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26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26 节

    捏开枫的嘴塞了进去,这还不够,雪玉又拿起枫的袜子塞了进去,但已经塞

    不下了,凑合吧雪玉想,她找了一条最厚的口罩戴在枫的脸上,再用纱布包裹。

    一具完美的木乃伊完工了,雪玉看着自己的作品,完全被她的美感所吸引,她呆

    呆的欣赏了半个多小时,直到枫的身体开始无助的挣扎,枫的口中传出呜呜呜呜

    熟悉的声音,她才如梦方醒。

    “既然你喜欢木乃伊、喜欢猿蓿埽飨痰嘉颐牵胫览踝拥奈兜谰?br />

    要自己品尝,现在你就自己慢慢品尝把。”她把枫放进木乃伊箱子,盖上盖子,

    锁上锁,从枫的衣柜里找了一件合身的衣服,走了出去。

    外面下着大雪,雪玉刚刚走了几步就害怕了,算了明天再走吧。她返回房间,

    躺在枫的床上睡着了,床上枫的余香飘进她的鼻孔,她很喜欢这种味道。

    第二天,雪玉刚想离开,突然想到,枫说过方圆20公里内只有山和树,这里

    又没有任何交通工具,怎么离开?而且所有的忍者都要一个月才回来,枫会被捂

    死还是会被饿死?反正枫已经落在自己手上,不如先待在这里。

    她把枫从箱子里搬了出来,解开纱布、摘下口罩、拔出填充物问“我什么时

    候才能离开这里?”

    刚喘上两口气的枫告诉她“最快还要6天,我叫忍者次郎去北海道艺术馆,

    但是起码要10天才能完成艺术品,次郎不敢提前回来。这里没有电话,没有手机

    信号,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好吧,那就多等几天,不过这几天,你是我的奴隶。”听完这些话,枫也

    笑了,她故意不锁箱子,而且早在刀落地时就听见了,故意装做不知道,为的是

    把雪玉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欲望爆发出来,早在第一次见到雪玉时她就发现雪玉内

    心深处隐藏着和她一样的东西。

    此后几天,两人的关系作了个对调,枫每天被包裹严实、堵塞紧密的放在那

    里,雪玉成了她的调教师,她一边学习一边实践,白天看猿蓿芟盗杏捌丫皇?br />

    被枫强迫了,有一次,雪玉把枫放在椅子上就开始播放影片,她听见枫在后面呜

    呜呜呜呜不停的叫,以为只是配合电影的表现,看完后才发现自己忘记给她摘下

    眼罩,枫只能听见声音,急得满头大汗,嘴却被塞住。

    雪玉作调教师已经过了5天了,她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工作,每天看着枫艺

    术品一样的身体,听着如同美妙音乐的呜呜呜呜的声音,她甚至希望能永远这样

    下去。

    但是,一天,枫在雪玉给她喂完饭后对她说:“忍者次郎快要回来了,咱们

    必须做好回东京的准备,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雪玉只当这是玩笑,而且她还没过够主人兼调教师的瘾,拿起准备学习使用

    的塞口球推进枫的嘴里并压到最深,再把口球带子在脑后系紧。枫的口水立即从

    口球的四周涌了出来,滴在桌子上的酒杯里,“想说什么,就等杯子满了再说。”

    雪玉留下一个漂亮的微笑转身收拾碗筷去了,留下枫一个人痛苦的呜呜呜呜声。

    等雪玉收拾完毕回来看枫时她才发现枫的眼神不对,与平常那种享受的眼神

    不同,现在的枫眼睛里充满了一种急噪、恐惧。

    她急忙摘下枫嘴里的口球,枫急忙活动了一下嘴说:“这里是伊木家训练忍

    术的地方,从来没有外人能进来,即使进来也不能活着出去,所以如果忍者次郎

    发现了你,他一定会不惜一切杀了你,谁也保不住你,而我也会因为违反家规被

    勒令切腹的。”

    “那该怎么办?”雪玉也慌了。

    “根据我的计算,忍者次郎将在明天早上到达,他一回来,我们立即离开。”

    “怎么走?”

    “我想办法把你藏在什么地方就行了。”

    “我们不能在他回来之前离开么?”

    “唯一的车被他开走了,现在连我也无法离开,只有等他回来让他开车送我

    才行。”

    “那么我应该怎么做?”雪玉完全没了主意。

    “首先,你得放开我。”枫看着自己身上纵横交错的绷带无奈的说。

    “你不会报复我把。”雪玉犹豫了一下,“事先声明,我不会再进那个金字

    塔,你也不许再把我包裹起来,也不许堵我的嘴,蒙我的鼻子。”

    “好啦,我们只有12个小时了。”

    雪玉很不情愿的帮助枫解开绷带。

    “不要这么闷闷不乐,大不了到了东京再让你当我的主人。”

    “你说的,不许反悔。”雪玉的脸上总算有了一丝笑容。

    雪玉是个心灵手巧的女孩子,不一会儿就把枫身上的束缚全部清除了,枫活

    动了一下几乎僵硬的身体,她又准备大干一场。

    “你先去上厕所,顺便洗个澡,一会儿可没有机会了。”雪玉赶忙走进浴室,

    半个小时后,她出来了,身上只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散发出女性的魅力。而枫

    又是那身工作服,紧紧的贴在身上,两层口罩捂在脸上。

    枫拿出一件白色皮革紧身衣,扔在雪玉面前,“穿上它。”枫的口吻带有一

    些命令。

    雪玉拿起那件紧身衣,仔细端详,紧身衣的腿部是合在一起的,背部的开口

    处有数根皮带和拉锁,整件衣服比自己要小。

    “怎么穿?太小了。”雪玉问。

    “没关系,我来帮你。”

    枫让雪玉躺下,抬起双腿,从开口处套进去,雪玉感觉自己要被挤扁了。艰

    难的套进手臂,枫在雪玉的背上垫了一块帆布,防止拉锁划伤雪玉的皮肤,然后

    拉上拉锁,扣上皮带。雪玉的行动被降到了最低,她明白,如果不是刚刚洗完澡,

    身上水气多,很可能会磨掉一层皮,现在的感觉比木乃伊更加紧密,如果没有人

    帮助,自己无论如何也脱不下来。枫又拿来一双手套,套在雪玉的手上,并将手

    套上的皮带绑在雪玉的手腕上,雪玉这才发现手套其实只是一个羽绒的袋子,很

    紧,手几乎无法动弹,她有点明白枫想干什么了。

    “枫,太紧了,我们还是再想别的办法吧。”

    “不用,一会儿就完了,你再坚持一下。”

    她又拿来一块白色帆布,把雪玉的小臂平放在小腹上,再用帆布包紧,皮带

    锁死。现在雪玉的身体已经动不了了,虽然她早就知道这个结局,但她还是不免

    挣扎一下。

    “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闭嘴,再叫现在就把你的嘴堵上。”枫完全摆脱了女奴隶的形象,重新变

    回女主人了。

    “你需要一个支柱。”枫说“另外,过程中我不希望有人打搅。”

    雪玉难得呼吸了几天新鲜空气,她不想这么快失去嘴的自由,“不要,我保

    证不出声……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次塞进她嘴里的是一双厚袜子,正是枫这几天穿的,还没洗过。接着,一

    只又大又厚的口罩罩住了雪玉的口鼻,听着口罩里发出的“呼呼”的艰难的呼吸,

    看着雪玉无助的眼神,枫感到一丝报复的快感,雪玉则又闻到那熟悉的气息。枫

    搬出来一个金属架子,把雪玉固定在上面,锁死,然后拿起胶带开始包裹,一层

    一层,一圈一圈,把雪玉脖子以下的身体包裹了个严严实实,再用皮带把身体捆

    绑好,雪玉的身体已经和金属架子结合成一体了,连最基本的扭腰都做不到。

    枫累出了一身汗,“该嘴了,你喜欢堵什么呢?袜子、内裤、口罩、毛巾。”

    雪玉拼命摇着头,发出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的声音。

    “堵口球。”枫突然想到,“既然你想实验它的效果,就让你自己试试吧。”

    她拿起桌上从自己嘴里取出的堵口球,堵口球已经被枫的口水弄湿了,但枫

    并不觉得够,他拿出一条绵口罩,拔掉口罩带,再用口罩把球包裹起来,再拿出

    针线缝好,红色的橡胶堵口球就变成白色的棉布堵口球了。枫摘下口罩,把球塞

    进自己的嘴里,然后面靠下对准酒杯。口水迅速涌向堵口球,但迅速被棉布所吸

    收,滴出来的很少,雪玉痛苦的看着枫着一行动,她明白,这是奴隶给主人完成

    的最后一个任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已经是午夜了,酒杯里的口水总算滴满了,枫解开

    堵口球活动着发麻的嘴,她已经没有口水可以流了,嘴唇都干了。雪玉睁开朦胧

    的睡眼,看见枫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手上拿着那个湿漉漉的堵口球,她明白自

    己的樱桃小口就要和它做伴了。枫摘下雪玉脸上的口罩,拔出袜子,雪玉还没有

    活动嘴,枫就一把捏住她的脸颊,雪玉的嘴不由自主的张到了最大,巨大的堵口

    球迅速侵入,占据了嘴里的空间,枫的口水一下和雪玉的舌头亲密接触,她喜欢

    枫的味道。堵口球的带子在脑后系紧,枫又用几块棉花堵住堵口球周围所有的缝

    隙,连牙缝也不放过。完全堵死口腔后,枫拿出封口胶带,把雪玉的嘴牢牢的贴

    上三层,雪玉鼻子以下的脸变成了一片白色。

    “可以出声么?”枫问。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雪玉试了一下,但声音全是从鼻子里传出的。

    “鼻音太大。”枫捏住雪玉的鼻子,窒息状态下的雪玉拼命挣扎,依然发不

    出一点声音。枫松开手,让雪玉享受最后畅快呼吸的时间。雪玉呼吸了几分钟,

    那种温暖、柔软、窒息的感觉再次回到了她脸上,枫又给她罩上了口罩。呼吸着

    枫的气息,接触着枫的唾液,朦胧中雪玉以为自己在和枫热吻,她迷迷糊糊的睡

    着了,但她明白,自己苏醒时将丧失所有的感觉,像木乃伊一样紧密。

    雪玉进入了梦乡,枫可不敢有一丝怠慢,她橡胶制成的脖套,固定住雪玉的

    脖子和下巴,并把它固定在架子上,再用白色皮质头套包紧雪玉的脸只露出眼睛

    和蒙在口罩里的鼻子,因为头套与皮肤密合,而且不透气,枫担心把雪玉捂死。

    粘性纱布在头上包裹了一圈,一具皮质木乃伊诞生了。在金属架子后面安上氧气

    瓶,在雪玉面部戴上氧气面罩,再用胶布固定,枫把她拖入自己的美术作坊,开

    始新一件艺术品的工作。

    山里的清晨永远是最美的,次郎经过数日的等待终于拉着冈齐教授的新作—

    —木乃伊的诱惑回到了山庄。

    枫身穿羽绒服,面戴口罩站在门口,次郎停下车,“小姐,东西运回来了,

    放在什么地方?”

    “不用了,爸爸同中国人的谈判即将结束,我也该回去了。”

    “好,小姐,我开车送你去机场。”

    “等一下,我按照冈齐教授的想法,新完成了一件作品,你帮我装箱一起运

    走。”

    “是”次郎跟随枫走到工作间,他一眼看见台子上那具木乃伊的诱惑,跟冈

    齐教授的新作几乎一模一样。完美少女的身体,被洁白的纱布紧密缠绕、包裹,

    石膏砌成的木乃伊栩栩如生,似乎在挣扎,似乎又在引诱,作品的头部被包裹的

    极其严密,又体现出一种窒息、安详的美。

    次郎被深深的吸引住了,直到枫叫她,她才红着脸说“对不起。”

    两人把石膏像装箱,运到车上,然后开车直奔机场,次郎在帮助枫办完所有

    的手续后,开车返回山庄。机场安检人员在检查了这两件托运品后贴上贵重物品

    的标签,运上飞机,枫也在打了个电话后上了飞机。

    飞机降落在东京机场,一辆货车立即迎接上去,把两个大箱子搬上车,然后

    开到枫的家门口,司机再帮助枫把箱子搬进去,大功告成。在自己的工作室里,

    枫拿出起子、锤子等工具,凿开自己制作的石膏木乃伊,一身紧身衣的雪玉露了

    出来,现在她明白为什么枫要用紧身衣而不用纱布绷带了,石膏很有可能渗透纱

    布接触皮肤,枫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皮肤。枫解开绑住雪玉的皮带,剪开胶带,去

    处紧身衣外的束缚。最后,帮助她脱下紧身衣,摘下头套,拿出堵口球。雪玉的

    嘴一时合不拢,枫就帮她按摩,大约半个小时后,雪玉赤身裸体的站在枫面前。

    “你该回去了。”

    “什么?”雪玉还没有忘记这场惊险、美丽的旅行。

    “我们两家财团的谈判圆满结束了,你爸爸明天就会带你回国。”

    “那好吧。”雪玉有一点沮丧。

    “不过,你答应我的给我当奴隶,主人也行。”

    “以后有机会吧,我们的不正当关系不会结束。”

    “一言为定。”雪玉和枫相互吻别。

    “我送你一套我穿过的和服和我戴过的口罩,记得我。”枫说。

    “谢谢,我的东西也全部留给你,再见。”雪玉穿着枫送给自己的衣服恋恋

    不舍的离开了伊木家。

    枫目送她离开,然后回到工作房,敲开另一个木乃伊石膏,里面一个人型的

    白色包裹带着呜呜呜呜的声音倒在了地上……

    枫来不及回忆,她看见躺在包袱里的白静有了动静,药量不够,枫赶紧拿出

    一块沾满氯仿的手绢捂在白静脸上。白静发出几声呜呜呜呜的闷响后就不动了。

    “开动。”枫从自己的手提箱里拿出“装备”开始“武装”白静。衣服是制

    作木乃伊的阻碍,先要去处,枫三两下扒掉白静的衣服,从脚开始,用绷带缠绕。

    枫的绷带是从日本带来的,结实、不透风,加上枫本身就是制作木乃伊的高手,

    所以绷带深深勒进了白静的皮肤,一直包到了丨乳丨房,绷带用完了。她拿出另一卷

    绷带,先包住她的双臂,再把双臂交*放在身前,用绷带和身体包裹在一起,这

    样,身体的工作就算彻底完工了。绑腿和面罩塞了雪玉的嘴,白静用什么呢?枫

    脱下裤子,拿出自己的内裤,加上自己的袜子团成一个布团,强塞进白静的嘴里,

    直到塞不进去,嘴的外面只露出一小快白色。然后贴上封口胶带,捂上口罩,再

    用纱布仔细的包裹白静的头部,直到一点皮肤都露不出来。

    “这是最基本的木乃伊包扎技术。”枫自言自语道。一条巨大的丝袜从白静

    头部套下去,在脚上扎好口。左手提起白静,右肩抗起雪玉,枫带着这两个包裹

    团走上楼梯,一眼就找到了那张封闭床。因为雪玉的大部分东西都是她从日本寄

    来的。

    “睡个好觉。”这是枫在关闭床前的最后一句话。

    多么美丽的一天,枫和雪玉坐在沙发上。枫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但脸上戴着

    雪玉送给自己的口罩,隐藏自己的美丽。雪玉坐在她身边,身上依然是纱布和绷

    带的世界—纯洁美丽,嘴里的东西早已被掏出,但是应枫的要求,也捂上一个厚

    厚的棉布口罩,只露出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她们两人正在聊天,一年多没见,要

    说的话有很多。白静可没有那么幸运,她坐在两人对面的沙发上,装束和晚上一

    样,还是标准的木乃伊造型,目不能视、口不能言、鼻不能呼吸,只有耳朵能清

    楚的听见对方谈话的内容,这让她更加坐立不安,不时发出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的

    声音希望对方注意到自己,但这种声音对枫和雪玉来说就是美妙的音乐,可以一

    边聊天一边欣赏。

    “老在中国待着特没劲吧。”枫说。

    “可不是,但没办法,我是语言白痴,出了中国寸步难行。”

    “没关系,我陪你去。”

    “太好了,我们去哪里?日本?”

    “日本没有什么好玩的,不如去埃及,我听说广州开通了去埃及的船,我们

    可以先坐火车到广州,再坐船去埃及。”

    “你怎么会想到去埃及?”

    “不满你说,前几天有一个和尚给我算命,他说我在埃及还有事情没完成,

    从此以后我就一直作一个奇怪的梦,自己在埃及被制作成木乃伊,我想知道到底

    是怎么回是。”

    “那好,我就陪你去,但是,她怎么办?”雪玉看了看白静。

    “当然跟我们一起上路,她是我们共同的女奴。”

    “可是她没有护照。”

    “女奴就是会说话的物品,只要堵塞她的说话能力她就只是一件物品,货物

    只要检查,不需要护照。”

    “说的对,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明天,今晚我还要帮你们两个整理整理,

    另外还有一点,你也是我的女奴。”说完,她掀开雪玉的口罩,塞进一条毛巾,

    再把口罩盖好,然后径直走到地下室去准备东西。

    在一旁听的白静一边挣扎一边发出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的声音,她也只能发出

    这种声音了,谁知道今后还有什么更加严密的东西在等待着她?她和雪玉、枫的

    不正当关系还要持续到几时?

    续集——神秘的木乃伊

    北京西站是北京最大的火车站,每天人来人往,这是一个晚上,站台的副站

    长早早的等在门外。7:00刚过,两个少女出现在副站长的视野里,她们身上包

    裹得严严实实,羽绒大衣,手套,脖子上围着围巾,头上戴着帽子,脸上捂着口

    罩。另人奇怪的是,她们带着好几个大箱子,用手推车推着前进。

    副站长连忙迎上来,笑容满面的说:“对不起,钟小姐,您也知道现在是春

    运高峰期,各个车次都满了,您又是昨天才告诉我这些。”“您是说我现在去不

    了广州么?”其中一个女孩子问。副站长也分辨不出谁是谁,但他知道,钟氏集

    团每年给铁路航运等交通部门投资几千万,是绝对得罪不起的。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道是还有一辆车,但是那是送货的火车,不过我可以

    给您收拾一节车厢,反正12个小时就能到达广州。”副站长心里有些发毛,自己

    这些年的努力是否会白费?

    “好吧,您也尽力了,就这么办吧。”

    “好好,我马上去准备。”副站长松了一口气。

    半个小时后,副站长把她们领到了火车上。这节车厢是全封闭式的,没有窗

    户,里面的货物早已被清除干净,副站长还给她们预备了两张钢丝床,桌子,小

    电视。因为是运货车厢,所以没有安装暖气,副站长怕她们冷,给她们准备了五

    条大厚棉被。

    “厕所在车厢尾部,有什么要求就用通话器叫前面的工作人员。”副站长说。

    “太感谢您了,这么麻烦您不好意思。”“哪里,小姐是贵宾,让您坐这种

    车厢是我的失职。”

    火车开动了,因为车厢里没有暖气,两个女孩也不敢脱下身上的衣服,厚厚

    的口罩和围巾让她们的话语带上了一丝憋闷。

    “要把她放出来么?”雪玉问。

    “当然不行,在家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才把她装箱,现在咱们跟北极熊似的,

    根本干不好,还是到了船上在开箱子吧。”枫说。

    “她不会被捂死吧。”

    “当然,里面的压缩氧气够用3天的,而且她的口鼻都被捂上,耗氧量不多。”

    “船没有问题吧。”

    “看你说的,我们伊木家的豪华游轮绝对没问题,船长是我的好朋友,她早

    就给我们预定了一个头等舱,船在广州靠岸时我们就上去,一直开到埃及的大马

    士革港口,你知道,日本的石油主要靠中东提供,我们伊木家也和埃及有很大的

    贸易往来,我也懂阿拉伯语,到了埃及也没有问题。”

    “你真是个天才。”

    “说好话也没用,该睡觉了,我来帮你上床。”枫帮助雪玉脱下外套、鞋子,

    让她躺在床上,同时,摘下自己的口罩,捂在雪玉的口罩上面,再用长长的围巾

    小心翼翼的把雪玉的头包裹起来。雪玉的声音如果发出要穿越四层口罩,两条围

    巾,传出去的只有蚊子般大小。枫让雪玉躺在床上,给她盖上第一层被子盖住头

    以外的所有身体,然后取出皮带,把雪玉和被子固定在床上,再盖上第二层被子,

    固定,第三层则盖上了头和身体。从外表看,床上是一个蒙头睡觉的女孩,实际

    是一个动弹不得,憋闷难忍的美女。安置好雪玉,枫也躺在床上,盖好被子睡觉

    了。

    没有灯光的车厢,象一个封闭的大铁箱,任何在里面的人都有被装在箱子里

    的感觉,但白静不需要,她本来就被装在箱子里。

    还是下午,白静象往常一样,坐在电视边上,看枫从日本带来的猿蓿芟盗杏?br />

    片,她的手脚分别被绳子捆绑在椅子的扶手和腿上,一条绳子呈现8字型紧紧勒

    住她的丨乳丨房,在椅子后面打结,大腿和小腿上密密麻麻的绳子像蜘蛛丝一样捆绑

    住猎物。她的嘴里是几只棉布口罩,塞满了整个口腔,两腮都鼓囊囊的。嘴唇的

    外面是三块白色医用胶布,帖住人中到下巴的部分。

    两条厚厚的棉布口罩罩在白静的脸上,这种口罩很大,上面抵触到下眼皮,

    下面则包住整个下巴,边缘和脸很好的结合,不露一点缝隙,整个口罩随着人的

    脸型走,没因鼻子的隆起而留下缝隙,看上去脸颊和鼻子那部分被口罩罩得很严

    实。当然,最外层还是少不了一捆纱布,把白静眼睛以下的脸变成凹凸不平的纱

    布团。片子的内容十分精彩,又有枫制作的字幕,白静聚精会神的看着。

    这时,枫和雪玉走下来了,两人一身护士打扮,也都罩着口罩,异常的神秘

    和美丽。雪玉走到白静的身边,解开她头上的纱布,摘下口罩,白静连忙用鼻子

    深吸一口气,毕竟这可是很难得的。雪玉拿出一条蘸满了药水的口罩重新罩在白

    静的脸上,闻到这种久违的药水味白静就知道,自己当初就是着了它的道才会有

    这么一段不寻常的经历。

    嘴被密封,只有靠鼻子呼吸,不一会儿,白静的身体就麻痹了。枫拿来剪刀,

    剪断白静身上所有的绳子,再和雪玉一起把她抬进厕所。旅途遥远,排泄物必须

    先清理干净,灌肠对枫来说是轻车熟路了。

    一个橡皮管子,一头接在水龙头上,另一头插进白静的肛门,拧开水龙头,

    不一会儿,白静的肚子就像皮球一样涨了起来。身上失去知觉的白静感觉不到身

    体的异样,但她从听到的声音判断出对方在干什么。大约半个小时,白静体内的

    排泄物全部被排除。要彻底堵死白静的下身,枫拿来一个肛栓贞操带,把它塞进

    白静的肛门,并在荫道处塞进一团卫生巾,再把贞操带扣好,上锁。白静虽然没

    有知觉,但是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明白,在枫和雪玉的眼里,女人身上所

    有的“洞”都是用来堵塞的。

    “该开始包扎了。”枫对雪玉说,雪玉早就拿着一袋子的用具站在一边。还

    是很传统,先是纱布,纱布柔软、干净,对被绑者来说是最舒服的东西又不会留

    下痕迹,适合长期束缚使用。白静的五个手指被包在一起,手臂放在身体两边,

    和身体包裹在一起。纱布到脖子处就停了下来,白静知道,头部还要特殊处理,

    也不觉得意外。雪玉和枫又加厚了一层纱布,因为还是冬天,就靠纱布保暖。第

    二层还是绷带,它可以有效的将被绑者固定到最紧,可以深深的勒进身体,又十

    分结实。

    雪玉和枫都是有功夫的人,手劲特别大,每缠绕一圈,她们都保证绷带再也

    拽不动了为止,等包扎完成,两个人已经是满头大汗,白静身上的绷带的紧密程

    度也可想而知,幸好她还没有感觉。第三层是胶带,用处是完全密封身体,并保

    证绷带和纱布的牢固,当然还有一个理由,胶带有许多种颜色,是爱漂亮的女孩

    子最喜欢的。

    “埃及是金黄丨色的,金黄丨色的胶带很少见,是我从日本专门购买的,算你走

    运了。”枫对地上充满无助眼神的白静说。金黄丨色的胶带整齐的覆盖在白静身上,

    像镀了一层金一样,又有一点古香古色的味道。

    雪玉用手抚平胶带,她们帖的很仔细,没有露出一点白色,这又是一件美丽

    而神秘的艺术品。至此,白静身上的工作完工,枫摘下她脸上罩着的药棉口罩,

    白静再次拥有了能呼吸新鲜空气的权利,她贪婪的吸着每一口。知觉慢慢恢复,

    首先感到的是肛门和荫道的不适,这两个部位因为有异物的侵入而自然的缩紧,

    这样反而更加难受。紧接着是身体的紧绷的感觉,那种紧密是白静熟悉的,只有

    开始特别难受,过一会就适应了。但白静还是忍不住让痛苦从紧塞的小嘴中吐露

    出去,“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雪玉爱怜的抚摩着她的脸,“好姐姐,再坚持一下,很快就完,你就可以睡

    在温暖的床里了。”

    床里?白静一愣,我真的像货物一样装在箱子里,那样会窒息么?我不是货

    物,不是会说话的物品。白静想说,但是到了嘴边又变成更强烈的呜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

    “你也喜欢这样,我们的小女奴。”枫笑着说。

    “放心,我会塞紧你的一切的,看我们为你准备的。”两人脱下自己的内裤,

    由于忙活了半天,她们出了一身汗,她们特地准备的棉布特制的内裤非常厚,里

    面还垫着卫生巾。撕下白静嘴上的胶布,枫用开口钳把她的嘴撑开到最大,雪玉

    掏出嘴里的口罩,扔在一边,白静的嘴刚刚得到自由不到三秒钟,一团味道很浓

    的内裤又强行闯进她的口腔。

    枫可谓使出全力,用力的塞,内裤实在太大了,但在雪玉和枫的不懈努力下

    终于全部填充进白静的嘴里。白静的瓜子脸变成了国字脸,内裤上的味道迅速传

    到味觉神经。一块大胶布帖在白静合不拢的嘴上,接着,又是一块,白静的脸不

    一会儿就有一半被金黄丨色覆盖了。枫又拿出两团棉花,塞进白静的耳朵,再用烧

    化的蜡滴在上面,不一会儿,蜡凝固了,白静的耳朵也彻底密封,听不到任何声

    音了。

    枫和雪玉摘下自己的口罩,罩在白静的脸上,让她呼吸自己的气息。一个破

    皮质头套套在白静的头上,太紧了,头套正面只留下眼睛和被罩住的鼻子,枫拿

    来两个棉片,盖在白静的眼睛上,再用胶布缠绕一圈固定,工程进入最后阶段,

    白色的纱布再次包裹白静的头,什么都不留下。一个埃及法老的仿制面具扣在白

    静的头上,头盔里面有供氧系统,几十公斤的头盔让白静动弹不得,又卡死了肩

    膀。枫和雪玉合力搬起这具木乃伊,先装在一条丝绸口袋里,再放在一个长方形

    的大木箱里,里面铺满了海绵,这样既可以让白静舒服一点,又可以阻挡任何声

    音传出来。盖上盖子,上好锁,枫从一个小孔往里注入压缩氧气,注满后把小孔

    堵上。只有白静一个人在黑暗和无助里挣扎,她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了,只能透过

    口罩拼命呼吸,在这个完全封闭的世界里。

    刚刚躺进箱子里,白静还挣扎了好一会儿,但触觉神经转送来的是一些柔软

    的东西,她立即明白任何行动发出的声音都是细微的,根本不可能传出去,而且

    身上厚重的装备又使任何行动变得几乎不可能,尤其是面罩,太重了,嘴已经是

    发不出一点声音。她有时侯真是佩服雪玉和枫,能有这种手段运送活人,如果加

    入人贩子集团,她们的特长就能发挥到及至了。现在自己也只有脑子还能活动活

    动了,白静回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像做梦一样,说不定哪天自己一睁眼,原

    来的生活依旧。刚才的活动,加上现在的思考,白静很快进入了梦乡。

    这是哪里?白静惊异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古埃及宫殿建筑,一切都是金黄丨色

    的,一张巨大的床,上面躺着一个埃及服饰的美女,那竟然是自己。白静不明白

    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想说话,但嘴似乎被塞住了,她的每一下呼吸,都会带来一

    阵窒息的感觉。白静上前走了几步,想去触摸一下自己,不料手竟然穿越了“自

    己”的身体,周围的一切就像是一套三维电影,自己只能看。

    床上的美女似乎醒了,她的双臂优美的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但她也看不见

    近在眼前的白静。白静被自己的美貌惊呆了,古埃及人的化妆术甚至超越了现代,

    奇特的服饰更让白静体会到美一词的含义。

    床上的美女拍了拍手,门外走进来一些侍女,也都很年轻、漂亮。一个侍女

    掀开被子,另两个扶“白静”下了床。这时白静才注意到,那位美女的下身有什

    么金光闪闪的东西,走近一看,才发现是一个贞操带,黄金打造的贞操带。侍女

    把她搀扶到水池里,开始帮她清洗身体,水面上漂着花瓣,戴着金黄丨色贞操带的

    美女,那景象,美极了。

    白静开始参观房子,她是个从小在穷人家长大的孩子,从没见过这么豪华的

    宫殿,四处是金砖,到处镶嵌着各色的宝石,帘子也是用金丝编制而成的。一天

    渐渐过去,白静眼睁睁看着自己在享受着奢华的生活,另她惊奇的是,枫和雪玉

    也在这里,三个人似乎关系很要好,在一起聊天,吃饭。到了晚上,一名30岁左

    右的侍女走进了白静的房间,宣读了一份文书,“自己”似乎很高兴的样子,马

    上脱下了自己全部的衣服,又走进来几个侍女,还捧着一些丝绸似的东西。

    一个侍女走过来,用一条丝绸捆绑住了“自己”的双手,另一个拿起一团丝

    绸,塞进“自己”的嘴里,再用另一条丝绸蒙在嘴和鼻子上,在脑后系紧。然后,

    她们把“自己”用彩色的丝绸层层包裹,并在包裹完毕后,用一条毯子卷起来。

    侍女们把她扛在肩膀上,抬出了房间。白静跟着她们走了出去,皇宫内部九转十

    八弯,好容易走到了一座最大的宫殿前面,侍女们把她交给第二批侍女,就回去

    了。白静知道,清朝时为了防止妃子刺杀皇帝,在过夜时都要把妃子一丝不挂的

    包裹在被子里,送到皇帝的寝宫,没想到是由古埃及开始的这种传统。在宫殿的

    最里面,端坐着一个很有威严的人,看样子是法老。侍女们低着头把毯子放在床

    上,赶紧退出去。法老走到床边,开始一层一层的解开包裹,一个捆绑双手,紧

    塞小嘴的美女渐渐显露出来……

    一阵剧烈的震动把白静弄醒,豪华宫殿,美女一下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

    无尽的黑暗,紧绷的身体,塞的严严实实的嘴,隔着口罩难以呼吸的鼻子,听不

    到任何声音的耳朵,白静不知道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自己是梦是醒?如果是

    醒,那么为什么会作那种梦呢?

    火车在广州车站停了下来,枫早已解开雪玉的所有束缚。两个人用推车推着

    装载白静的箱子和其他的物品,一辆长途车早已等候在那里,两人一上车就飞快

    的开到港口。广州是南方城市,虽然是冬天,气温并不低,两人在车上摘下口罩,

    脱下羽绒大衣。司机告诉他们,在这里,可以跟口罩讲byebye了,两人依依不舍

    的把对方戴过的口罩收起来。车很快到达了港口,海心号游轮正好靠岸,枫和雪

    玉推着“行李”在大副的指引下见到了船长,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少妇,浑身充

    满一种成熟女人的味道。

    船长带着她们到了房间—豪华头等舱,并叫人把行李也运了进来。船长告诉

    她们,埃及是穆斯林国家,妇女的着装很严格,因为船将不停靠任何港口,直接

    开到埃及,所以给她们准备了几套穆斯林妇女的衣服及面纱先适应适应。还没穿

    上新衣服,船已经开了。虽然看不见也听不见,但白静从自身震动的幅度已经猜

    到,这场奇特的旅行,开始了。

    枫和雪玉开始穿那套穆斯林妇女的黑色长袍。整套长袍都是用棉纱制作成的,

    非常柔软,非常厚。由于东方少女太娇小,所以长袍显得很大。套在身上又重又

    厚,而且掩盖住了少女模特的身材。袍子里面还要加几件厚厚的内衣,以支撑起

    宽大的袍子。为防止不小心露出腿,她们还得穿上条棉布的黑裤子,再围上两条

    下摆很小的裙子,这下,想大步走路都不行了。最后还要戴上手套,厚厚的手套

    一直套住整个胳膊,而且手指的活动也变的不灵活了。穿完全套阿拉伯长袍,两

    人感觉又闷、又重、又紧。

    这时船长走进来了,她看着亮两个包裹在神秘黑色里的少女,说:“还习惯

    么?”

    枫回答:“这袍子穿着太难受了,一点都不透气。”

    “你还是习惯一下吧,到了埃及你每天都得穿这身袍子,而且绝对不能有一

    丝皮肤露在外面。否则肯定会有‘风纪警察’找你的麻烦,说你企图勾引他们国

    家的男人。”

    “船长阿姨。”雪玉忍不住问,“为什么阿拉伯妇女要穿的这样严密呢?”

    “传说阿拉伯女人都非常美丽,一个将军因为被美女所吸引,延误战机,打

    了败仗,从此以后国王下令,所有的女人都要遮住全身,捂住脸,所以才有今天

    的服饰。”

    “那阿拉伯女人真的都那么漂亮么?”

    “当然没有你们两个美女漂亮了,如果你们不戴面纱出门,恐怕整个埃及要

    停止运转一天呢。”船长笑起来了。

    “对了,你们为什么还不戴头巾和面纱?现在不适应适应到了那边可不行。”

    枫和雪玉望着床上那些又厚又大的棉布,有点不知所措。“我们不会用啊!”

    “没事,我教你们。”她拿起穆斯林的小圆帽子,给枫戴上,包好她的头发,

    然后拿起包头—一条黑色的长纱巾,仔细的包好枫的额头,然后往下一圈一圈的

    捂住枫的嘴和鼻子。枫美丽的脸庞被埋藏在这些黑色的美丽纱巾里了,现在枫脸

    上只剩下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由于纱巾的透气性好,枫并没有什么呼吸的障碍。

    把纱巾在脑后打结固定,船长在用一块黑色的头巾罩住她的整个头部,只留下缠

    绕着纱巾的面部,头巾在下巴处打结,系的很紧,枫的下巴几乎不能动了。一块

    巨大的黑色棉布捂在头巾的外面,下面一直拖到胸口,依然是在脑后固定,只保

    留眼睛。

    第 26 节

    -

    第 26 节

    -

章节目录

SM痴女合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newfac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newface并收藏SM痴女合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