见姐姐身子与自己

    有何不同。”碧霜听了大喜,不由说道:”你这死丫头,丨乳丨房我不知晓,屁股倒

    是比你姐姐大了许多。”说完见暴露自己平日所想,不禁脸上一红,如月一见,

    吃吃笑了起来,碧霜见状扑了上去又打了如月一阵屁股,两女嬉闹至半夜才睡去。

    次日晚饭时,如月终没胆在碧霜面前对如雪提起,用完饭后,被碧霜逼迫硬

    着头皮去敲姐姐房门,心理也是惴惴不安,如雪今晚本也想洗浴,见如月敲门便

    迎了进来,如月闲聊了几句,深吸口气说道:”姐姐,如月今晚想和姐姐同浴可

    好,已经多年未在一起洗浴了,心中甚为怀念。”如雪一听不知为何面上一红,

    言到:”为何妹妹提起此事,多年来不也这么过来。”

    如月见姐姐口气尚好,便答道:”只因和碧霜多有同浴,洗浴时对姐姐也甚

    为想念,好不好嘛。”说完便撒起娇来,如雪这次见到如月后,觉得如月竟变得

    有些柔弱爱撒娇,直像个娇娇小姐了,但见如月可爱心中也甚为喜欢,便应了此

    事,如月喜道:”今晚我和碧霜妹妹定要好好服侍姐姐。”

    如雪一听碧霜也要同浴,脸竟又红了一下,说道:”不行,只我们姐妹两人。

    ”如月听了有些奇怪,问道:”姐姐莫非不喜欢碧霜。”如雪听了,言道:”当

    然并非如此,碧霜对我礼待有加,又活泼异常,和你关系甚好,看见你们一起开

    心的模样,我对碧霜心中甚为喜爱,早已拿她当了自家姐妹。”如月说道:”那

    为何姐姐不肯同浴。”如雪脸竟又红了一下,想了想便点头答应。

    三女走进浴房,碧霜开心异常,嘴里不停说些趣事,连如雪也面露笑容。三

    女开始解衣,如月碧霜此时早已无一丝少女羞意,片刻两女便都脱光,如雪却连

    内衣都还未褪去,两女脱光便都死死盯住如雪,此时莫说碧霜,如月都急切想见

    如雪身体,如雪见两女赤裸盯着自己,脸上表情未变,实则也略有些紧张,硬着

    头皮继续褪衣。

    待到亵裤褪下,如月立即便仔细打量姐姐雪臀,果如碧霜所言,姐姐的屁股

    比起自己来也小了许多,虽也已是比碧霜还要肥大一些,不禁暗想:难道那贼人

    所言是真,自己这屁股之大当真世上少有。不由心下有些复杂,既希望雪臀小些,

    又隐隐有些欣喜。

    如雪解了亵裤要解肚兜时,却是脸上一红,如月却忽见姐姐裸背上,胸部位

    置却是缠着白布,只见姐姐终是解了肚兜,却见胸部被宽大的白布紧紧缠绕,如

    雪见了两女神色,不禁说道:”我胸部不如为何颇大,切勿笑我。”说完便解下

    白布,一对巨大的丨乳丨房跃了出来,如月一见足比自己丰满的胸部大了一半。两女

    不禁一时看呆了。

    如雪一见两女呆住,脸又一红,便不理二人走向池中,巨大的丨乳丨房上下摇摆,

    如月碧霜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两女紧追下池,三女洗浴交谈,如月碧霜二女开始

    闭口不谈如雪丨乳丨房,依先前所商量,非要服侍如雪,如雪受不得两女纠缠只得同

    意,两女小心擦拭,三女说说笑笑,如月忽转过身去,如雪先前紧张自己双丨乳丨并

    未细打量妹妹,此时一眼望去如月雪臀,见妹妹屁股如此肥大也不禁一时呆了。

    碧霜见了如雪神情,自己却是再忍不住,不禁笑出声来,又见两姐妹望向自

    己,便笑道:”你们姐妹二人,一个屁股肥大,一个奶子肥大,两人看了对方相

    互发呆,着实是一对美丽异常的姐妹花,有趣的紧。”如雪听碧霜用词不雅,又

    出言调笑,心理颇为不悦,如月却早已不要脸皮嘻嘻笑道:”还好我屁股肥大些,

    终有一样超过姐姐了。”

    如雪见如月不知羞,心理有些气恼,便出言责怪,如月却笑道:”都是自己

    姐妹有甚关系,小妹想摸摸姐姐丨乳丨房可好。”话还未完,手已捉住如雪右丨乳丨,三

    女贴在一起,位置极近,如雪自然躲避不开,还未开口训斥,只觉碧霜从背后又

    抱住自己,握住自己左丨乳丨揉捏了两下,见两女嬉笑谈论自己肥大的丨乳丨房,不禁心

    里愈加气恼,以为二女取笑自己。

    如雪年龄渐长时,不知为何胸部越长越大,练剑多有不便,又仔细观察妹妹,

    实比自己小上许多,便渐渐不在和妹妹同浴,后丨乳丨房竟大至撑出衣服一团,练剑

    时更是波涛汹涌,心下甚为烦恼,常日便用白布紧缚,岂止越缚反越大,以致现

    白布一刻离不开胸,否则一眼望去,隔着衣物都肥大异常,长此以往,心里便对

    此有些阴影。

    见此时两女抓着自己丨乳丨房嬉笑,脸色渐冷,望向如月,如月平时连碧霜身子

    都不敢抚摸,刚才不知为何伸手抓住姐姐丨乳丨房,却并未敢揉捏,见姐姐冷冷看着

    自己,知道坏事引姐姐生气,急忙缩了双手,碧霜见如月神情,也连忙缩回双手。

    此后如雪冷着脸一言不发,两女也不敢言语,小心奕奕,大气也不敢喘。

    如雪洗完,见两女害怕,心里一缓,气也消了,但却是不言,穿好衣物,便

    要离去,碧霜和如月急忙上了池子低头认错,如雪气早已消,便开口示意无事了。

    出门后心里一动却隐在门外,只听两女谈论自己丨乳丨房肥大,甚为美丽,随后两女

    嬉闹碧霜竟多有揉捏如月丨乳丨房,心中已知是错怪二人,刚要离去,却见碧霜拿绳

    索竟捆绑起如月,不由一惊,却见二女依然在嬉笑,如月竟被捆成,双腿跪地,

    撅着屁股,双丨乳丨压在地上,双手背在身后吊向颈后缚住,竟连蜜丨穴都看得清楚,

    姿态甚为不雅。

    此时看着妹妹高高撅起,肥大异常的屁股,不禁感到心跳加快,心里似有些

    异样。却见碧霜神色激动,如月却面露舒坦之色,随后碧霜又解开绳索换着花样

    捆绑如月,两女笑语不断,心知两人必是经常捆绑嬉戏,此时心跳愈快,逐急忙

    离去。

    碧霜捆着如月,心里却总是想着如雪的大丨乳丨房,只觉心里的兴奋始终压不下,

    想起自己先前布置,便拿起亵裤塞住如月小嘴,又用肚兜蒙住如月双眼,在如月

    耳边说道:”姐姐带你去个好地方。”说完竟提起驷马倒扎蹄的如月出了房门,

    两女都未穿衣,赤身裸体,好在此处无下人敢来,碧霜一路悄悄潜进早已无人入

    住的李管家房间。

    如月眼不能视物,片刻后似进了一房,又被碧霜提着向下而去,心下便有些

    怀疑,又觉碧霜将自己绑吊起来,将自己捆绑成,先前密室脱困前的姿势,上身

    略向下倾斜,双腿放下,将肥大的屁股翘起,捆完脸上肚兜已被取下,双眼望去,

    正是先前被擒去的密室。

    细一打量,只见房内已被打扫干净,连床上被褥都已新换了,心里不禁又想

    到那日所发之事,此时又在此被绑成那日姿势,顿感浑身一阵刺激,先前被捆绑

    已然兴奋,此时肉丨穴内yin水更是直流而出,碧霜看见如月yin荡模样,又想起如雪

    胸前,那一双无比肥大的大奶子,心里刺激异常,竟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根粗大甚

    长的黄瓜,却是已然削了皮。

    走到如月面前,如月见到黄瓜,先不知是何意,却见碧霜将黄瓜插入自己蜜

    丨穴,上下抽插了一会,只见碧霜下身yin水越流越多,如月一时目光都已看痴了,

    碧霜爽了一阵,对如月道:”好如月妹妹,姐姐实在太爱你了,想到日后妹妹若

    被其他男人破身,就觉痛苦异常,姐姐,姐姐想替妹妹破了身子。”说完脸上一

    阵激动,身体竟颤抖起来。

    如月一时说不出话来,心里有若波涛巨浪,不知如何是好,此时身体正兴奋,

    一听心乱如麻,既想尝尝碧霜刚才的滋味,下意识又不愿自己被一女子用黄瓜破

    身,碧霜见了知如月心中挣扎,走到如月臀后,一见之下,忽然心中一动,又取

    了绳子,在如月屁股上捆了起来,将一个肥大的异常的屁股捆得结结实实,肥大

    的臀肉被勒得直突出四大块,忍不住用双手拍打起来。

    片刻后,碧霜取下如月嘴里亵裤,问道:”好妹妹,你就把身子给姐姐了吧,

    姐姐爱死你了。”如月雪臀最为敏感,竟被碧霜用绳子捆绑紧,兴奋已到极点,

    肉丨穴内更是甚痒,直想有东西进来。不禁低声呻吟道:”好姐姐,是你的话我便

    一万个愿意,如月也极爱姐姐。”

    碧霜听了颤抖着用黄插入自己蜜丨穴,腰部一用力,黄瓜已然插入如月蜜丨穴,

    碧霜无论肉体精神都已及其兴奋,却无男子破瓜经验,又身有内力,腰部有力,

    竟一用力将黄瓜直插入如月蜜丨穴深处,黄瓜已洞穿如月蜜丨穴内的薄膜,同时黄瓜

    也深入自己体内。

    两女嘴里都发出呼声,只是碧霜是一声舒服的呻吟,如月却是一声痛呼,随

    即觉得体内一阵撕裂的痛,顿时哭了出来,却没想到是这般的痛,全然没有准备。

    碧霜听了哭声,顿时反应过来,暗骂自己一声,身子一动也不敢动,手抚摸如月

    雪臀,疼惜道:”都是姐姐不好,让妹妹痛着了,姐姐真该死。”好一会后如月

    止住哭声,碧霜说道:”姐姐我被破身时也是这般剧痛,忍一忍就好了。”如月

    低低应了一声,只觉臀上的抚摸甚为舒服,疼痛减小,身体不禁又觉兴奋起来。

    碧霜毕竟有过男女之欢,此后小心服侍如月,用手让如月舒服到极点,连泄

    了两次身,方才将黄瓜插入自身插起如月,两女折腾直到半夜。都已身心俱欢。

    泄身了数次,只觉极其疲乏。碧霜心疼如月刚破身,解下如月,抱在怀里着走出

    密室,两女浑身赤露,行在院中,都感刺激,悄悄潜回浴房,又用冷水洗了遍,

    才回房而睡。

    次日,两女直睡到中午才醒,碧霜却让如月躺在床上,自己出去取午饭,不

    知为何,如雪今日要在房内独吃,便觉正好,取了饭食,服侍如月吃完,两女下

    午便在床上密语,晚饭依然如此,又密语至深夜,第二日方才让如月下床,如月

    虽略感疼痛,却也无甚大碍,此时如月在碧霜面前已然乖到不能再乖,碧霜说东

    绝不敢向西。

    午饭时见姐姐还是要在房内独吃,心下奇怪便和碧霜取了饭菜同去如雪房内,

    如雪却是见到两女捆绑玩耍时,碧霜对如月比她这个姐姐还像姐姐,心下不安。

    此时见到两女出现在门口对着自己满是笑意,心里不禁被触动了什么,以前因为

    自己丨乳丨房大烦恼而疏于妹妹,实不应该,不由露出笑意,迎入二女。

    三女这顿饭关系大大融洽了许多,便连沐浴也同去了,开始碧霜如月对着裸

    体挺着大丨乳丨房的如雪还不敢多有言语,后见如雪态度温和,两女渐渐胆大起来,

    碧霜更是常借机捏揉如雪丨乳丨房,但不知为何如雪本应敏感异常的丨乳丨房,却不像如

    月的屁股那般敏感。

    又过了十来日,一日三女同浴,碧霜忽然支支吾吾想对如雪说什么,如雪此

    后暗中又观看几次碧霜捆绑如月,却非是无兴趣。如雪见碧霜半天没说出来,便

    言到:”你二人平日的游戏我早已经所知,可是想捆绑于我。”二女大惊,急忙

    看向如雪,却见如雪冷着脸,但眼里却露出笑意,便松了口气,如月此时已完全

    以碧霜马首是瞻,碧霜见如雪并未生气,便大起胆子要来捆如雪。

    如雪却拦了下来,望向如月道:”平日里姐姐多有冷落于你,现你这般开心,

    我也甚感欣慰,如若你想姐姐被缚,姐姐便陪你二人玩耍一番。”如月见碧霜连

    使眼色,便答道:”既然姐姐知晓,不敢隐瞒,如月被缚甚感舒服,心里也想见

    见姐姐被缚的样子。”

    碧霜又去捆绑如雪,如雪则未阻拦,心中大喜,绳索飞快捆绑如雪,此时碧

    霜平日里都要捆绑如月数次,早已对捆绑颇有心得,此时终能捆绑如雪,心里异

    常兴奋,心下正想着将如雪绑成何样,绑完双手看着如雪肥大至极的奶子,便将

    绳索从如雪大奶子上下各缚一道,紧紧缚在身后,将其勒的直挺惊人,又捆完双

    脚,将双手双脚反折绑了个驷马扎蹄,让如雪仰面躺在池边,屁股压在双脚之上。

    如月见姐姐被捆好,胸前的丨乳丨房大的惊人,被勒得挺的老高,不觉身体又热

    了起来,碧霜捆绑之后看着欣赏了会,又看了如月发呆模样,便取了如月亵裤要

    塞如雪小嘴,如雪一见是如月亵裤有些不愿,又见如月模样,心下一软便张开小

    口,只觉小嘴被塞的满满,连动下舌头都甚困难。

    碧霜忙玩之后用手捏着如雪丨乳丨房说道:”如雪妹妹你真是美极了。”如月见

    状不知为何心里微起了点酸意,碧霜对如月已是知根知底,见了笑道:”好妹妹,

    姐姐怎会忘了你。”便也将如月驷马扎蹄,知如月雪臀敏感,便像替如月破身当

    日模样捆好屁股,也将如月依如雪模样放在池边,又将如雪亵裤塞进如月嘴里,

    站起来一看被缚两女,好一对美貌异常的姐妹花,不由看呆了。

    好一阵之后,碧霜想到刚见到如雪时,便幻想将两女吊在身前的模样,再也

    忍不住,便一手提起一女,三女赤裸出门而去,如雪一看想到三人这样如何能被

    人瞧见,便挣扎起来,碧霜一见笑道:”如雪妹妹莫急,只是换个房间,不会被

    人瞧见。”

    三女进了密室,碧霜将两女吊起,将如月放成破身时的模样,一见,两女挨

    着并排吊起,姐姐坠着丨乳丨房,妹妹撅屁股,都生的肥大异常,常人难及,心里激

    动异常,如月想到和姐姐同被捆绑着吊起,蜜丨穴yin水已然兴奋得流了出来,如雪

    不像如月肉身已被开发,极为敏感,只是因和妹妹赤身裸体同吊于此,心理羞意

    甚大,身体却无多少反应,只有胸前双丨乳丨被绳索上下紧缚一道,隐隐有些快感从

    丨乳丨房而来。

    碧霜却是多看着如月坠着的肥大丨乳丨房,心里又生念头,又取了绳索两头各在

    如雪双丨乳丨中间紧捆了一道,将一对肥大的奶子勒成了四个圆球,如雪猛然被捆双

    丨乳丨,终觉双丨乳丨一阵刺激,随后一股股快感袭来。碧霜捆完双丨乳丨,又用力揉捏一阵,

    如雪感到丨乳丨房上愈加刺激。碧霜想到自己终能蹂躏如雪的丨乳丨房,觉得自己身体兴

    奋已到顶点,又见如月蜜丨穴流着yin水,哪里还忍的住,拿出黄瓜,插入自身下体,

    对着如月的蜜丨穴插抽起来。

    如雪正觉自己丨乳丨房快感不断涌向全身,见到碧霜用黄瓜插着如月蜜丨穴,心中

    大惊,顿时怒上心头,想不到妹妹竟连贞洁也丢了,便运起全身内力挣绳,碧霜

    第一次捆绑如雪哪里敢捆的紧,如雪内力已练到五层,片刻便将牛筋绳拉大,双

    手脱了出来,接着迅速解开全身绳索拿出嘴里亵裤。

    碧霜如月一见如雪挣脱绳索,脸上露出怒意,看向自己的眼神露出冷意,急

    忙都停了下来,如雪一言不发,过来狠打了如月两下屁股,又将如月绳索解下,

    拿出嘴里亵裤,冷声道:”如此不知自爱,竟被一女子破身,传出去你如何还有

    脸面嫁人。”碧霜一时犯糊涂,被如雪知道此事,却没想到如雪如此大怒。

    如月一见事发,两女都已惶恐跪在如雪面前,如雪伸手就要打如月一记耳光,

    终心中痛惜,没打下手去,喝道:”抬起屁股。”如月见姐姐大怒,哪里敢说话,

    急忙抬起屁股趴在地上,如雪运起内力,重重拍了数下,打得如月甚感疼痛,却

    不敢出声。”

    如雪一阵屁股之后,怒意稍减,也打不下去,便冷言道:”立刻收拾与我离

    开,此事我会告之大姐。”如月碧霜听了大惊,碧霜说道:”此事都怨我,和如

    月无关,不要责罚与她,罚我好了。”如月却是低声哭了起来,没有说话。如雪

    一见心中稍软,便言:”大姐向来疼爱如月,当不会责罚,只是你二人之事不容

    于世俗,还是早些断了念头。”

    如月不敢多言,三人离开密室收拾完毕,如月如雪已然牵了马匹站在李府门

    外,如月还在低声哭泣,碧霜想到如雪一怒带如月连夜离开,从后不知相见是何

    期。心中一悲,泪也已流了下来,如雪见两女流泪知二人感情已深,便说道:”

    打扰碧霜小姐甚久,离会合大姐日期也快到了,就此别过。”说完牵马先行让两

    女话别。

    如月与碧霜眼中带泪,却说不出话来,片刻后如月扑入碧霜怀中,两女紧抱

    一起,哭了许久,如月说道:”若有可能,便再来寻姐姐。”逐两女无言,如月

    牵马而去。

    两月后,又是黄昏,柳镇向西三十里的官道上,轻跑着九匹马,马上都为年

    轻女子,身背长剑,向着柳镇方向而行。三匹马并排在前,六匹马稍隔了段距离

    落在后面。行在前面的三位女子,只见左右是一对长相相同的孪生女子,不是如

    月如雪姐妹却又是谁,两姐妹将一女子伴在中间,只见此女身形有些高挑,容貌

    颇有些与左右两女相像,面正带微笑,却是生的美貌,比如月如雪还要美上几分,

    身着青衣,正是大姐云水瑶。

    三女正言语交谈,只听云水瑶言到:”前行十里便应是悦来客栈,算起行程

    青龙令主该是明后日内到此。”如月听了说道:”大姐,柳镇位置偏僻,那令主

    回荆州会绕此远路?”云水瑶还未作答,如雪却白了妹妹一眼言到:”只怕某人

    早已欢呼雀跃了,离柳镇越近怕是越开心。”

    如月吐了吐舌头笑道:”哪有此事,当日我的小屁股被二姐打的又红又肿,

    现在想起便觉还有些疼痛呢,哪里敢开心。”如雪见如月还在嬉笑,便向大姐恼

    道:”当着大姐面这丫头便不惧我了,这丫头的屁股可一点也不小,耐打着呢,

    哪里会痛。”

    云水瑶见两姐妹又拌嘴起来,却是在笑,过会言道:”两月前见到如月便觉

    换个人似得,想起如月年幼便是这般,经历此事,怕是转不回性子了,不过我却

    更加喜爱,如此也甚好,只是此间事了,如月你不可去见李小姐,需回阁内静心

    半年,若还是放不开,便准你下山,我便不再过问,只是得还需你二姐同意。”

    如雪言道:”只怕那时李小姐早已嫁与她师兄了。”说完心中不忍又言:”

    如若妹妹有意中人想嫁人姐姐随你同嫁,那人便不会嫌弃你,若我要嫁人,妹妹

    也需陪我。”如月听姐姐所言,知如雪实是关切自己到极点,心下感动,便不再

    调皮说话,只是心中难忘与碧霜的那些日子,一时心思重重。

    云水瑶却和如雪言道:”三妹先前所说非是没有想过,只是我等追查两月,

    寻不到青龙分坛,前日那人对我等下药。方才被我们顺藤摸瓜寻到分坛位置,擒

    住一首脑,我用针封住他神智,诱他说出,当不会错,便是错了眼下也只能如此。

    ”

    如月见大姐说话收回心思,问道:”前日里我和众姐妹在外守卫,大姐你审

    完出来也未细说便催我等上路,却是忘了问详情。”云水瑶言道:”下药那人只

    是一帮众,见色起意才下的手,非是受人指使,我们所破确为青龙会在江南的分

    坛,擒住的那首脑武功不弱,为一副坛主,据他所言,青龙会会长之下,为左右

    青龙使者,再下便为四大令主,令主之下设有数坛,势力起源于荆州,总坛位置

    还不明了。”

    忽又思索一阵言道:”魔门六道在川中又密谋而动,先前在华山之时据林心

    瑶所言,天魔道竟已一统六道,此时魔门实力之强,比之五年前更厉害许多,那

    时魔门有六道,被我用计内乱,顺势破之,此时天魔道一统魔门,只怕再败之甚

    难。”

    顿了一顿又言道:”据那分坛主所言,青龙竟早已经将势力深入川中,今年

    却和唐门合力与天魔道拼斗,已然败了数场,看来魔门想拿下川中,重新染指武

    林,只是魔门若取了川中,必然要收服荆州青龙,此时青龙竟在江南开设分坛,

    让我费解。”如雪接口道:”莫不是青龙想要退往江南。”

    云水瑶思索片刻言道:”定非如此,青龙根基在荆州,非到无计可施,绝无

    可能,且我等所破分坛,其内数人武功虽甚是不弱,人却不多,此坛我推断是打

    听情报,只是个暗坛,奇怪的是据那人所供,江南数名女子被擒失踪,虽是那令

    主所为,坛主却极力劝阻,天魔道大敌在前,本不应如此逍遥。”

    如月因先前被擒住yin辱,便说道:”此令主多半是个yin贼,行事不经头脑。

    ”云水瑶言道:”也只能如此解释,据那人所供,今次是二位令主一同而来,几

    日前出去后却只回来一位,其后便同坛主与三位随从秘密回荆州,取道柳镇,本

    来我想邀林心瑶同查此事,她却另有要事,此次下山却不是为了魔门与青龙,而

    是一神秘帮派血衣教,也未多言。其后行踪不明,应是在暗访。”

    如雪颇为勤于练武,便问道:”那日华山论剑,情形如何,林心瑶当真已玄

    功大成?”云水瑶似进入沉思,过了片刻言道:”当日只是点到为止,所到之人

    皆为绝顶高手,也无人事后出言,依我所见,若两人全力对剑,只怕林心瑶可堪

    与剑神一战。”如雪听了呆了片刻,言道:”竟已如此厉害。”看了看大姐,便

    不由埋怨道:”大姐你聪慧绝顶,但却喜旁道,医术琴棋书画都研习极深,便是

    这样也练了六剑,若。”话便未说完。

    云水瑶见了如雪模样笑道:”是大姐的错,只是我若专心修武,却也未必能

    习七剑。”三女想到圣门现如此之威便都不言。片刻后云水瑶又想起一事,便说

    道:”那日如月所言龙胆草之事,我也不知是用于何药,此事极不平常,只能等

    到日后江湖中有事传出,方能探查,眼下先擒住那令主查明被擒女子去处。”

    交谈中众女已到悦来客栈,门内一伙计听见马声,迎了出来,猛然见到如月,

    不由大惊,此伙计正是当日的俞少亭,那日俞少亭被白衣男子所救,伤势已痊愈,

    只是先前

    第 57 节

    -

    第 57 节

    -

章节目录

SM痴女合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newfac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newface并收藏SM痴女合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