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23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23 节

    原本就是从消化囊中延伸出去的。

    ************

    这样过了一天,蕾丝娜在捕食王花的消化囊中正在被住家消化吸收,而吸取

    了蕾丝娜营养的捕食王花,级别也升到了lv50级。

    当yin毒和麻痹毒素的效果过去后,在消化囊中的蕾丝娜终于稍微清醒过来。

    「不好……这样下去……真的会被完全吃掉……呀啊……」

    蕾丝娜感觉身体热的不行,消化液很快就开始腐蚀她的身体了。

    「好紧……动不了!……出不去……啊!……」蕾丝娜的身体在消化囊中剧

    烈的蠕动挣扎起来,那人形的轮廓开始突出捕食王花的肚子一大截,好象熟了的

    果实随时要掉落一般,蕾丝娜被紧紧包裹住的身体和双腿并在一线,象一直虫子

    一样在用力的蠕动着。

    「一定要出去……一定……」蕾丝娜拼命的蠕动着身体,象将被触手紧紧缠

    住的手抽出来,但是自己被包裹的非常严实,根本没有空间。

    捕食王花觉察到了食物象要逃跑,于是先用触手在外部再次缠住了蕾丝娜的

    身体,象蛇一样不断勒紧。

    「呜啊啊?!!好痛……骨头要……碎了……」

    接着,它开始往消化囊中灌注大量的消化液,想将蕾丝娜提前消化掉。

    「哗啦哗啦!!!」蕾丝娜热的不行,在消化液中几乎要窒息掉。

    「不行了……要被消化掉……啊啊!……」蕾丝娜绝望的蠕动着身子叫道。

    突然,捕食王花好象肚子突然不舒服,开始剧烈的抽搐了起来,然后哗啦一

    下,竟然将消化中的蕾丝娜从嘴里又吐了出来。

    「呀啊?!!……」蕾丝娜的衣服已经被腐蚀的到处是洞,在浓稠的消化液

    中勉强爬起身子。

    原来蕾丝娜的衣服中,加入了让yin兽消化后极其难受的东西,所以穿着这身

    衣服,可以防止蕾丝娜失手被yin兽真的吃掉。

    「啊啊!!……」蕾丝娜还没起身,便觉得肚子中一阵阵的剧痛,那些在她

    肚子里长大的幼体,经过互相残杀,终于有一只最强壮的活了下来,它将一条触

    手一下从蕾丝娜的屁股中伸了出来,张开吸盘花瓣一样的大嘴,一下吸住了蕾丝

    娜的蜜丨穴吸吮起来。

    「呜啊?!」蕾丝娜想把它弄掉,但是发现双手已经在还身后被触手牢牢的

    缚住,动弹不得,紧接着,另两只触手伸出来,缠住了蕾丝娜的腰肢,然后张开

    小嘴,牢牢的吸在了她高挺的两只丨乳丨房上,开始贪婪的吸起丨乳丨汁来。

    「啊啊啊!!……身体里……还有一只?!……」蕾丝娜站起身来,发现脑

    子里充满了捕食的欲望,浑身也重新变的yin荡无比,她低头一看,原来寄生在她

    肚子里的成体一边吸取她身体的养分,一边分泌出催yin毒素,从屁股的触手中伸

    出注入她的下体,把她改造成自己的营养供给母体和捕食移动的工具。

    「啊!!……啊!……啊!!……」蕾丝娜娇叫着,一股股的丨乳丨汁被源源不

    断的从触手管道咕嘟咕嘟的吸进她的屁股中,然后进入被yin兽完全侵占的胃部,

    成为它生长的养分,但是光这些还是不够的,所以它控制着蕾丝娜,让她带着自

    己去寻找新的猎物……

    清晨的暗雾森林,阳光透过树叶洒在地上。各种yin兽也陆续从树干地低下水

    塘中爬出,懒洋洋的移动着。一只小型的sli浑身卷成球状向一颗大树连

    续的撞击,练习着攻击捕食的本领。突然它撞上树干以后马上停止了攻击。因为

    它发现了它的食物。一美女缓缓的向森林里走来。

    “哎,这该死的蕾丝娜,去了半个月了还没回来。采集高级yin兽jing液的任务

    却落到我身上。还要带她活口回来。笨蛋克里姆知道50级的蕾丝娜搞不定就想

    到我了。嘻嘻,说不定那丫头在哪舒服着不肯回来呢。”

    爱丽娜自言自语的说着。高挑性感的她有着一头金色的长发,穿着蓝色半透

    明的低胸紧身衣。滚圆的丨乳丨房仿佛被紧身衣挤的要跳出来。低腰的超短裙盖不住

    圆润的臀部。随时能看见性感的白色内裤。

    “唉。该死的艾萨克鞋子又给我拿错了。脚总是有点不舒服。”

    爱丽娜扶着大树,弯下腰去捏了捏鞋子。丰满的臀部暴露在阳光下。随着手

    的摆动轻轻晃动着。

    这时sli抓准时机从树上扑了下来。正好扑在了爱丽娜香香的屁股上。

    由于级别才10。个头不大只能包住爱丽娜的屁股。透明的触手迅速的钻进了爱

    丽娜的内裤,使劲的在她蜜丨穴里搅动着。

    “啊~~~”爱丽娜感觉到sil紧紧的包住了她的屁股。她用手一摸,

    使用了“感应术”准确的判断了此yin兽的类型级别和能力。

    “噢……嗯啊……才是10级小家伙……恩啊,,真不知天高地厚……不过

    你弄的我还是有点感觉了呢。嗯~~~~”爱丽娜把sli从她内裤里扯了出来。

    带出一丝爱液。但是很快的就被sli吸收了。

    “咕咕~”sli被爱丽娜像橡皮泥一样的玩耍着。

    “这样小的液体兽比五年前的yin兽有技巧的多,是否进化了呢?”她一边捏

    弄着sli,一边歪着头想着。“看来克里姆教我们的技术有点难对付这森

    林里的高级yin兽了”爱丽娜的脸上浮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哟……小家伙,刚

    刚还没喂饱你吗?”看着手里活蹦乱跳的sliyin靡的想法让她把slibr />

    e又放进了内裤,sli如鱼得水一般的滑了进去。用触手绕着爱丽娜的豆

    豆来回的揉弄,剩下的身体变成男性器官的形状在爱丽娜的蜜丨穴里快速的抽动。

    气管前端长着很多珍珠一般的半圆颗粒加大了对她的刺激,同时颗粒的顶端都有

    小孔。将她的爱液一点不漏的吸收转化为养分。

    “啊啊~~用劲~~嗯~~~啊~~”爱丽娜扶着树干,用手捂着内裤里的slibr />

    e,发出美妙的呻吟。

    森林的另一端。被触花yin兽操纵的蕾丝娜艰难的爬行着。她必须找到新的捕

    食对象。来喂养体内的寄生yin兽,否则会面临着被吸干而死的命运。但是她是在

    是没力气再爬了。于是就躺在了一个山坡上。“啊啊~~噢~~”她无力的呻吟着。

    体内的触手又再使劲抽查着她的蜜丨穴。来获取养分。虽然已经是这样了。但是还

    是有着强烈的快感。体内的yin靡毒素依然还有效果。突然,她想到了,大腿内侧

    的电动按摩棒还有个功能是求救信号。这是克里姆给她们预防不测而准备的。但

    是,这么隐蔽的地方会有同伴吗?蕾丝娜几乎绝望了。她举着按摩棒对着天空发

    出了无声的信号。无力的闭上了眼睛,伴着该死的快感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噢~~啊~~啊~~好爽~~用劲噢~~顶进子宫里啦~小坏蛋你真会弄~~啊啊”爱

    丽娜被sli弄的弓起了背,臀部随着体内的抽查有节奏的摆动。这个时候

    她已经被sli弄了一个多小时了。sli的身体因为有了她的爱液迅

    速的长大,已经把触手伸入到爱丽娜的上衣里。缠绕着她的丨乳丨房,俩个触手不断

    的拨弄着她的丨乳丨头。然后像吸盘一样拼命的吸她甜美的丨乳丨汁……

    “啊啊~~~吸的我好爽~~~嗯~~~胸部好胀~使劲吸~~全吸出来~~啊啊~~”

    sli弄的她爽翻了,仰面倒在地上。大声的娇喊起来。这时,她发现

    了空中的求救信号,敏锐的她一眼就判断出来是蕾丝娜的。“啊啊~~这小yin娃

    还没死呢~~嗯~~啊啊~~看来还~~是任务要紧~~啊啊~~啊”同时,她也发现她的浪

    叫引来了很多的yin兽。正妄图向她进攻。“嗯~~嗯~该结束了~~啊~”这时她双

    目微闭,身下显现出来一个魔法阵,同时周围的空气温度急速下降。围着她的yin

    兽都被冻住了。她拔出了粘在身上的sli,sli已经被冻成了冰疙

    瘩,下面的棒子粗大而冰莹剔透。

    “好啦~宝贝~不陪你玩啦。任务要紧,嘻嘻”爱丽娜放下sli,整

    理好衣着,向着蕾丝娜的方向进发了。

    望着地上一些残余的烧焦的yin兽肢体,爱丽娜确定蕾丝娜走的是这个方向。

    于是开始飞奔起来。

    “啊~~”地上出现了一只隐藏的很好的植物触手将爱丽娜绊倒。并速度的提

    到空中。在高空中。她看到了这个植物的全貌。长着巨大吸盘嘴巴的捕食王花,

    身体已经大的惊人。像一棵老树一样扎根在地下。无数的触手摇摆着。像是为了

    庆祝抓到美味的猎物而兴奋。“哎,这么大的捕食花王,级别应该有50级了。

    难道蕾丝娜在它肚子里?嗯~这丑八怪想吃掉我吗?呵呵。”爱丽娜微笑着。于

    是暗念咒语,“破~”只见空间产生褶皱,缠住她腿的触手马上被扯断。一个翻

    身,爱丽娜平稳落地。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抚了抚头发。打量着巨大的捕食花

    王。同时身外起了一层防护罩。捕食花王被她扯断触手而激怒了。挥舞着触手向

    她进攻。

    “啪啪~~啪啪~”触手疯狂的抽打着爱丽娜的防护罩。爱丽娜却丝毫未伤。

    “呵呵~~yin兽就是yin兽。只会来硬的。才50级的yin兽就想欺负我120级

    的yin魔猎人?真好玩,哈哈”看着外面触手的抽打,爱丽娜打了个哈欠。觉得无

    聊死了……

    “嗯。该干活了”于是她对着捕食花王画起了魔法阵。

    “透!~~”一阵强大的光线朝捕食花王射了过去。触手立即停止了攻击。也

    许它了解了自己不是爱丽娜的对手,起了本能逃跑意识。慢慢想移走。

    “哎,好久没练透视术了,技能级别不够,距离太远了。看不清这丑八怪身

    体里具体情况”爱丽娜撇了撇嘴。托这下巴说着……“都怪克里姆和我玩的时候

    不穿衣服,让我把这技能给荒废了,哼~”爱丽娜想起了克里姆身体开始燥热起

    来。内心有种空虚的感觉。“噢。该死的克里姆~~哼”yin荡的想法马上就成型了。

    她收起防护罩。向着如蜗牛爬行的捕食花王飞奔了过去。

    捕食花王见她飞奔了过来,没命似的逃跑。可是庞大的身躯。移动起来貌似

    比乌龟还慢。爱丽娜一跃而起。在空中施展法术“御”一层金黄丨色的光芒很快渗

    透到她的身体里。她跳到了捕食花王的头顶上迅速的钻进了它的嘴里。捕食花王

    被她这以举动一惊。很快停止了移动。本能的将嘴里的触手缠住了爱丽娜,大小

    的触手钻进了她身上所有的洞,猛烈的抽插着。

    “呜呜~~呜呜~”爱丽娜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触手花王喜出望外的同时,

    她使用了“感应术”整个yin兽的细胞都检查过了。却没发现蕾丝娜的影子。这时。

    触手花王给她使劲的灌yin靡的毒素。妄想把她捕获。成为自己的食物。“难道,

    这丫头被它消化掉了?”她暗想。“不会的。衣服不会被消化掉”她确定了自己

    的想法以后。庆幸任务还没失败。yin靡的毒素对她起了一点作用。让她开始兴奋

    起来。体内的触手将她肚子撑的高高的。,在肚皮上蜿蜒着轨迹。后庭的触手已

    经贯通到嘴巴里了。和她的舌头激烈的舌吻。她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狂烈的穿插。

    以及不停的she精。

    “呜呜~~呜呜~~呜呜~~”嘴巴已经被粗壮的触手堵住,不停的往胃里抽插。

    让她喊不出话来。

    “你在做什么!”

    “克里姆!~”爱丽娜睁开了眼睛。

    “想做怪物的晚餐吗?”克里姆的口气带着责问。

    “我知道了,克里姆大人。”爱丽娜有点尴尬。

    “哼~!”克里姆的慢慢声音远去“噢,玩过头了~嘻嘻”爱丽娜闭上了眼

    睛,“破!~~”爱丽娜运用了9点技能术,顿时触手花王金光四射,空间产生强

    大的扭曲,巨大的yin兽被绞成碎片。稀稀拉拉的散落了一地。

    “咳~~~咳~”爱丽娜撑着地面吐出了仍在扭动的触手。可是感觉身体里贯

    穿的那条触手依然在猛烈的蠕动着。“嗯~~噢噢~~啊啊~~”她抓住触手外面的一

    端,足足两米多的触手凹凸不平的触感让她娇喘不停。把它拉了出来。摔在地上

    如蛇一般的跳动。她盘坐了下来运用了“净之术”将身体里细小的触手和身上的

    粘液净化干净。微风吹过,飘香四溢,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呵呵。运动过有点口渴了哦”她抿了抿嘴。找到了一条小溪。正要俯身下

    去,突然发现了对面山坡上一具快要干枯了的身体。那不是正是蕾丝娜吗?衣着

    上有明显的标记。

    “哈哈。我终于找到你了”爱丽娜一个瞬移飘到她身边。但是眼前的一幕让

    她惊呆了。蕾丝娜好像已经死去了。皮肤的颜色都变成淡褐色。后庭里的触手仍

    没有对她停止抽插。仿佛不榨干不罢休。

    “哎,要是把你的尸体带回去。我这任务已经毫无意义了。克里姆一定会责

    怪我的”爱丽娜抿了抿嘴。感觉这事很棘手。

    “可惜我还魂术不是我系魔法。唉”她叹了口气。不过。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但是她马上又犯难了。

    “时光倒退法,太消耗我能量了,我只能倒回去半小时,如果还是死人……

    唉就试试看吧”爱丽娜无奈的闭上眼睛。蕾丝娜的身体慢慢的被一个蓝色的光球

    包住。身边的魔法阵发出一阵刺眼的蓝光。爱丽娜嘴里默念着咒语,突然大喝一

    声“退!~”

    接着蕾丝娜身上的蓝光烟雾般消散。时光已经倒退到半小时以前。此时还能

    听见蕾丝娜微弱的呻吟。

    “呵~你还没死呢”爱丽娜有点体力不支。坐在了地上。香汗淋漓。不过她

    很高兴。救活了。但是,马上她又犯难了。因为她现在能量尽失。站都站不起来

    了。过了半小时。蕾丝娜还是会死去。怎么办?爱丽娜咬了咬下嘴唇,还是联系

    克里姆吧。于是心里默默的用心灵术呼唤克里姆“该死。能量不够~~”爱丽娜有

    点绝望了。

    “丽娜姐,嗯~~啊~~啊~救~救我”微弱的声音犹如幽灵般。蕾丝娜已经发

    现了爱丽娜。求生的欲望使她忍着死神般的快感向爱丽娜求救。

    “你还没爽够么,嘻嘻”爱丽娜调皮的说。

    “啊~啊~哎~丽娜姐,不要看我的笑话了,先救救我吧”蕾丝娜的口气似

    乎带着点哀求。

    “可是我为了救你,已经耗光了能量了呀~”爱丽娜撇着嘴说“再说,怎么

    救你呀?你被yin兽寄生了,有点棘手哦”爱丽娜摇了摇头。

    “噢~~啊~只~只要把它拔~出来就~就行了”蕾丝娜似乎觉得还有丝希望。

    “但是寄生yin兽已经和你融为一体了呀,这和砍掉你的头没什么区别哦~”

    爱丽娜知道这种yin兽的可怕之处……

    “啊~~啊~噢~”蕾丝娜无力的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

    “或许有些办法哦。”爱丽娜盯着蕾丝娜蜜丨穴里狂cha不止的触手。

    “它靠的你的yin液存活。如果~~”爱丽娜的心跳加速“如果我的爱液能给它

    吸取,也许能让你活得久一点。这样我能量慢慢恢复了就好办了呀”爱丽娜觉得

    这个主意很有成就感。既能救人又能舒服。身体不知不觉有点痒痒了。

    “那~那要怎么做呢~啊~啊~”蕾丝娜微微张开眼睛望着她。

    “让我分担你一点痛苦吧”爱丽娜慢慢爬到蕾丝娜的身边脱掉了内裤,拔出

    了插在蕾丝娜蜜丨穴里的触手,分开腿将触手往自己蜜丨穴里插,谁知那触手像长了

    眼睛一般。鳗鱼似的疯狂往里钻。爱丽娜似乎没做好准备。被这突然的刺激弄的

    仰头浪叫起来……

    “啊~~啊~~好舒服~~钻的好用劲啊~~继续~~使劲钻我~~再来~~用力~~啊啊~~~

    啊~好爽~~啊~”

    蕾丝娜也能感受到从触手传来的强烈的快感,刺激的她一下坐了起来。

    “噢~~啊~啊~~丽娜姐的小丨穴好紧。好舒服啊~~啊啊~~嗯啊~~”她下意识的

    抱住了爱丽娜。爱丽娜本来就没什么体力。突然这么强烈的刺激。使她一屁股坐

    了下来。外面还有的半米长的触手全钻进了爱丽娜的身体,两人同时娇呼。

    “啊~啊,子宫被塞的满满的。啊啊~~噢啊~~还在钻,想钻进卵巢吗~~钻进

    来吧~~使劲啊~啊”

    爱丽娜流着口水,舌头都伸出来了,浪叫个不停。

    蕾丝娜含住了爱丽娜硕大的丨乳丨房,婴儿般拼命的吸。因为她严重脱水都半个

    月了。本能的求生反应使她变的贪婪的像个魔鬼。她的双手移到了爱丽娜的臀部,

    分开了圆润的屁股,底下又伸出来一只舌头一样的触手,在爱丽娜的后庭舔弄。

    爱丽娜只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痒从后庭传来。她紧紧抱住了蕾丝娜的头。

    “啊~~好痒啊~~舌头吗?钻进来啊~~啊啊~~深深的钻进来~~对。就是~~就是

    这样~~使劲钻~全部钻进来吧~~啊啊~钻死我吧~啊啊~”爱丽娜将臀部使劲的

    分开。好让那触手钻的更深。这么前后的夹击使爱丽娜连续的高潮不断。爱液泉

    水般的涌出。让蕾丝娜体内寄生的yin兽饱餐了一顿。同时,爱丽娜也缓和了yin兽

    对蕾丝娜能源的消耗以及爱丽娜的丨乳丨汁对蕾丝娜体能的恢复起了重生的作用。就

    这样持续了3个小时,yin兽的触手也从爱丽娜的身体里退了出来。缩回到蕾丝娜

    的体内。蕾丝娜满足的躺在草地上。脸上也没有了痛苦的表情。整个身体都丰韵

    起来了。她体内的yin兽也开始变化。不停的在蠕动。似乎要变的强大起来。经过

    长久的刺激,爱丽娜的能量迅速的恢复,这是她——一个yin魔猎人特有的性质。

    “嗯。机会来了”爱丽娜缓缓的站起身来,用手抚摸着蕾丝娜的腹部,嘴里

    暗念着咒语,她想用“净之术”彻底消灭蕾丝娜腹中的寄生yin兽。于是加强能量,

    使用12技能点净之术。顿时白光四射。蕾丝娜体内的yin兽感觉到这致命的法力,

    不由得剧烈的扭动起来。

    “啊啊啊~~”蕾丝娜痛苦的缩成一团。貌似很辛苦。她咬着牙。知道获得新

    生已经不远了。拼命的坚持着。

    “净!~”爱丽娜一声巨喝。把净之术加强到18个技能点。终于蕾丝娜的

    腹部慢慢的消减下来。后庭缓缓流出yin兽的血水与屑肉。一直到消退干净。爱丽

    娜才停止了咒语。蕾丝娜醒了过来。一下扑到爱丽娜的怀里。

    “丫头,回去跟我见克里姆。”爱丽娜抚摸着蕾丝娜的脸温柔的说。

    “可是我的任务没有完成……”蕾丝娜望着爱丽娜遗憾的说。

    “哟~你还没被yin兽玩够呀,嘿嘿。放心好了,你的痛苦不会白受的,”爱

    丽娜拍了拍肚子“它的jing液样本都在我子宫里,嘻嘻,美味的jing液把我都快胀坏

    了”她似乎意犹未尽“丽娜姐,我是你救的,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受过净化的

    蕾丝娜很疲惫,抱着爱丽娜,头贴着爱丽娜丰满的胸部上,像似要睡着了。

    “我们本来就是好姐妹嘛,或许我以后真的有事情会找你帮忙哦”爱丽娜的

    脸上浮现了诡异笑容。

    “好啦。我们回去了”爱丽娜挥了挥手。光芒四起。一个巨大的魔法环圈住

    了她们。同时转化为了空间隧道。

    “传!~”随着爱丽娜的咒语,她们瞬时消失在暗雾森林里。

    欢迎访问龙腾请记住收藏!我们的网址 网站手机版阅读!直接访问网址即可!

    正文 不正当关系

    更新时间:2014-08-29 03:32:13 字数:134870

    【不正当关系】

    2002年1月,北京近几年的冬天很少下雪,不知今天这场雪是否是在庆祝2001

    年中国人取得的成就?这是一个飘雪的夜晚,空中的点点白雪像点缀漆黑夜空的

    繁星,湿润的大地预示着这片干涸的土地将迎来一个美丽的春天。街上的行人很

    少,超过9点的街道显示出它特有的宁静,路边的小店已经陆续关门了,只有这

    一家“雪玉美容美发厅”还在亮着灯。

    这是这一带最大的美容美发厅,虽然是新开的,但生意一直不错。当然,她

    并不从事卖yin嫖娼的勾当,手续也齐全,她凭借的是一群手艺出众,长相十分漂

    亮的女发型师和美容师。明亮的大厅早已空无一人,洁净的大理石地面和几十面

    镜子反射着灯光,使她像黑夜中闪亮的宝石。

    从二楼渐渐走下来一个人,s型的完美身材被洁白的制服紧紧包裹,1米68

    的身高使她不愿意穿高跟鞋,白色的拖鞋白色的袜子,让人看了恨不得摸上一把,

    俏丽的脸上戴着一只白色的纱布口罩,露出黑宝石一样明亮的大眼睛,乌黑的秀

    发像瀑布一样飘在身后。

    她叫钟雪玉,19岁,这间美容美发厅的老板。其实,她是一个富家千金,父

    亲是钟氏国际贸易集团的总裁。她16岁那年去香港学习美容美发,学成后在父亲

    的帮助下开了这间美容美发厅。父亲工作忙,一年365天有300天都在世界各地

    作贸易,她开这家美容美发厅似乎也只是消磨时光而已。

    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雪玉关上大门,摘下口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美

    丽的脸得以呼吸,然后坐在离门最近的一张椅子上开始看报。没多少人知道,她

    从3岁开始习武,精通型意拳,南拳,八卦掌,截拳道等,一般人根本不是她的

    对手。

    漆黑的街道尽头,一个人影快步向这边走来。那人上身穿着一件红色的羽绒

    服,戴着一顶滑雪帽遮住额头,再被连衣的头套盖住头部的侧面和后面,正面的

    脸上罩着一只白色棉布保暖口罩,口罩两侧深深没入头套里,上面顶到了下眼皮,

    外面又围着一条黑色的毛线围巾,双手都戴着棉手套,全身上下,只有一双美丽

    的大眼睛露在外面。穿得如此臃肿,让人分不出男女。

    她叫白静,家住在海口市,人如其名长得白白净净,美貌在上学时就全校闻

    名,但她却有着一段不幸的经历。白静是个孤儿,从小被一对好心的老夫妇收养,

    13岁时交上了男朋友。正当热恋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发现她的男朋友和人贩

    子集团有勾结,于是,她苦口婆心的劝他改邪归正。不料,他表面答应,暗里派

    人绑架她。

    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白静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突然被人用毛巾捂住了口

    鼻。但绑架者没想到的是收养白静的老人是隐居的武林高手,白静从小习武,她

    在最短的距离内使出一招“神龙摆尾”正中对方头部把他打昏,然后拖到公安局

    报案。警方顺藤摸瓜,很快打掉了这个人贩子集团,她的男朋友也被判有期徒刑

    15年。

    从此以后,她变得沉默寡言,性格十分孤僻,对追求者一概拒绝,死缠烂打

    者施以拳脚。后来干脆离开海口去香港学习美容美发,期间认识了钟雪玉。由于

    钟雪玉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二人很快成为最好的朋友。

    一个月前,两位老人去世,白静办好他们的后事后接到了雪玉的电话,要她

    来北京帮她开美容美发厅,于是她上路了。海南和北京处于两个不同的气候带,

    白静刚一下飞机便直奔服装店,把自己武装成阿拉伯人才开始找雪玉。在这条街

    上,雪玉的美发厅最显眼,所以她很快找到了位置。

    雪玉受过训练的耳朵能听清50米之内所有的声音,在白静站在店门口的一刹

    那,她已经打开了门。“太好了,你终于肯来帮助我了。”

    雪玉一边帮白静脱下她的大衣一边说。

    “好姐姐,快让我看看,漂亮多了。”摘下她的口罩,白静赶紧呼吸两口新

    鲜空气,口罩太厚,加上围巾再不断运动,差点喘不过气来,想到以后出门总得

    这样,她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北京实在太冷了。”

    “没关系,以后姐姐住在我这里,很暖和的。”

    “我的好妹妹,你就住在店里?”

    “当然不是,我住在离这儿几公里的别墅区,姐姐和我一起住吧,北京的房

    价很高,很难找到房子的,而且姐姐武功那么高,还可以保护我。”

    “当然,谁让咱们是姐妹呢?我还要你多照顾呢。”

    “姐姐你刚来,先进去休息一下,然后一起去看看我们的新家。”说完,雪

    玉将大门锁死,关上防盗门然后搂着白静走进了美容室。

    “你的制服真漂亮。”白静羡慕的说。

    “我自己设计的,不错吧。”

    “你什么时候学了服装设计了?”

    “姐姐夸奖了。”

    两人坐下寒暄了几句。“我喜欢你,姐姐。”

    雪玉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我也喜欢你呀!”白静并没注意到对方的眼神已经起了变化。

    “那我们这算是爱情吗?”

    白静这时才吓了一跳,“你开玩笑吧!那当然不是了!我们都是女人。”

    “为什么女人就不能爱女人呢?我不喜欢男人,我就喜欢姐姐。”

    雪玉洁白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你同性恋呀!我可不是,对不起。”白静这时已经暗暗运功,她知道钟雪

    玉会武功。而且她也想过,门已经上锁,钥匙在雪玉身上,其他的出口也一定被

    锁上,以她对雪玉的了解,这是个想要什么就一定要抢到抢不到就毁了的可怕女

    人,而且极其聪明,必须一下制服。

    这时的雪玉双眼湿润了,她一下扑在白静怀里一边流泪一边说:“姐姐不喜

    欢我么?我很喜欢姐姐的。”

    然而白静却死死盯住她的双手。果然,雪玉右手猛的戳向她的麻丨穴,在这一

    刹那,白静的却紧紧抓住对方的右手,然后一个漂亮的反擒拿,抓住她的双手,

    并同时用膝盖把她压在美容床上使其动弹不得,“对不起了,好妹妹,姐姐也是

    逼不得以。”白静扯过一条床单,把它拧成麻绳状,缠绕在雪玉被拧在身后洁白

    的双臂上,一直缠到肩膀,然后打个死结,然后再扯来一条床单绑住她的双腿。

    “姐姐,你不要这样吗!好疼呀!快放开……呜呜”

    白静拿来一条毛巾使劲往雪玉嘴里塞,直到塞不进去为止,然后给她戴上作

    美容时戴的口罩,罩在露出嘴的毛巾上,使其无法吐出毛巾。作完这些后她对呜

    呜作响的雪玉说:“对不起,但我确实不知到你是这样的,我今晚住旅店,明天

    就离开北京,你多保重。”然后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再从她身上找出钥匙走

    出了美容室,穿上挂在墙上的大衣,戴上口罩围上围巾,然后用钥匙打门。但就

    在这时,她觉得浑身无力四肢松软,一下便倒在地上,仰面躺着。

    这时,她才注意到口罩里有一种奇怪的香味,但为时已晚,她现在连手指都

    动不了,她担心吸多了是否会有副作用,但鼻子和嘴都被它罩在里面,又无法摘

    下来。想大叫,但吸气吐气都被口罩挡住,而且房子似乎隔音性很好。幸好小时

    侯学过闭气功,但愿能坚持到药性过后,白静这样想,暂时停止一切呼吸。

    此时,里屋的雪玉可就幸运多了,当她听见有人倒地的声音时就知道怎么回

    事了。在帮白静摘口罩时她偷偷把口罩掉包,现在戴在白静脸上的口罩里面贴脸

    的部分加了一块蘸满药水的棉花,再缝上纱布,比一般的口罩厚。药水的效力是

    麻痹人全身的神经,但不会对大脑造成伤害,所以受害者头部以下都无法动,但

    神志清醒。

    雪玉的问题就是如何脱困,好在双脚被绑,但并没有和手绑在一起,还可以

    跳着前进。她艰难地移动身体,小心翼翼地让双脚着地,然后站起来,像小白兔

    一样摇摇晃晃地跳着前进。大厅的理发桌里有剪刀,拿到就自由了。

    躺在地上的白静听到跳的声音就知道不好了,她奋力动脖子,让口罩带和地

    面摩擦,希望能挣脱,但头套和帽子挡住了口罩带,而且地面过于光滑,所以挣

    扎了半天只弄出一身汗。屋里暖气很大,又是羽绒服口罩围巾,白静现在的感觉

    就像在夏天的海南穿这身衣服。

    雪玉走到美容室的门口,弯下腰,用双手拉把手开门。不料一下失去平衡,

    倒在地上,嘴里的毛巾和脸上的口罩严重影响了她的呼吸,每跳动一下要吸三口

    气,现在的雪玉已是浑身香汗口罩都被打湿了,身上的疼痛几乎让她哭出来,但

    她只是“呜呜”的叫了几声,然后用身体往前蹭,艰难的前进。

    白静躺在地上,一转头就看见了雪玉,虽然她也没有脱困,但情形比自己好

    得多,着急的白静眼泪都出来了,更加用力扭动。居然一下翻了过来,脸朝下,

    此时,她感觉到口罩的香味越来越淡,原来是汗水和泪水与药物发生了反应,白

    静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她继续用口罩的正面蹭地,一面透过口罩大口吸气,希

    望能冲淡体内的药物。

    现在轮到雪玉着急了,她奋力向一把椅子爬去,然后倚着椅子站起来,三步

    两步跳到桌子前。但是桌子太高了,无论怎样弯腰都够不着把手,急得她呜呜呜

    呜的叫。突然,她想到抽屉的把手可以用嘴拉开,当然,不是被堵住的小嘴。雪

    玉先将口罩带用脸挂在把手上,然后一甩头口罩就被拉下来了,由于太用力,一

    下坐在后面的椅子上。她又用舌头试着顶出毛巾,但塞得太紧了,无法顶出。雪

    玉又想到虽然脚被绑上,但膝盖还可以动。于是,她绻着身子用膝盖小心翼翼地

    夹住露在嘴外面的毛巾。经过几次努力,随着一声长长的呼吸,毛巾被拽了出来。

    接下来就简单了,用嘴咬住把手拉开抽屉,再用嘴叼出剪刀扔在地上然后坐下捡

    起剪刀。

    雪玉有一种得胜的喜悦,她以胜利者的眼神看了一下白静,惊奇地发现,白

    静脸上的口罩已经到了上嘴唇,而且身体已经有了动静,这种药必须连续的吸入

    才可以一直麻痹,否则维持不了多久。对方也已经发现了她的状态,手居然动了

    一下。

    白静低下头终于将口罩蹭到了下巴,她深吸一口气,准备大叫救命。然而,

    在她的嘴刚张开的一瞬间,一块毛巾趁势塞了进去。雪玉感到很侥幸,她剪开手

    上的床单的同时,一把抓过先前塞在自己嘴里的毛巾,一下扑过去,正好赶上。

    她把毛巾又往里塞了几下,然后把口罩给她重新带上。现在有时间解开双脚了,

    解开全身的束缚雪玉高兴得跳了起来。白静却很沮丧,喘着粗气,虽然她知道这

    样会麻痹得更久。

    活动了一下发麻的身体,雪玉抱起快哭出来的白静,走进了美容室。一张张

    洁白的美容床,对女性来说是个休闲放松的工具。白静却没有这种感觉,她的衣

    服已经全部被脱掉,如天使般纯洁的身体展现在雪玉面前,令她心跳不已,“姐

    姐,别着凉了。”

    雪玉拿来一床棉被盖在她身上,然后用用十几根皮带把人、被子、床牢牢固

    定在一起,这是为了防止药性过了让她有机会逃走。

    接着,她摘下了白静的口罩并拽出塞在嘴里的毛巾,“姐姐,请你原谅我,

    我这都是为了我们,你也被男人害的很惨,从今以后,让我来照顾你吧。”

    “好妹妹,你先放了我吧,我总得把该处理的事都处理完,然后再回来陪你,

    我们永不分开。”

    “不要骗我了,让我来告诉你吧,你性格孤僻,除了我没有朋友,养父母刚

    去世,除了我再没有人关心你了。”

    “这是绑架,要坐牢的。”

    “没事,没人知道。”

    “你……”

    雪玉一把捂住她的嘴“姐姐,你真的不会堵嘴,否则我也不能逃脱,让我来

    教教你吧。”她拿起白静脱下的内裤,把它叠好,然后捏开白静的嘴,用力塞了

    进去。白静刚才出了一身汗,内裤的味道自然不好,而且塞到了最里面。雪玉又

    脱下了自己的内裤,接着往里塞,“堵嘴的目的是要让对方丧失说话和大叫的能

    力,还有就是限制呼吸,堵嘴完成后必须让被堵者永远无法自己挣脱。想达到这

    样的目的,就要选好塞口用具。”

    雪玉一边塞一边说:“一般用手绢、袜子、内裤、卫生巾、丝巾、口罩、手

    套、棉花、小块布团毛巾都可以,但你刚才用那么大的毛巾,在嘴的外面露出那

    么多,即使塞得再紧,只要稍微借助外力就可以拔出。塞的时候重点不是外面,

    而是里面是否填充满了?外面暴露的只能有一点点,这样,即使别人用力拔,也

    难以拔出,自己就不可能吐出来了。”

    内裤已经完全塞入,白静合不拢的嘴里露出一片白色。

    “最后是抑制呼吸。”

    雪玉脱下自己的白袜子,塞满白静嘴里所有可能漏气的地方:“人在运动时

    口鼻同时呼吸,堵嘴必须彻底封住嘴的呼吸功能,使对方无法剧烈的挣扎。具体

    做法就是塞满,不留一点空隙,然后在嘴的外面贴上封口胶带,或捂上毛巾。”

    此时的白静已经无法用嘴呼吸了,她一边用鼻子呼吸一边用惊恐的眼神看着

    雪玉。

    “看,在地上蹭了半天,脸都脏了,让我来给你作个皮肤护理吧。”

    她连忙摇头并发出呜呜的声音。

    “你不说话就当你答应了。”

    雪玉满面微笑着走了出去,一会儿,她拿着一个盆回来了,盆里是一条毛巾

    和热水。把毛巾蘸满热水,一下糊在白静脸上,水的温度正好,但湿毛巾阻挡住

    了她的呼吸。

    大约30秒,毛巾被揭开,雪玉笑着说:“对不起,在学校学的是用棉片,但

    是我喜欢用毛巾。”洗面奶,磨纱,去死皮,白静几分钟就要进入一次窒息状态,

    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自己已经喜欢上这种游戏。

    进入最后一道工序—面模,但是糊在脸上的面模只露出两个鼻孔出气,眼睛

    和嘴都被封上。雪玉却恶作剧似的一会儿用手叉进鼻孔,一会儿用棉花堵住,一

    会儿用厚毛巾盖在上面,总之不让白静好好呼吸。揭下面模,一张更加白嫩的脸

    出现了。

    “太晚了,我们回家吧。”

    雪玉告诉白静,白静一下陷入无

    第 23 节

    -

    第 23 节

    -

章节目录

SM痴女合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newfac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newface并收藏SM痴女合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