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牢记本站新网址:www.yuwangshe.us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7 节

    SM痴女合集 作者:newface

    第 7 节

    瞪了我一眼。瘦猴搂着

    我,很用力地让我不得不紧靠在他的身体上。我不敢尝试着用钥匙打开手铐,必

    境他搂着我的手离手铐很近。

    在瘦猴而言,我已是他的了,不但露出胜利的自豪,还不忘溪落一下失败者,

    更肆无忌弹地揉弄我的丨乳丨房,表现出胜利者的姿太。

    我没有挣扎,而是装作害羞的样子,温顺地靠在他身上说:“你还不将他们

    赶出去吗??”

    “对,对……你们快出去,我是第一个……嘿嘿……”。

    三个人一出去,我就让瘦猴再将门关上,趁他关门的时机,我找寻着手铐的

    锁孔,可惜没来得及找到,瘦猴已经回到了我的身边,而我又必须装成yin妇的样

    子和他周旋。

    瘦猴已经控制不住自已,一上来就将我按到床垫上,分开我的双腿,扶着下

    面就要挺入。此时,我就算还没有打开手铐,也自信能让他失去活动的能力。可

    是我不敢这样做,怕惊动另外三个人,对付一个人虽然有信心,可是同时对付三

    个就不那么容易了。

    在那下面接近我的荫道时,我慌忙说:“等一下嘛,人家……人家……”。

    脑海里闪出江娜为男人kou交的镜头:“人家想吃……想吃你的……你的小弟弟…

    …”。

    那下面已经抵进我的荫道中,刚感到一丝轻微的痛疼,那下面抽了出来,我

    忍不住惊恐地看向下体,只听说女人的第一次会流血,如果流血的话是不是代表

    chu女膜给破了?幸好没有看到血迹,稍稍安心了些。

    瘦猴便兴奋地将下面凑近我的嘴边,如此接近此物,竟让我有些眩晕,更充

    满了羞耻的心理……第一次,这是我的第一次,我竟可以无耻到为一个流氓用口

    去做这种羞耻而又肮脏的事情,虽然我可以找到情势所b的借口,但我为什么不

    可以像贞洁女那样为了自已的贞洁选择死亡?我……我倒底算个什么样的女孩子

    ……?。

    “不是想吃吗?快点,呵呵……还从没做过这样的事情……、、”。

    为了不使双手压在背后而不便开铐,我娇声道:“嗯——-你站着嘛……”

    “哎,好!”。

    瘦猴站了起来,我跟着跪在他的胯下,那阳物立时抵住我的嘴唇,虽然屈辱,

    但为了赢得打开手铐的时间,我不得不张开了口,将那物含住,有些恶心的感觉,

    不敢再将那物吞得更深。哪知瘦猴已经兴奋之极,用力地一挺,那物便深深插入

    我的口中,凶猛地进进出出,我想吐但硬生生地忍了下来。

    不多时,我便打开了手铐,将手从绳子里一只只地抽出来。瘦猴竟没有发觉,

    我觉得奇怪,原来他仰着脸,闭着眼,不时兴奋地“哦,喔”地呻吟。

    我猛地站了起来,一手劈在他的颈上,瘦猴哼都没哼,就昏倒过去,脸上露

    出奇怪的表情。我将瘦猴用绳子顺速捆绑住手脚。看着那沾满我唾液的下面,顿

    时恶心地吐了几口。现在,我该对付室外的三个流氓了。

    我没打算穿上衣服,也没有解开绑住荫部的绳子,反正我的身体早就被他们

    看光了,这样反而更……更刺激,特别是绑住荫部的绳子和那个绳结,让我……

    让我很舒服……

    我拿着手铐,打开门,然后将双手背在身后,像还是被铐着的样子走了出去。

    他们三人只穿着短裤坐在沙发上不知聊些什么,见我出来都站了起来。张军似乎

    意识到了什么,伸脸向房里看,我自然不能给他任何机会,闪电般地一掌又击在

    张军的颈上,张军哼了一声,向前栽倒。趁着刀疤脸和光头还在惊愕时,抱着俩

    人的头狠狠地一撞,俩人顿时瘫倒在地上。

    只到此时,我才彻底地松了口气,解开绑住荫部的绳子,却有些……有些舍

    不得……

    因为绳子不多,我就将这三人拦腰绑在一起。然后从容地去穿自已的衣服。

    可是我的胸罩,内裤和t恤都被撕烂了,只得直接穿了牛仔裤,再将瘦猴的衣服

    穿在身上。

    我坐到沙发上,只待他们醒来报仇雪耻,可我不知该怎样处理他们,交给公

    安处理吧,我又怕他们什么都说出来,有损我的名誉。放了他们吧,又怕他们乱

    说,同样损了我的名誉,总不能杀了他们吧,那我岂不是犯罪……思来想去,觉

    得他们虽然见过我的面,却不知道我是谁,过两天我也就走了,就算他们乱说,

    谁会知道是我。或许他们觉得自已四个大男人被一个女孩子打得惨痛,不敢说出

    去也说不定呢。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渐渐地想到刚才的经历,竟不自禁地心跳加速,脸也红了,身体也火烧起来。

    越想越觉得……觉得刺激。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已的身体其实一直和心理发生了相

    反的变化。原来从南山被紧缚开始,我的身体就处在亢奋的状态,不然怎会……

    下面怎会流出那么多的液体,甚至还有过放弃反抗的心理……自已没有感到身体

    的变化,只是因为自已的心里不敢面对,不敢承认在那种情况下还会有这样不正

    常的反应,再加上情势所b,一心想逃离屈辱的困境,所以才没有感觉到吧。但

    现在却不同了,没有了危险,那受虐的快慰便不受禁制地从内心涌出……,我不

    得不承认自已喜欢刚才所经历的一切,当时的屈辱和羞耻以及被紧缚的无奈让现

    在的我无比的兴奋,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要阻止他们,如果这只是一场游戏,那

    该有多好。我喜欢这样的游戏。

    张军首先清醒了过来,张嘴就骂:“臭婊……”。我没给他机会,狠狠地就

    是一个耳光。他没想到我会这么狠,顿时惊惧地不敢作声。

    最后醒来的是瘦猴,但每个人都挨了我一个耳括子,接着我就像魔女一样毫

    不留情地痛打了他们一顿。让他们从不屈到屈服,对我产生了极度的恐惧,然后

    让他们交待自已的恶行,威协他们要将他们送进局子里,他们大喊求饶,希望我

    放过他们,发誓一定痛改前非……如不是被绑着,我想他们都可能给我跪下磕头

    了。这就是小混混,欺软怕硬的小流氓。

    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他们其实还不算坏,至少现在还不算坏,还没做出什么

    伤天害理的事情,顶多调戏一下女孩子,欺侮一下弱小。还说自已是有色心没有

    色胆,要不是以为我是一个yin荡的变态狂,也不敢对我怎么样。我问他们为什么

    抢劫,他们说一次喝酒,在某个夜总会摸了一个女孩子的屁股,哪知那个女孩子

    的男朋友是当地一霸,以此勒索他们,让他们拿出五万元钱了结此事,否则便让

    他们断手断脚。眼看时限不多了,又拿不出钱,才出此下策,哪知抢了几个晚上,

    也没抢多少,反倒吓得没人再敢上南山。

    听他们说完,也不知是为了什么,我竟动了侧隐之心,想要帮助他们。问他

    们为什么不报警,他们说不敢,因为那个男的有黑社会背景,在他的身后还有个

    老大,手下都是些亡命之徒,居说还和当地的警察关系很好,警局有内线。接着

    我又从他的嘴里听到惊人的消息,说这伙人可能贩毒和贩卖人口。我问他们是怎

    么知道的,张军告诉我是他女朋友顾红说的。顾红就在那家夜总会上班。本想让

    顾红帮他们说些好话求求情的,哪知顾红更怕他们,告诉张军那些人心狠手辣,

    b良为娼,诱人吸毒,稍不如意便动手废人,前两天还亲眼看到有几个外地来夜

    总会打工的女孩子被捆绑着手脚押上一辆车离开,才有此猜测。

    我忍不住问顾红是谁,张军说也不清楚,只知道她叫顾红,在网上s天

    室认识的,因为都喜欢s戏,又同在一个城市,就聊到了一起。虽然不能确

    定这个顾红就是我的婊妹,但我心理却想肯定是她了。

    我又问什么是s张军很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说就是施虐和受虐的奴役游

    戏。我知道他为什么会奇怪看我,因为他见到我时我被铐着,一定以为我也喜欢

    s。原来我的不良嗜好就是s很奇怪的代名词,却让人呯然心动。

    随后我给他们解开了绳子,说如果他们答应改邪归正,以后不再做违犯的事

    情,我愿意帮助他们。虽然他们不相信眼前的女孩子能帮助他们,但我让他们觉

    得很神密,就像是黑夜里突然点亮的灯火,还是让他们看到了希望,不然也没有

    别的办法。

    他们主动地报了姓名和电话号码。瘦猴的名字叫孙勇,外号叫猴子,想着刚

    才竟然差点让他……还为他kou交的羞耻处境,现在却成了他们的救星,真是……

    刀疤脸叫葛涛,外号叫葛子,光头叫杨光,外号就叫秃子。

    他们问我怎样帮助他们,我说没有想好,让他们明天下午来这里等我的消息。

    临走时,张军竟然叫我一声“大姐”,跟着三个人也都叫了。我一想他们的希望

    系在我身上,自然要讨好我,我本来也比他们大,叫声大姐也应该。哪知这大姐

    还有另一层意思。张军说以后我就是他们的大姐大,这大姐大和黑社会的大哥是

    一个意思,就是以后他们跟着我混,让我罩着他们。

    我说我可不是黑社会,也做不来大姐大。张军说得更有意思,他说经过刚才

    那一遭,怎么看我都不像普通的女孩子,一定有什么背景,跟着我准没错。,就

    算我不愿做他们的大姐,但在他们的心里一定会记住我这个大姐的。

    我心想如果不能解决你们的困难,还会认我做大姐大吗?这话却没说。心下

    又想,也好,做了他们的大姐,或许会将他们引入正途,未常不是好事,便说:

    那行,我就是你们的大姐大吧,不过我这个大姐却不容许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否则知道了决不轻饶。

    他们都点头称是,很恭敬的样子,说以后只听大姐的,让他们做什么就做什

    么。

    回到家里已是临辰一点多钟了,脑海里总是涌现出刚才屈辱的经历,自然是

    无法入眠,不管是身体和心理都处在强烈的亢奋之中。洗澡时就忍不住抚弄

    自已的下体,虽然不是第一次自蔚,可今天特别的兴奋,总忍不住想将手指插进

    去,再这样下去,我的chu女就被自已的手指给破了。于是我只得将卧室的门锁好,

    在床上将自已的双脚用绳子紧紧地捆绑起来,然后将双手反铐在背后,这样自已

    便无法自蔚……也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我才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已正被张军等人百般凌辱着,四个男性的身体和四根

    下面在我眼前晃动,在我的口里和下体抽插,最后竟将我捆绑着作价五万元买给

    那个勒索他们的恶霸。那恶霸又b我做妓女,和不同的男人上床,最后又被卖给

    了偏远的山村做了农民的老婆……

    “梅梅,梅梅……”。是母亲的叫声。

    我从睡梦中醒来,身上湿漉漉的出了一身的冷汗。忽地惊觉自已竟被捆绑着

    手脚,竟以为自已不是在做梦。当看到眼前熟悉的事物时,才想起昨晚自已捆绑

    自已的事情。我长长地舒了口气,稳了稳杂乱的心神,又感觉胯间濡湿一片,床

    单上也有污渍,不禁又羞又耻,满脸菲红。

    母亲是叫我起来吃午饭的。我慌忙解开束缚,整理了一下房间……

    父母没有问我昨晚的事情,他们一定以为我和凯在一起。

    吃完饭,我就向我的上级汇报了这里的情况,当然我隐瞒了被羞辱的经历,

    只说是无意中得到的情报,问该怎么处理。上级说还得向上级请示,因为这不该

    我们管。不久就有了回音,正如我所料的那样,让我继续查下去,因为当地公安

    有内线,不可能让当地的公安介入。并告诉我让江娜协助我,一旦证据确实,将

    由女子特警队全权抓捕。至于我先前去a市的任务,先交给其它队员了。上级希

    望我们尽快破案,因为还有更重要的案子等着我们。

    整个下午,我都在想如何尽快破案的事情,想来想去也没想到更好的办法。

    直接抓那恶霸审问,可能会打草惊蛇。看来只有去夜总会卧底,,……我不禁想

    到昨晚梦中的场景。俗话说:不入虎丨穴,焉得虎子,一个大胆又不太成熟的计划

    从心里浮起。

    吃过晚饭,我换上一件无袖的紧身背心,又从背包里拿出另一套牛仔套装,

    就是短袖牛仔夹客和牛仔裙。牛仔裙我从没有穿过,夹客一直是搭配牛仔裤穿的,

    可惜昨晚牛仔裤脏了,不好再穿。家里也没什么合适的衣服供我选择,不是不合

    身,就是太过时了。其实牛仔裙也不是超短的那种,不穿它是因为它太紧,像一

    步裙样,行动不方便。自从昨天穿了高跟鞋,我便喜欢上了它,它使我的腿看上

    去很挺直,很性感,可惜,我还没有长筒丝袜,不然就更好看了。

    父母也没问我要去哪里,只夸我现在的样子还像个女孩子。一定以为我是去

    和凯约会吧。

    来到昨晚的那栋房子,没敲门,门就开了。四个大男孩子很恭敬地叫了声

    :“大姐”。

    被叫作大姐,其实让我有些虚荣感。一进房间。房间里被打扫得很干净,屋

    中居然多了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那桌上摆放着看上去很丰盛的酒菜。

    张军说:“大姐,请上坐”。

    我说:“我吃过了,不饿”。但还是坐了下来,因为有事要商量。

    瘦猴赶忙在我面前的酒杯里加满了啤酒,我有些口干便也没有拒绝。瘦猴依

    次加满了酒,四人都坐了下来。

    看着四个差点lj了我的男人,现在又坐在一张酒桌上,还做了他们的大姐,

    心里颇多感概,脸色也不禁红了。

    张军首先站了起来向我敬酒,接着依次都向我敬酒,说了一些恭维和感激的

    话。我大大咧咧地都干了,就像电影里黑道老大豪气干云的样子。四个人不住夸

    我好酒量,说大姐大就是这种样子。他们哪知我四杯酒下肚,头都有些晕了。

    他们还要敬,我忙说:不喝了,该想想怎样对付那帮人。

    一听到正题,便安静下来,我知他们没什么主意,只会听从我的安排。便说

    :要想彻底地解决他们,必需掌握他们的犯罪证据,让公安来制栽他们,否则就

    算将他们痛打一顿,他们还会报复,必竟是地头蛇。

    四人都点头称是,张军说:就怕他们和公安有勾结,到头来反害了自已。

    我说:本地公安不可靠不要紧,只要我们掌握了他们的犯罪证据,就可以向

    省公安反应情况。

    随后我们又谈了一些那恶霸的事情。那恶霸叫黄忠,认识他的人都叫他忠哥,

    是那家夜总会看场子的打手,他相好的女子叫吴燕,也就是张军等人调戏的那个

    女人。至于他身后的大哥,应该就是夜总会的老板,只是从没露过面,不知其真

    面目。

    他们问具体该怎样做。

    我便告诉他们我的打算,就是去做卧底,不但要将坏蛋一网打尽,更要救出

    被他们抓住的女孩子。

    还是张军聪明,很快就对我的身份产生了怀疑,问我是不是警察。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他们我其实是一名女子特警队员。

    张军说:难怪我的身手那么好,一下子就可以将他们打昏……

    我的脸却是红了,有些发烧,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我知道张军在

    奇怪,一个女子特警队员怎会铐着双手夜游南山。我想是看出了我的窘迫吧,张

    军没敢问出来。

    哪知瘦猴却问了出来:是谁铐住了你的双手啊?是那个跟你一起的男人吗?

    是男朋友?“

    张军白了猴子一眼,却又很期待我的回答。

    一时间我又怎能想到更好的理由来解释。也许酒精真可以乱性吧,内心里竟

    然产生莫明的欲望,忍不住照实说了:是……是我自已铐的……然后用自已也说

    不清的眼神看了张军一眼,不无羞耻地说:你猜的没错,我喜欢捆绑的感觉,不

    然怎会让你们……

    除张军之外,那三人竟是呆住了,可能是不相信一个女特警竟会喜欢如此变

    态的嗜好吧。张军灿灿地笑道:“幸亏我们……我们没有得逞,不然……不然我

    们的祸可就大了……嘿嘿……”。

    我冷冷地说:“就算……就算得逞,我也不敢……不会将你们送交公安的,

    不过,你们可能会比那更惨。”

    四个人慌忙点头称是,又敬了几杯酒请罪。被他们大姐大姐地叫着,真的有

    些漂漂然了,话也多了,竟不知怎么谈到s。渐渐的我也忘了自已的身份,

    情不自禁对s出有着浓厚的兴趣和期待的表情。

    张军滔滔不绝地讲述着s事情,什么捆绑啊,调教啊,羞辱啊,什么主

    人啊,xing奴隶啊……讲着讲着就让不胜酒力的我产生了幻觉,张军的话也变得遥

    远起来,仿佛我就是他说的那个被捆绑、羞辱、调教的xing奴隶了……

    迷乱中竟脱口说:“我是一个xing奴隶,调教羞辱我吧……”。话一出口,我

    才惊觉自已的失态,顿时面红耳赤,羞愧难当。

    张军本还在不绝地讲着,闻言更是惊讶地瞪着我,不相信自已的耳朵:“大

    ……大姐,大姐说什么?”

    我知道他听清楚了,只是不敢相信我会那样说。他的眼神让我更加慌乱和羞

    耻,一时间不知所措地辩解:“不……不……我没说我是一个xing奴隶……”。天

    啦!这岂不是越辩越黑?更加羞愧得无地自容。我是怎么了,一谈到捆绑和sbr />

    就迷失了自已?

    张军:“……”。

    张军或许是因为不知该说什么,但却让我产生自暴自弃的和自已赌气的另类

    心理,也或许是对s着强烈的欲望,我竟突然平静了,坦然地说:“有绳子

    吗?将我绑起来怎么样?我……我喜欢”。

    “啊?有,可是……我怎敢绑……绑大姐啊?大姐……大姐是不是……是不

    是喝醉了……”

    我的确是有些醉了,但还很清醒,可我宁愿装作酒醉的样子,竟是妩媚地一

    笑,更有些爱昧地说:“你是不敢绑呢还是不愿意?”

    “是……是不敢……”。

    “去吧,去拿绳子,大姐让你绑,因为大姐喜欢……”,又醉意朦胧地说:

    “反正……反正大姐的身子都叫你们这帮坏小子看光了,随你怎么绑都可……可

    以,就是……就是不要像昨天那样乱来……”。

    张军:“真的……真的要绑?”

    我点了点头。张军的脸色有些复杂,但看得出很兴奋的样子。他看了一眼已

    经喝多了的瘦猴三人,急冲冲地进了卧室。那三人在我和张军聊天时,就不住地

    相互劝酒,此时已扒在桌上见周公去了。我想了想,也跟着进了卧室。

    我也搞不清楚,同这些平时都不会多看上第二眼的小混混打交道,是不是本

    身就带有着自己潜意识里的需要,还真搞不清楚,我也不愿意多想这些。虽然被

    捆绑和被绑着的感觉已经不再陌生,也有像江娜那样不知“羞耻”的同事加朋友,

    但是依然觉得我这样的嗜好还是见不得人的。其实和江娜一样,我只是不好意思,

    不说出来而已,我是同样需要的,需要有人满足我。但这不妨碍我还是一个有正

    义感女特警,尽管我现在表现的并不太像。

    我先进了屋。我若无其事的观察了一下屋内的环境:只有一张大双人床,木

    制的,很旧,但是看上去很结实。如果不来这个地方,我想不会见到还会有人在

    使用这样的破床。说实话,床单实在是太脏了,可是我醉了,起码我是正在这样

    的表现着呢,我现在不应该嫌弃这些,我甚至还有在那破床上面打一个滚的欲望。

    我一扭身,一屁股坐在了炕沿上,我的动作一定很夸张,我对我的表演还算

    满意。张军正在插门,我怀疑我是否真的就是醉了,为什么他总在那里插门,插

    个没完没了,我的心被他那没完没了的插门动做搞得烦躁起来。

    “你在干什么”

    “大姐,门锈住了,插——,插不上——”

    “不要插了,又不是,难道你还想借机强jian你大姐不成!”我一方面在吓

    唬他,另一方面却觉得这样子说话很刺激。

    “不,不——敢!”

    张军走到我面前前,我看到他额头上挂着汗珠。

    “不要紧张,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喜欢被绑起来!”我一边给他擦着额头

    的汗水,一边温柔的说。

    “嗯,知道了。”张军一边说,一边弯腰从床下拽出一个纸箱子。箱子里装

    的东西让我的渴望在加剧着。是几捆麻绳,整齐的码放在里面,绳子很粗糙,可

    是每一卷都绕得很整齐。这让我想起了江娜,她那只黑书包里的绳子,虽然质地

    优良,号称日本进口,但永远的团在一起,而找不到头绪。

    “怎样绑?姐姐?”我看到张军在擦着汗。

    “随便你绑”虽然说的是随便,但我还是担心他会把我的双手绑在前面,那

    样会很扫兴。我把手背到了后面,两只手腕紧紧地重叠在一起。

    “姐姐,我要开始了,就先委屈姐姐了”

    张军把绳子对折后作成一个可以收紧的活套。穿过我后面的双手,一直套到

    我的肘部以上的部位。绳子在被一点点的收紧,感觉也在一点点的变得强烈起来。

    我配合着侧过自己的身子,因为好想让他绑得更紧一些。在张军再次收紧绳套的

    时候,我努力的合拢并抬高后面的双臂,这样的动作让我不得不弯腰低头,不过

    效果很好,这一次收紧让我的两肘完全的并到了一起。这时候,张军才开始用剩

    下的绳子在已经并住的双肘上方连续的缠绕,肩部感觉到微微的酸胀,手肘部同

    时的传来了麻绳的压迫感。还好,穿着牛子上衣,应该不会留下什么痕迹。剩下

    的绳头穿过两臂之间又绕上了几圈,其实两臂间已经没有什么缝隙了,打结的时

    候让我感觉绑在后面的绳子又紧了许多。我试着挣扎了一下,从手臂到肩膀已经

    失去了控制,我的挣扎只是让我的身子摇晃了摇晃。

    “姐姐疼吗?”张军关切的表情显的很异样。

    “这样很舒服!”我想我是给了他微笑,我的声音也该是温柔的。

    他额头的汗水掉下来几滴落在我的大腿上。我没有穿丝袜,汗珠很大,砸上

    去很有感觉,特别是那汗珠顺着我的大腿向膝盖的侧后面流下去的时候,真的很

    痒。

    自从有了那些疯狂的经历后,我才知道还有一种更吸引人的捆绑感受,同江

    娜在一起是不一样的。现在我的浑身上下在发散着湿热的感觉,我想这才正是我

    想要的。我的脸有没有红,我是看不到的,但是它一定是很热的。和江娜的疯狂

    已经是上个月的回忆了,凯又是一次次的令我的心机白费,那种扫兴的过程就是

    我宁可不要,也不要再想试试了。我同江娜在执行任务中经历的惊心动魄,还有

    在南山上与这帮小混混发生的一切,这段时间总在我的梦里反复的出现。在梦里,

    我一次又一次地被结结实实的捆绑,裸露,甚至是被**还好,每一次我都会在

    梦里痛快的达到高潮,那样的感觉是江娜从没有带给过我的。虽然每当我褪下那

    片湿透的内裤的时候,我也感觉到了羞耻,但是从我内心,我还是无发拒绝那些

    给我快乐的冲动。

    “姐姐,手还要绑吗?”

    “当然”我斩钉截铁的回答着。

    手的捆绑和肘部的一样,张军的动作很熟练,他一边绑着我,一边在流着汗,

    我听着他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就觉得更加的刺激。我看到他两腿之间的东西已

    经硬了,裤裆处被顶了起来,我知道那东西是因为我而硬的,我觉得这样很好玩。

    我不由自主的隔着裤子去想象着他撅起时的样子,这也不难,我本来就见过他撅

    起时侯。同样也包括瘦猴、刀疤、还有秃子他们的家伙,每一个都见过,甚至瘦

    猴的那个还曾经塞到过我的嘴里……男人这东西所谓“神奇”的状态变异功能,

    我已经领教过,不过话说又回来,其实我的下面也有了空洞的感觉,应该也已经

    很湿了。

    我的手被紧紧地捆住了。我看到张军准备要把剩下的绳子缠绕在我的腰上,

    我猛地站了起来,叫他停下!也许是我起身太快了,他用吃惊的样子看着我。

    “看什么看?这还用我教,把绳子从我的两腿间穿过,再绑到腰上。”

    “好——知道了——马上——”张军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答应着。

    绳子在后面从两腿间穿到了前面。张军的手小心翼翼的,但是还是碰触到了

    我的大腿,就是这细微的碰触就让我感觉到很痒,或是很麻吧。反正和江娜带给

    我的感觉不太一样。

    张军这时也随着绳子转到了我的前面,半蹲在我两腿的正前方。我的手臂被

    紧紧的绑在后面,我的胸脯因此而挺的很高,我站得很直,我对我的形体充满着

    自信,这也得益于我长期的武术训练。我的牛仔上衣本来就不大,这时也因为捆

    绑着而夸张的向后敞开着。我的无袖背心还是很时尚的,短小而领口很大。在我

    半罩杯文胸和捆绑的共同作用下,我丨乳丨房的一半甚至是更多,从背心的领口处被

    严重的挤了出来。我还从来没有想过,我的丨乳丨沟也可以变成这样的凹凸有致。其

    实我的丨乳丨房本来没有那么的大,可它现在的样子很容易让我想到了一个哺丨乳丨期的

    妇女。即便我有些害臊了,但现在已经是不可能再让这一对丨乳丨房再回到原来的状

    态,再回到我的背心里面了。因为我的手臂已经失去了自由,它们被牢牢的栓在

    了背后。不过这样也不错,我也许还就不想让它们回去呢!

    张军这时却没有了刚才那一气呵成的气魄,手里抓着那刚从我两腿间穿过的

    绳头停在那里不动了。

    “绑呀,刚才还想这要夸你两句呢!怎么停下来不动了?要罢工吗?”

    “这——这怎么绑呀?”

    我这才注意到我的牛仔群裹在我的两只大腿上,虽然不是很长,也快到膝盖

    了,的确是没法绑了。我看着他犯难的样子,倒也觉得也蛮可爱的。如果凯也这

    样的听话该有多好!这念头一带而过,我知道很多事情是不可强求的。在家我是

    个好女儿,在单位我是一真真负责的女特警。我的亲人、同事和朋友,当然江娜

    除外,没有人知道我会有这样的“嗜好”,我也会因此而感到害羞。但是每当欲

    望到来的时候,我就无法控制。我知道,这样的需求对于那些不了解和不知道的

    人来说,是无法理解的事情。我不想伤害任何人,所以我要隐藏。我的行为让我

    感到害羞和害臊,但不以为是可耻!

    张军还在那里犯着愁。

    可我已经等不及了。我的两腿间向我传来空荡荡的信号,我好想那里快些被

    绳子紧紧地勒住……

    “你笨呀,不会撩起来吗?”

    这样说本身就很刺激,我的两腿间再次向我的脸部传来害臊的信号。坏了,

    这让我忽然想起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出来的时候有意的没有穿内裤,只是为了

    让感觉上获取更大的刺激,再加上裙子不太短,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谁想

    冲动来的很猛烈,一时间就把这事给忘了。

    再说什么也晚了,裙子已经被撩到了小腹的上方。雪白的大腿与小腹之间,

    是黑黑的毛……

    我羞得眼前有些发晕,我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挑逗,我想是在满足自己的同时

    该是发出了错误的信号。我看到张军的嘴唇再驿动着,汗水一股股地汇到他棱角

    分明的下巴磕子上再向下滴着……

    时间好像在瞬间凝固了。这一刻的我也忽然的清楚了许多,我不能给这里任

    何人机会,这也是我本来的初衷。

    “又看!又看!又不是没有见过,让你你干什么呢?快绑啊!”我很快的恢

    复到我那盛气凌人的语气。

    “噢,马上,马上……”张军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听话的继续着他的工

    作。

    也许是我态度的坚决让气氛有所缓和,我于是主动的和他搭起话来。虽然看

    上去张军还算老实,但这毕竟是一群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小混混,在自己很快就

    会失去全部自由的时候,还是小心些的为妙。再者,外面还有几个贼眉鼠眼的家

    伙,谁知他们起来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会不会对自己撒野。我再对身上的功夫有

    信心,但是被绑成这个样子,对付一两个还好说,如果一起上我就会死定了。

    “张军做了多少坏事?绑的女人该不少吧?”

    “嘿嘿,没有了。”

    “你这绑法是你自己发明的?”

    “不是,是在网上看过的,绑的不好,让姐姐笑话了!”

    “你绑的很好,哎——,哎哟——”我正在说着,绳子已经勒在了我的两腿

    之间。

    “姐姐,是疼吗”张军连忙松手说。

    “呵呵,是姐姐被你这坏弟弟吓了一跳,没事了,你继续吧!”。是麻绳触

    到了我的肛门,又扎又痒。但我可说不出口。

    当麻绳再次压迫在我那敏感的地带时,感觉依然的强烈。不过这次我忍着,

    没有再出声。

    “哦——,”麻绳累进了我的两片嫩肉,我再也忍不住的叫出声来。

    张军这回并没有理会我。他站了起来,并还在用力的向上提拉手里的绳子。

    我绑在背后的双手因此而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屁股上,动弹不得。这时候,他的

    脸离我很近,我可以清楚的听到他的喘息声。

    “好坏,你这个坏蛋!”我轻声的对着他的耳朵说。

    他看了我,我们的眼睛在一瞬间相遇,我没有逃避,我的整个身体在燃烧着。

    “哦!——哦!——”我想不到这个男孩会如此的对待我。他竟然还在加大

    力量,我不得不因此而踮起脚尖。这回不光是刺激,我的两腿间传来了灼热的疼

    痛感。

    我没有叫停,我用眼睛坚强的瞪着他。他也看着我,嘴里喘着粗气。终于他

    还是停下了对我的折磨,我的脚后跟落在了地上,头上的汗一下子冒了出来。

    剩下的绳子缠到了腰上。不用我说了,紧紧地勒在了我的身体上。

    我低头看了一下,两腿之间处的绳子几乎看不到了。绳子在那里勒出了一条

    很夸张的肉缝,中间凹陷,而两边鼓鼓的。

    很安静,张军粗重的喘息声是屋里唯一的声音。这样的气氛我是熟悉的,每

    一次放纵自己的时候,几乎都是在这样安静的环境里完成的。下身的绳内裤勒的

    很紧,这减轻了我不少的躁动。我的身体被绳子紧紧的勒着,手臂一动也不能动,

    这样的感觉是手铐无法比拟的。害羞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这并不是说我就是一

    个不知羞耻的人。我的脸也有又发烧的感觉,但是我不要显露出来。虽然喝了一

    些酒,尽管已经被绑得几乎失去了人身自由,但是我还是可以支配自己的大脑。

    我比不了江娜那个疯丫头,她喜欢冒险,我希望在相对安全的状态下来获取满足。

    当然,现在就是存在着很大风险的状况。不过,我喜欢这样,这也正是我想要的。

    「她好看吗?」我看到张军也在盯着我的下面看,索性就这么问他。

    「啊,好,好看,姐姐长得漂亮!」张军这才抬起头看着我的脸,有些尴尬

    的回答着。

    张军的表现是令我很满意的,我似乎看到了他骨子里羞涩的一面,这种感觉

    在当初被这帮小混混羞辱的时候就有。我不想说我是一个被虐狂,因为我认为我

    还没有达到那个地步。但是被束缚的感觉,确实让我真的很痴狂。为了获取满足,

    我几乎是在扮演着一个阴谋家的角色。我想利用这些小混混,来满足自己,但又

    真的不想牺牲得太多。相对于猴子和刀疤他们,张军还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我说她呢!她漂不漂亮?」我一边说,一边低下头用嘴向下弩给他看。

    「嗯,——嗯,——好看!」张军又很不自然的向下漂了两眼。

    「还害羞吗?姐姐喜欢让你们看!」我竟随口说出了「你们」这两个字。看

    来,我还清楚地知道,屋外面还有两个人在等着我要去面对呢!

    「姐姐真好!」

    「那当然!要不怎么是姐姐呢!来,好弟弟到跟前看!」我故意得拿话挑逗

    着,这个面前不知所措的张军。我希望,他能够在我的掌控范围内来让我获取满

    足,这对我很重要。如果他扑上来强bao我,我根本没办法抵抗,更何况外面还有

    两个帮手。我善于幻想,幻想可以帮助我获取满足,但我可不想被一群人轮*…

    …我是女特警。在学校,在研究的是犯罪心理学。在的警局,则一直是在和犯罪

    分子直接打交道。我从心理上并不恐惧犯罪分子,但是我知道人原始欲望的强大,

    可以驱使一个人做出任何的事情。我知道自己的处境,尽管一身的武艺,但现实

    情况却是被捆绑的结结实实着,处于无助的,甚至是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被对方

    宰割的状态。而这样的感觉却恰恰正是我想要的!也许更多的人不为理解,这也

    是我为什么把这帮小混混寄予厚望的原因。不过还好,有一个人理解我,那就是

    江娜。每一次冲动与激丨情我都会想到她,她好像无处不在,想摆脱都很难!呵呵,

    也不知这个臭丫头又在哪里疯呢!

    「姐姐,这里疼吗?我要不要把它松一松?」本来蹲下身的张军抬起头问我。

    呵呵,说实话是真的有些疼,不过我还可以忍受,或者是我就想忍受来着。

    在平时自己也绑过绳内裤,但毕竟是自己绑的,和这时感觉完全是不一样的。我

    想,并不是松紧的原因。我喜欢这种被剥夺的感觉,这也是我为什么能够接受江

    娜一次又一次的、没完没了的纠缠的原因吧。

    「嗯,心疼姐姐的好弟弟!不过姐

    第 7 节

    -

    第 7 节

    -

章节目录

SM痴女合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欲望社只为原作者newfac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newface并收藏SM痴女合集最新章节