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28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28 节

    开銬环把自己的左手套进去,收到

    最紧,然后我拿起铁丝在钥匙孔里拨弄了几下,手銬轻鬆的从我的手腕上脱落。

    “现在你明白了,我就这样打开了手銬,解开了束缚,发出了求救的短信,

    说来还要感谢你的铁丝!”

    “最后我还想知道一件事,你是警察吗??”青青有点垂头丧气。

    “是,我是警察,我是专门研究手銬一类戒具的专家,并且我是省武警文工

    团的魔术师,我最擅长的就是脱逃魔术!”我仰起头满面笑容。

    “这次我就是带了新型的戒具来南城进行实地试验,没想到竟然在自己身上

    试验了一把!”我无可奈何的说。

    武警们押着青青和大林离开了,李立也向我告别归队,我一下瘫软在床上,

    我打了几个电话然后洗了把澡,换上一身轻便的牛仔短裤和黑汗衫躺在床上,用

    手互相按摩自己的双臂和大腿,刚才的经歷还真是兇险呢,不过,还真是特别的

    过癮呢,这种被紧缚的快感和失去一切自由那种羞耻的感觉真是非常的爽呢,真

    是好想再来一次啊……

    “咚咚咚”门响了,我打开门,是李立,他手里拿着一个大果篮,冲我呵呵

    的笑着,“对,对不起,綺姐,我是看望你的……”

    我把李立让进房间,“没什么,姐姐我什么场面没碰到过,这个都是小”李立有点拘束的站在房间里不敢坐下,我把他按在椅子上。

    我和李立谈了大约十多分鐘,“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艺姐,有什么要帮忙的

    儘管提!!”我突然想起过几天的大型公益演出:“正巧,姐姐要找你帮个忙!!”

    “砰”门被大力推开,小美挤了进来“綺姐,你要的东西我都準备好了!!”

    第二天,小美带着我和李立来到一间舞蹈房,她得意的介绍“这个房子是我

    一个朋友的,有中央空调,有双卫,而且全封闭,关上门谁也进不来,里面又高,

    小吊车刚好够装!”

    李立疑惑的看着我们,我们看着他呵呵一笑,“来开工了,苦力大哥!”我

    到换衣间去换演出服装,小美指挥着李立,打水,搬箱子……

    我换上一套大红色的连体紧身橡胶皮衣,穿上这身衣服对表演来说无疑很增

    加很大的难度,不好保持身体的灵活性。但是现在是深秋,天气很凉,在室外进

    行水中表演,保暖很重要,并且这套衣服还有防火的功效。

    我穿上一双红色软平底靴子,拿着皮衣配套的头套走了出来,看到我一身紧

    身衣将身材衬托得玲瓏有致,李立紧盯着我,手里的水桶都掉了下来。

    他连忙拣起水桶,进水房打水,我和小美笑的都直不起腰来。李立把水箱放

    满了水,小美:“李大哥,来帮我个忙,这个铁笼好重啊!!”

    我和小美正吃力的搭着个1米见方的铁笼走过来,李立连满过来帮手,一入

    手就发现笼子死沉死沉,差点脱手。

    “当然重了,纯钢的!表演需要吗!”小美吃吃的笑着。

    小美拉着我和李立站成一排,:“现在魔术彩排正式开始!!”

    “今天我们爲大家带来的是大型脱逃魔术,人们常说,水火无情,今天我们

    的魔术师就要挑战这个极限!!”

    “首先我们的魔术师袁綺小姐将被锁进这个笼子里被吊起,笼子将会被点燃,

    绳子会被烧断,笼子就会掉进水箱,让我们期待我们的魔术师创造奇迹吧!!”

    “你现在就是上臺的观众,你检查下笼子和水箱有没有问题”小美调皮的向

    李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李立仔细的检查了笼子和水箱,并按小美的指示特别留意了箱盖的锁头。他

    摇摇头表示没有发现问题。

    “下面请观众……”小美一捣身边的李立,“该你上场表演了!”“哦哦”

    李立连声答应着,我抬脚进入笼子里,然后跪坐下来。

    小美吃力的抬起铁笼的盖子,李立用笼子底坐上的镣銬把我的双脚并拢扣死,

    并用螺栓固定。李立拿起边上的头套要给我带上,我盘起长髮用夹子夹好,李立

    把头套套到我的头上。这样我全身除了双眼外,都被红色的皮衣包裹了。

    小美在一边打趣:“哈哈,綺姐,你现在的样子好象忍者哦!!”小美递给

    李立一副连脖镣銬,他用大的銬环套在我的脖子上,然后用力挤压收紧,他是如

    此用力,我差点喘不过气。

    小美白了他一眼:“这么用力干吗!??”李立嘿嘿一笑,手下却毫不留情,

    他抓住我的双手,扭到背后。我的双手被反拧到背后,李立用两隻銬环锁住我的

    双腕,这样我的双手就被反銬在背后高高吊起了。

    李立给我带上防水的眼镜,然后把我的头按低,我被拉的俯下身子,屁股高

    高撅起,李立用锁头把我的颈銬和底座上的环扣锁在一起。

    小美合上笼盖,用锁锁好,李立操作吊车把笼子吊起,移到水箱的上方,小

    美举着一个长长的火把点燃了笼子,笼子的栏杆上绑了油脂布,瞬间整个笼子被

    熊熊烈火包围了。

    笼子上的绳子也被点燃,“啪”、“啪”笼子上的绳子断了2根,“啪”最

    后一根绳子也断了,笼子失去了平衡,翻了个跟头掉进了水箱里。

    小美和李立迅速合盖上水箱的盖子上锁。一个巨大的幕布降了下来罩住了水

    箱。小美在一边紧张的看着表,而李立则拿一把大斧头在边上準备,二十秒后幕

    布升起,笼子侧倒在水箱里,我依然在水中挣扎,拉扯着手銬,试图解开束缚。

    幕布落下,又是紧张的二十秒。幕布升起,我端坐在水箱的上方,手里拿着

    连脖镣銬和头套。

    “成功了,綺姐你太棒了!”小美冲过了,不顾我全身湿透,紧紧的抱住了

    我。

    李立也在以便鼓掌表示祝贺,刚才他可是认真的检查了表演的道具,并亲手

    锁住了我,他知道连脖镣銬和锁头都是真傢伙,但是他还是十分好奇,我是如何

    逃脱的。

    我冲李立笑了笑,并没有向他透漏秘密,后来还是李立做了我演出助手我才

    向他解释其中的奥秘。

    叁天后的广场演出中,我的表演大获成功,令大家叹爲观止。

    夜光大剧场,我和助手小美正在后臺调试道具,一会我们就要上场进行魔术

    表演,这时候胖团长带了两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走了过来。

    “袁綺,这两位警官有事找你!!”胖团长扯着嗓子叫我。

    我抬头瞥了一眼,两人带着大墨镜遮住了大个脸,“有什么事情吗!?”

    “袁警官,有重要的任务要你加入,这是调令!”其中一个男子拿出一张盖

    着省武警总队印章的调令。

    我接过调令,“好,等我完成今天晚上的演出任务就和你们出发!”

    另一个男子看了下表后,点了一下头:“好,我们等你!”

    舞臺上女主持人开始报幕:“下面一个节目,魔术”叁变“,由我团着名魔

    术师袁綺爲大家带来精彩的演出!”

    我身穿一套天蓝色紧身衣和蓝色的马靴,把一头披肩的长髮扎成了一个轻鬆

    的马尾,小美则穿着一套红色紧身衣和红色的马靴,我俩向台的观众一鞠躬,表

    演正式开始。

    舞臺上放一个木箱,小美从观众席间请上一名观众代表,先对箱子检查,没

    有问题后,小美再拿一个半透明的尼龙袋让观众代表检查有没有机关,观众代表

    表示没有问题。

    我拿起一副手銬,让观众代表检查了下,小美背过身子,我用手銬把她的双

    手反銬,用钥匙把銬环收紧,然后把钥匙交给观众代表。我蹲下身,用一副脚镣

    锁住小美的双脚,同样收紧銬环,交出钥匙给观众代表。

    我和观众合力把小美抬进箱中,让她站在袋子里,我提起袋子,把小美装了

    进去,把她的头留在袋的外面,然后叫观众代表在小美的脖子里用布袋绳打个结,

    交待不要把人勒死,并记个记号。

    我和观众代表一起合上箱盖上锁,用铁链把木箱横捆几道,然后用锁头锁住

    铁链,钥匙代表拿着。

    我叫声箱内的小美,小美用头撞了箱子几下,证明她没跑掉,依然被锁在箱

    子里,随即有助手上场用布围将木箱罩起来。

    我拿出一隻皮制的项圈交到观众代表手中,让他扣在我的脖子上,挂上锁。

    并让观众代表用一根皮带拉住项圈,“我叫个一、二、叁,大家看看会发生什么

    神奇的事。”

    我转身钻进布围,把头留在外面,观众代表把手中的皮带拽的紧紧的,当叫

    罢叁的时候,我头用力一仰,缩进了布围。

    观众代表用力一拉,一看拉出的竟然是小美。台下观众掌声如雷,小美和观

    众代表合力解开木箱外的锁链,打开箱盖和口袋,从袋子放出一个人来,台下观

    众都以爲是我被困在袋中,结果从袋中出来的竟然是刚才在臺上的女主持人!!

    这时候,舞臺上空吊着的彩球缓缓的降下,落在舞臺的中央,球从中间分开,

    我从球中一跃而起,一手拉着小美,一手拉着女主持谢幕,退场。

    我下臺后,连妆都没卸就和两人一起去机场,他们交给我一个文件袋后,安

    排我登上了去t国的飞机,飞机很快的升空,消失在夜空里。

    t国,我蹲在一辆囚车后的囚房里,我的双手被塑胶手銬反扣,脚上是一副

    轻型脚镣,头上戴了一隻塑胶头袋。

    我试着挣扎把手从塑胶手銬里挣脱出来,看来t国的手銬还有戴改进,我只

    是扭动了手腕就轻鬆的把双手脱出。

    头袋被我摘下,我把嘴上的皮制堵口器摘下,这个东西刚才可让我吃了不少

    苦头。

    堵口器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塞在嘴里的橡胶口球,这个口球塞进我嘴里

    后,就夹住了我的舌头;另外就是外面的皮口罩,这个皮口罩把我双眼以下都给

    蒙的死死的,只在鼻孔那里留了2个小孔,我差点被这个东西给憋死。

    车停了,我迅速把堵口器带上,然后套上头袋,把双手重新反銬起来,老实

    的蹲在座位上。两名警察把我连拉带扯的揪下车,我被他们拉着进了一间房间。

    “报告,犯人带到!”

    “下去吧!”

    “是!”房门关上了。

    “对不起了,委屈你了,袁警官!”我感到有人走过来帮我摘掉了头套,我

    定眼一看,我面前站了好几位t国的高级警官。

    “汤姆,是你!?”

    汤姆是去年与我省进行警察交流时认识的,那时候,我在警校里代课,刚好

    碰到汤姆到警校里参观,警校里正在进行特警的考核,也不知道是谁脑子发热,

    竟然让汤姆和几个外国警察一起参加了。

    我被分配到匪徒的一组,不知道是那个出主意让我假装成丨人质。我被关在一

    间屋子里,我穿着一套粉色的连衣裙,白色的高跟鞋,我的双手被手銬銬住,吊

    在头顶的横杆上,双脚并拢被绳子绑住。嘴里塞了一隻手雷,眼

    睛上还被黑纱巾给蒙住。

    我老实的呆在屋子里,等着哪个笨蛋上门来送死,结果汤姆正巧凑了上来,

    他见到一位美女人质被锁在那里,就连忙上来要营救我。

    不过汤姆的身手还是相当不错的,他“击毙”了一名躲在角落里守株待兔的

    “匪徒”。他小心的把我眼上的纱巾解了下来,拿掉了我嘴里的手雷。结果我轻

    鬆的从手銬里脱出双手,掏出手枪把他给“击毙”了,他也成了这次行动中唯一

    牺牲在“匪徒”手中的警察……

    汤姆和我在这次类比的行动后成了好朋友,他经常把t国的各种先进镣銬邮

    寄给我作研究,并给我邮寄了大量国外优秀魔术师的资料供我研究……

    “好了各位,袁警官到了,我们现在就开始实施”ins“计划!”

    我在飞机上看了文件后只知道我到t国是配合他们进行抓捕的行动,而我的

    任务就是冒充t国一个着名的女大盗丽纱。不过听汤姆介绍后,我才发现,这次

    的任务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经过严密把守的数道大门,我终于见到了这次任务中我要冒充的对象—丽纱。

    她坐在一张椅子上,并没有任何拘束。

    丽纱抬起头,我看清她的样子,就连我都不禁升起一阵惊艳的感觉:细又长

    的眉毛,丹凤眼,高挺小娇鼻,丰润的小嘴唇,吹弹得破的雪肤,这些都完美的

    组合在一张瓜子形的脸上,配以一米六五的个头、一头及腰亮丽乌黑的柔顺长发、

    曼妙的身材,再加上天然显出的妩媚气质,使的整个人散发出惊人的魅力,叫人

    一见难忘。

    她的年纪与我相仿,可能比我还大一两岁,令人惊讶的是她的相貌居然我有

    7,8成的相似。她冲我微微一笑:“你来了!?”

    丽纱的话语中有一种奇特的魔力,我不由自主的回答:“我来了!”

    看着丽纱从容的样子,我很难相信她已经是一位晚期的脑癌患者,随时可能

    陷入深度昏迷而再也无法醒来。她也正是因为自己患了绝症,才体会到生命的可

    贵,于是向警方秘密的自首,并向警方揭发了某犯罪集团首脑近期要找她进行一

    次大的行动。

    t国警方便想放长线吊大鱼,于是制订了“ins”计划。而在人选上犯了

    难,要找个一个与丽纱容貌相近的女警就很困难,可是要有专业级别的逃脱功夫

    和偷盗技术的人选竟然一位都没有,最后还是由汤姆提议借调我来参加行动。t

    国警方看过我的资料后十分满意,我的容貌与丽纱有九成的相似,而且我对各类

    锁具有深入的研究,于是迅速的发出请求借调令,让我配合此次行动。

    丽纱与我谈了半天她详尽的向我介绍了各类保险箱的开启技巧和各类保安手

    段。五天时间很快过去,在进行了模拟测试后,我这个学生得到了丽纱老师的批

    准,认为我已经是一名“合格”的专业大盗了。

    我惬意的仰躺在酒店泳池的躺椅上,享受着阳光的沐浴。两天了,还是没人

    和我这个假冒的丽纱联系,我开始有点怀疑汤姆他们的计划,是不是能够顺利实

    施,我一跃而起,身体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投入水池里。

    我在泳池里畅快的游了几个来回后上来用毛巾擦干身子。这时,一位服务生

    走了过来,他手里拿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几杯酒水。他走到我身边,低声道:

    “丽纱小姐,有人在更衣室等您!”说完他快步离开。

    我坐起身子,摘掉脸上的墨镜,他们终于来了,这次我一定要成功的混进这

    个集团,把他们连根给拔除。我穿上高根鞋,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向更衣室。

    我轻轻地推开门,里面有两个打扮成小丑的男人,其中一个哭脸小丑压低嗓

    门“丽纱小姐?”

    我微微一点头。

    “老板想见您!不过…为了安全,我们要检查一下”另一个笑脸小丑取出一

    个金属探测仪。

    我低头看看身上的比基尼泳衣,“你们认为我身上还藏的下东西??”哭脸

    小丑干笑了一下“请小姐见量”他小心的用探测仪把我从头到脚扫描了一遍。当

    然他不会有任何收获。

    “还要委屈小姐一下了。”笑脸小丑取出一副黑色的眼罩给我戴上,接着我

    的双手被一副手铐锁在身后,他们给我套上一件宽大的外衣,给我换上一双皮靴。

    一个大大的橡胶口球塞进我的嘴里,把我的小嘴堵的严严实实,我的头上被套上

    一个哭脸小丑面具被笑脸小丑搀扶着走出酒店,谁也不知道,小丑面具是一个被

    捆绑的美丽女郎。

    我被扶上一辆汽车后,汽车很快发动后,汽车在城里七弯八绕了许久后停住。

    我被扶进一间屋子按坐在一张椅子上。头套、眼罩、口球被摘去,我恢复了视力,

    定眼一看,面前是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

    “委屈丽纱小姐了,还不松开!”

    “不必麻烦了!”我把双手从衣服里拿了出来,手里还拿着手铐转着圈儿,

    “就这破玩意还锁不住我!”

    “好,不愧是神偷丽纱,你们下去吧,我和丽纱小姐有事要谈。”中年男子

    一摆手。

    中年男子名叫沙木,是这次计划的联络人,沙木这次接触也是和我碰个面,

    让我好好休息两天,准备行动,我也知道这次没那么容易让集团信任我,闲扯几

    句后,我被重新戴上眼罩和头套,口塞也塞进嘴里。小丑要给我戴上手铐,沙木

    挥挥手,“不必了,送丽纱小姐回酒店!”

    欢迎访问龙腾请记住收藏!我们的网址 网站手机版阅读!直接访问网址即可!

    正文 欲望搏击

    更新时间:2014-08-29 03:32:16 字数:196854

    【欲望搏击】

    (1)

    ***********************************

    事先解释一下,此文是诱发於newface大大的创意而来,所以在基础部分的

    设定上会有相似和雷同,当然关於这点我已经和loud0163大大沟

    通过了,请各位放心。

    ***********************************

    在太平洋东部一个鲜为人知的小岛上,着名的世界女子欲望搏击大赛再次拉

    开了序幕,所谓欲望搏击,是一种由各国美女做为参赛者组成的搏击大会,与一

    般的搏击大会不同,欲望搏击是一场具有强烈凌辱性质的搏击比赛,在每个赛场

    上都设有专门为挑战者设置的专门拘束具,只要挑战者碰触到这些拘束具,就会

    自动弹出锁銬,将撞上的挑战者牢牢锁住一些时间,在拘束架周围设有各种机关,

    并配有各式各样丰富的凌辱道具,当有人被锁在上面时,就会自动升起一个控制

    器,以便对手可以使用上面的辅助功能来进行操作。当然,这些都是为挑战者设

    计的,而他们的对手则配有专用的传感装置,以保证自已不会为这些器具所累。

    这就是欲望搏击,失败的参赛者将会受到惨於人道的捆绑和凌辱,以她们的

    娇叫和呻吟来满足人们的嗜虐欲望,但也相对的,凡是能够胜出的参赛者,她们

    的愿望也将会实现,活动的组织者将会根据她们所获得的欲望点来满足她们的要

    求,在这里,一切的要求都可能被满足,你可以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获得一切

    你想要的却又通过正常手段得不到的任何情报,或者随意地支配他人的生活,甚

    至生命。於是,尽管失败的代价是如此惨痛,尽管她们明白自已将很可能只是满

    足男xing欲望的祭品,但仍然有人愿意参加这种毫无人性的搏击大赛,她们当中的

    每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目的,期望能用自已的肉体作为代价来得到它。

    原先本次大赛的参加者共有12人,整个赛程维续一年,在这一年中,参赛者

    可以多次参加大赛,以获取她们所需的欲望点数。到四个月,赛事已经进行了十

    数场,参赛总人数也由原来的12提升到了25人,由於对赛程规则的不了解,参赛

    者多只是试探性选则了难度较低的比赛,加上自身过人的格斗技巧,多数参赛者

    均通过了比赛获得了相应的点数,但也有一些参赛者,因为自身的实力不济或者

    各种无须明言的因素,成为了赛场上的祭品。此时第叁个月的第六场比赛已经接

    近尾声了,而德国18岁女孩安蒂的恶梦才刚刚开始,此时的她已经完全败给了对

    手,胸前的衣襟已经撕开,露出了较小但富有弹性的丨乳丨房,阴沪大大的敞开着,

    四肢朝上,被由上方伸出的绳索牢牢地吊在空中。而她的对手,一人野兽一般的

    黑人男人正拿着一根粗大的刚管直插她的阴处,他的力道之猛,仿佛要把女孩活

    活贯穿了似的。安蒂此时已经翻着白眼,只留有微弱的喘吸身证明自已还是活物。

    她的身上布满血渍和伤痕,丨乳丨头几乎已经捏得变了形,可见之前所受的虐待有多

    重。

    “浣肠!我们要看浣肠!”

    “用电击,电她的屁眼”观眾似乎还不满意,不但不愿意给予可怜的女孩一

    些怜悯,而是更迫切地想对其施加更残酷的虐待…………………

    暴虐还在继续,气氛愈演愈烈,此时在赛场的西方入口角落处,一对男女静

    静地观看着场上的一切。

    “这样下去,她会被弄死的!”其中一个身着白衣,玉质凝肤,仪容秀丽的

    清秀女子紧紧的握紧了拳,正准备走上臺去。

    “别这样,我们现在无能为力,你知道的。”和她对话的是一个大约28岁青

    年的俊朗男子,此时上前拉住了女孩的手,阻止她上前。

    “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她被凌辱?”女孩嘴里这麼说着,但眼神已沉了下来,

    显然她也明白自已的行动不是明智之举。

    “我也很难受,但我们帮不了她,这是事实。忍耐,我们要忍耐!”青年突

    然转过身,双手紧紧地按住女孩的肩头,他的神色凝重,压低声音。

    “我们只有等待时机,虽然这很无情,但是,试想我们就这麼暴露的话,又

    有谁来……”

    正说着,忽然赛场内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声音之响,将男子的声音也盖

    了过去……………

    又一个月过去了,期间欲望搏击大赛仍在不断地继续,这次的挑战者是刚加

    入联盟的新人,来自俄罗斯的21岁女孩提婭丝,提婭丝身材高挑,留有齐臀的长

    发,容貌美艳,但神情永远是一幅冷漠,以致於观眾给她起了个‘冰雪的玫瑰’

    的称号。当下提婭丝穿着一件丝制紫色长袍和紧身的内衣,凸现出她曼妙的身姿,

    而此时她的对手,则是一名身过2米的彪形大汉,裸露着钢铁般的肌肉。战斗已

    经开始了半个小时了,起先提婭丝的攻击迅猛,不断的向大汉发起攻势,但无奈

    对方的体格太强,即使自已的技巧有优势,但仍然无法对对方造成致命的打击,

    渐渐地,提婭丝的动作慢了下来。

    “怎麼了,冰玫瑰,力度变轻了,这种程度就累了吗?这样下面的活动我怕

    你承受不了哦。”对方哈哈大笑,向提婭丝嘲笑道,并做了一个挑歇的手势。

    “……”冰玫瑰不吭声,只是咬了咬牙,再度向对方冲过去,她先是伏身一

    记横扫,被对方接住之后,立刻飞身跃起,抬起右腿重重的向下劈去,然后乘对

    方还没站稳,又踏步向前,重拳和侧击,但仍然被对方结结实实地防了下来。

    “喂,冰玫瑰,这点力道太不够意思了,我要出手了哦。”说罢大汉笑着挡

    住提婭丝的直拳,左手猛地一记,打在了提婭丝的小腹上。

    “啊”提婭丝吃痛下意识地弯下腰来。大汉看准了时机将她连腰抱起,接着

    重重仰后一个背摔将緹亚斯摔在地上,然后从后面拉住女孩纤细的双臂用力往后

    拉,同时伸出一只脚重重地踩在对方的小腿之上。

    “……”冰玫瑰仍然不发一声,但痛苦的表情出现在脸上。对手的力气远大

    於她,提婭丝感觉手就要被扯断了,脖子也被卡得痛苦万分。在场的观眾发出了

    一阵欢呼声。

    “呃”冰玫瑰忽然发出一声闷喝,全身摇晃,大汉立刻感到重心不稳,提婭

    丝的双腿向鱼一样滑了出去,然后她用力一弹,双腿高高扬起,向后伸展,反倒

    是夹住了大汉脖子。

    “哼,有一手。”大汉被夹住脖子,刚想提起双手,但不知冰玫瑰从哪来抽

    出了一副手拷,将他的双手劳劳地锁在了一起,然后双腿加力,大汉被夹到力气

    不续,一屁股坐了一去,但緹婭丝的腿并没有因此而放开。

    “结束了。”冰玫瑰吐出冰冷的声音,她双腿用尽全力绞下去,但并没有如

    愿听到骨头裂开的声音,就像夹住了一块巨石一样。

    “恩?”冰玫瑰感到情况有些不对,正在犹豫间,对方突然伸长被锁住的双

    臂,从后面压住了提婭丝的颈部锁骨处,然后用力下拉,将往自已身上帖去。

    “啊,你干什麼?”冰玫瑰突然叫起来,只见对方竟然将嘴巴顶在了自已的

    私丨处,然后伸出舌头开始舔了起来。

    “oh,干得好。”观眾开始喝采

    敏感部位遭到袭击,冰玫瑰全身软了下来,於是只能松开双腿,一个后跃,

    跳出了对手数米开外的距离。刚才的搏击消耗了她大量的体力,於是她弯下腰,

    大口的喘吸着,以调整自已的身体情况。

    “嘿嘿,味道真不错。”对方舔了舔舌头,意尤末尽地大声向观眾发表评论,

    就像在品尝一道美味一样。

    说罢他从左边升起一个工具臺,然后升起一个尖稚状物体,大汉将双手放的

    上面,‘乒’地一声,锁在手上的锁拷就这样断了。

    “臭表子,现在开始要你好看。”说罢大汉快步朝对方扑上去,一拳,两拳,

    冰玫瑰轻松的躲开,然后一个回旋踢,直指大汉的面门。然而她没料到,大汉竟

    然不躲不闪,结结实实地挨上了这一脚,同时一手上抬,巨手紧紧地抓住了冰玫

    瑰修长的美腿,然后右手也开始发动,将她的另一条腿也牢牢握住,然后用力一

    翻,将冰玫瑰整个人头朝下,呈大大的‘八’字型提了起来。

    “呃。”冰玫瑰双腿受制慌忙中挥动双手朝对方挥去,怎料双手还没展开,

    大汉就将她那被握住的双腿分别向左右方面用力地往外拉,从‘八字型’提成了

    ‘一字型’。

    “啊!!!!!!!”既使是冰冷的提婭丝此刻也竟然忍不住吃痛大叫起来,

    大汉将她身体如雏鸡般上提,然后向外翻,展示在观眾面前,毫无防备的荫部此

    刻完全暴露了出来,在黑色的长裙下,白色的内裤清晰可见。於此同时,灯光,

    相机也齐涮涮地聚焦在她的荫部上,擂臺上方的显示屏中,同时出现了提婭丝阴

    部的大特写。观眾齐声大呼,场面欢yin之极。

    “放开我!”提婭丝羞红了脸,拼命翻动身体,全场因为冰玫瑰媚态百出的

    挣扎而再一次陷入高潮。

    “小表子,急什麼,我才刚刚开始呢。”说罢大汉低下头,用牙齿咬掉提婭

    丝的内裤,就开始吮吸起来了。

    “啊,不要。”冰玫瑰拼命扭动身体,但力气相差太大,加上关节受制,她

    根本无法挣脱出来。对手舌尖的碰触让她感到屈辱无比,它先只是在四周舔食,

    过了一会儿竟然将整个脸帖上来,而舌头则伸进私丨处,在荫部内壁中不断舔吸。

    冰玫瑰死命忍住不叫出声来,但身体却不得不做出扭动的动作,来缓解瘙痒

    感。时间一分一秒得过去,冰玫瑰此时已香汗淋漓,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灯光依

    然在聚焦臺上两人的动作,观眾在沸腾,他们大叫着,“操她,快点去凌辱她。”

    冰山一样的美女遭到凌辱而表现出的丑态,是他们来观看的最大目的。

    大汉听到了观眾的吼声,他将嘴巴从提婭丝的阴处离开,但仍然让她保持一

    字型的倒吊姿势,向擂臺中央的人形拘束架走去。然后砰地一声,用力将她按在

    拘束架上。拘束架上的机关受到了指示立即从两旁伸出机械锁拷,将她牢牢地拷

    在铁架上。

    “不………………别………。”冰玫瑰终於把持不住,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

    拼命摇着头,冰山美人屈辱的声音让场面又一次沸腾了。

    “干!操死她!”人们开始尖叫。

    “哼哼哼,终於开始说话了吗?美人?”大汉慢慢走到被锁着的提婭斯面前,

    升起一个控制器,他朝其中一个按钮按了下去,立刻有一根铁柱从下面升起,接

    着不断上升,从后面顶住冰玫瑰的身体,将纤细的腰肢顶得反弓起来了。

    “……”冰玫瑰她拼命咬牙不让自已发出声来,但流下的冷汗足以表示她此

    刻有多麼痛苦。大汉嘲笑地看着她高高隆起的小腹,然后突然抬起脚,一下狠狠

    地踩在了上面。

    “这只是还你刚才那一脚。”大汉摸了摸红肿的面部,显然刚才那一击让他

    实实地受到重创。

    接着,他俯下身子,对准她高挺的丨乳丨房使劲地蹂躪,他不断地挤压,提婭丝

    可怜的丨乳丨房就这样被不断挤成不同的形态,她紧紧闭着眼,努力不让自已发出呻

    吟。

    在蹂躪了一段时间后,大汉慢慢松开的她的丨乳丨房,提婭斯开始娇喘,但她还

    没回过气来,对方就开始攻击她的下半身了。他先是抓住提婭丝已经凌乱不堪的

    长裙,没用几下就撕开来,再次露出了白色的内裤,雪白的内裤配上身上的紫色

    长袍,显得格外醒目和性感。接着,他手抓住这条白色的内裤,涮地一下撕了开

    来,就这样,冰玫瑰的阴沪暴露在焦光灯下。

    “嘿嘿。”大汉笑着俯下身子,对着冰玫瑰娇嫩的密丨穴舔食起来,他像野兽

    一样,拼命地舔吸,甚至用牙齿去咬。女性最隐秘的部位受到如此惨酷的攻击,

    提婭丝不顾一切地扭动着,挣扎着,粗重的喘吸引起来观眾雷鸣般欢迎,大家的

    嗜虐心被提升到高潮。

    “看,观眾都很期待呢,看来不再激烈点不行吧。”提婭丝被这句话吓着了,

    她吃力地提起头,紧张地看着对手会对自已做什患蠛涸俅巫叩娇刂破魃?br />

    按下按钮,几个带有锯齿的电夹升了上来,电夹有各式各样的形态和大小,大汉

    看了看,挑选了一个较小的电夹,冰玫瑰看着电夹的大小,再看了它所对准的方

    面,忽然明白过来,她脸色涮白,歇斯底里地扭动身体,大叫起来,“不不不不,

    不要!!!!!!!!”

    然而对方和观眾显然不会如此仁慈,大汉冷笑着走到緹婭斯无助的身躯旁边,

    左手揉捏着柔软的丨乳丨房,右手则对准緹婭斯可怜的阴核,张开可怕的尖夹,猛猛

    地夹了下去。

    娇嫩的阴核怎能承受如此的摧残,緹婭斯顿时被刺激的弹了起来,但却仍然

    被拘束器牢牢钉在架子上。

    “哼哼哼,现在才开始呢。”说罢大汉不理会冰玫瑰哀求的目光,朝着电源

    键按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顿时电力四射,电流顺着緹婭丝阴di冲

    进她的体内,将她冲得翻起白眼,身体活像一条脱水的鱼那样不断抽搐,聚焦灯

    此时再一次聚焦,将她颤抖尖叫的表情传入中央的大屏幕,让各个角度的观眾都

    能享受到这一yin虐的盛宴。

    对手欢愉地欣赏着冰玫瑰四肢狂乱地舞动着的神态,然后他又走回控制键盘,

    大声向观眾说道,“这里有四个档,现在只是弱,大家认为有没有必要提升强度

    来搞这个表子呢?”

    “要!要!开到强,爽死她!”

    “不,开到超强,电她个爽”观眾大叫地回应道。

    “没办法,出钱的是大爷”大汉耸了耸肩,然后按下了‘强’这个按扭。顿

    时,强烈的电流由控制器传出,发出“辟”的响声,如洪流般全部导入提婭斯可

    怜的下阴处,她大叫着,浑身抽动,不一会儿,金黄的尿液从她的身体中喷射而

    出。

    她失禁了,美丽强悍的冰山美人在观眾面前被折腾地失禁,这是何等的血脉

    膨胀啊,人们大叫喝采,甚至有人站起身大吼,‘加强!再加强,电死她!“场

    面几乎失控。

    然而电流在下一瞬间就忽然停止了,原本锁住提婭丝的铁拷也自动松开。原

    来是拘束时间以到,举办方为了增加游戏性,特地在拘束器上加着了时间限制,

    以提供参赛者扳盘的可能,只超过十分鐘立刻解除一切拘束,参赛者可以利用这

    个时间来进行反攻,当然,前提是她们还有这个力气。

    大汉悠哉地走到冰玫瑰面前,虽然已经解除了拘束,但刚才强烈的电击已经

    让她失去了防御能力,此刻她全身摊软地倒地上,断断续续地呻吟着。

    “嘿嘿,看来美人这下是归我所有了。”规则规定,所有挑战失败的人都会

    被对方带走随意处置作为奖励,整个过程为一周。一周过后必须交出挑战者,而

    如果挑战者想继续参战的话则必须通过一个叫惩罚游戏的比赛,成功则恢复挑战

    权,失败则整个人归组织所有,成为下次比赛的额外奖品,为观眾所共用。

    大汉走到摊倒地上的冰玫瑰面前,一把抓住她的左腿,然后像之前一样倒提

    起来,正准备抗在肩上带走时,观眾发出了不满的声音,“留下她,我们要看继

    续凌辱!”他们大吼着。

    大汉听后耸耸肩,对意识模糊的提婭斯笑了笑,“真不好意思,他们是大爷,

    就再陪我一下吧。”

    “不”可怜的提婭丝发出一声悲鸣。然而大汉跟本不理她,径直向拘束具走

    去。人形拘束架此时待机时间已过,可以再次利用。於是大汉提着她,刚准备将

    其甩上拘束具的时候,原本全身无力的冰玫瑰忽然间迸出不可思义的力量,她腰

    部突然发力,奋力一个翻身,被抓住的左腿扭转到极限,人腾空而起,反而径直

    骑到了大汉的头上。然后再次发力,以对方的头部为发力点往下拖,连带着自已

    和对方一起撞向了拘束架。

    拘束架承受住了人体的压力,从两边伸出了机械臂,接着她将手叠在大汉带

    有传感器的手上,由於传感器的作用,机臂又缩了回去。提婭丝趁势将他带有传

    感器的手臂向后拧,另一支手则用手压住对方的后脑,让他无法起身。由於遭受

    突然袭击,大汉一时头晕眼花,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就在他被压制时期,拘

    束架受了压力又再次啟动,这次没有传感器的碰触,大汉的身体被机械架牢牢地

    扣在了架子上,接着被提婭丝取下梆在手中的传感器后,大汉已完全失去了抵抗

    能力。

    緹婭丝缓缓地站直身子,双眼冰冷透着寒意,她伸出右手呈手刀状,对着曾

    经凌辱过她的对手后脑就是一下重击,接着第二下,第叁下,直到鲜血染红了她

    的右手。

    观眾被这一幕惊呆了,他们咆啸着,怒骂着

    第 28 节

    -

    第 28 节

    -

章节目录

SM痴女合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newfac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newface并收藏SM痴女合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